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一百七十五章 赶路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七十五章 赶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紧跟在他身后的陆通淡然地瞥了她一眼,偷笑了声,忙抬脚紧跟上去。

    燕妃紧抿着唇,望着他的背影,却不顾自己的裙摆上已经被泼湿,她拼命地将眼眶中的泪水给逼了回去,倔强的不愿让任何人看到。

    墨暄玉走过她的身边,无奈地叹了声,却也是什么都没说。

    身后的侍女刚想上来为她擦拭,却被她蛮横地瞪了一眼:“滚开!”

    吓得所有人都忙垂首后退两步,不远处传来一声淡然的冷笑:“妹妹这是怎么了,既然身上都脏了,还是先擦干净吧,不然待会儿皇上若是折回来,说你在御前失仪,岂不是更委屈了吗?”

    燕妃瞥目望着走来的盛装女子,她微微屈膝行礼,面容上却还是一副不悦的情绪:“臣妾见过德贵妃。”

    沁雯笑着说道:“不必多礼了,都是自家姐妹嘛。”顿了下,她上下打量着燕妃狼狈的身上,轻轻一笑:“我要是妹妹啊,肯定是抱头回到寝宫去,换上干净的衣服再出来。”

    “臣妾这就打算回去呢。”燕妃侧首望了眼她身后绿画手中端着的盅,淡淡一笑,走过沁雯的身边,瞥目冷笑了声:“姐姐若是笑话我,还不如先看看自己,若是皇上对你在意的话,岂会经过你身边的时候,让你也白费了心思呢?”

    冷冷地瞪了燕妃一眼,她咬牙瞥了眼绿画,吓得绿画忙后退两步,沁雯淡笑:“妹妹是不是误会了,本宫可是给母后准备的莲子羹,并不是给皇上的。”

    “是吗?”轻轻一笑,燕妃擦身而过她的身边:“难道养心殿和相反方向的永寿宫,姐姐都分不清了吗?”

    “你——”沁雯气的跺脚,只是燕妃却掩唇嗤笑着离去,倏然转过身来,沁雯甩手就给了绿画一巴掌:“你是死人吗,故意让那个贱人看见!”

    “娘娘,奴婢不是故意的……”绿画吓得忙跪在地上,眼眶通红着哭道,沁雯大怒,甩手就将托盘给掀翻在地,冷哼了声,转身就朝着寝宫的方向回去。

    只是刚走了几步,她猝然回过头来,身后紧跟着的绿画吓得忙捂住自己的脸颊,沁雯淡漠地瞪了她一眼:“本宫没功夫搭理你!”

    “是,娘娘。”绿画颤抖着后退两步,沁雯喃喃自语:“皇上为何会这样着急,暄王居然也跟着,方才在御花园中……”

    她实在是想不通,自己刚从御膳房出来,就碰到了皇帝和暄王一起离开,这件事肯定不简单。

    忙抬脚朝着寝宫走去,她漠然地低声说了句:“马上让无叶到寝宫。”

    绿画垂首点头:“是,娘娘。”

    清新的空气中夹杂着杏花的淡淡香味,骑马狂奔在路上,俊美男子的发丝被疾风吹起,他的眉心紧皱着,手指紧握着马缰,“驾,驾!”

    身后紧跟着的陆通焦急地喊了声:“皇上,我们已经赶了一天一夜了,这样下去,您的身子会吃不消的!”

    他淡然地瞥目瞪了陆通一眼:“见不到她的话,朕要这江山又有何用?”

    如果一切是真的,那么朱霜霜已经诞下了小皇子,他有些迟疑,算一下日子的话,应该还不到临盆的时间。

    在旁边紧跟着的墨暄玉望了他一眼,却什么都没有多说。

    终于到了清漪谷的茅屋前,所有人立马翻身下马,望着面前狼籍一片,墨离暄的瞳孔骤然缩紧,他手指紧握在掌心,惊痛地朝着房间跑去,推开房门,却看到芸娘和香儿正躺在地上。

    “怎么回事?“他大惊,忙弯腰将芸娘抱起,焦急地放在了床上,墨暄玉皱眉,将香儿给抱在了椅子上,“雪儿呢?”

    墨离暄忙转身就要去找朱霜霜,但是全都找了一遍也没找到,他紧抿着唇,“到底是谁?!”

    香儿迷迷糊糊地醒来,望着面前的人,她怯生生地双臂抱膝坐在椅子上,眸中满是惊恐,“别过来,走开!”

    听到她的声音,墨离暄忙转身跑了进来,他刚要上前来,却被墨暄玉给伸手拦下:“皇上,她不太对劲儿。”

    “你的主子呢?”墨离暄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他望着香儿,急忙问道,香儿怯生生地望着他,忽然痛哭失声:“你们是谁,为什么要带着刀进来,我害怕,你们都走开,走开……”

    “香儿,你……”墨暄玉望着她,惊愕地睁大了眸子,“你不认识我们了吗?”

    脑中突然闪过一个词,但是墨暄玉还是不敢承认,怎么会失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这样?

