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誓死效忠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七十四章 誓死效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你猜的不错,就是本宫下的毒。”沁雯平静地说道,好像在说一件根本就和她无关紧要的事,但是绿画却是后背忍不住就有冷风蹿进,“可是,娘娘……”

    “你放心,本宫是不会对你下手的,若是当真想对你下手,当时就让你把那托盘递给他了,还用得着本宫亲自动手,卖给他这个面子吗?”沁雯整理了下裙衫,站起身来,绿画大口地吞咽了口口水,“难道毒是在……托盘上吗?”

    “托盘上是有化清香,但本身无毒,若是先碰了银票,就会有剧毒,所以你自然是不能碰的。”沁雯淡笑着说道,看着绿画的脸色一阵阵惨白,她笑着伸手握着绿画的手,吓得绿画愣怔了下,本能地瑟缩着收回手,沁雯冷笑:“你放心,你对本宫如此忠心,自然是没事的。”

    绿画哆嗦着跪在地上,唇角颤抖着浮起一抹笑容:“多谢娘娘,奴婢一定誓死效忠娘娘。”

    沁雯瞥目瞅了她一眼,淡淡一笑,点头:“起来吧,不必多礼。”

    清漪谷中,朱霜霜望着窗外的风景,有轻柔的微风拂过面颊,她唇角的笑容一直都没有褪去,想要等着那个人到来,她相信他一定会来的。

    身后有脚步声靠近,香儿忙将披风披在她的肩上,她笑着转过身来:“孩子睡了吗?”

    “已经睡了。”香儿轻缓地说道,笑着说道:“娘娘不必担心,皇上一定会来的。”

    她倒是一副平静的神色:“没关系的,他政务繁忙,我……”

    “娘娘分明就是想见皇上,为什么要躲着他呢,更何况如今有了小皇子,说不定就是将来的太子殿下呢。”香儿欣喜的说道,但是她却无奈的摇摇头:“千万不要乱说,这件事没有任何人能做赌注的。”

    听到她这样说,香儿忙紧抿着唇,门外有人端着炖好的乌鸡汤进来,笑着说道:“雪儿,快到床上躺着,别站在窗前,不然对身子不好的。”

    朱霜霜忙转身走到了床上躺好,床边的小床子上,就是正在咬着手指的孩子,她笑着说道:“母妃,若是皇上来了,能不能帮孩子起名……墨宸。”

    芸娘望着她,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她侧首给香儿使个眼色,香儿忙转身走了出去,芸娘笑着说道:“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因为……我觉得对不起一个人。”她低垂着眼睑,黝黑的睫毛被泪水浸湿,她深深吸气:“希望母妃能体谅。”

    芸娘已经能猜到一些大概,她笑着点头,伸手拍拍朱霜霜的肩:“好的,既然你都这样想了,不只是我,就算是暄儿如今就在这儿,肯定也会答应的。”

    朱霜霜扑入她的怀中,轻轻抽泣:“多谢母妃。”

    她转头望着熟睡中的婴儿,不知道为什么,胸口突然隐隐作痛,心里有些不安和浮躁,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深夜还是那样的静,像是没有任何的生气一样,躺在床上熟睡的女子,羽睫微微潮湿,她紧握着手指,像是在做着什么恶梦一样。

    端着托盘朝着她的房间走去,香儿的唇角勾起一抹轻笑:“不知道娘娘会不会吃我做的元宵,好不容易才做好的呢。”

    她低头轻轻地嗅了嗅,当真是美味,猝然抬起头来,却看到窗外正站着一个黑影,她大惊,手中的托盘应声落在地上,那黑衣人阴鸷的眸光转过身来,伸手就朝着她的背后一击,只听“啊”地一声低喊,香儿无意识地滑落在地上。

    芸娘听到了声音,忙披上了外衣走了出来,手中擎着烛台,着急地问了声:“香儿,发生什么事了?”

    刚说完,却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后颈突然传来一声闷痛,她紧皱了下眉心,望着那黑衣人,“你……”

    黑衣人的眸中闪过一丝得意的目光,他勾起唇角淡笑,只是芸娘却突然失去了意识。

    永寿宫,沁雯浅笑着坐在太后的身边:“母后,这些日子臣妾没有每日到这里来,心里实在是难过。”

    “哀家这里好的很,又没有什么事,不来的话也就算了。”太后伸出纤纤玉手,淡然地端起茶盏来,轻轻抿了口,沁雯淡笑:“听说母后宫中有个内侍出事了,不知道母后听说了吗?”

    太后凤眸微垂,唇角衔着一缕笑意:“是听说了,而且还是在景仁宫外,如今皇帝那边正在调查,所以哀家这里也就不多问了。”

    “母后寝宫的人如何会出现在珍贵妃的宫门外,怎么有点儿奇怪呢?”沁雯狐疑地说道,面容上满是疑惑的神情,太后笑着说道:“每个人心里都有秘密,有时候拆穿的太过头,反而没有意思了。”

    身子猛地一震,沁雯的手指微微一颤,忙勾起唇角来讪讪一笑:“既然母后都不深究了,那臣妾也就不说了,只是为母后着想而已。”

    “哀家心里有数,不必多言。”太后淡淡的说道,清咳了两声,太后微微闭上双目,沁雯忙站起身来,恭敬地说道:“臣妾先告退了。”

    太后挥了挥手,却什么都没有说,沁雯实在有点儿气不过,如今太后对她的戒备居然也这么多了。

    出了永寿宫,刚坐上凤鸾肩舆,在门外送她的茹儿贴近她,状似随意地轻声说道:“如今太后已经怀疑了珍贵妃,但娘娘还是谨慎些好。”

    沁雯狐疑地望着她,随即让人抬着肩舆马上离开。

    太后若是还认为朱霜霜在景仁宫的话,那万事都好说,若是太后已经知道朱霜霜出宫了,那她如今做的这些,不都是白费了吗?

