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见到亲人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六十六章 见到亲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唇角倏然绽出一抹轻柔的笑容,墨离暄转过身来,揽臂将她紧紧地抱在怀中,她深深吸气,一滴滴清泪落在他绣着流云的胸前,他低头轻吻了下她的额头,良久,嘶哑着声音说道:“乖!”

    一滴泪从他的眼角流下,他狼狈地抬起头来,将眸中的泪水给抑住,她再难忍受住内心的委屈和愤怨,伸臂紧紧地环着他的腰,像是要将他揉进自己的骨血一样。

    翌日清晨,朱霜霜嘤咛地哼了一声,她睁开困倦的眼睑,习惯性的就伸手去触碰旁边,但是却什么都没摸到。

    她惊诧地望着旁边,却发现什么人都没有,而这里的环境……却也和之前的房间不一样。

    窗外有鸟声传进来,甚至还伴着隐隐的清香,如果猜得不错,应该是杏花的清香。

    眸子瞬间睁大,她望着房间清雅别致的摆设,这里……怎么会这样熟悉!

    “有人吗?”她禁不住就轻唤了声,刚要坐起身来,却看到香儿轻笑着走了进来:“娘娘,您醒来啦。”

    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朱霜霜望着眼前笑靥如花的少女,她蹙眉:“香儿,是你吗?”

    手中的茶盏倏然摔在地上,香儿顾不及去看自己的裙摆是不是已经被弄脏了,她忙紧张地转身就撒腿跑了出去,边跑已经泪流满面:“姑姑,快来啊,娘娘又失忆了,居然连奴婢都不认识了,您快来啊!”

    “姑姑?”朱霜霜揉了揉自己仿若被一层云雾遮住的瞳眸,她望着外面焦急走来的清雅妇人,震惊地僵硬着身子,她猛地又坐回到床上,口中情难自抑地溢出一声惊呼:“芸娘!”

    空气中伴着淡淡的清香。

    轻薄的雾气仿若是半透明的纱幔缭绕在窗外,有细碎的雨水吧嗒落在屋檐下。

    芸娘的眼前倏然一亮,她如玉般静柔的面容上衔着一抹欣喜的笑容,忙将手中端着的竹篓给放下,她含泪走到朱霜霜的面前:“雪儿,你终于醒了,我就放心了,终于放心了。”

    她的眸中满含着期冀的望着朱霜霜,仿若是看到了遗失多年的珍宝一般。

    朱霜霜的唇角木然地勾起一抹微笑,她微卷的羽睫轻轻颤抖,迟疑地低垂下头,手指紧握在掌心,想起当日她不告而别的一幕,一滴清泪吧嗒如水花一般低落在她皓白晶莹的手背上,掌心的疼痛却怎么都难以将内心的愧疚感逼退,她紧咬着唇,声音喑哑而轻缓。

    “姑姑,你不怪我了吗?”

    “为什么要怪你?”

    “孩子,你是怎么了,难道药起了别的反应吗……不应该啊,之前我也特意做过很多尝试……”

    芸娘紧张地望着她,上前来茫然地双手捧着她的脸,望着她腮边晶莹的泪水,她忙用嫩粉的指尖为她擦拭掉,失措地紧蹙着秀眉,后背禁不住就冒出汗水来,当真紧张到了极点。

    “雪儿,你告诉姑姑……身体哪儿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姑姑几天前让你服了药,如今刚醒来,姑姑不知道是不是……”

    是不是刺激到她的脑子了?

    若是当真这样的话,那暄儿若是来到这里看到他心爱的女人变成这样……

    他们母子好不容易挽回的感情……不就功亏一篑了吗?

    朱霜霜的羽睫轻颤一下,她茫然地抬起头望着芸娘,眸中仿若蒙上了一层白雾,她的声音空灵而轻柔:“姑姑,我没感觉哪儿不舒服……”

    “是吗?你晃晃头,会不会头晕,还有……”芸娘紧张地伸手抓着她的香肩,她的眸中闪过一丝欣喜的光芒,紧张地望着朱霜霜:“你试试,还好吗?”

    “姑姑……”她惊怔地望着过分紧张的芸娘。

    随即轻轻摇头,蹙眉说道:“我没事的,只是想不到……会回到这里,有些意外。”

    芸娘欣喜地松开了她的香肩,她闷吭了声,方才芸娘还真是过度紧张了,长长了舒了口气,芸娘坐在她的床边,静默一会儿后,释然一笑:“是皇上送你来的,还有外面陪着的香儿,我试了让几种药草混合而成来帮你祛除脸上的污痕,没想到会让你接着昏迷了五天,当真是太害怕了。”

    心仿若是被尖刀给生生地刺了一下,伴着刺骨的疼痛和难受,她深深提了口气,抬起头来望着芸娘,伸手握着芸娘的手:“姑姑,如今我醒过来了,你就别太担心了,这个疤痕……”她伸手抚摸了下脸颊上的斑点,心像是被生生撕裂了一般,她却还是强迫自己努力地一笑,抬起头来,轻声说道:“没事的,我已经习惯了!”

