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夜闯太后宫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夜闯太后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朱霜霜前胸起伏着,稍微安定了些,躺在床上微微闭合眼睑,却不知道脑中在混乱地想些什么。

    深夜,永寿宫外灯火通明,守夜的侍卫全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岿然不动。

    突然,一阵狂风莫名地刮来,所有灯笼全都应风而灭,侍卫虽然足够的镇定,到底还是略显紧张地忙让宫人来点燃蜡烛。

    “太后娘娘!”突然,窗外传进来一声清冽的声音。

    躺在雕花木床上的太后忙坐起身来,撩开纱帐望去!

    半开的纱窗来回晃动,趁着隐约的月光,能看到一个极其清淡的身影,却并不是十分真切。

    身上披着一袭黑色的裙衫,外罩一层黑色的披风,那一抹凄艳绝然的倩影,此时却是如寒冰一般的让人惊恐。

    前胸止不住的起伏着,太后双手紧抓着锦被,后背冒出一层层细密的汗水,她甚至都能听到自己快要跳到嗓子眼的心跳声。

    “来……”吓得忙要出声喊叫,只是那黑影却如风一样的突然卷入她的房间,径自地站在她的床前,却是背对着她,隐隐地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她愣怔地坐在床上,张大了口,望着那人,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太后是不是在奇怪……这禁卫森严的皇宫内院,我是如何来去自如的,是吗?”黑衣女子冷凝地轻笑,声音却带着一丝的玩味和邪魅。

    低垂着眼睑,太后深深提了口气,将自己内心慢慢镇定下来,她淡笑:“哀家只是在想,你到这儿来,是否有事要求哀家来做,还故意玩弄这些把戏,难道哀家这些年经历的风雨,竟会被这样一件小事给吓到吗?”

    “啪啪啪……”随着一阵轻缓的拍掌声,那黑衣女子猝然回过头来,她的眸中闪烁过无数的表情,最后却只剩一声淡然的冷笑:“太后果真见多识广,佩服……佩服!”

    太后轻声一笑,她伸手抚弄着自己松动的发髻,“有何事的话你尽管说来,若是晚了……说不定外面,喏?”

    她朝着外面使个眼色,示意侍卫马上就会来到,那女子碧色的眸子闪过一丝诧然,随即勾起樱唇笑着望着太后:“我没小瞧太后,难道太后就这样来小瞧我吗?”

    “你到底是什么人!”太后蹙紧眉心,越来越对这个女人的来历好奇,按理说她的长相和一般人很不相同,应该说是个异族少女,而且看她的气质装扮,应该还是个贵族小姐!

    “冰妍公主如今在拓岚国,可是很担心太后您呢。”黑衣女子撇了下嘴,斜睨着太后,淡笑着道。

    “冰妍?”太后双手紧握在掌心,当日冰妍突然离开,她就觉得有些奇怪,只是冰妍什么都没有交代。

    紧紧盯着黑衣女子,太后忙问道:“她为何要担心哀家,是不是你把哀家的女儿怎么样了?”

    说着,太后伸手就要朝着那女子的衣襟拽去,只是黑衣女子猝然退后一步,淡然冷笑“太后莫不是太关心女儿,竟然老糊涂了吗?”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太后的瞳孔骤然缩紧,望着她,紧张地问道:“若是你想要什么珍宝,哀家随时都能给你,但是绝不能伤害到冰妍!”

    “冰妍公主一直在为太后娘娘找解药,如今还是没寻到,太后果真是没白疼了这个女儿呀!”黑衣女子冷笑一声:“太后娘娘这么长时间是不是经常胸闷腿乏?”

    “你怎么知道?”太后惊诧地望着她,虽然是有这样的老毛病,但是太医看了,也只是说她要多调养,就没再说了,怎么到了这个女人的口中,竟然就成在找什么解药?

    “太后平日也真是挑剔,竟然只爱喝晨露泡的茶水。”那女子笑着坐在太后的旁边,丝毫都不为所惧。

    太后紧蹙眉心:“露水中下了毒?”她平日是喜欢上身边的宫人收集晨露,难道竟然有人在露水中下毒?而冰妍就是发现了这一点,才要返回去的吗,也不应该啊,为什么不告诉她,难道单单是怕母后担心吗?

    黑衣女子摇头:“露水中下毒,岂不是很容易被人发现,何苦要这样麻烦,直接在花上下毒不是更简单?”

    太后紧握着手指,她上身紧绷着,“你说什么?”

    竟然在花上下毒,这个人到底是谁,她隐约记得寝宫有个侍女是专门来赡养花的宫女,当日她还很是器重,但是如今想来,却忘记了。

    “太后也不必多想,如今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吧?”黑衣女子碧青色的眸中闪过一丝邪魅:“再说我来这儿,可是来和太后谈条件的,并不是来帮你破案的。”

    她淡笑着转过身去,背对着太后,太后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听到门外有人急匆匆地问道:“太后娘娘,要不要奴婢进去一下,方才外面突然刮了疾风……”

    “哀家都已经睡下了!”太后并没有多看那黑衣女子一眼,她扬声就不耐烦地对着外面喊了声,吓得门外守着的宫人都忙躬身退下:“奴婢遵命。”

    轻抿了下干裂的双唇,太后紧蹙眉心,像是有一个无情的手狠狠地抓着她的脖颈一样,她沉痛嘶哑着开口:“你到底想怎么样?”

