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鸽子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七十三章 鸽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他应该知道的,无论……”她的声音略显喑哑,无论他是不是也像其他人一样,怀疑孩子不是他的,但是如今孩子已经出生了,他是应该知道这个消息的。

    芸娘点头:“你别乱想,如今就是好好养着身子,千万不要落下什么病根,你放心,我一定会通知到他的。”

    她这次突然提前临盆,芸娘已经想到了,肯定是受到了一些刺激,而且当时香儿正在和她说些宫中的流言,或许朱霜霜现在的压力很大,前所未有的大吧。

    朱霜霜紧抿着唇,眸中有氤氲的雾气在闪烁,她重重地点头,躺在床上,伸手轻抚着孩子的头发。

    香儿将信笺给放在了竹筒中,接着系在信鸽的脚上,她扭头望了眼旁边站着的芸娘,芸娘点头,接着她将信鸽给放飞了。

    “姑姑,皇上若是看到了,会马上赶来吗?”香儿疑惑地说道,如今宫中肯定已经传开了,珍贵妃的孩子是否是龙种都遭到了质疑,又有谁会关心是否是皇子还是公主呢?

    朱霜霜静静地站在窗前,望着那信鸽飞向湛蓝的天空,她的心里也多了分期冀,她侧首望了眼睡在床上的婴儿,眸中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轻雾:“孩子,你也想父皇了,是吗?”

    房门吱嘎一声被推开,她忙深吸口气,唇角努力地勾起一抹笑容,望着走进来的芸娘,她笑着问道:“母妃,他来了……就给孩子起名字,好吗?”

    她太希望墨离暄如今就站在面前,但是她不知道结局是否当真是她想象的这样。

    芸娘笑着走到她的面前,笑着点头:“好的呢,只要你养好了身子,和孩子平平安安的,就是暄儿就想看到的了。”

    她含笑着低垂下眼睑,只是心口却是一阵阵的紧张和不安,说不清楚是为了什么,总是觉得事情不会这样简单。

    红墙碧瓦,繁花似锦,莺飞蝶舞,只是走在青石路上的蓝衣内侍却是着急得很,他的手中端着一个红木托盘,丝毫都不敢停下来一步,若是晚一会儿,恐怕小命都不保了。

    本来是在浣衣房当差的,花了五十两的银子才被换到永寿宫来当差,但是没想到正好赶上了太后的心情不好,最近总是无缘无故的对他们发火,真是倒霉到了极点。

    如今又要喝莲子羹,更是丝毫都不敢马虎,本来还以为在这里多清闲,但是到底是刚调来的,所有麻烦的差事都是让他来做,如今知道太后难伺候了,更是把这可能会延迟时辰的差事给他做。

    撇嘴瞪了眼旁边的地上,当真是气到了极点,正想着,却不小心踩到了一个略显软的东西上,他差点儿就没端稳托盘,真是忍不住就想要破口大骂了。

    只是低头一看,却意外地看到:“谁给射的鸽子?”

    他心里暗喜,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正好已经有半个月都没吃过荤腥了,难道是要转运了不成?

    他小心地将托盘给放在旁边,左右瞅着没有其他人在,就将那信鸽给拿起来,准备踹到怀里去,但是没想到刚拿起来信鸽,却蓦然发现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他略带狐疑地低头去看,看到一个小的竹筒掉在了地上,算起来他也是懂些事情的,忙将竹筒给打开来,看到上面写的两行字时,他大惊,瞬间睁大了眸子。

    “朱……珍贵妃诞下皇子?”他眼睛眨啊眨,用舌头连着轻抿了几下双唇,眼前瞬间一亮,他忙将鸽子给揣在怀中,直接端着托盘就快速地朝着太后的寝宫走去。

    心里当真是乐开了花,若是能在太后的面前立一功,以后肯定是太后身边的人,谁还敢欺负他。

    他刚走没多远,方才找到鸽子的地方就走来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他淡漠地望着身后的太监:“不是说就落在这儿了吗,怎么现在都没有,我好不容易射到的,本来要拿到皇上面前邀功的呢。”

    这个孩子看起来眉清目秀,只是眸中却有一种难以掩饰的霸气,他望着太监,吓得那太监忙屈膝跪在地上,身子忍不住地打颤:“小王爷,可能是不在这儿,您别着急,奴才一定帮您找到。”

    这个孩子是汝阳王的世子,虽说汝阳王和皇帝是叔侄,但是年岁相差不大,汝阳王经常到江南去,很少干预朝政之事,但是府中的人还是留了下来,尤其是世子墨允珏,更是让皇帝亲自找了授业恩师,就是京都最有名的陆建德。

    “好吧,你赶紧去找,待会儿我要去找皇上的。”墨允珏淡然地说道,俨然就是一副贵族气派。

    可能是走得太急了,小太监也没抬起头来去看,正好碰到了凤辇朝着这边走来,他又没有细看,差点儿就撞了上去。

    本来正拄着下颌假寐的盛装女子蹙眉,不耐烦地抬起头来,“怎么回事,若是连这个都抬不好的话,直接都滚出宫去算了。”

    一语既出,吓得所有人都惨白了脸,忙躬身求饶,站在前面的小太监更是害怕,忙屈膝跪在地上,还未反应过来,却是从怀中掉出一个白色的东西,他的手忙要伸出去,却是站在凤辇旁边的绿衫女子走到他的面前,淡然地低头望着他,瞥嘴一笑,转身轻声说道:“娘娘,这小太监居然在怀中藏着鸽子,看样子还是刚杀的。”

    凤眸微微抬起,沁雯蹙眉,唇角勾起一抹清冽的笑意:“哦?竟有这事?”

