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秘密武器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七十一章 秘密武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太后淡然地走在前面,刚到了景仁宫外,就看到几个侍卫忙垂首行礼,她根本没有多看任何人一眼,旁边的茹儿淡然地说道:“进去回禀一声,太后到景仁宫来探望珍贵妃,让她到这儿接驾。”

    话音刚落,就听到皇帝爽朗的笑声从里面传来,太后诧异地望过去,看着皇帝,她淡然地说道:“没想到皇帝对珍贵妃还真是关心,居然天天都守在这里。”

    “母后说的是,如今还有一个月珍贵妃就要临盆,皇儿也是担心她们母子会有什么意外,所以才到这里来探望。”墨离暄躬身笑着说道,眉目间洋溢着喜悦之色。

    太后凤眸微垂,她淡然一笑,伸手轻抚了下自己的袖管:“今日哀家既然来了,皇帝不会还是不让哀家进去吧?”

    墨离暄轻瞥了眼寝殿,他忙侧身伸手,笑着说道:“母后既然来了,朕岂有怠慢之礼,母后请。”

    太后旁边的茹儿恭敬的搀扶着她,太后紧跟在皇帝的身后朝着内室走去,馥郁清香的味道弥散在整个房间,温暖奢华的内室笼罩在一片恬静舒适之中,宫人引着太后朝着里面走去,一层层的帐幔被轻轻撩起,太后的凤眸中有沉黯的愤怒,她淡漠地朝着雕花木床走去,墨离暄紧随在她的身边。

    望着轻垂的纱幔,她淡笑:“珍贵妃就是这样接驾的吗?”

    墨离暄忙上前说道:“母后有所不知,珍贵妃这几日还算好些了,未免着了风寒,所以儿臣才……”

    他的瞳孔紧锁着,双眼眯成一道缝,唇角虽然绽出一抹笑意,但眼底却只是清冽的冷漠,床上的人微微动了下,清咳了两声,轻启朱唇,娴静却虚弱地说道:“母后恕罪,臣妾……不便撩开纱幔,只因臣妾怕病中之气对母后不好,所以……还望母后见谅。”

    她刚开口,太后的身子就猛地一震,侧首望了眼旁边的墨离暄,太后的右手紧掐了下扶着她的侍女的手背,淡笑着说道:“既然珍贵妃是为了哀家着想,倒是哀家的不对了,那皇帝就让太医和宫人好好照顾,哀家……就先回去了。”

    墨离暄垂首,淡笑着说道:“恭送母后。”躺在床上的女子也挣扎着坐起身来,轻声说道:“臣妾恭送母后。”

    太后紧蹙着眉心,深吸口气,淡然地转过身来,朝着门外走去。

    墨离暄的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冷笑,眸中闪过一丝清冷的嘲笑。

    坐在凤辇上,太后漠然地瞥着旁边的侍女:“不是怀疑那个女人不在寝宫吗,那怎么还躺在床上?”

    “太后,这……”茹儿吓得低垂着头,心跳猝然加快,她确实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本来当真是以为会抓住一个现行的。

    “行了,以后若是没有可靠的消息,就别在哀家这儿汇报。”太后淡漠地瞥了她一眼,紧抿着双唇,闭目静静地坐在凤辇上,不想再说任何话。

    茹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德贵妃,若是德贵妃的消息确实准确的话,那珍贵妃应该不在寝宫才对,茹儿确实是出宫了,但不是去调查朱霜霜的事,而是另一个惊天的秘密。

    双手紧握着垂放在身前,茹儿吓得不敢再说任何话。

    负手立在窗前,修长的手指轻抚着茶盏的边沿,俊美男子的唇角勾起一抹淡然的笑容,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走近,他淡笑:“你刚才表现的很好。”

    身后的粉衫女子恭敬地垂首:“多谢皇上,卑职能为皇上做事,很是荣幸。”

    他淡笑着转过身来,望着面前娇美的女子,她的眉间有一种决然的冷逸,让人难以靠近,“纱雯,你是朕的武器,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朕不会拿出来用。”

    “纱雯明白,多谢皇上厚爱。”她娇美的面容上却是清冷的笑容,或许是跟着他的时间久了,慢慢地当真不会笑了。

    她从小就被秘密培养起来,他是组织的领导者,纱雯一直以为他只是暗王,却是一年前他将她带出了那片神秘的谷中,她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竟然是一代赫赫有名的帝王。

    而且她后来才知道,他让她留在身边,只是因为她擅长变换各种声音,她经常被要求学的那个声音,就是他最爱的女人。

    墨离暄淡然地走出了内室,她望着他孤傲冷寂的背影,胸口一阵阵拥堵,她用轻功离开了寝宫,独自一个人坐在密室的床上,这里很静,她知道他不会去在意自己,他是帝王,他的心里只有那一个女人,她见过他为那个女人画的像,确实是个绝美的女子,所以她也甘愿就这样做一个下属就够了。

    “娘娘……”绿画轻轻地走到软榻前,望着正在翻阅着书的沁雯说道,见她行色匆匆,沁雯放下手中的书,淡然地喝了口茶水:“怎么了?”

