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紫蝶胎记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六十五章 紫蝶胎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大口地吞咽着口水,她紧蹙眉心,深深吸气,那夜风狂暴地卷着树叶飞进房间,那黑衣女子的笑声越来越大,甚至要穿破她的耳膜一般,让她内心狂躁难耐。

    她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但是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牵绊住了一样,怎么都动弹不了。

    “你是我选招来的第十个女人……陆丝璇,难道你还没明白过来,你右臂上的那只蝉,仔细看看……它还是原来的样子吗,若你再有三心二意的心思,我能成你,也能彻底毁了你,哈哈哈哈!”

    一阵暴风卷来,吹起轻垂的纱帐,朱霜霜挣扎着伸手挡在自己的脸前,她惊恐地望着那个女人乘着窗户飞出,却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叫不出来半分。

    “娘娘,娘娘……您快醒醒。”意识渐渐恢复过来,朱霜霜困倦地睁开疲惫的眼睑,她吃力地眨了眨眼,望着眼前模糊的人影,额头上的汗水还没擦拭,她紧抓着锦被,只感觉头昏沉沉的。

    “怎么回事?”她吃力地张开口,紧闭了下眼睑,她拼命地摇头,努力地望着面前轻垂的纱幔。

    香儿紧抓着她的手,吓得跪在地上轻轻抽泣:“娘娘,您吓死奴婢了,您刚才一直都在乱喊什么……”

    她慢慢地看清面前跪着的香儿,虚弱地勾起苍白的双唇,她狐疑地望着香儿:“喊什么?”

    转头看着旁边垂首侍立的香儿,看到太医点头后,香儿忙讪讪一笑,“娘娘喊的什么……留下来,陆丝……什么的,奴婢没听懂。”

    朱霜霜淡淡一笑,尽管心里有些紧张,但是即便香儿都听懂了,听到她亲自讲,也会认为她是在开玩笑。

    太医忙上前来,脸上一时间氤氲着骇然:“娘娘这几日还是不要经常到外面去了,如今染了风寒,对身子是极不好的。”

    朱霜霜忙笑着点头:“劳烦太医了,本宫一定会注意的,白天皇上若是来的话,千万不要当着他的面说起方才的事,明白了吗?”

    忙躬身退后一步,太医老成的脸上闪过一丝喜悦之色:“贵妃娘娘一心为皇上着想,老臣看在眼里,心里也是暖的。”

    侧目望着跪在地上的香儿,她笑着说道:“去帮本宫熬药过来,这会儿实在有些昏沉沉的,难受。”

    香儿见状,忙站起身来,擦拭干净脸上的泪痕,转身望着太医,太医猝然反应过来,忙说道:“姑娘随我来。”

    看着两个人走了出去,朱霜霜微微蹙眉,她吃力地转过身去,将自己的寝衣右臂给褪下一些,望着右臂上那已快变成紫蝶的胎记,她一直都认为这是胎记,而且之前确实……刚看到的就是个虫色胎记,如今居然会长成这个样子!

    “难道……”她吃惊地紧捂着嘴,黝黑的瞳仁里闪现过无数梦里的场景,“……竟然是真的?”

    是那个女人将她带到这儿来的吗,好像还说她是被选召来的第十个人,那么之前的九个人都是怎样的?

    她睁大了眸子,说什么都不敢闭上,喝过药以后,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第二天午睡以后,她懒懒地坐在榻上,望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水出神,有人闪身走了进来,那人将身上的斗笠给取下,一袭紫色锦袍长身站在她的面前,她却丝毫都没有注意那个人,只是望着窗外的雨水,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打扰她。

    “怎么回事?”墨离暄清冷地望着旁边垂首侍立的香儿,吓得香儿忙后退一小步,紧蹙着眉心,缓缓指着旁边躬身站着的胡太医。

    胡太医忙躬身跪在地上,正要说话,朱霜霜猝然回过头来,待望见站在门口的墨离暄时,她强打着精神笑着说道:“皇上来了……”

    墨离暄转过头来,清冷的眼神瞬间变得轻柔,含笑着走到朱霜霜的面前,他坐在她的身边,“怎么都没到床上躺着去,今天天气冷。”

    陆通站在胡太医的身边,忙伸手示意他站起来,胡太医吓得额头上浸满了汗珠,他犹疑了下,忙按着陆通的指示站起身来。

    看着墨离暄陪在朱霜霜的身边,陆通偷偷挥了挥手,香儿忙扯着胡太医的衣袖,几个人躬身退了出去。

    墨离暄望着她,伸手摸摸她的额头,遂然变色:“怎么这么烫,你发烧了!”

    她轻轻将鬓角的发丝给捋到耳后,笑了笑:“嗯,我知道,而且已经喝药了,到了晚上应该就会好了。”

    他这才放下心来,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他笑着说道:“朕打算接你到一个地方去,本来想今天就动身的,但是天气不是很好,而且……”他担忧地望着朱霜霜:“你如今又生病了,要不就明天吧,到其他地方去,那里能帮你治好脸上的病的。”

    她今日并没有戴着面纱,大概是昨天的情绪还没平复过来,听到他突然提到此事,忙侧身就在找着什么东西。

    他剑眉一挑,忙问道:“在找什么,朕帮你找。”

    “面纱,我的面纱呢?”朱霜霜紧张地转头接着找,一只手忙挡在脸前,用衣袖挡着墨离暄的视线,他的心生生地抽了一下,望着她,伸手就将她给拽过来这边,直视着他:“雪儿,难道朕会是这样在乎你容貌的人吗?”

