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苦衷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六十九章 苦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沁雯伸手捂着双耳,她的脑中一阵阵的疼,身子也是一阵冷一阵又变热,慌乱地摇头,她低喊道:“不会的……本宫才是未来的皇后,她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

    “哼,那你就好好想想你该怎么做吧,我先失陪了。”淡漠地侧首瞟了她一眼,黑衣女子转身就从半开的窗户口飞了出去。

    朱霜霜身着一袭淡黄色的裙衫坐在凳子上,望着远处的杏花林,唇角的笑容一直都没有褪去。

    突然从远处传来一个清盈的笑声,不用去看,她就知道肯定是香儿了。

    香儿急匆匆地将手中的鲜花给放下,双手放在膝上,她大喘着粗气说道:“娘娘,皇上来啦,您难道不想见他吗?”

    手中捻着的一朵花瓣飘然落地,朱霜霜身子猛地一震,唇角禁不住就浮起一抹欣喜的笑容,刚抬脚走了一步,她猝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双手紧握在身侧,她仰起头来,淡然地说道:“我就不见了,皇上公务繁忙,待会儿可能就回去了。”

    眼底浮起一层淡淡的白雾,她深深吸气,明明已经很想他了,但是却还是不敢见到他,在他的心里,朱霜霜是天下第一美女,她要保持最好的形象,不能让他看到如今她的样子。

    “娘娘,皇上是连夜赶到这儿的,而且他就是来找娘娘的,娘娘……”香儿蹙眉,忙上前来伸手轻扯着她的衣袖,只是她紧抿着唇,硬是不回过头来。

    她的心底黯痛,只是不能回过头来,更不能去看他。

    强迫自己抬脚朝前面走去,她只是想找个他暂时找不到的地方,躲一会儿,只要一会儿就够了。

    “雪儿——”身后传来一声轻柔而沉黯的喊声,像是沉溺了千百年的呼唤,终是在这一刻才呼喊出来。

    她的脚步猝然停下来,呆呆地站在原地,却是怎么都动弹不得。

    身后的人深吸口气,他眸底有一丝欣喜的雾气,疾走几步走到她的身后,他张开双臂温柔地从她的腋下穿过,她愣怔地忘记了回应,只是呆呆的站着。

    他将头埋在她的颈窝,鼻尖一酸,忙狼狈地将头深埋在她的香肩,有温热的水汽擦过她皓白的脖颈,她怔怔地开口,声音疑惑而喑哑:“皇上……是你吗?”

    站在身后的人身子猛地一震,紧紧地抱着她,将头枕在她的颈窝,良久才喑哑地闷吭了声:“嗯。”

    晕红的脸颊猝然一片苍白,一滴清泪顺着滑落腮边,她紧闭着眼睛,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深提口气,泪水还是呛在喉咙中,她闷咳两声,面容骤然一阵潮红,伸手紧捂着双唇,想要将泪水给止住,但是汹涌流下的泪水却顺着她的指缝滴落下来。

    “别……别碰我!”她挣扎着要逃离他的怀抱,狠下心来,抬脚就朝着他的脚背狠狠地踩了一脚,他闷吭了声,惊怔地抬起头来,轻颤着松开了她。

    她狼狈地向前跑了两步,怎么都不肯回过头来,胸口剧韦的起伏着,她紧捂着唇剧咳。

    “你知道的,朕不会在乎!”

    墨离暄紧握着手指,他的眸中盛满了酸痛和不舍,望着她柔弱的背影,他尽量将自己的情绪稳住,但是声音还是难掩掩饰的沉痛。

    她凄然抬起头来,紧闭着眼睑,将眸中的泪水吞咽下去,无奈的苦笑,“皇上,若是当真在乎我,就尊重我的意愿,不要看我。”

    “雪儿——”他伸出手指来,苍白地想要握住她的手,只是旁边站着的香儿忙上前两步,紧抿着唇,泪流满面的冲着他摇头。

    朱霜霜抬起手臂来,用宽大的衣袖挡住自己的容颜,疾走两步,朝着茅屋走去。

    手指还伸在半空中,墨离暄望着她离开的身影,他很想走过去,但是考虑她如今的身体状况,实在不忍心。

    旁边的香儿走到墨离暄的身边,看着他极力按捺住情绪的面容,她躬身行礼,凄然落泪:“皇上,请您一定不要怪罪娘娘,娘娘她……有苦衷。”

    泪水狂流而下,香儿颤抖着双手从衣袖中拿出一方丝帕,绣着几瓣樱花的丝帕上,赫然绣着娟秀的字体:“以色事君者,色衰爱亦迟。”

    他半眯着眼,当真没想到在她的心里,竟然是这样来想他的,他紧握着丝帕,眸中刚燃气一阵怒火,随即又被浇灭,他怔怔地咀嚼着:“帝王无情,她常说的帝王无情……若是换做任何人,不都会这样想吗?”

    想着,他狼狈地伸手抹了把眼角的泪水,忙将丝帕紧握在掌心中,朝着茅屋的方向飞奔而去。

    房门被紧闭着,朱霜霜紧贴着房门站着,泪水模糊了视线,她的胸口还是剧韦的起伏着,分明盼了那么久,她终于见到他了,但是如今却又怕和他面对面的站着。

    门外有砰砰砰地敲门声,声音不大,但是却足以让她身子猛地一颤,她忙深吸口气,刚想稳定情绪开口,却听到门外传来一声沉痛的低喊:“雪儿,这不是你的错,是朕没有照顾好你……”

    她紧闭着眼睑,拼命地摇头,分明一切都不是他的错,若不是命运捉弄,为何会出现这样的事!