    墨离暄上前来,紧抓着香儿的手臂,迫得她不得不抬起头来,香儿大惊,眸中没有半点的熟悉,只是挣扎着要让他松开,墨暄玉忙说道:“可能她……是失忆了。”

    “什么?”墨离暄沉黯地低喊了声,正在这时,躺在床上的女子嘤咛了声,蹙眉慢慢地坐起身来,墨离暄忙转身跑到了她的面前,她伸手抚着颈后,望着是墨离暄,眸中顿时湿润了一片,刚要开口,却看到了旁边的墨暄玉,她忙紧抿着唇,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忙转身要找:“雪儿呢,孩子呢?”

    “母……”墨离暄忙扑了过来,刚要叫出声,芸娘忙伸手紧捂着他的唇,她蹙眉摇头:“孩子呢,看到孩子了吗?”

    “我们刚到这里,并没有看到雪儿和孩子。”他的声音微微颤抖,像是恐惧到了极点,朱霜霜如今刚生产完,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一定不会原谅自己。

    “是个黑衣人将我们两个给打昏的,雪儿当时还在这里,我还听到了孩子的哭声……”芸娘忙说道,她转头望着正浑身发抖的香儿,“她怎么了?”

    墨暄玉无声地叹了口气:“应该是失忆了,竟然连皇上都不认识了。”

    芸娘忙从床上下来,走到了香儿的面前,她拉着香儿的手,想为她把脉,只是香儿忙瑟缩着要推开,她按捺着情绪,轻声说道:“别害怕,我只是帮你看看怎么回事,我们以前是认识的,你别怕。”

    香儿惊恐地点头,却不敢看任何人,芸娘帮她把脉后,转过头来望着墨离暄:“只是暂时失忆,没事的,应该是吓到了。”

    墨离暄走到芸娘的面前:“能不能想起来,雪儿大概是被什么人给劫走的。”

    芸娘转头望着他,眉目间满是惆怅,她摇摇头:“不知道,但是看那人的身手,应该不是寻常人能请得起的,皇上还是先回宫去,或许还能找到一些线索。”

    “你是说……可能就是宫中的人下手?”墨离暄垂眸,狐疑地问道,芸娘点头:“极有可能,只是我不明白,那人是如何知道这里的,实在是奇怪。”

    芸娘转头望着其他人,陆通看到芸娘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吓得他忙屈膝跪在地上:“皇上明察,当真不是奴才,奴才对皇上和娘娘忠心耿耿啊。”

    “不是他!”墨离暄郑重地说道,陆通见状,吓得双腿打颤,哆哆嗦嗦地站起身来,墨暄玉望着芸娘,总是有些熟悉,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芸娘望着他,墨离暄淡然地说道:“朕的皇弟墨暄玉,就是他报信让朕过来的,至于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之后朕再解释。”

    无奈地叹了声,他转身走出了房间,望着屋外盛开的樱花树,他的唇角不由得浮起一抹凄然的微笑,仿若看到在樱花树下,那个明眸的绝美女子正浅笑着望着他,盈盈笑语间,对他只是满满的依恋。

    墨暄玉望着站在旁边的芸娘,他上前两步,轻声问了句:“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芸娘轻抚着香儿的头,她颓然一笑,转身来看着墨暄玉:“王爷可能是认错人了,我只是个乡野村妇,何曾能有机会和王爷相识,许是王爷认错人了。”

    “呵呵,可能是吧,你长得……很像当年对我很好的一位姑姑,这么多年了,有时候还是很想念她。”墨暄玉浅浅一笑,低垂了下眼睑,恭敬地笑了下,转身走到了门外。

    一阵清风拂过,片片樱花如红雨一般落下,墨离暄凄然一笑,他低头望着飘落在手臂上的樱花,喃喃道:“雪儿,你究竟在哪里?”

    凄然摇头,他无力的苦笑,却不经意间看到那樱花树下突起的松土,瞳孔慢慢缩紧,他低头望着那松动的土,狐疑地弯腰蹲在地上,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他着急地就伸手去刨那土,站在身后的陆通忙上前两步,刚要出声去拦阻。

    芸娘突然伸手拦住了他,请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过去。

    墨离暄伸手挖出来几块儿石头,一滴清泪颓然落下,他含笑着接着挖石头,挖了十几块,他看着石头上刻着的字,紧抿着唇,却还是压抑不住内心的惊痛,深吸口气,他喑哑着声音望着那几块儿石头上的字:“霜霜……爱离暄!”

    “啊——”一声划破长空的喊声传出,墨离暄将手中的石头紧紧地贴在胸口,他紧闭着眼睑,泪水一滴滴地顺着眼睑滑落,“雪儿……回来,,只求你能回来!”

    在谷中待了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墨离暄让所有人都到门外守着,他则和芸娘两个人在房间中,墨暄玉虽然不能证实自己的猜测,但是可以确定墨离暄和这个芸娘的关系肯定不简单。

    芸娘惭愧地望着墨离暄:“如果我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一定会看好她的,而且孩子才刚出生没多久,如今下落不明,我真的……很对不起你们。”

    “这些先不要多说了,既然事情都发生了,母妃,你还是跟着我一起回宫去吧。”墨离暄拉着她的手,恳求着说道,如今失去了朱霜霜和刚出世的孩子,他已经是痛苦万分,若是再让自己的母妃出事,当真是万死不能辞其咎了。

    芸娘莞尔一笑,侧首望着房间里的一切:“让我离开这里,当真是舍不得,如今这里已经暴露,想来宫中那个女人迟早也会派人过来,但是我还不能回去,暄儿就将我安置在其他地方就行。”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