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门枭宠:厉少的神秘娇妻 > 第二百三十二章:她根本就没死

军门枭宠:厉少的神秘娇妻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三十二章:她根本就没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是啊,我是死了,不过我又活了过来,你都还没有死,我怎么就这样下去了呢,要下也要一起下去啊。”

    慕心璃的嗓音淡淡的,飘散在半空中,听起来瘆人可怕。

    慕芷涵想要从地上冲起来,却因为被绑住手脚无法动弹。

    “慕心璃,你怎么可以没死?怎么可以?”

    她那么兴奋的以为杀死了慕心璃,可现在居然看到慕心璃好好的活在她面前,怎么会这样?那些人给她的毒药居然没有毒死慕心璃,那场大火也没有烧死慕心璃?不,不可能?

    似乎想到什么,慕芷涵瞳孔放大,“你…这一切是不是你的计划,是不是?”

    慕芷涵怒声的大吼,那群莫名其妙的人,给了她毒药,又要她放火烧死慕心璃,现在慕心璃完好无损的站在她面前,只有一种可能,这一切都是慕心璃安排的,她安排让她杀了她,又让她证明自己已经死了,为的到底是什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看来你还不算笨,可惜的是你的聪明没有用在正途上。”

    玫瑰慵懒而邪魅的开口,高跟鞋的声音在大厅里面响起,如催人死亡的魔鬼一样。

    “慕心璃,我要杀了你。”

    慕芷涵疯狂的吼道,她居然顺着慕心璃的计划上了当,还在那里沾沾自喜杀了慕心璃,怎么可能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杀我?你觉得你有能力杀我吗?从一开始,你就没有任何能力和资格杀了我。”

    慕心璃冷冷一笑,眼中慑人阴厉。

    慕芷涵狠狠瞪着慕心璃,咆哮的尖叫着,一旁的玫瑰觉得刺耳,干脆让人用臭袜子堵住慕芷涵的嘴巴。

    “行了,你声音很难听好吗?”

    玫瑰掏了掏耳朵,一刻都不想听慕芷涵说话。

    慕芷涵支吾的摇着头,眼底充满恨意,她输了,输得彻底,在她以为自己赢了的时候,被慕心璃狠狠的打击。

    她为什么没死,为什么没死?

    慕心璃没死,她却落到这个下场,老天为什么会这样对待她,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心璃,别和她废话了,我们时间不多了,杀了她,我们离开这里。”

    玫瑰看到慕芷涵就觉得恶心,一刻都不太想与慕芷涵待在一起。

    “嗯,你先出去,我有事需要和她说。”

    最后一刻,她需要和慕芷涵谈一谈。

    玫瑰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其余冥帮的人也离开了大厅,将空间留给了慕芷涵和慕心璃。

    慕心璃拉开一张椅子,坐在慕芷涵面前,面色冷淡,没有丝毫的波澜望着一直怒瞪着慕心璃的慕芷涵。

    慕芷涵一直支吾的想要说话,眼眶发红。

    她要说话,她要说话,她必须要说话。

    “你不用说话,只需要听我说就是了。”

    淡冷的嗓音在大厅里面响起,低低的回荡着。

    “慕芷涵,你们母女狼狈为奸,走到这一步都是你们自作自受,当初你们若是有一丝的怜悯傻子慕心璃,或许你们就不会落到现在这种下场。”

    “白薇本就鸠占鹊巢,却还一直猖狂狠厉,你妹妹做的事情也无须我多说了,至于你……你做了什么事情你应该都知道,因果循环,这都是你们的报应。”

    “临死之前,我也让你死个明白,等你下去,就告诉你妹妹她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下场,哦,还有你母亲白薇,她估计等不了多久也会下去陪你们。”

    “唔唔…唔唔…”

    慕芷涵眼眶发红,想要说话,她不明白慕心璃那句话。

    “她死了,都是被你们害死的,所以你们也下去陪她,为你们做过的事情赎罪!”

