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光之月 > 第四十章 冥河之水

无光之月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章 冥河之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以神圣之水的名义,呼唤圣洁的水之精灵,洗涤世间的一切邪恶。”

    收效甚微的第一轮攻击,并没有给逐影者们带来任何情绪起伏,这只是一次试探性的小规模冲突而已,并不代表着整个战局。

    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就连凯丽也不例外,所以她一点也没受影响,依然可以镇定的释放湖泊与河流之主的专属神术,圣洁的能量随着神术从天而降,覆盖了周围十多米的空间,不仅把逐影者们笼罩在内,也包含了大量的虚空邪灵。

    最接近逐影者们的虚空邪灵刚刚经历过一场魔法的清洗,再被更克制它们的神圣能量冲刷,就仿佛阳光下的积雪一样迅速消散,至少有十几团黑影在驱邪术的光照下轻轻爆开,化作了沙漠上的一缕青烟。

    修尔的视野覆盖了整个战场,视线在不同位置来回转移,战场上发生一切,敌人的,队友的,幻境的,每一个细微的变化,都无法逃过他敏锐的目光,很多时候,他甚至比当事者更清楚他们面对的状况,只有这样,他才能提前一步作出安排,让战局向他设计的方向发展。

    所有命令,都需要分情况对待。

    “好现象,数量没有超出可控范围。”老队友们不需要过多的命令,有了大方针,他们自然会选择最佳的实现方式,不过适当的激励还是需要的,就算敌人叠加的数量其实已经很夸张了,也要表现出一切尽在掌握的姿态,只有领导者保持镇定,队友们才不至于自乱阵脚。

    “凯丽你继续,不要停下来。”逐影者们不需要太具体的指令,但女牧师就不一样了。她一点战斗经验都没有,命令必须具体到每一个动作,否则,恐怕很难得到预期的效果,“分配好神术能量分布重点,你现在是在肆意挥霍你的精神力,照你这样挥霍,就是有传奇阶的精神力也不够用。”

    “后面没有敌人,再说一遍,后面什么也没有,要把驱邪术的效果主要控制在前方,你已经浪费了太多能量在安全的后方了。”

    “我知道那是范围性神术,你们的主教没教过你们范围神术怎么用吗,哈?还真没教过?把注意力集中在前面,是注意力,注意力,不是让你用眼睛盯着看,你眼珠已经快凸出来了。”

    “对,就这样,看哪里无所谓,施法的时候注意力集中在目标处,神术效果自然会向目标偏移。”

    “你是牧师,不是法师,你的神术模型是固定好的,拿来直接用就可以了。不要去考虑怎么构建法术模型,现在考虑它毫无意义,那些理论的东西,是留给你平时练习和总结经验时去考虑的,战斗中就要用最直接迅速的方法打倒对手。”

    “莫巴克,左侧三十八度,拍过去。”

    呼的一声,矮人双手举着盾牌,身体旋风一样旋转了半圈,灌注着斗气的方盾像块门板一样,狠狠拍在几团被漏过来的黑影上。

    斗气和黑影,两股能量碰撞,并没有能量碰撞时通常都会发出的沉闷响声,大家耳边听到的,只有非常轻微的‘哧’的一声。黑影也没有像想象中那样被拍飞,反而像被粘在斗气上一样,被附着着斗气的盾牌推着移动。还好,在移动中,黑影越来越淡,最终扭动着消散在方盾表面。

    “该死,果然这样。”

    修尔在心里无声的喊出一串咒骂,这些东西还真像记载中的那样,是一种和帕瓦帝加世界的事物完全相反的存在。

    按能量学理论来说,两股能量遭遇,不管它们的属性是什么,只要发生碰撞,就会产生相斥效应,也就是通常所形容的彼此弹开。但黑影和斗气显然不符合这个规律,两股能量碰撞后是紧紧吸附在一起的,难怪这些虚空邪灵会被很多学者猜测为负能量。

    “注意,队形整体移动,向后倒退三米,马卡杰伦,你拉着凯丽退到指定位置。”

    已经不得不后退了,再固守阵地的话,就会被越来越多的黑影截断后路,那就会让逐影者们陷入不死不休的处境。

    修尔从不会让己方走到这种境地,在绝境中奋战求生听起来很美很悲壮,貌似充满了男人的魅力,但他始终坚信,所谓的凄美悲壮,只是败者给自己寻找的借口而已,除非突发意外,否则,让自己和队伍走入绝境,只能通过拼死来求生,就意味着己方已经输了,而且是一败涂地。

