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抗日之烽火战神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名将罗卓英

抗日之烽火战神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二十五章 名将罗卓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正是出于想掌握一支铁军的想法,孙玉民动摇了。

    他自始自终都是抱着要带弟兄们转投的决心,可是每每看到鬼子,他就会忘却所有的想法,唯一想做的就是干死鬼子。

    “让八十一师南下后,先去修水休整。”孙玉民对唐春红说道,作战计划被打乱以后,他还没有时间重新调整布署,而且他还不知道老蒋这边倒底是一个什么的安排。

    “是,军座。”唐春红回答着,临走前她提醒了一句:“罗卓英今天应该也会到,军座你这边是不是应该“准备一下?”

    唐春红的提醒很实在,毕竟罗卓英是手握重兵的第五兵团的总司令,还兼着第九战区前敌总司令、第九战区副司令长官和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孙玉民或许很被老蒋看重,但在他们这些手握重兵的人眼中,也只是个小小的师长而已,充其量是个会打仗的师长,还远谈不上能和他去较劲。

    哪怕此次是奉命前来为孙玉民升职加衔,可如果孙玉民不想好如何接待,开罪于他,虽然说罗卓英不见得敢对孙玉民怎么样,但时不时地扔双小鞋过来,孙玉民倒底是穿还是不穿呢?

    “唐主任,这个就不麻烦你费心了!”孙玉民尚未开口,他边上的陈莱倒是先说话了。“副官的工作,我自会处理好,感谢你的好意。”

    这话一出,整个屋子都寂静起来,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两个女人身上。连孙玉民都能听出针锋相对的意思,何况这些弟兄们呢。

    “既然陈秘书已经做好了这项工作,那固然最好了,希望别丢了军座的颜面。”唐春红早就从傻熊那得知了陈莱的身份,她还有苏院长是和陆曼一伙的,自然不会对这个咄咄逼人的女人客气,若不是屋子里全是人,场合不太适宜反击,唐春红绝对有信心,把这个盛气凌人的小妮子说哭。

    孙玉民向来对女人之间的这种事情束手无策,他虽然听出了两个人是在针尖对麦芒,也只得充当一个和事佬,说道:“你们俩去忙活吧,有事我再叫你们。”

    打发走了这两个麻烦,他长舒了口气,却未料自己的这个动作,惹得了所有人的大笑,包含着417团团长王恒。

    孙玉民很是尴尬,可他反应很快,自我解嘲道:“天下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他很庆幸,小丫头、陆曼还有苏院长和谷姐不在场,否则说不定真的会分成两派大吵起来,陈莱虽然说势单力薄,但依仗着小初九,谷姐和小丫头肯定会去帮她的,而苏院长和唐春红还有陆曼也都不是好惹的主,当真吵起来的话,估计他只能落荒而逃。

    终于得到消息,罗卓英和他的护卫部队快到了,孙玉民派出了戴存祥和傻熊带着七团去迎接,毕竟罗卓英是一方大员,若是在来见自己的路途中出了安全问题,自己真的不好交待,派出部队去接,一方面是个礼节,一方面也可以保障他的安全。

    在陈莱的帮助下,孙玉民全身上下焕然一新,领章上的金星熠熠生辉,帽子上的青天白日帽徽和两颗扭扣也都擦得发亮,熨烫过的将官服笔挺,脚上的黑皮鞋一尘不染,和手上的那双白手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怎么样?能见人了吧?”孙玉民被一身衣服“折腾”了这么久,早都已经不耐烦了,他不断催促着还在帮着拉扯着衣角和袖子的陈莱。

    “马上就好了,马上就好了。”女人向来是对衣着打扮和形象特别用心,特别是像陈莱这种大美人,更是在乎,所以孙玉民就“不幸”落入到她的“毒手”,又被折腾了一小会儿,才被陈莱放过。

    看着被自己精心装扮过的孙玉民,看着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的一种说不出的气质,陈莱忽然间多了一丝少女的羞愧,脸上腾起了两朵红云,这大概就是少女怀春吧。她掐了自己一下,心里暗暗想到:我大概明白了,为什么姐姐会对这个男人死心塌地了。

