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154章 陈建明驾到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4章 陈建明驾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个时期的陈建明,正在遭遇巨大的精神折磨。

    整天患得患失的,长吁短叹,纠结于当初批准出兵的举动是对还是错?

    一边是心疼百姓,不想造成伤害百姓的兵灾。另一边又担心着有悍匪。的确有这个可能啊。

    但是现在这一切都没有消息,没有任何的军报,此番所有的周璇看起来是一种暗战。

    “报——”

    一个传令小兵快速跑进衙门跪地道:“报通判相公,淮西剿匪战役……大捷了。”

    听到大捷老陈松了一口气,转眼却担心的起身道:“王雱杀了多少人?”

    小兵尴尬的道:“也不是太多啦……不到一千。”

    老陈惊得茶碗都拿掉了,暴跳如雷的拿来鞭子把这小兵抽的跳脚,又怒斥道:“不到一千?这种语态你也敢在本堂面前说出口。”

    “报通判相公,此役真有悍匪,不过被剿灭的疑似悍匪的只是几十人,其余的……是无为军的禁军。”小兵又道。

    到此陈建明楞了楞。

    老陈倒也不是全部信任王雱,但在大宋有个好处是:只要有理由,其实杀军问题大不到天上去。但如果是军人去大面积的杀“民”那就一定是雷霆大事。

    就是这个原因,有些土匪他同时也会像民,于是官僚们对“剿匪”是谨慎了不能再谨慎。

    杀军当然也是问题,但说白了军队是强者,军杀军的话自古以来都不算“屠杀”,是战斗。道理正是某江湖好汉去追着展昭杀当然违法,但真不会有人恨他们。但是好汉只要杀一个小孩子那就是千夫所指。

    所以现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陈建明这个官僚最关心的是争议性,急忙追问道:“王雱剿灭无为军这么多人,可有理由和凭据?”

    “有。”小兵报道:“在我部深入无为军区行军之际,六安军第五营因战术需要换了民服行军,却被无为军两个营攻击,杀了多人,于是衙内临机专断,把无为军列为了叛军,剿灭了其两个营。”

    陈建明猛的握紧了手,随即又松开皱着眉头道:“够狠的。那么此役可有人证?”

    传令兵简单的答道:“有,除了第五营幸存者外,还有不少枞阳镇老百姓能证明那两个营是叛军,与此同时辅兵营马金偲所部全体都能作证。”

    老陈这下基本就放心了。马金偲他们是辅兵,也就算民。仅仅第五营作证那没用,但这么多的“民”参与作证,那当然是大宋的政治正确。

    于是陈建明不太关心其他了,只要王雱正确,那淮西帅司授权出兵就是正义的,有功劳的。

    想到此处陈建明心情好了起来,继续问:“剿灭山寨匪徒后可有财物?”

    “有的,还非常多,不过已经被无为军刘推司给封了。”小兵道。

    陈建明不禁大怒道:“大胆,这是淮西帅司的行动,刘推官竟敢抢功抢钱,这个王雱也不知道干什么吃的,到手的肉都被人给拿走了,简直给我帅司丢脸。”

    “额,不过衙内攻入无为县叶知军家里,叶知军已全家遇害,现在案发现场拥有无数财富,比青柳山寨更多,已经被衙内以淮西帅司名誉给封了。衙内害怕出变数,于是派小人昼夜兼程赶来请老爷立即去做主。”小兵说道。

    “好!”陈建明这才又高兴了起来,连连夸奖了一番王雱骨骼惊奇什么的,然后吩咐道:“即刻备马,老爷我亲自前往无为军查看案情。”

    然后就出发了。

    功劳啊。陈建明此番真的兴奋了,无为军知军遇害,那真是天大的案子了。天大的案子当然意味着天大功劳。去了只要查明王雱没有明显的错误,仅仅是拿了点钱的话就好了,不用等一年后,我老陈兴许会立即转正直接知州,因调兵遣将有功执掌淮西帅司……

    无为县的老百姓们胆子很小,大多数都还谨慎的躲在家中。此番闹兵灾的好处在于,也没人来家里骚扰。

    否则大宋的情况呢,悍匪通常攻入城池后是抢夺大户人家,但平乱的军队进驻后就是短暂的“兵灾”,军队不敢得罪贵人,但通常赶走了土匪后要拿点什么,就会在节制不严的情况下骚扰民家。