    在他的故乡,曾经有一句上个已经灭绝的文明纪元流传下来的格言,真正的强者,从不会让自己陷入苦战,对他们来说,在开战之前就锁定胜局才是最高的荣誉。

    因此,和坚守阵地陷入苦战相比,不断改变位置才是他的选择,即便这样会降低战斗效率。不过,转移阵地可不是溃退,队伍后退的同时,还要牵制敌人才可以。

    “主说,此地为吾庇护之地,当以吾之神躯,阻断一切邪恶。”队友们都在向后退却,但修尔却半跪在原位,钉锤高举,重重敲在沙地上,“承主所愿,以弦月、半月、满月之名,赐此地以守护,赞美无光之月,圣哉。”

    无月的天空依然无月,但一股磅礴的神力仿佛自天外传来,在钉锤击地的瞬间,由撞击处向外扩散,在队伍前方形成一道半圆形的屏障。

    屏障同样是能量构成的,按理说,虚空邪灵们应该附着在屏障上,消耗自己迅速中和屏障上的力量,让屏障迅速失效。然而事实却截然相反,虚空邪灵们对来自神灵的能量毫无办法,它们无法消耗,也无法穿越,明明没有存在性的它们,一时间居然真的被神灵的力量挡在了屏障之外。

    举起手指,修尔维持着半跪的姿势,甚至没有说话。

    他已经不需要说话了,面对这样的局面,队友们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当然是趁机肆意开火了,不然还要等什么?

    “叽叽咕咕”,亡灵法师闭着眼睛,嘴里又开始飞快的念诵咒文,手指扭曲着交扣在一起,让人很担心她不小心把修长的手指拗断。和米娅不同,蜜莉蒂的咒文总是非常诡异,像是超出生灵的理解范围之外一样,法术效果也是阴森诡异,难怪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亡灵法师都被法师界视为禁忌,双方之间甚至爆发过三次大规模的学派战争呢。

    咒文化作强大的力量影响了现实,屏障外的天空中,一个巨大的黑色法阵凭空出现,即便在黑暗的夜幕里,也能分辨的清清楚楚。

    “遵从神话时代的契约,呼唤亡者的世界。”最后高声唱出引导词,蜜莉蒂的双眼猛地睁开,眼睛已经变成了纯粹的绿色,红色长发在能量的激荡下尽力飞扬,“以蜜莉蒂之名,连接现实与冥府,张开地狱之门,以清澈的冥河之水,冲刷世间的罪恶。”

    虚幻的黑色法阵有了实感,黑暗的能量在法阵的每一根线条上充盈流动,当能量充盈到顶点,法阵突然光芒大作,一个洞口在法阵中心展开,冥河之水从天而降。

    写作冥河之水,读作地狱烈焰。

    帕瓦帝加那些无知的凡人,在故事创作中总是凭借自己浅薄的想象,去猜测沉睡与死亡之主的领地,因为隐约听过冥河这个名字,就在故事里凭空想象出一条冰冷刺骨,任何死灵都无法跨越的无边之河。

    人类一思考,神灵就发笑,而且发笑的并不止神灵,还有亡灵法师们。除了沉睡与死亡之主的圣职者们外,就只有亡灵法师们,有幸可以窥探到亡者之地的真面目了。

    根本没有什么冰冷刺骨、凡人无法浮起的河水,冥河里流动的,是最纯粹的灵魂之火,也就是骸骨类亡灵眼眶里跳动的那种东西。

    不能进入神国的生灵死后,灵魂回归冥府,死灵要在冥河里洗去灵魂之火,之后才能踏上亡者之地,或者轮回,或者沉眠,或者消散,此世与生者再无关联。而被褪去的灵魂之火在冥河里不断流动,仿佛烈焰形成的河水一样,浩浩荡荡永不停歇。

    这才是冥河之水的真像,知道的人不算多,不过逐影者们倒是都不意外。

    由纯粹黑暗能量形成的火焰从天空中向下倾泻,一边被暗月的屏障挡住,自然就开始向另一侧流淌,绿色的萤火在黑暗的沙地上迅速展开,诡异的绿色光芒跳动着,映的每个人脸上阴晴不定。

    冥河之水本来就带着很强的灵魂能量,对虚空邪灵来说,这是致命的礼物。转瞬间,虚空邪灵们就像扑火的飞蛾一样,对着四处流淌的冥河之水就扑上去,趴在火焰上一动不动了,趴不了多久,一团黑影就在火焰的灼烧下化为虚无,仿佛消散的灵魂一般。

    收获意外的好。

    这完全是字面意思,效果真的出乎意料,就连蜜莉蒂自己都没想到居然能有这种效果,一时间张大了嘴巴,已经忘记自己要做什么了。

    “恶毒的暴露狂,你们亡灵法师果然都是邪恶的生物。”她忘了,但米娅可不会忘,何况这么好的机会,米娅怎么可能放过。
无光之月》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