    “傻孩子,没有女人会不在意自己的容貌的……”

    芸娘伸手紧握着她冰凉的手,她轻柔一笑,眸底有一抹异样的沉黯:“而且他是帝王,你的压力……我怎会不知。”

    泪水凄然滑落脸颊,是啊,他是帝王,帝王无情,她又能凭借之前的圣眷让他宠爱多久,想来这个答案……在他的心里也是个未知数。

    昔日李夫人病容憔悴,誓死都没让汉武帝看到自己病中的容貌,最后也才勉强留得一个美好的念想。

    如今她在墨离暄的面前早已音容尽毁,想必她日就算她离开了,他记住的……更多的还是她如今的容貌,之前倾国倾城的美人……早已在景仁宫就烟消云散了!

    “雪儿,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让你恢复之前的容貌的,而且……如今你也有了身孕,妊娠之妇是不能情绪波动太大的,懂吗?”芸娘担忧地望着她,伸手为她擦拭掉眼角的泪水,“孩子如今都七个月大了,你千万不要出任何的意外才是啊!”

    之前对她用药的时候,生怕有些药会对腹中的孩子不好,吓得芸娘都不敢随意乱用,只是没想到,那样谨慎了……最后还是让她昏迷了几天,如今看着她没事,心里才算是放心了。

    两个人正说着,就见门外有个身影闪了进来,激动地跑着就到了朱霜霜的面前,直接就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娘娘,您快把奴婢给吓死了,如果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皇上不管怎么样,反正奴婢肯定是不活了!”

    惊诧地望着扑在怀中的香儿,本在旁边坐着的芸娘都被她给挤到了一旁,朱霜霜和芸娘相视一笑,朱霜霜忙低头安慰香儿:“好了,我这不是没事了吗?还有啊……你方才是在做什么,怎么一直都没有过来啊?”

    香儿愣怔地抬起头来,还没开口说话,就听到旁边的芸娘忙急着解释:“这几天我让她也在帮忙整理草药,这孩子倒是挺有耐心的,而且挺乖巧的……”说着,芸娘含笑着望着香儿:“方才让你熬药,那些药都熬好了吗?”

    本来还想借机拿香儿调侃一番,但是没想到香儿马上胡乱抹了一把眼泪,着急地点头:“姑姑,奴婢就是因为煎好药了,所以才敢来这儿的,不然刚才忍了那么长时间,怎么会这会儿才来看娘娘呢?”

    “什么药?”朱霜霜侧首,望着旁边坐着的芸娘,芸娘握着她冰冷的手,唇角浮起一抹轻柔的浅笑:“调养你的身子的,香儿把端来后,你一定要按时服下,这些药都是很好的。”

    看着她的眸中还是一层淡淡的愁云缭绕,朱霜霜明知道这些药是没有什么效果的,但是也不好让芸娘太过失落,她忙笑着点头:“那待会儿就要麻烦香儿给我端过来了?”

    香儿忙轻笑着点点头:“娘娘,您的事奴婢一定会办好的,还有啊……”她说着,就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一个碧青色镯子,笑着交到朱霜霜的手中:“娘娘,这个是奴婢在寺院的房间里找到的,想来应该是娘娘的,所以就给随身带来了。”

    冰凉的指尖触碰着那触手生温的镯子,凄然一笑,她忙将那镯子给放在了枕下,转头望着旁边的芸娘,她温柔一笑:“姑姑,我想和您说些事情,想必……您也有很多事要和我说,是吗?”

    分开了这么长时间,很多事情都已经变了,芸娘如此关心墨离暄,想必一定会问清楚朱霜霜这么长时间到底经历过什么,更重要的是……和什么样的男人接触过。

    泪光盈盈闪烁,窗外有丝丝清风温柔拂过,纱幔轻柔地拂动着,坐在床上的朱霜霜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浸出,她的脸色略显苍白,只是手指紧拽着锦被,她望着面前的女子,樱唇绽出一抹轻柔的笑容。

    芸娘双眸微沉,她望着朱霜霜紧握的手指:“太美的女人总是会命犯桃花,你也不例外,我猜得对吗?”

    “是的……”她的声音空灵而轻缓,喑哑着声音说道,芸娘微微抬起眼睑,那一刻分明看到朱霜霜的脸色瞬间煞白,手指猛地一颤,芸娘紧张地就要伸手去抚摸她的脸颊,凄然深吸口气,一滴如雪的泪珠滚落脸颊,朱霜霜望着芸娘:“姑姑可以怪我,因为有些事……我确实任性了。”

    芸娘默然摇头,轻柔一笑,眸中却带着些许的怜惜:“傻孩子,姑姑也听香儿讲了很多了,难道会不明白你对暄儿的情谊吗?”

    朱霜霜望着自己隆起的小腹,哑声说道:“或许这是报应……”

    “不要这样说!”芸娘皱眉,低斥了声,朱霜霜抬起头来,想要说些什么,但却没有勇气。

    “你知道是谁下的毒,是吗?”冷不防地,芸娘突然淡然地说道,朱霜霜睁大了眸子,她忙摇头:“不,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泪水随着她的动作被震落在手背上,她煞白的脸颊满是惊恐,忙紧抓着芸娘的手,不放松半分。

    芸娘揉了揉眉心,她歪着头诧异地望着朱霜霜:“你认识她,而且是在故意地包庇她,是吗?”

    轻纱碎花的帐幔随风拂动,朱霜霜凄然落泪,她低垂下头:“不是的,我不认识,姑姑……”

    既然已经看出来她是故意不说的,芸娘也不想多为难她,毕竟现在虽然她的容貌很重要,但是腹中的孩子更是重要。

    芸娘笑着扶着她躺在床上:“没什么事了,你先躺下再歇会儿吧,待会儿香儿就会端药过来了。”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