    陈建明效率很高,昼夜兼程的赶到了无为县。

    城门大开,有过战斗痕迹,还有值守城门的差人被杀死的现场。

    陈建明是真正的官僚,反正叶知军家里全是尸体,去了也不会活过来。于是陈建明最关心的是王雱有没有乱来。便即刻下令,把当时值守城门的差人叫来询问情况。

    无为县的治安都头是个屠夫模样的光头,叫全柏林。

    当时城门的确发生过激战,县衙值守力量薄弱,被杀死了不少差人后眼看似守不住,全柏林就带着几个差人就跑了,老全回家去后带着财物和妻儿又跑,跑去百姓家躲着。因为他家看起来门面还行,存在被攻打的几率。

    这些虽然也算是逃兵,但他们不算军人编制。鉴于他们的确战斗过了,所以全柏林哪怕眼睛长的有点歪斜,不怎么顺眼,但陈建明也陈诺不追究全柏林,只采集供词用于判断。

    于是得出结论,的确是龙无形那群悍匪攻打县城,而不是王雱他们的故布疑阵。

    在来之前,陈建明真有这样的担忧。当时太湖县的案子有王雱在,就非常诡异。只是说没有证据又被张方平压着,就再也没人说了。

    顺着一路的战斗痕迹走,到处是血迹,还有不少民的尸体。

    根据大家的口供还原了当时的情况:悍匪破城后,这条路上没来得及跑的百姓虽然不多,却也有些,许多被顺手杀死了。

    放眼看去,十几条尸体躺着,其中一个是小孩子,老人三个。

    “这些丧心病狂的贼人!可惜剿灭他们剿灭的太迟!此一案中无为知军叶良辰难辞其咎,他在这无为军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一边眼睛发红、一边官僚主义的吐槽一番,老陈继续走。让人郁闷的在于他真不是装逼而是有感而发,这家伙是有同情心的人。

    一路到达叶家庄园,仅仅庄园外围到处是横七竖八的尸体,看服饰是护院,由此可以想见当时的叶家庄攻防战有多酷烈。

    进去后,陈建明眼睛发红,老天爷啊,到处是血腥到处是尸体,无数老人孩子妇女什么的,竟是没有活口了。

    虽然说在官僚主义的立场上,尸体越多就代表案件越大,功劳也越大,但此一时刻陈建明是真的眼睛里有泪花,也没去想什么功劳了。

    最后就在院子的一个死角,看到了排队枪毙的场景了,几十个悍匪是被逼迫在这个角落里用神臂弩围杀的。

    “就是他们做的吗!”老陈红着眼睛指着那些被钉死在墙壁上的悍匪道。

    跟着身边的王雱和穆桂英走前,打算开口汇报。

    但陈建明此生第一次拿出了官威来冷喝:“你们闭嘴!我要听别人说话,不听你们说话。这个案子若你们在其中有一丝猫腻,我陈建明拼着官帽不要,也不放过你们!”

    于是王雱也不敢扯犊子了,很不科学,老陈竟然看到血腥后就狂化了?

    在城门附近战过几回合的全都头带着几个差人过来、以及真实目击过的几个无为县百姓也走上来仔细辨认后,之后一起跪地哭诉道:“回禀老爷,的确是这些贼人,就是他们在无为县防卫空虚后攻破城门,就是他们杀死的人。”

    听如此说后,陈建明容色稍缓,狂化状态就冷却了下去。

    然后陈建明不放心的责问全都头道:“我看你眼睛长的有点歪斜,你到底看清楚没有,会不会看错了?”

    当即有老百姓出来证明全都头的眼光,一个眼泪汪汪的老头道:“青天老爷明鉴,在我无为县,全都头正是以眼光精准著称的。所以他相当精准的判断了守不住,就带着人逃走了。且他经验相当丰富,带了财物带了妻儿,跑百姓家去躲着。事实证明他又对了,他家就在叶家庄旁边,还真有悍匪进去。只是可怜了我那孙儿,如果全都头他们多扛一下,我孙儿可以不被杀死的。”

    全都头无比尴尬的跪在地上寻思:老糊涂蛋,你孙儿是命,我老全的婆娘和娃娃就不是命了,还多扛一下呢,你以为我老全是展昭啊?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