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解药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七十二章 解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让我给解药自然可以,但是我必须告诉太后……”黑衣女子走到太后的面前,淡然地望着太后,眼睑微垂,压低了声音贴近太后的耳边:“你在景仁宫见到的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她!”

    眉心突突直跳,太后猝然侧首望着她,刚要辩驳,却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即淡笑:“呵呵,既然如此,那哀家答应你了,岂会反悔不成?”

    黑衣女子对太后处变不惊的表现也着实震惊,她淡淡一笑:“只要太后能答应我,给解药自然是简单。”

    说着,她就从怀中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来,交到太后的手中:“这里面的露水,连续服用三日,身体里的毒素就会排除干净。”

    太后接过瓷瓶,抬起眼睑望着她:“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这样痛恨朱霜霜?”

    黑衣女子清冷一笑,转过身去:“太后曾饱尝过何等的酸痛,我也在饱尝着,既然都是一样的,又何必多次一问。”

    没有再和太后多说什么,她转身就离开。

    站在内室外屏息听着的侍女,吓得脸色苍白,刚被茹儿给调出来到御膳房看着汤药,她就忙调转方向到了钟粹宫。

    沁雯原本正在浇花,她本来就精通一些医术,如今研究的这种花,若是能成功的话,一定能够让墨离暄为她倾心。

    她的唇角情难自禁地勾起一抹羞涩的浅笑,想象着朱霜霜死后,她就可以一雪前耻,当真是人生最快乐的事。

    正想着,身后传来一声低喊,她唇角的笑容猝然收住,不耐地让身边的人都退下,她坐在绣墩上,淡然地望着躬身走来,跪在她面前的侍女。

    压低了声音,沁雯轻斥:“你是不是疯了,居然大白天的到本宫这儿来,若是给人看到了……”

    “娘娘,奴婢实在不敢耽误,所以才赶了来。”璃儿紧蹙眉心,跪伏于地急匆匆地说道,沁雯听到她语气中有些紧张,之前的璃儿都是很谨慎的,这次如此紧张的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才对。

    边想着,却看到璃儿左右瞅了瞅没有其他人,抬起头来紧张地说道:“娘娘,那个女人又到太后那儿去了……”

    沁雯蹙眉,她的手指紧握在掌心,那个黑衣女人还当真是不简单,璃儿深吸口气:“而且……解药已经在太后的手中,太后如今对娘娘……肯定是起了戒备之心。”

    “什么?”沁雯大怒,拍案而起,璃儿吓得忙低垂着头站起身来,“奴婢不敢在娘娘这儿多待,若是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沁雯紧咬了下唇:“你且回去,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若是太后问起,你也装作不知就行,其他的……本宫自然会去安排。”

    璃儿忙点头,躬身退下。

    轻柔的微笑,坐在温泉池畔的雪衣女子轻抚着温热的水,氤氲的雾气仿若置身仙境中一般,缭绕在她的身旁。

    她至始至终都没敢低头望着那水面,不是因为害怕看到已然毁容的脸颊,而是怕触痛心底的伤疤。

    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柔弱的倩影,她知道那个女子一直都在注视着她,如今她的身子越来越沉,生怕她有一点儿的闪失。

    不知何时有一抹身影朝着这边走来,对着那女子说了些什么,女子突然捂嘴尖叫了声:“姑姑,不会吧,太后居然会这样怀疑吗?”

    “你小点儿声!”芸娘忙伸手去捂着她的嘴,却是香儿更加激动,蹙眉:“怎么可以这样呢,娘娘分明只是和皇上在一起,她腹中的小皇子自然也是皇上的,怎么可以说是其他男人的呢?”

    手指猛地一颤,女子本想转过身来,到底是忍住了,她轻轻地勾起唇角,没有转过身去。

    “娘娘。”香儿看到她有些不对劲儿,忙上前来,朱霜霜笑着转过身来,只是她的眉心却不由自主地皱起,右手放在隆起的腹部,她的手指微微蜷缩,却是一直都在颤抖。

    “雪儿,你怎么了?”芸娘紧张地走过来,望着她,朱霜霜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额头上也冒出细密的汗珠,芸娘略带闷怨地转头瞥了眼香儿,吓得香儿身子猛地一震,惊诧地望着芸娘:“娘娘这是……不会是要生了吧?”

    朱霜霜望着芸娘,她伸手想要紧抓着芸娘的衣袖,但是视线越来越模糊,身上也没有半点儿的力气,终是没有坐稳,“母……母妃,我……”

    意识消失的一刻,她还想要辩解些什么,但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娘娘,您用力啊,一定要用力啊……”从房间里传出香儿紧张的呼声,她深深吸气,再呼气,望着床上躺着满头大汗的女子,她紧张地叫道,朱霜霜的手指紧抓着纱幔,她痛苦地想要大喊,只是却没有力气喊出声来。

    旁边的芸娘忙吩咐香儿再去端来热水,芸娘望着她:“雪儿,不要管其他的,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说,你要努力,明白吗?”