    面前站着的女子诡异地一笑,她的身影在淡淡月光的笼罩下,显得分外的清冽冷艳,转过身来,她一步步欺近太后的面前,微微弯腰,她淡笑着望着紧张的太后,黝黑的睫毛像是蝶翼一般轻颤着:“太后如今中了剧毒,而你的毒……只有我一个人有解药,不知道太后愿不愿意配合一下?”

    “你说哀家中了毒?”太后脱口而出,高傲地仰起头来不屑地冷笑,只是她的手指却一直都紧握着,这样的动作还是暴露了她心底的恐惧和慌乱。

    若是没有中毒的话,她为什么会经常的胸闷,而且有时候还会全身乏力,太医总查不出是什么病症,如今看来,确实是中毒了才是,不然这个女人说的怎么会如此吻合。

    越想心里越是害怕,她的身子渐渐僵住,忽冷忽热的感觉让她心里更加的焦躁,她愣怔地双眸微沉。

    那女子漠然地勾起一抹笑容,“只要太后按照我的吩咐,让皇帝最宝贝的珍贵妃消失了,我自然会交给太后解药,怎么样,划算吗?”

    “珍贵妃?”太后呆呆地望着黑衣女子,“这件事和她有什么关系?”

    如今朱霜霜腹中的孩子毕竟还是皇帝的亲骨肉,她就算再讨厌这个女人,毕竟是皇室血脉,在孩子还未出生之前,她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那黑衣女子略带不耐地紧握着手指:“这件事就不需要太后多关心了,只要你按照我说的来做,我不止帮你解毒,还会帮你揪出要暗害你的凶手,如何?”

    面颊渐渐变得苍白,太后垂眸深思片刻,她淡笑:“珍贵妃……哀家不会去动!”

    “什么?”怎么都没想到,这次居然就失算了,是谁告诉她,秦岳王朝的太后向来都是最自私的女人,没想到这次倒是变了。

    她深深吸气,只能保持着自己的淡漠笑容:“没关系,太后还可以多考虑一段时间,只是太后的病症已经到了不得不救治的时候,若是再拖三个月,恐怕就算是我拿来了解药,也无力回天了。”

    说完,她侧首望了眼床边铜鹤烛台上的红烛,甩袖直接就将那烛火熄灭,太后紧张地蹙眉,还没喊出声来,却见一个黑影矫捷的从窗口飞出。

    朱霜霜坐在外面的杏花林中,她浅笑着望着面前正在玩着的香儿:“别跑得太快,不然都摔着了。”

    香儿嬉笑着将手中折的杏花枝拿到她的面前,“娘娘,您看看,是不是很美啊?”

    漆黑的羽睫微微垂下,朱霜霜浅笑着深吸口气,“很美,就像是那天……一样美。”

    狐疑地皱着眉头望着她,香儿刚想开口问是哪天,身后背着竹篓的芸娘笑着走过来:“你们怎么到这儿来了,雪儿的身子不是还没恢复吗?”

    她如今并没有戴着面纱,转过头来,她笑着望着芸娘:“我的身体没事的,而且出来走走的话,心情还会好一些呢。”

    芸娘唇角浮起一抹笑容,只是心底却是忍不住地黯痛,朱霜霜一定是知道是谁对她下了毒,但是如今还在包庇着那个人,看来应该是个对她很重要的人才是。

    想到这里,她的脑中突然嗡嗡地传出一阵的低鸣,难道……惊怔地睁大了眸子,她的指尖猝然变凉,竟然是太后吗?

    为了不让太后和皇帝之间的关系受到影响,所以她才忍住不说的,是这样吗?

    深夜。

    崇德殿,垂首站在御案前的侍卫,正将手中的信函交到墨离暄的手中。

    原本以为将朱霜霜先转移到其他地方后,就能让宫中的人对她少些注意力,不要再对她进行暗杀,但是没想到竟然还有人在私下里行动。

    他的目光落在中间两个最刺眼的位置。

    “消息准确吗?”

    墨离暄手指紧握着那信函,握紧了手指,他的神色淡漠,紧盯着最刺眼的地方。

    “太后让人暗中到陈国查访,尚未有什么动静,只是时间长的话,实在不好说。”暗明躬身说道:“德贵妃这边之前确实派人在药中下毒,如今正派人寻找娘娘下落,尚未查到。”

    “清烟谷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他紧盯着那信函上的字眼,神色愈来愈黯然,当真没想到,后宫竟然能嚣张到这样的地步,他原本还想退一步,但是没想到她们愈发得寸进尺了。

    “娘娘在那边很好,只是脸上的……还是未见好转。”

    黝黑的睫毛轻轻垂下,墨离暄挥了挥手:“继续查探。”暗明蹙眉,忙躬身退了下去。

    他本来以为芸娘是能治愈朱霜霜脸上的伤的,但是没想到还是没有办法,当真是苦恼到了极点。

    太后和沁雯派出的人都在暗中进行着行动,只是墨离暄却在暗中的破坏她们的计划。

    而此时在清烟谷中待着的朱霜霜,每天都像是农家的女子一样简单的生活着,似乎完全都与世隔离一般,没有任何的烦恼。

    “娘娘您快放下,这些不是你做的啊!”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