    她在宫中最近正是烦闷的很,如今既然能教训人排解一下情绪,倒是不错的事。

    吓得那小太监忙跪伏于地,颤声说道:“娘娘饶命,奴才……这是奴才不小心捡到的,当真不是奴才做的事啊!”

    “绿画,宫中有这样的事,珍贵妃也不知道是怎么打理的?”她掩唇嗤笑,旁边的绿画忙附和着轻笑:“昔日娘娘打理后宫之日,何曾出过这样的事。”

    “你是哪宫的人?”沁雯淡笑着望着跪在地上的小太监,那小太监的背上仿若是有凉风嗖嗖地蹿进,吓得身子止不住的打颤,“奴才……是永寿宫的……小桂子!”

    “小桂子?”沁雯故作狐疑地皱眉,望着小桂子,正要开口让人将他拖下去,“既然母后还在寝宫,不方便处置,珍贵妃又抱病……那本宫就代为处置好了。”

    她勉为其难地说道,说着,她淡漠地闭上眼睑,如今这件事若是做了,正好在太后的面前邀功,顺便还能挫一下朱霜霜在后宫的锐气,当真是极好的选择。

    小桂子灵机一动,忙抬起头来,鼓足勇气说道:“娘娘,奴才是因为有事要到太后面前禀报,所以才匆忙……不小心冲撞了娘娘。”

    沁雯刚抬起的衣袖瞬间收拢,她身子微微前倾,蹙眉望着他:“什么事?”

    小桂子哈腰谄媚一笑,指着地上的白鸽:“娘娘当真以为这是奴才偷来或是杀来要吃的吗?”

    撇了下嘴,沁雯漠然地说道:“随本宫回钟粹宫。”

    忙站起身来,小桂子将手中的托盘也拿在手中,站在旁边的绿画实在是疑惑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不好多说。

    匆匆回到寝宫,遣退所有人后,沁雯将小桂子递过来的信笺打开来一看,她的面容上瞬间闪过无数种情绪,有悲愤,有窃喜,有哀伤,最后却只剩下冷淡,她将那信笺紧捏在指间,淡然地抬起头来,望着小桂子:“这个……是打算拿给太后打赏的吗?”

    小桂子忙躬身跪在地上:“不瞒娘娘,奴才之前是有这样的打算,如今给了娘娘……也是一样的。”

    “你倒是个明白人。”沁雯淡淡一笑,伸手将那信笺就着铜鹤烛台,烛火如猛兽一般瞬间将信笺给舔舐干净,旁边站着的绿画忙上前来,将一张银票交到了他的手中,小桂子忙笑着接过,顺便瞟了一眼,竟是一千两黄金的银票,顿时喜不自胜,忙躬身说道:“能为娘娘做事,奴才肝脑涂地都可以。”

    “你可以回去了,明日你就可以到钟粹宫来……做本宫这儿的掌事,但是……”沁雯淡笑着喝了口茶水,那小桂子欣喜地忙点头,“若是这件事给除了我们三个人以外的其他人知道,你应该知道后果的。”

    小桂子忙哈腰站起身来,谄媚的一笑:“娘娘放心,奴才一定会烂在肚子里,谁来问……都是不知道。”

    沁雯笑着点头:“那就好,你先退下吧。”

    小桂子忙躬身退下,只是刚走了两步,沁雯笑着说道:“公公,你的东西还能带走呢。”

    忙转过身来,将那托盘给拿着,沁雯亲自递给了他,他更加恭敬,讪讪一笑:“多谢娘娘。”

    绿画望着他离开后,狐疑地望着沁雯:“娘娘,若是他乱说出去的话,那我们岂不是……”

    “你觉得可能吗?”淡笑着轻抿了口茶水,她笑着说道:“你出去一趟,让他从景仁宫回去,明白了吗?”

    绿画迟疑了下,随即转身出去。

    独自坐在软榻上,沁雯紧握着手指,她咬紧了牙:“朱霜霜,这次本宫让你永无翻身的机会!”

    黄昏时分,沁雯坐在床边,跪在珠帘外的男子身着一袭黑衣,他的目光中满是清冷的气息,整个人都是冷冷的。

    “赶到那里以后,所有人直接灭口,然后全都烧了,不留半点证据,懂了吗?”沁雯冷声说道,黑衣男子忙躬身应了声,“是,娘娘。”

    “恩,退下吧。”她淡笑着说道,那人刚退下,绿画才进来,匆忙地走到了床边,沁雯抬起眼睑,清冽的望着她:“又怎么了?”

    绿画吓得脸色略显苍白,迟疑地说了声:“那个……小桂子死了……”

    “死在哪儿了?”沁雯好像丝毫都不着急,淡笑着问道,绿画忙上前两步,轻声说道:“就在景仁宫的外面,皇上如今……已经过去了。”

    “他还真是着急。”沁雯冷笑,眸中却闪过一丝哀伤,“太后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没什么动静。”绿画躬身说道,她上前两步,想要问些什么,但是终是没有问出口。

    沁雯不耐地望着她:“在本宫的面前,你想要说什么,需要这么为难吗?”

    “奴婢就是想知道……”绿画紧拽着她的衣袖,心里隐隐地有些紧张,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不是对的。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