    朱霜霜重重地点头,她深深吸气,再呼气,望着自己的小腹,她实在是太疼了,紧闭着眼睛,眼前仿若是出现了一道白光,那莹白色的光芒中,一个身着紫红色锦袍的俊美男子朝着她走来,他轻柔地唤她:“雪儿,这是我们的孩子……”

    “我们的孩子——”她紧抓着纱幔,痛苦的喊出声来,只是眸中却带着幸福的笑容,一滴清泪从她的眼角滑落,她睁大了眸子,像是听到了一声洪亮的哭声,她的唇角绽出一抹欣喜的笑容,却是眼睑无力的垂下。

    “雪儿,是个男孩儿,是个小皇子……”芸娘将孩子抱起来,望着孩子粉嫩的面容,说不出的高兴,眼角的泪水忍不住就流了下来。

    倏地落在了孩子的脸颊上,从外面端水进来的香儿瞧见了,更是欣喜若狂,高兴地扑到了床前,跪在脚踏上笑着哭道:“娘娘,小皇子……是个皇子!”

    躺在床上的女子虽然眼角含着泪水,但是唇角的笑容却一直都未曾褪去,芸娘更是欣慰得很,她将孩子抱在怀中,心里万分的感动。

    当日她就没有机会能和墨离暄在一起,如今他的孩子出生时就在她的身边,也算是一点儿安慰吧。

    躺在床上正在熟睡的墨离暄,突然一个激灵,他猝然坐起身来,望着旁边躺着的燕妃,他淡然地撩开纱幔,望着窗外的月光,心中莫名地有些激动。

    他将怀中的锦囊给拿了出来,放在自己的鼻尖轻嗅,这里面是他们两个人的结发,他能隐约闻到属于她的味道。

    窗外的清风轻柔的拂过,他将雕花木窗给打开来,心里有些欣喜,或许是方才的梦境让人忍不住欣慰吧。

    他轻轻摇头,浅笑着望着手中的锦囊,喃喃道:“如今刚九个月,怎么会这么快……”

    身后有轻缓的脚步声传来,他淡然一笑,将手中的锦囊给放在了腰间,女子身上有淡淡的清香,他没想到,燕妃到底是被忽略的一个,居然这样有心思,将自己身上的香料换成和朱霜霜一模一样的。

    太后既然都说了要让他雨露均沾,不然肯定会不高兴,他不想到沁雯的寝宫去,所以就挑了这个不算得宠,而且在宫中也还算实在的燕妃。

    但是没想到,后宫所有的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他转过身来,望着她,她美若桃瓣的面容上衔着一缕柔笑,顺势扑入他的怀中,她娇柔的浅笑:“皇上,臣妾方才做梦……梦到皇上就在自己的身边,心里好高兴。”

    墨离暄淡笑,揽臂抱着她:“爱妃想多了,朕不就在你的身边吗?”她看似一句很无聊的话,但是在墨离暄听来,已经知道她是有深意的,无非就是借此想让皇帝经常到她的寝宫里来。

    但是没想到燕妃的手臂环过他的腰间,正好触碰到那个锦囊,顺势就解开来,拿在自己的手中,“这是什么?”

    燕妃轻轻一笑,抬起头来,故作娇柔疑惑的说道,岂料墨离暄愤然地将她甩开怀里,伸手夺过她手中的锦囊,淡漠地低吼:“别动朕的东西!”

    “皇上……皇上恕罪,臣妾知罪。”她吓得忙跪在地上,颤声说道,说不出的楚楚动人,他却没有再多看她一眼,拂袖就要离开。

    她吓得忙扑了过去,伸手紧抓着他的衣摆,抬起头来,泪凝于睫:“皇上……臣妾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他愤然地甩开了她的纠缠,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她的寝宫。

    她颓然地跌坐在地上,眼角的泪水还未擦拭,只是她的手掌摊开来,望着手心的一根柔软的秀发,她紧蹙着眉心,咬牙低喊:“朱霜霜……你凭什么得到这样的殊荣,凭什么!”

    朦胧中醒来,床上的女子虚弱地坐起身来,她望着旁边坐着的芸娘,和正抱着孩子在咯咯轻笑的香儿,忙伸手说道:“快……给我看看。”

    香儿见到她醒来,欢喜地抱着孩子走到她的面前,她已然伸手接过孩子,小心翼翼地抱在怀中,微微低头亲吻了下孩子粉嫩的脸颊,一滴清泪凄然落下,正好滴落在孩子的腮边,她忙伸手为孩子擦拭掉。

    “孩子,我的孩子……”她泪凝于睫,抽泣着说道,旁边坐着的芸娘忙出声安慰:“雪儿,如今你刚生产完,千万不要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不然身子很难恢复的。”

    她忙将眼角的泪水给擦拭干,笑着抬起眼睑,点头:“是,我不哭,不哭。”

    香儿笑着望着孩子白皙的面容,“娘娘,您看小皇子长得多像您啊,这眼睛鼻子,全都一模一样呢。”

    朱霜霜柔笑着点头,呵护着襁褓中的婴儿,像是自己最珍爱的宝贝一样,“是啊,只要他能好好的,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芸娘听到她的这句话,胸口突然一阵酸痛,当真是这样,女人有了孩子以后,可能母爱都会泛滥的。

    她抱着孩子,却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来,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却是无奈的笑了笑,不想继续说下去。

    从她的怀中将孩子抱过来,芸娘笑着轻抚了下她的头,“怎么了,孩子?”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