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义女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六十八章 义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到朱霜霜要帮着晾草药,香儿紧张地忙跑过来,将她手中的草药都给拿过来,“娘娘您坐着就行,若是渴了,奴婢马上就给您倒水啊!”

    朱霜霜的双手伸在半空中,她漆黑的羽睫染上了些许晨露,将她澄净的眸子染得晶莹明亮,她略带失落的撇嘴笑了下,将双手垂放在身侧,转过身来:“既然这样,那我就在旁边看着好了。”

    她轻轻地说道,一阵温柔的清风拂过,她的声音却如落叶一般无奈而惆怅。

    “娘娘……”

    “雪儿,你别多想。”

    香儿忙将草药给放在一旁,她紧张地跑到了朱霜霜的面前,望着她略显苍白的面容,刚想说些什么,却见旁边的芸娘忙温柔的一笑,伸手握住朱霜霜的双臂,她的身子如此单薄,像是稍微松开一点儿,她就要随风飘去一般。

    芸娘感觉到她的身子微微轻颤,忙转头给香儿使个眼色,香儿上前来,努力地笑着说道:“娘娘,奴婢扶您到房间休息吧。”

    深吸口气,朱霜霜冰凉的指尖紧握在掌心里,用彻骨的冰寒和刺痛强笑着望着两个人:“我没事的,你们忙你们的就行了。”

    香儿转头望着芸娘,芸娘蹙眉,看着朱霜霜走进房间里,她心里虽然清楚,朱霜霜是因为思想压力太大,毕竟墨离暄是帝王,她很想念墨离暄,但是如今这样的面孔,确实不想面对心爱的男人。

    庄重奢华的永寿宫还是一样的静,就如软榻旁边袅袅升起的轻烟一般,没有一丝的声音。

    伸手抚弄着手腕上的翠玉手镯,太后清丽端庄的面容在轻烟的缭绕中,显得越发的庄重。

    她的眼睑下垂,轻启朱唇,并没有看顾面前跪着的人一眼,淡然地说道:“都查清楚了吗?”

    “这个……”跪在地上的人身子明显一震,后背冒出一阵阵冷汗来,他微微抬起头来,脸色惨白一片:“陈国皇宫戒备森严,卑职难以混进去,只是在民间打听到……皇贵妃倾国倾城,是……是陈国皇帝的至爱,无人能比。”

    “那画像呢,老百姓难道都没见过吗?”太后蹙眉,她的眉心紧锁,不耐烦地抬起头来问道。

    那侍卫抬起头来,摇了摇头,“无人见过皇贵妃的真容,卑职拿着画像让他们看了,也只是说神似,不敢确定!”

    “还有什么。”太后心底开始有些怀疑,是否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朱霜霜,按理说陈国皇帝不该喜欢一个已经嫁人的女人,更何况这个女人一看就是个妖孽。

    “他,他们说……”侍卫神色略显紧张不安,他愣怔了下,不知该如何说才好,太后淡漠地瞟了他一眼,吓得他忙匍匐在地,紧张地说道:“皇贵妃是皇上最喜欢的女人,是天之神女,画像岂能临摹她的真容,她在皇帝的心中是最纯洁的,在百姓心里……也是至高无上的!”

    “反了!”太后拍案而起,惊怒地瞪着跪在地上的人,没想到查探这么多天,竟然就是这样的结果。

    “太后息怒,卑职虽然没有查探到皇贵妃究竟是否和……珍贵妃是同一个人,但是……”那侍卫见太后大怒,吓得脸色大变,忙颤抖着从怀里拿出来一个物件,太后蹙眉,淡然地说道:“什么啊?”

    旁边站着的侍女忙上前来将一方丝帕递给太后,太后摊开来一看,遂然大怒,拿着那丝帕就要朝着侍卫的脸上扔去:“。

    只是侍卫慌忙说道:“太后息怒,这不是普通的女子丝帕!”

    “什么意思?”本来已经要扔出去的丝帕,遂然收了回来,太后狐疑地看着他:“有什么特别的吗?”

    好不容易捡了一条命,侍卫吓得忙伸手擦擦额头的汗水,紧张地说道:“太后看那丝帕上绣着的是不是樱花,而且在绣帕的右下角是有个雪字的。”

    旁边的侍女蹙眉,看到确实是像他说的一样,“太后,确实是这样。”

    “那又如何?”太后不屑地将丝帕给扔在了旁边的案几上:“哀家让你去调查,你居然就拿回来个丝帕,难道是想让哀家成全你和哪个女人吗?”

    “不是的!”侍卫吓得忙躬身跪伏于地,紧张地说道:“陈国的皇贵妃名字里有个雪字,虽然叫蓝妃雪,但是也很爱樱花,卑职记得……珍贵妃也是很爱樱花,更重要的是……皇贵妃的父亲根本就没有女儿,这个蓝妃雪就是他从外面捡回来的义女!”

    “义女,义女!”太后的耳膜突然一阵阵疼痛,她惊怔地望着扔在案几上的丝帕,头脑突然一阵眩晕,旁边的侍女忙上前来扶着她:“太后,千万不要动怒啊!”