    慕心璃淡声开口,慕芷涵瞳孔放大,慕心璃到底在说什么?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她死了?谁死了?

    慕芷涵心中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想到当初第一次见到傻子慕心璃的时候,那个时候她傻得厉害,她们欺负她,她没有丝毫的反抗,可自从慕芷彤让人绑架傻子慕心璃回来的时候,一切就好像变了,每一次她们想要陷害慕心璃,最后都是自己惹了一身的骚,慕芷彤丢人,她的名声也变得非常不好,整个慕家也成为了津市的笑话。

    所以这一切……是不是从那一次绑架归来就变得不一样了,她到底是谁?和傻子慕心璃拥有一模一样的面容的她到底是谁?

    慕芷涵心中的只以为是有人冒充了慕心璃,根本就不会去猜慕心璃是重生的,因为那太过于荒唐,不现实。

    慕心璃看出慕芷涵眼中的疑惑和一丝丝震惊,冷淡一笑。

    慕芷涵用力的将嘴里的臭袜子抵出嘴里,恶心的呕吐出来,“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慕心璃?”

    如果是真的傻子慕心璃,她们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下场,她还是那个高高在上高贵的慕大小姐,受众人的殷羡。

    她要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就算是死,也要死个明白。

    “冒充?你错了,我是她,她也是我,何来冒充。”

    慕心璃眼底没有丝毫的笑容,想到那个纯真可人的女孩儿因为白薇那群人静悄悄的死亡还无人知晓,她就控制不住心中的魔鬼。

    那个可怜的女孩儿,和她差不多,被亲人害死。

    “不,你不是她,她就是一个傻子,你不是,你到底是谁?”

    慕芷涵心中有些惊恐,这个女人代替了傻子慕心璃在慕家腥风血雨,为的只是搞垮慕家吗?

    “呵呵呵!”

    慕心璃低低的笑着,笑容没有丝毫的温度,在慕芷涵听来非常的瘆人恐怖,好像黑夜中雌伏的怪物一样,让人从心底毛骨悚然。

    慕心璃从椅子上站起身,居高临下像看死人一样看着慕芷涵。

    “我说了,我是她她也是我,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我是魔鬼,从地狱而来的魔鬼,为的就是替她报仇。”

    “这具身体确实是她的,不过灵魂是我的!”

    慕心璃恐怖的话语落下,慕芷涵疯狂的摇头,她不信,非常的不信,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诡异的事情发生,慕芷涵不信,现实却由不得她不信,她脑袋里面回想着曾经发生的事情,心中竟隐约的相信了慕心璃说的话。

    现在的慕心璃也没有必要骗她了,若她真的是附身在傻子慕心璃身上的魔鬼,也就能解释的通,为什么她的面容没有任何的改变,性格却诡异的好像恐怖的鬼怪。

    “你是鬼?你是鬼?”

    若慕心璃是鬼,她们怎么可能赢得过?

    慕心璃微微弯腰,伸出手扣住慕芷涵的下颚,迫使慕芷涵不得不扬起脑袋。

    “也许吧!”

    慕心璃阴冷的望着慕芷涵,她是鬼吗?或许吧!正因为她是鬼,所以不惧任何事情。

    慕心璃扔开慕芷涵,嫌弃的拿出纸巾擦拭自己的手,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慕心璃,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慕芷涵大声的嘶吼,用力的哭着,她输得彻底。

    “那我等你,如果你能拉我下去,那是你的本事,若是不可以,那就在地狱待一辈子。”

    慕心璃头也不回,冷声开口。

    身后慕芷涵再次开口,“慕心璃,你这样做,厉锦臣知道吗?你在骗他,他为了你变成那个样子,你怎么舍得?”