    她蹙眉,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是如今来看,太后应该也是半信半疑的。

    正在想着,她淡然地抬起头来,深吸口气,希望只是她胡乱在想就是了,看到前面有个紫色的身影朝着这边走来,她的唇角勾起一抹自得的笑容。

    “王爷,没想到还真是巧啊,居然能在这里碰到你。”沁雯说着,就让人将肩舆给放下,她淡笑着望着墨暄玉。

    墨暄玉笑着走到她的面前,冲着她行礼:“没想到刚入宫就碰到了德贵妃,还真是巧。”

    “王爷这是要到皇上那儿去吗?”沁雯虽然在笑,但是眸中却没有半点的笑容,墨暄玉点头:“前方有些战事要向皇上禀报,臣不敢耽误,这就不和娘娘多聊了,先告退了。”

    说着,他抬脚就要离去,只是刚走了两步,身后的沁雯就淡笑着,状似不在意地说了声:“今年宫中的樱花……应该是不能开了吧?”

    脚步猛然一滞,墨暄玉的眉心紧蹙,朱霜霜酷爱樱花,皇帝为此还特意在宫中遍植樱花林,她如今这样说,岂不是暗示……朱霜霜活不了了吗?

    他没有转身,只是淡漠地说了声:“皇上如今还在让人打理着樱花林,娘娘许是……很久都没去过了吧?”

    说完,淡然一笑,拂袖而去。

    沁雯没想到会被人给打回来的这样惨,拿墨离暄来压她,还真是狠。

    旁边的绿画忙上前劝道:“娘娘莫要生气,樱花林就算开了……也不是只让她珍贵妃一个人欣赏的。”

    “你懂什么?!”沁雯甩袖坐在肩舆上,她紧握着手指,“总有一天,本宫会让这宫中的樱花一点点儿,全部消失!”

    奢华庄重的养心殿中,宫娥井然有序的侍立着,没有半点的声响,站在御案前的锦衣男子,剑眉微微上挑,他恭敬地垂首侍立着,没敢抬起头来直视坐在御座上的人。

    手指紧握在身侧,他当真是担忧到了极点,但是御座上的人却一直都没和他说话。

    “皇上……”他鼓足了勇气,又轻唤了声,但是语气中却带着些许的急切,和之前的声音不太一样。

    墨离暄抬起眼睑来瞅了他一眼,淡然地说了声:“那个太监已经处理过了,朕知道该怎么做最稳妥,就不劳烦暄王多费心了。”

    倏地屈膝跪在地上,墨暄玉额头触碰地面,胸口剧韦的起伏着,“皇上,臣想说的……不是这件事。”

    “哦?”墨离暄淡然一笑,挥手示意所有人退下,他放下手中的朱笔,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冷笑:“难道还有其他事情不成?”

    墨暄玉抬起头来,未及他开口,御座上的人站起身来,手指抚着案沿走到他的面前,垂首虚扶了下,墨暄玉站起身来,“那个小桂子的事,朕知道是有人故意想嫁祸给霜霜,所以不会多计较什么,如今霜霜不在宫中,朕也不方便大动干戈,更何况太后那边也是虎视眈眈的,想要抓到一些把柄!”

    “皇上——”墨暄玉重重地低头,他悲戚地深吸口气:“快到清漪谷去看看吧,臣昨日无意中听到了小桂子和其他宫人在景仁宫外的谈话,本来以为是假的,但是后来小桂子突然死了,如今……清漪谷恐怕要出事了!”

    “你怎么知道清漪谷?”墨离暄上前一步,伸手紧抓着他的衣襟,惊怒地瞪着他:“你究竟听到了什么,小桂子说了什么?”

    他本来以为小桂子的死只是有人要嫁祸朱霜霜,好让朱霜霜不在宫中的事闹大,但是没想到还有其他的阴谋。

    “臣不想多说其他,只是珍贵妃如今在清漪谷的事,在宫中恐怕已经不是秘密,皇上应该能想到后果……”墨暄玉睁大了眸子,他本想着知道这件事,就马上赶过去,但是考虑到墨离暄,所以打算告诉他。

    还没说完,墨离暄愤然地松开他的衣襟,他大步流星地朝着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喊道:“马上备马,快点儿!”

    站在门外的陆通本来正在打盹,听到这个吼声,吓得忙站直了身子,随手抹了把唇角流下的口水,忙跟在墨离暄的身后,“是,皇上。”

    墨暄玉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忙紧跟上,如今看到他对朱霜霜这样上心,他心里也宽慰很多。

    “皇上,臣妾刚给您熬了燕窝粥,皇上要不要趁热用一些。”刚走下汉白玉石阶,燕妃就忙浅笑着走上前来,她的手中端着托盘,只是刚端到了墨离暄的面前,他却连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反手就将托盘给掀翻在地,拂袖朝着前面走去。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