    绿画忙躬身从衣袖中拿出一个信笺来,压低了声音说道:“方才奴婢帮娘娘端燕窝时,碰到了茹姑姑。”

    沁雯将手中的茶盏放下,接过她递来的信笺,打开一看,她的眉心拧紧,啪地一声脆响,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

    “怎会有这种事?”她紧咬着牙低吼。

    吓得绿画身子微微一震,忙蹙眉给房间的宫人使个眼色,所有人都忙躬身退下,她望着沁雯,小声问道:“娘娘,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将信笺就着烛火给点燃了,望着火苗将信笺一点点舔舐,沁雯的瞳孔紧缩,她漠然侧首望着绿画:“转告茹儿,若有其他事马上向本宫汇报。”

    绿画听到后,也不敢再多问其他的,既然沁雯都不打算告诉她,肯定是不想让她知道有些事情。

    忙躬身应了声,她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沁雯站在窗前,她从手中拿出一只弹火来,朝着天空鸣响,随即紧蹙着眉心,走到了床边。

    此时房间已经没有任何人,她一个人坐在床边,不过片刻,就看到一个黑影闪到了面前,那人清冽纤弱的身影在深夜越发的诡异,她淡笑着转过身来,一双青碧色的眸子在烛火的映衬下邪魅清冷:“找我有什么事吗?”

    沁雯抬起眼睑,淡然地望着她:“朱霜霜还在宫中,你怎么就确定她出去了?”

    甩袖弯身,黑衣女子眉心紧拧,她漠然地瞪着沁雯:“你在怀疑我?”

    淡然地伸手轻抚着纱幔,沁雯的唇角勾起一抹嘲弄之意:“若是她一日活着,想必你心里也不会好过吧?”

    “呵呵,这句话该对你自己说才对,德妃娘娘。”黑衣女子欺身靠近她,淡然地瞥了她一眼,随即甩袖转过身去:“如今说这些都是徒劳,若是你不相信我的话,我也不会再帮你,告辞。”

    说着,拂袖就要离去,沁雯眉心紧拧,她愤然地将纱幔给甩开,眸中泛着点点精芒,“我信你!”

    黑衣女子的脚步猝然收住,她冷艳的面容在烛火的映衬下分外妖媚:“那你就听我的话,别再自乱阵脚,没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但是……”沁雯伸臂唤她,她的眸中有迫切的光芒,黑衣女子转身,她低垂下眼睑,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如今并没有她的下落。”

    “这件事用不着你担心,我自会安排人去找。”黑衣女子不耐烦地瞪了她一眼,没有再多看她一眼,一阵阴冷的风带着黑色的裙衫从窗外飞出,沁雯望着已经离开的身影,心里突然隐隐有些不安。

    她漠然地坐在床上,深吸口气,“出来吧。”

    从门槛外闪进来一个娇怯的身影,低垂着头走到她的身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颤声说道:“娘娘,奴婢不是故意……是来给娘娘送银丝八宝汤圆的……”

    “你只要当自己什么都没看到,本宫自然不会多怪罪于你,起来吧。”沁雯淡然地说道,望着绿画:“若是有人问起,你知道该怎么回答吗?”

    绿画吓得躬身忙点头:“娘娘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奴婢来的时候,刚叫娘娘醒来。”

    沁雯淡笑着点头,“好了,你也早点儿回去休息吧。”绿画忙应了声,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身后飘来一声幽幽的声音:“在宫中还是装哑巴聋子好些。”

    身子猛地一震,绿画迟疑了下,忙疾走着出去。

    窗外的风带着些许的雨滴进来,躺在床上的女子猝然坐起身来,她的额头上还有细密的汗水未褪去,心有余悸地抚弄着剧韦起伏的胸口,她紧抿着唇,脸色略显苍白,只有右脸颊那点点的斑点在摇曳的烛火映衬下,还有些颜色。

    忙走到窗前将窗户给关好,身着黄色裙衫的侍女紧张地走了过来,将纱幔给放好,安抚地站在床边,轻声说道:“娘娘,才二更天,您再睡会儿吧。”

    颤抖地勾起唇角,朱霜霜笑着说道:“本宫就是方才做了个恶梦,所以才会……没事的。”

    “要不要奴婢唤姑姑来?”香儿忙转身就要出去,朱霜霜伸手紧拽着她的手腕,轻轻摇头:“不用了,我只是梦到皇上……不理我了,所以……”

    她说着,黯然地低垂下眼睑,面容上无比的失落,香儿听到这句话,随即一笑:“娘娘放心,皇上待您这样好,肯定不会怎样的,娘娘一定要放心。”

    忙扶着她躺好,香儿坐在床边,看着她沉沉睡去。

    永寿宫,紫色宝鼎还在燃着袅袅的轻烟,这龙诞香果真是有静心的功效,太后舒展眉心,她淡笑着说道:“茹儿,你们先退下吧。”

    茹儿微微含笑,忙带着宫人都退了出去。

    走到内室里,太后淡笑着说道:“她们都退下了,你可以出来了。”

    床幔后闪出一个身影,那影子被阳光拖曳得老长,随即看到一个身着黑纱的女子走了出来,太后望着她:“如今朱霜霜就在宫中,你应该也希望哀家除掉她,不是吗?”

    “没错,她必须除掉!”黑衣女子的瞳孔缩紧,她的手指紧握在掌心,像是在极力的按捺着内心的狂躁,太后淡笑:“如今让哀家除掉她可以,但是你必须将解药给哀家,不知你能答应吗?”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