    慕芷涵不甘心,慕心璃这样对待厉锦臣,她根本配不上厉锦臣,凭什么厉锦臣为了她差点疯掉,她却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慕心璃背脊一僵,垂在两侧的手微紧,心脏剧烈的疼痛。

    慕芷涵说到她的心尖上,在她的心尖扎了一根刺。

    “慕心璃,我要诅咒你,诅咒你这辈子都得不到厉锦臣的爱,我要诅咒你一辈子都和他不能在一起,你会孤独的活下去,看着他爱上别的女人。”

    “哈哈哈哈……”

    慕芷涵疯狂的叫着,阴狠的看向慕心璃的背影后,蹦起身朝着身后结实的墙壁狠狠撞去,她不能落在那些人的手上,还不如自己去死,起码不用被那群人恐怖的对待。

    鲜血直接蹦出四溅着,慕芷涵脑袋上的鲜血不停的冒出顺着脸颊流在地上。

    慕芷涵眼神失去神采,不甘心的望着慕心璃的方向,身体朝着地面倒去,眼眸瞪大,即使死亡也无法闭紧眼睛。

    慕心璃回身看着已经没有任何声息的慕芷涵,倒是便宜她了。

    玫瑰从外面进来,看到倒在地上死亡的慕芷涵,冷笑出声,“便宜她了!”

    原本还想要自己的人狠狠的折磨慕芷涵,这慕芷涵倒是聪明,知道落到她们的手上肯定不会有好下场,所以才会自己撞墙自杀了。

    “走吧!”

    玫瑰朝着慕心璃低声开口,慕心璃点点头,不再看向死亡的慕芷涵。

    两人并肩走出别墅,趁着夜色来到了一处墓地,那里埋葬了傻子慕心璃的母亲温婉,在温婉的身旁有着一座新的坟墓,上面写着慕心璃的名字,是一座空墓,至于那具被烧焦的尸体,已经被玫瑰处理了。

    “心璃、温夫人,你们安息吧!”

    “慕家已经落败了,你们的仇我也已经报了。”

    慕心璃低低的说着话,玫瑰一直站在慕心璃身旁没有说话。

    玫瑰的手机响起,她拿出手机朝一旁走去,那头是冥帮的人在告诉她,有人在冥帮门口,非要闯入到冥帮。

    “心璃,我们真的要离开这里吗?”

    脖子上的萌萌微微动了动,慕心璃伸出手摸住萌萌,“是啊,离开这里。”

    迟早一天会离开,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早而已。

    “你在哪儿,萌萌就在哪里。”

    “萌萌会陪着你,所以心璃不要伤心了。”

    萌萌再次动了动,慕心璃心中一暖,鼻尖微酸,扬起脑袋,不让那晶莹落下。

    玫瑰从一旁走了上来,低声开口,“他去冥帮了。”

    “嗯!”

    慕心璃故作平静,收回放在两座墓上的目光。

    “你……”

    “走吧,我们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了。”

    她不该再让自己心软了,时间被她耽搁了很久了,她早就该走了。

    若是再心软,她怕自己离不开这里。

    “好!”

    玫瑰和慕心璃朝着山下走去,天色渐渐的开始亮了起来,一辆低调的车子缓缓的驶出津市,朝着某座城市而去。

    冥帮外面,厉锦臣和陈俊寒被人拦住,他们刚刚从医院出来,就来到了冥帮,为的就是从冥帮人的手中抢回慕心璃的尸体。

    冥帮人前赴后继的与厉锦臣和陈俊寒对战,地面上全部都是冥帮人,各自捂住肚子用力的哀嚎。

    玫瑰副帮主已经吩咐过他们,不得对着两个人用武器,只能阻止他们。

    厉锦臣如战神一般,又犹如恐怖的阎王一样,将一波又一波的冥帮人打倒在地。

    陈俊寒活动了一下筋骨,看着前方厉锦臣越战越勇,为了慕心璃的尸体,他已经疯了。

    “住手!”

    一道凌厉的嗓音响起,一抹健硕的身影走了出来,不少冥帮人恭敬的站在一旁,“南哥。”

    南宿从冥帮里面走出来,看着一地的手下,微微皱眉,“不知道两位这是要做什么?”