    在旁边看着的芸娘和香儿只是默默地站着,芸娘无声地叹气,转过身来,凄然一笑:“若是当年我有雪儿一半的福气,就算是当时死了,也是甘愿的。”

    香儿实在没听懂她到底是什么意思,本来还想问些什么,但是见芸娘凄然落泪,忙低垂着头,不敢再多说什么。

    朱霜霜一直都没有出来,墨离暄站在门外,静静地守着,她坐在床边,望着窗外渐渐下起的小雨,紧蹙着眉心,她握着手指,想要站起身来,但是生怕和他面对面。

    香儿轻轻敲了下房门,她站起身来将门给打开,没等香儿说什么,她忙将一把雨伞递给香儿:“给他!”

    蹙眉,香儿忙将手中的托盘给放在桌子上,转头看了眼墨离暄,无奈地叹了声:“娘娘,皇上只是想见见你,他不在乎这些的。”

    她摇头,望着淅淅沥沥的雨中,他一个人站着,她的心紧紧地揪着,“把饭放下,让姑姑来一下。”

    香儿将雨伞送到墨离暄的身边,只是他却怎么都不肯打着,芸娘走进房间,她欣然一笑:“我很羡慕你,珍贵妃。”

    愣怔地望着她,没想到她会突然这样唤,朱霜霜蹙眉:“他是你的亲生儿子,不是吗?”

    “你是说……让我过去拉他到房间里去吗?”芸娘浅浅一笑,虽然眸中还是满含着怜惜,但是她还是忍住了:“我亏欠了他太多,如今能让他自己做些想做的事,是我这个做母妃的该做的。”

    “母妃……”她的手指紧握在掌心,顿了下,她紧握着芸娘的手,身子一阵冷一阵热:“希望母妃能帮帮我,让他回去,好吗,我……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在我能面对他之前,希望他不要来了,行吗?”

    “你心疼暄儿了,是吗?”芸娘望着她,如今她脸上的伤势肯定很难好转,若是一直都这样僵持下去,肯定也不是办法。

    泪凝于睫,她重重地点头:“我的孩子就快要出生了,我不想我们母子有任何的意外……更不想他有什么意外啊!”

    说着,她就要屈膝跪在地上,芸娘见状,心疼地忙将她扶起来:“傻孩子,也罢,你在这儿好好歇着,要记得吃饭,我这就过去,让他到房间里去。”

    朱霜霜感激地点头,她坐在桌前,虽然已经拿起了筷箸,但是一直都望着门外,芸娘走到他的面前,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他却只是站着,不愿离开。

    她静静地躺在床上,听着窗外的雨水声,不知道为什么,身上慢慢地冷起来,但是一会儿又热得厉害,她拼命地想要挣开眼睑,但是却无力地躺在床上,怎么都动弹不了。

    冰凉的指尖像是触碰到了什么,她贪恋的想要靠近,但是怎么都靠近不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发烧了呢?”坐在床边的俊美男子紧握着她冰凉的手,紧张地问道。

    他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站在床边的中年妇人担忧地说道:“你先去换件衣服,若是你也生病了,那就不好了。”

    “我没事的,一定要让她赶快醒来,不然的话……”他惊痛地望着躺在床上昏睡的女子,芸娘无奈地叹了声:“暄儿,就算是你不为了自己,也不为了母妃,为了不让雪儿的身上也变湿,听母妃的,快去。”

    墨离暄听到她的话,忙站起身来,站在一旁呆愣着的香儿望着面前的两个人,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说话,只是惊怔地望着,难以消化两个人的话。

    “香儿,你愣着做什么,快帮雪儿端些热水来。”芸娘转过身来,用手肘轻轻撞了下香儿的手臂,香儿猝然回过神来,忙点头:“好的,我马上就去。”

    一直都在旁边待到了深夜,直到朱霜霜的烧慢慢退了,墨离暄才站起身来,长舒了口气:“没想到朕到这里,反而更让雪儿加重了负担。”

    芸娘怜惜地望着墨离暄,她微微闭合双目,轻声说道:“暄儿,你先回宫去吧。”

    眸底有一抹沉黯的绿光,墨离暄无奈地叹了声,“我是该回去了,你们好好照顾她,过些天我自会再来。”

    只是这次他不会再让她看到了,或许这样对她来说是好的。

    香儿跪坐在床前的紫檀木脚踏上,她小心翼翼地用毛巾为朱霜霜擦拭着额头,却什么都不敢多说,本来身在皇宫中,就要学会只有眼睛和耳朵,但是绝对不要随便开口,她上身僵硬地跪坐着,低垂着头不敢出声。

    墨离暄转头又看了朱霜霜一眼,她的唇色略显苍白,手指紧握在身侧,像是沉入了无尽的大海中一般,怎么都游不到边岸。

    “帮忙,照顾好她们母子!”

    墨离暄嘶哑地低喊,胸口剧韦的起伏着,像是坠入万丈深渊般的无助和恐惧,他强迫自己转过身去,深吸口气,大步流星的离开了房间。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