    泪水随着他的动作被震落,她澄净的眸中此刻盛满了雾气,望着他,她凄然落泪,忙低垂下头,挣扎着伸手挡在自己的脸前。

    墨离暄轻柔一笑,他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揉了揉她乌黑的秀发。

    “若是朕当真在意的话,又怎会来看你,傻孩子!”

    紧抿着唇,她愣怔了下,鼻尖一酸,终是没能止住,泪水仿若决堤的洪水般汹涌而下。

    她凄然抬起头来,望着他俊逸温柔的面容,轻抿了下樱唇,她凑近墨离暄,温润如玉的樱唇覆上他冰凉的双唇,那仿若夹带着花瓣的清香扑入他的气息,他骤然僵硬着身子,紧绷着背脊,一时间竟忘记了回应。

    她顺势将他扑倒在软榻上,娇怯的舌尖灵巧的探入他的口中,唇齿交缠着,他情难自禁地闭上了眼睑,柔软的长睫投下一抹剪影,他轻喘一声,揽臂紧紧地抱住她纤细的腰身。

    缠/绵的亲吻让他迷乱心志,他轻轻"yun xi"着她唇齿间的芳香,感受着这难得的亲密,仿若这一瞬间,抛却了之前所有的烦恼和猜忌。

    她蹙眉,皓白的贝齿轻咬着他的舌尖,凝眸望着他俊美的容颜,一滴清泪从她氤氲的眸中流下,“嘀嗒”一声落在他挺翘的鼻尖,仿若清泉溅起的水花,晶莹剔透。

    “雪儿!”墨离暄心骤然一紧,忙睁开眼睑望着她,艰难地吞咽了口苦涩的唾沫,他忙双手握着朱霜霜的手臂,反手将她躺在自己的腿上。

    她愣怔地望着他的眉心渐渐舒展,他的眸中虽然还有尚未褪去的情/欲,但是却仍是克制着自己,伸出粉嫩透白的指尖,他轻轻为她拭去脸颊的泪珠。

    眸中的情/欲之火再次愤燃,他低头仓皇地亲吻她柔软的唇瓣,却没料到她猝然侧转过头去,心砰砰直跳,却硬是紧抿着唇,清冷地说道:“皇上似乎被丑女亲吻,也很有味道。”

    背脊猛地一僵,墨离暄心跳骤然停跳了半拍,他惊痛地望着她,强抑住内心未退的情/欲和噌然暴起的羞愤,“你说什么?”

    她只是侧首不去看他,唇角却勾起一抹妖娆冷冽的自嘲:“被丑女强吻,是不是很刺激?”

    “你疯了!”他惊诧地低呼,伸手捧着她的脸转过来,他狼狈地望着她冷冽的眸子,望着她腮边凄然滑落的泪水,他的心骤然一紧,忙用指腹为她擦拭掉眼泪,只是她还是目光冷凝地望着他。

    他轻柔一笑,忙将她香肩处的外衫给整理好,“别调皮了,马上都是做娘亲的人了……朕刚才……是该注意一些的。”

    朱霜霜胸口蓦地一阵潮热,她缓缓地抬起眼睑,眸中像是笼罩这一层氤氲的云雾,强抑着要让泪水止住,轻启朱唇,却还是喑哑着声音:“你……你是皇帝啊,怎么会……”

    “雪儿,你想说什么?”墨离暄温柔地望着她,窗外突然有一阵清风吹进来,仙鹤衔芝的铜色烛台上的烛火摇曳着,照在她已然毁容的脸上,着实有些渗人,她忙狼狈地转过头去,不敢让他看到她的面容。

    “我要到床上去,不要在这儿!”她狼狈地开口,紧蹙着眉心,声音隐隐有些发抖,他明知她心里害怕的是什么,却不想明着说出来。

    忙柔笑着将她打横抱起,走到了床上将她放下,没等他坐在床边,她就焦急地将五福如意的银钩挽着的半旧纱幔给垂下,紧抓着中间的缝隙,她坐在床上,隔着纱幔哽咽着,她深深吸气,再吸气,喑哑着声音低吼:“出去,你出去!”

    墨离暄身子猛地一震,他惊怔地望着朱霜霜,却什么都没有说。

    又是一阵清冷的风吹进来,夹带着庭院中芍药花的清香,微微有了丝寒意,朱霜霜瑟缩着环臂抱住双膝,她委屈地抬起眼睑,直勾勾地望着床边站着的墨离暄。

    墨离暄忘了她一眼,转身大步流星的朝着外面走去,心蓦地有些失落,像是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一样,她望着那一抹决然俊逸的身影,原本已经垂下的眼睑,却在听到窗户“吱呀”一声轻响的一刻,她唰地一下睁大了眸子。

    将窗户给关好后,墨离暄含笑着转过身来,朱霜霜的心里顿时一暖,泪水又是情难自禁地流下来。

    “你别过来!”她瑟缩着抱紧了双膝往后退一步,墨离暄蹙眉,猝然收拢了脚步,他站在床前,望着她,伸手想要撩开那轻垂的纱帐:“朕不能在这里多待,但是你这样的状态,让朕怎么能放心得下。”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转身坐在她的床边,头微微低垂,单手拄着额头,内心纠结成一团。

    过了良久,纤细白皙的手指轻轻攀上他的肩头,轻轻拍打了下,他猝然回头,她撩开轻薄的纱幔,泪凝于睫,紧抿着双唇,她哽咽着说道:“你……别难过,我听话,明天就离开这里!”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