    要不是玫瑰副帮主吩咐过不得对这两个人无礼,他怎么会允许这两个人如此放肆。

    “我要她!”

    厉锦臣修长的身躯高大如天神一般,气势如虹,凌厉嗜血。

    南宿神色微凝,陈俊寒上前一步,沉声开口,“我们只想要带回心璃的尸体,你们给我们,我们就离开。”

    “我们帮主的尸体被副帮主带走了,她应该已经找地方埋了,所以你到冥帮来只是白来。”

    南宿低声开口,这些话都是玫瑰让他说的,他知道慕心璃并没有出事,只是不明白她们到底要做什么,不过副帮主和帮主要他这么做,他也只能这么做。

    “她在哪儿?”

    厉锦臣嗓音沙哑痛苦。

    陈俊寒在一旁微微蹙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不知道,抱歉。”

    南宿说完,转身朝着冥帮进去,这两个人不是普通人,他怕自己多说会露出什么破绽,玫瑰副帮主也让他将话语带到就是了,不用多话。

    厉锦臣失魂落魄站在冥帮外面,陈俊寒上前搭住厉锦臣的肩膀,“先回去,我有事想要告诉你。”

    他一直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现在厉锦臣因为过于痛苦,所以肯定忽略了这些不对劲,若是换做平时的厉锦臣,早就能发现。

    厉锦臣和陈俊寒上了车,陈俊寒回过头看向厉锦臣,低声开口,“锦臣,难道你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厉锦臣眸色一闪,慑人的气息微敛。

    “什么意思?”

    “若按照你这么说,那个女人和心璃是好友,怎么可能火灾发生了那么久才出现,并且…我一直觉得有种怪异的感觉,那个女人虽然一直表现的很悲痛,但给我的感觉非常的不对劲。”

    陈俊寒也说不出来具体的,但他就是怀疑,觉得很不对劲。

    “还有,你不觉得更不对劲的是,慕芷涵已经变成乞丐了,她是怎么进入到别墅,还有毒?”

    “是有人帮她还是……”

    厉锦臣眸色微闪,开车朝着孙蓉的家,得到的结果是孙蓉在结婚后就去蜜月了,根本联系不上。

    然后他们收到了慕芷涵被人劫走的消息。

    陈俊寒和厉锦臣沉默着。

    “我总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或者…这本就是一个局,她那么厉害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被慕芷涵杀死。”

    陈俊寒也是现在才知道原来慕心璃居然还是冥帮的帮主,虽然他不太了解冥帮,却也知道冥帮自从换了帮主后就跃上好几层,可见新帮主并不是普通人,慕心璃这么厉害的人,冥帮都被她治理的如此厉害,这么可能会死在慕芷涵这样的人手上?

    厉锦臣渐渐的平静下来,他似乎也想到了什么。

    孙蓉出国无法联系,慕芷涵被劫走,玫瑰姗姗来迟,带走了慕心璃的尸体然后就消失不见,这一切看似合理,却又透着处处的诡异,感觉好似太顺了。

    “帮我去找到她的坟墓。”

    他现在需要找到坟墓,也许找到坟墓过后一切就知道了。

    “找坟墓?”

    陈俊寒差点没有晕过去,津市这么大要去找一个坟墓,太困难了有没有。

    “嗯!”

    为了自己的好友,为了让他恢复过来,他容易吗?

    此时的慕心璃和玫瑰正在某个城市,那里有她们需要做的事情,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心软,因为怕露出破绽,反而破绽暴露了出来。

    几日过后,厉锦臣和陈俊寒站在两座坟墓前,上面写着慕心璃和温婉之墓。

    “现在怎么办?”

    居然真的找到了慕心璃的墓,现在只有两种情况,那是慕心璃真的死了,二是这是虚晃的墓,她并没有死。

    “挖!”