    太后坐在软榻上,她伸手撑着额头,无奈地挥了挥手:“都退下吧。”

    那侍卫抬起头来看了旁边的侍女一眼,那侍女蹙眉,给他使个眼色,他忙躬身退了出去。

    “奴婢觉得……事情应该是确定了,蓝妃雪和珍贵妃应该有着莫大的联系。”太后旁边的侍女轻声说道。

    太后无奈地摇摇头:“哀家何尝不知,只是如今她还有了皇帝的骨肉,哀家本来还想原谅她的身世和之前的一切,接受她,但是如今……”

    “皇室血脉,确实不能有半点的差错。”那侍女蹙眉,轻声说道。

    “茹儿,你马上亲自出去一趟,帮哀家查探一下,陈国的皇贵妃到底在不在宫中。”太后侧目望着旁边的侍女,无奈地挥了挥手:“哀家累了,想休息一会儿,你也退下吧。”

    恭敬地垂首,茹儿躬身退了出去。

    钟粹宫,沁雯淡笑着坐在桌前,望着旁边站着的茹儿:“姑姑,若是这件事当真能办成的话,本宫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

    “能为娘娘效力,是奴婢的本分。”茹儿轻笑着低垂着头,眸中有一丝诡异的笑容。

    沁雯从旁边的锦盒中取出一只玛瑙玉佩,放在茹儿的面前:“这个呢,是皇上之前赏赐给本宫的,姑姑若是不嫌弃,一定要收下才好。”

    茹儿自然是认得的,当日沁雯还故意拿到太后的寝宫炫耀了一番,皇帝当时是选了最好的首饰送给她的,没想到沁雯如今还真是出手阔绰。

    笑着接过玛瑙玉佩,茹儿躬身说道:“如今奴婢要到陈国去一趟,娘娘有什么要交待的吗?”

    淡然地瞅了眼裙摆,沁雯的唇角衔着一缕笑意:“没什么可交代的,只是姑姑去了,一定要如实向母后禀告才是啊?”

    茹儿忙躬身轻声说道:“这是自然,娘娘尽管放心就是。”

    望着她离开后,沁雯身边的绿画考虑再三,她怯生生地上前来,微弱的声音从旁边飘出:“娘娘……茹儿侍奉太后这么多年都会背叛,奴婢说句不该说的,她……”

    “难道本宫会那么傻吗?”沁雯颇为不耐地侧首瞪了她一眼,吓得绿画忙躬身退后一步,“是,奴婢失言,还望娘娘恕罪。”

    沁雯的目光落在手边的一张纸上,她淡然地将纸张给展开来看了眼,那上面画着的玉镯栩栩如生,淡然一笑,她的唇角噙着一抹得意的笑容:“珍贵妃,没想到你会摔得这么惨吧?”

    她转手将那纸张交到绿画的手中:“给本宫放在一处隐秘的地方,别让任何人瞧见,明白了吗?”

    绿画忙躬身接过她手中的纸张,退了下去。

    深夜,沁雯望着身边垂首静立的侍女:“你们都退下吧。”

    “可是娘娘……”绿画忙上前一步,轻声说道:“奴婢还没侍奉您更衣。”

    “本宫自己来就行,你们就在门外守着,本宫想一个人静一静。”她淡然地说道,没有再多看其他人一眼,漠然地躺在床上,自己伸手将银丝挂钩上的纱帐给放下,倏然垂落的纱帐仿若是女子的外罩轻纱一般缥缈。

    从床幔后面走出一个身着一袭黑色裙衫的女子,她的脸上蒙着一层轻薄的黑纱,隐约能看到那黑纱下是一张清丽绝美的面容,她长而卷的睫毛微微轻垂,走到床边,淡然地唤了声:“难道还不打算行动吗?”

    “你知道……我在等一个时机。”躺在床上的女子缓缓睁开眼睑,她伸手撩开纱帐,望着面前的女子,黑纱女子淡然地抬起眼睑,一汪如海水般澄净的蓝眸闪过一丝似有若无的淡笑:“时机?你觉得墨离暄会再给你时机,让他对那个女人恨之入骨吗?”

    “那么,我就这样轻易的让她离开,然后皇上还对她日思夜想吗?”

    手指蓦地紧扯着纱帐,沁雯嘶哑地低吼,胸口一阵阵的惊痛和酸涩如排山倒海之势向她袭来,她紧咬着唇,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但胸口一阵阵急促的起伏,还是暴露了她此时的挣扎!

    “不是让她离开……”那碧眸女子半眯着眼,紧握着手指欺近她的床边,像是从齿缝中磨出这句话来,她淡然一笑:“……永远消失,连一根头发都留不下!”

    瞬间睁大眸子,沁雯紧蹙眉心,虽然她也恨朱霜霜抢走了她很多,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她从来没想过要让她挫骨扬灰!

    “娘娘别说你还从没下过这样的狠心,这样的话……会让我很难做的。”

    黑衣女子清冽的勾起唇角,她的眸中透着一丝得意的轻笑:“太后那儿的毒……若是我想解的话,还是很容易的,不是吗?”

    “你答应过我的!”面前女子清冷的笑容,让沁雯的身子猝然僵住,她的手指微微颤抖,就像是针尖刺入十指般,让她的脑中也是一阵嗡嗡作响。

    “我是答应过你,太后那边我不会插手,但是你也向我保证过,一定会全力配合我,让朱霜霜彻底从这个世上消失的,不是吗?”

    黑衣女子步步紧逼,沁雯的目光慢慢地变得涣散,她忙点头:“我一直都在抓紧,我也在找她的下落,从来都没有松懈过。”

    黑衣女子漠然地瞥了她一眼,甩袖转过身来,清冷地说道:“别说我没提醒过你,如今算一下日子,她的孩子也快八个月了,若是等到她临盆你都没找到她的人,那你想翻身……你觉得还容易吗?”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