    经过这场小风波,恰恰好又到了饭点,大家都散去了,屋子里只剩下了孙玉民。

    他得趁着这难得的空隙,好好的思绪自己的应对办法。

    从这两个女人的争执上,孙玉民忽然想到了陆曼。

    如果自己就这样接受了任命,她肯定不会再原谅自己。虽然这句话她在杨树铺时已经说过,那时只是接受了霍山独立支队的编制,陆曼就已经寒心,那接受中将军长她绝对死心。以前能用她家人和兄弟们的安危做借口来面对她,那现在呢?用什么说辞来和她讲?就说自己想打鬼子吗?孙玉民自己都不会相信,何况陆曼呢!亦或不解释?那更加不行,如果说孙玉民真的彻彻底底爱过一个女人的话,这个女人绝对只是陆曼,不仅仅因为她救过自己的性命,也不是因为她能够在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毫不犹豫地选择留在他这个陌生人身边。

    有时,孙玉民会在回想往事。对于陈芸,他完全是满心愧疚,虽然也对她心动过,但是自打陆曼出现在他身边后,孙玉民的注意力就全被陆曼所吸引。

    陈芸同样是个好女孩,也很漂亮,除去家世外,她任何一点都不比陆曼差,按理说孙玉民不应该吃着碗里的又看着锅里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陆曼就像一个勾魂使者一样,牵去了他所有的灵魂。

    这件事情,孙玉民自己都找不到原因,但是他却清楚地知道,对于陈芸他有的只是尊重和愧疚,而在陆曼面前,他却是无比的轻松和爱慕。

    或许对她的爱是在南京城重伤昏迷时不停呼唤的那个声音开始;或许是在漂过长江后,用鱼钓针替他缝合崩裂伤口的嗔怨开始;又或许是旅馆分别是的那个背影开始;也可能是和陈布雷夜谈时,发现她忍着寒冷躲在门口偷听的关切,或者是那个带着她体香的的薰衣草枕头开始的,孙玉民他找寻了这个答案很久很久。这些往事,在他的心里,犹同是昨日才发生的一样,可见他对陆曼爱得有多深,甚至是在北平听到袁云西说出的的那个是男人都无法忍受的消息时,他都选择了宽容。

    他时常会想起两人大婚的场面,想起这个为了自己几乎付出所有的女人。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来讲,陆曼在孙玉民心中的地位都是最深的,所以他每每要作出一个重大决定的时候,都会因为某些事情而会猛地记起她、想起她,所作的考虑也都会因为她而有所犹豫。

    “姐夫,你是在为刚刚的事情烦闷吗?”

    孙玉民正在犯愁,冷不丁地听到了陈莱的声音,身体居然莫名的抖了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孙玉民自己都感到奇怪,怎么会畏惧这个小姨子?难道是因为陈芸的缘故,又或者是因为她是小初九亲姨的缘故?都不是,孙玉民自己都否定了这两个答案。他忽然想起了杨树铺的某一天的某些事情,某人有意还是无意地拖着自己的手去触碰她胸前的柔软;某人用条长板凳挡在自己的房门,不让自己出门;某人千里迢迢地从安徽追寻到了此地,不顾外人眼光地扑进自己怀中。

    本来就已经头痛的孙玉民,在想到这些后,就更加头痛了,脑袋似乎是爆炸了一样,不由得用拳没轻捶了两下额头。

    “姐夫,都是我的错,我以后不和她一般见识了,你别生气了好吗?”陈莱是来给他送饭菜的,她见到孙玉民似乎有些不舒服,忙把饭菜放到桌子上,然后走近过来,用手指轻揉着他的太阳穴,边揉边道着歉。

    “没有,不是你的错。”孙玉民随口说了一句,然后突然觉得这话不对,又说道:“红姐也没错,都是为了工作。”

    “那你为什么会头痛?”听到孙玉民的话,陈莱欣喜了一下。

    “打仗的事,男人的事,女孩子家家的,就别问这么多了。”话的意思虽然有稍许的性别歧视,但是他的语气很婉和,让陈莱完全感觉不到有责备或者其他的意思在里面。

    “那我帮你按按,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下,稍微舒服一点咱们再吃饭吧。”陈莱说话的同时,用手扳了一下他的额头,让孙玉民的头靠到了她的怀中,然后双手又开始轻揉着他的太阳穴。

    后脑勺明显能感觉到是枕在了一团柔软中,刚一有这种感觉,孙玉民就抖了一下,他知道自己碰到了不该碰到的东西了,抖动也是不由自主的,完全是本能的反。。这是他短时间内的第二次发抖了,而且都是因为同一个人,这让孙玉民有些措不及防,难道……?