    若这真的是她的墓,真的是她,那他就带她回去,要她离他近一些,若不是,那更好。

    陈俊寒盯着面前的墓,最终点头,挥手让身后的人将墓挖开。

    片刻后,墓里面所有情况呈现在所有人眼中,空荡荡的墓,有几件旧衣服,其余没有任何东西,根本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骨灰盒。

    “怎么会这样?”

    陈俊寒震惊的站在原地,望着墓下面,怎么会什么都没有,只有几件旧衣服。

    厉锦臣阴冷着面容站在墓旁,神色微闪,这些衣服很旧,质量也不好,但却放在墓里面,这是什么意思?

    陈俊寒和厉锦臣并不知道,这些旧衣服是真正慕心璃曾经在孙蓉家穿过的衣服,那上面有傻子慕心璃的气息,这些衣服也算是纪念那个被人害死的慕心璃。

    “怎么会就只有几件旧衣服,骨灰呢?”

    陈俊寒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他们还想要找到骨灰盒或者是尸体,只有找到这些才能验证是不是慕心璃,现在有墓,却没有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意思?

    厉锦臣双拳紧握在身侧,神色莫名。

    “难道慕心璃真的没死吗?可为什么她没死,却要立碑?还有这些旧衣服,好像立了一个衣冠冢一样,这不是死人才会有的吗?”

    陈俊寒是真的懵了,差点反应不过来。

    厉锦臣脑海中闪过很多念头,其实这些念头一直被他压在心底最深处,不曾疑问出来。

    她明明是慕宏峰的女儿,为什么当初慕宏峰会对外宣称她死亡,他一直以为死亡的那个人是她,后来在津市与她重逢,她却又变成孙蓉的养女,慕修航的女儿,他暗暗问过孙蓉,也查过附近不少人,得到的结果是她确实是孙蓉的养女,他们都是看着她长大的。

    所以他现在有疑问了,她到底是慕宏峰的女儿,还是孙蓉的养女,慕修航的亲生女儿。

    还是说她两个都是,不,怎么可能?一个是第一杀手狐狸,另外一个是痴傻了十八年的女孩儿慕心璃,两个人根本就不可能是同一个人!可现在这两个人又好像是同一个人!

    这是厉锦臣一直不曾想明白的事情,也是一直被他藏在心中的疑问。

    现在这种疑问伴随着她的死亡失踪浮现出来。

    当初他曾经不止一次的问过她,她会不会等他回来,她那个时候迟疑了,难道当初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吗?

    厉锦臣心中剧烈的疼痛起来,他不想要去承认,她在计划什么,如果她真的没死,如果这一切真的是她的计划,那她的计划从来就没有他,她早就摒除了他。

    “锦臣,她会不会真的没死?”

    陈俊寒低声开口,他现在感觉慕心璃可能根本就没死。

    厉锦臣双眸猩红如血,陈俊寒被他的模样吓到,“你怎么了?”

    “她没死?!”

    厉锦臣低低的笑着,自嘲的笑着。

    陈俊寒明白厉锦臣的意思了,他知道厉锦臣想什么了,如果慕心璃没死,她却这样装死离开津市,连男朋友厉锦臣也瞒着,也就是说她是要和厉锦臣分开,他们之间这样,他都有些难受,看来他们之间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走。

    “她没死,那我就找到她!”

    厉锦臣的嗓音低沉阴戾,凤眸冰冷,等他找到她,一定要她下不了床,一定要让她在他怀中承认错误。

    陈俊寒感受到厉锦臣的气息,后背凉住,他怎么感觉恶寒袭来。

    厉锦臣眸色望着墓碑上慕心璃三个字,想到他每次说到慕宏峰,她眼底的恨意,他猜测她报复了慕家后,肯定会回到京都市,或许那个时候他们就会重逢。

    ……

    一个月后,正是二月春节,人来人往的街头满是喜气。

    京都市慕宏峰的豪华别墅里面,一名穿着西装的男人进入到别墅里面,慕心悠和慕心蓝穿着华丽的服装,被不少千金小姐追捧着。

    “心悠小姐、心蓝小姐。”

    西装男人是现在慕宏峰得力助手之一姜源恭敬的喊着被不少名媛千金围着的慕心悠和慕心蓝。

    慕心悠淡淡的点头,“姜经理,这是要做什么?”

    “有事需要找慕董。”

    姜源弯腰开口,慕心悠不耐烦的挥手,姜源笑着朝别墅后花园走去。

    慕心蓝看向姜源的背影,走到慕心悠面前,“姜源这个时候来这里干什么?”

    姜源是慕宏峰的得力助手,没有什么重要事情绝对不会在春节时候来找慕宏峰。

    慕心悠眸色一闪,朝前走去,慕心蓝也跟随着慕心悠朝前走去。

    此时的慕宏峰正在后花园的高尔夫球场里面,与商界好友打着高尔夫。

    场上一阵叫好,好几名老总围着慕宏峰说着话。

    慕宏峰的视线看着不远处走向他的姜源,与各位老总抱歉一笑,朝着姜源的方向走去。

    “慕董!”

    姜源站在慕宏峰的面前,恭敬的弯腰低垂着脑袋。

    慕宏峰凌厉的五官威严冰冷,视线淡淡的看向姜源,“事情怎么样了?”

    “已经办好了,筛选出了三位小姐。”

    姜源拿出自己身侧的公文包,将里面的资料递给慕宏峰。

    慕宏峰接过姜源的资料,看着里面的资料,微眯双眼,最后点点头,“就她们三个。”

    “是!”

    姜源拿回资料,“慕董,心悠小姐和心蓝小姐的名气与容貌都是京都市名媛千金中一等一,为什么我们还要找回三位慕小姐?”

    他不太明白,明明两位正经的慕家千金就可以做的事情,为什么还需要找回三位在外的私生女慕家千金。

    近来慕宏峰的事业被神秘人打击,受损不少,虽然不是特别大的事情,但对慕宏峰还是有了一些影响。

    慕宏峰好不容易让自己位列五大豪门之一,若是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就会被踢出五大豪门,毕竟有很多人可是对他虎视眈眈,他不能让自己有丝毫的懈怠。

    为了让事业回升,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联姻,他最疼爱的两个女儿慕心悠和慕心蓝因为上次他生日原因名声受损不少,若是其余四大豪门,肯定对她们两人有意见,再者,慕心悠和慕心蓝在京都市这么久,也不是第一次引诱那些人,却从来没有成功过一次,所以这一次,他需要找回自己其余三位女儿,他要让那三人按照自己的要求,进行联姻,而且必须要成功。

    只有这样,他慕家才会保住自己的地位。

    慕宏峰冷冷的看了一眼姜源,姜源低垂着脑袋,知道自己多话了,不敢再说话。

    “没有下一次!”

    “是!那我先下去了。”

    姜源恭敬的朝着慕宏峰点头,转身离开。

    慕心悠和慕心蓝站在隐蔽处,望着刚才一幕。

    “到底什么意思?”

    慕心蓝面色不太好,慕心悠转身朝着姜源离开的方向走去。

    姜源已经站在自己的车子面前,正要进入到车子里面,身后传来慕心悠的声音,“姜经理,等一下。”

    “心悠小姐。”

    姜源放下手,恭敬的开口。

    慕心悠微笑的站在姜源面前,看了一眼姜源手中的资料,低声说道,“不知道姜经理可否将你手中的资料给我看一看。”

    姜源拿着资料的手一紧,“这…抱歉心悠小姐。”

    慕心蓝面色难看,上前一步直接抢过姜源手中的资料,翻阅到上面的资料后,面色非常的难看,“这是什么?”