    他不敢再想下去,可脑袋一停止思考,脑后的那团柔软和鼻尖传来的少女体香,立刻就让他无法沉下心来。

    不能再这样,孙玉民自己对自己说道,再这样心猿意马,肯定会出问题。他猛地睁开眼睛,站了起来,对着一脸惊愕的陈莱说道:“小莱,我好多了,咱们先吃饭吧。”

    既然理不清头绪,索性就不去想它了,这是孙玉民的决定。

    临近傍晚的时候,罗卓英他们终于要到了。

    孙玉民领着邓东平他们一众军官早早地迎在了城门口,等待着罗卓英的到来。

    先是几十名骑兵飞速地驰来,这是孙玉民在砍杀大岛久忠那一战缴获的战马,mp38火力太密集太猛,鬼子骑兵大队近千匹战马存活下来的只有两百余匹,能继续充当战马的不足百匹,其他的全送去辎重营了。虽然只有这百来匹战马,但是孙玉民渴望骑兵的心太迫切,所以还是组建了一支不满编的骑兵连,这次就由戴存祥带去迎接罗卓英了。

    骑兵连长带着骑兵连并没有下马,只是在马上行了持刀礼以后,就进了城,虽然骑兵的动作还没做到整齐划一,但是还是让孙玉民和他身边的军官们赞叹不已,骑兵,倒底是骑兵!

    骑兵进城后没多久,青天白日遍地红的**军旗就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

    从望远镜中,孙玉民能清晰地看到旗杆旁边的白布上,写着“国民革命军霍山独立支队七团”的这一竖黑字。

    部队行进的速度不快,但井然有序,这让孙玉民很是欣慰,倒底是自己的部队。正当他露出了微笑时,从望远镜中他看到,本来在马路上行进的部队忽然往两边靠,让出了中间的大道,紧跟着几辆军用吉普车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来了。”

    孙玉民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对着身边的众人说道,顺手还扯了扯自己的衣襟。

    对于罗卓英这个人,孙玉民是有所了解的,是他佩服的为数不多真心抗日的**将领。

    罗卓英字尤青,号慈威,国民党陆军上将,1896年3月19日生于广东省大埔县百侯镇。

    相对于张治中、王耀武等人,罗卓英的名气可能没有他们大,但是在抗日战场上,他可是一个让日军恨之入骨的**将领,是很多鬼子部队的噩梦。孙玉民之所以着正装出来迎接他,并不是因为罗卓英来是给自己升职加衔的,而是这个人确确实实是个敢和鬼子刚正面的军人,抛开所有因素,在孙玉民的心中,敢于和鬼子正面硬刚的人,就是他崇拜的偶像。

    罗卓英和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是保定军校的同班同学,还是同桌,因此两人关系极好,亲如兄弟。

    而陈诚又是蒋介石最宠信的人,有了陈诚这层关系,罗卓英自然也深受蒋介石器重。

    众所周知,陈诚以11师起家,他任师长时,罗卓英则是副师长;11师扩编为第18军之后,11师师长的位子就交给了罗卓英;陈诚高升后,罗卓英则接管了18军。陈诚的嫡系俗称“土木系”:11师即十一,为“土”;18军即十八,为“木”,作为为**五大王牌之一,18军可是远比孙玉民即将接掌的12军闻名暇迩很多,也是孙玉民追赶的目标。

    他对罗卓英的欣赏和佩服,并不是在淞沪会战中,最惨烈的罗店争夺战,罗卓英率领的第18军,硬是以血肉之躯,将日军的猛烈进攻挡了回去。此战的惨烈程度,远超孙玉民当时镇守的八字桥,甚至连日寇都称为“血肉磨坊”。此战中,罗卓英几乎每天都在前线指挥,几次都险些被日军击中,但始终不下前线,打出了中国人的威风,以至于传说“扶桑童稚知名姓”。

    他对罗卓英的欣赏和佩服,也不是在武汉会战,已升任第19集团军总司令的罗卓英,先在第三战区作战,又被调到第九战区,后又到第五战区,跨越上千公里,总是出现在最危险的地方,给日军以迎头痛击,赢得的这个“救火队”的称号。

    确切地说,孙玉民对罗卓英的欣赏和佩服,更不是在尚未发生的上高战役中重创鬼子34师团。

    他对罗卓英的了解,完全是来自中国远征军。

    在这支于1941年底组建的大军中,出任司令长官的就是罗卓英,汇聚着在他帐下的有杜聿明、孙立人、戴安澜、郑洞国、廖耀湘、宋希濂等一系列抗日名将!
抗日之烽火战神》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