    姜源闭紧嘴巴不敢说话。

    慕心悠看了一眼慕心蓝手中的资料,当看到上面的图片,以及介绍的情况,神色也不太好看。

    父亲慕宏峰到底要做什么?真的要找回这些私生女,就如当初找回慕心璃一样。

    她们的父亲慕宏峰非常的风流,在外面的私生女,没有十个也有八个,私生子也有好几个,不过慕宏峰虽然在供养那些私生子和私生女,却从来不会去见他们一面,有需要的时候当然才会找回她们,比如这一次的联姻,至于那些私生子,其实早就该找回来培养,当做自己的继承人,但慕宏峰从不这样,因为他野心很大,犹如古代时候那种不愿意放权的皇帝一样,那些私生子对于他来说也并没有那么重要,当然还没有那些私生女重要,因为那些私生女可以给他带来利益,强大的利益。

    “姜经理,父亲到底要做什么?你告诉我们,我们一定不说出去。”

    慕心悠微微一笑,她比慕心蓝要有心计一些。

    “心悠小姐,你就别为难我了。”

    姜源不敢开口。

    慕心蓝冷冷一笑,将资料扔掉地上,她实在是很生气,那些个贱人,居然要被找回来,难道是想要取代她们姐妹二人的位置吗?

    “你不说我们也知道,不就是爸爸要将这三个贱人找回来吗?她们想要取代我们,休想。”

    慕心蓝眼底闪过阴冷,冷冷笑着。

    “心蓝小姐严重了,心悠小姐和心蓝小姐才是慕董的宝贝,这些人不过就是……”

    姜源讨好的开口,还未说完,已经被慕心蓝挥手阻止,“你不用说话了,我什么都知道,就凭这些私生女想要取代我们姐妹,休想,她们的下场会和慕心璃那个贱人一样,最后尸骨无存。”

    慕心悠眼底闪过眸光,晦暗不明。

    慕心璃是她们姐妹最恨的女人,那个女人风华绝代,不仅是长相还有能力都很强,从她回到慕家,她们就有很强烈的危机感,好在父亲一直是在利用她,想到慕心璃死亡时候的模样,她们两人直到现在还觉得痛快畅爽。

    姜源不敢再多留,坐上自己的车,难怪慕董需要找回三名慕小姐,其中之一的原因恐怕与慕心悠和慕心蓝两位小姐的脾气也有关系,两人嚣张跋扈,就算能控制自己的脾气,她们的本性也改不了,以她们的性格若是联姻最后的结果两家肯定会成仇,这样对慕董的计划也不利。

    等姜源离开后,慕心蓝用力的踢飞一旁的花盆,“怎么会这样?爸爸到底在想什么?”

    “好了,不过是一群贱人,也值得你生气。”

    慕心悠低声开口,眼中却并没有口中那么轻松。

    “当然生气,不过是一群低贱的私生女,居然又要被找回来,我绝对不会放过她们。”

    慕心蓝冷冷一笑,眼睛阴冷,闪着恶毒的光。

    慕心悠看了一眼慕心蓝,没有说话。

    一日过后,另外一个叫做孟市的城市,孟市与京都市相隔了两个省,属于二线城市。

    夜色刚刚降临,一道凌乱的脚步沿着公路朝着家里的方向跑去,她清丽的面容朝着身后望去,看着两道黑影一直在追着她,她害怕的不停跑着。

    直到跑到离家不远处的路口,看着身后并没有黑影后,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今日刚刚出了校门,就被两个黑衣人拦住,询问她是不是叫做江璃,她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谁,警惕的说自己不是,大步的朝着自己的家里跑去,但那两个人一直都在紧随着她,吓得她浑身颤抖,不明白自己到底得罪了谁。

    江璃因为是早产儿,身体并不好,跑的过于猛了扶着一旁的大树剧烈的咳嗽起来。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江璃一惊,正要逃走,头发被人揪住,用力的将她踢向一旁,“跑啊,你倒是跑啊。”

    两道身影站在江璃身旁,阴狠的开口,小姐吩咐了,他们的任务就是好好教训这些私生女一番,让她们听话,不准胡思乱想,要是敢胡思乱想,后果自负。

    江璃被踢了一脚,不停的咳嗽,她很怕,非常的怕,“你们是谁?是不是找错人了?”

    “没错,找的就是你江璃!”

    见她不停的咳嗽,两个男人心情非常不好,直接给了江璃一巴掌。

    因为用力过猛,江璃整个人撞向一旁的大树,血水流了出来,脸颊上还有一大巴掌。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没有想到会出血,他们只想要教训这个女人一次,下手不知分寸有些重了。

    江璃捂住额头,脑袋昏沉,不停的流着血。

    她整个人无力的靠着树干,不停用力喘息。

    “你别以为你这样,我们就会放过你。”

    其中一名男人大声开口,他以为是江璃故意装作这样,想要让他们放过她。

    “好好遵守你的本分,别去妄想不是你的东西知道吗?”

    另外一名男人凶狠的警告着,此时的江璃已经出气多进气少。

    “璃儿,璃儿!”

    一名中年美妇寻找了过来,美妇看天色晚了,自己女儿还没有回来,所以出门寻找,刚出门就好像听到女儿惨叫的声音。

    “有人来了,我们先走吧!”

    “嗯,反正已经教训过了,下次再有机会,咱们再去教训。”

    两个男人低声开口,转身跑离开。

    江璃靠在树干上,急促的呼吸,眼神模糊的望着离开的两个黑衣人,眼底闪过不甘心和怨恨,到底是谁要杀了她,她什么都没有做,需要守什么本分,从生下来,她就只有母亲和她,到底是谁这么恨她。

    “璃儿!”

    江璃的母亲尖叫着跑上前,看着女儿江璃靠在树干上,树干上还有她的脸颊、地上全部都是血。

    江母害怕的抱住江璃,颤抖的用手捂住江璃不停流血的额头,“璃儿,璃儿,你别吓妈妈,到底是谁,是谁这样对你。”

    江璃急促的喘息着,泪水从眼角留下,眼底有着不甘心和痛苦,“妈妈,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有两个人抓住我,他们打我,警告我,让我本分一点,我什么都没有做,他们…他们…”

    江璃眼神开始恍惚,神色开始慢慢的散开。

    江母痛苦的低吼,“是谁?是谁?”

    是谁那么残忍,到底是谁?若是她知道是谁伤害她女儿,她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妈妈,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你一定…要为我报仇。”

    江璃最后一个仇字落下,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眼睛缓缓闭上。

    江母啊的叫出声,将江璃紧紧抱住,“妈妈一定会为你报仇,一定会的。”

    几道脚步声从不远处走了过来,停在江母和江璃面前。

    江母痛苦的大哭着,一抹俏丽的身影弯腰蹲下身,“节哀!”

    江母抬起头,望着蹲在她面前的人,“你是谁?”

    “我叫…慕心璃!”

    慕心璃娇俏秀美的面容呈现在江母面前,在她身后是玫瑰和几名黑衣人,黑衣人手中抓住了刚才杀了江璃的两个人,此时的两个人昏迷着,没有任何的动静。

    “无意路过这里,看到了刚才一幕,我能做到的只有抓住这两个害死你女儿的罪魁祸首。”

    江母充满恨意的目光落在两名昏迷过去的凶手上,若不是现在抱着自己女儿江璃,她此刻肯定上去撕碎那两个人。

    “谢谢你!”

    “江夫人,这些人该死,他们身后的罪魁祸首更该死,你难道不想要报仇吗?”

    慕心璃低声开口,嗓音清美。

    江母愤恨的抬起头,“报仇,当然想要报仇。”

    她恨不得那些人死,恨不得伤害过她女儿的人为自己的女儿陪葬。

    “如果你想要报仇,那好我帮你!”

    如泉般的嗓音在夜色中轻轻响起,江母瞪大眼睛看向蹲在她面前的慕心璃,仔细一看才发现眼前的女孩儿居然与自己的女儿有七分相似。

    她是谁?为什么要帮助她?她是有什么目的?

    “江夫人,你别想太多,我是有自己的目的,我的目的和你一样。”

    慕心璃低声的笑着。
军门枭宠:厉少的神秘娇妻》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