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同心结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六十四章 同心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毁容?”太后凤目圆睁,她惊诧地望着沁雯,“怎么回事,之前哀家去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眸中闪过一丝伤感和无奈,沁雯叹了声:“她如今已经不在宫中了,但是皇上封锁了消息,也没让任何人过去探视,更让人惊奇的是,她在宫外……居然和一个男人私下相处一整夜,臣妾听到这个消息,就忙来告知母后。”

    “竟然有这种事!”太后愤然,愤怒地拍案而起,她整理了下衣摆,淡漠地望着前方:“既然是这样,那哀家就到她景仁宫看看去,她到底在不在宫中!”

    沁雯也站起身来,她忙搀扶着太后,唇角勾起一缕得意的笑容,“臣妾陪着母后过去。”

    门外一个小侍女紧蹙眉心,忙转身就偷偷朝着崇华殿跑去。

    太后乘坐着凤辇来到景仁宫外,淡然地走下凤辇,旁边的沁雯忙过来扶着:“母后,您慢点儿。”

    说完,抬起头来看着守门的侍卫:“还不快去禀报一声,太后来看珍贵妃,她都不出来恭迎吗?”

    侍卫吓得忙躬身说道:“奴才失礼,太后恕罪。”

    沁雯望着侍卫跑进去,眸底的笑容更盛,若是让太后亲眼瞧着朱霜霜不在寝宫的话,那岂不是比她自己动手更要快上百倍。

    没过一会儿,竟然看到一个俊逸洒脱的身影朝着这边走来,沁雯愣了下,身子猛地僵硬在当场。

    太后侧眸望了她一眼,淡然一笑:“怎么了,德贵妃?”

    沁雯讪讪一笑,唇角的笑容却是僵硬的保持着,墨离暄淡笑着走到太后的面前,躬身行礼:“母后怎会深夜来此……”侧首看到太后身边站着的沁雯,还未开口,就吓得沁雯瑟缩地后退一步,墨离暄淡笑:“德贵妃是来关心珍贵妃的吗?”

    清咳了声,太后无奈地说了声:“皇帝,我们就是来看看,听说珍贵妃身子不太舒服,不知道如今好些了没,毕竟她如今身怀有孕……”

    墨离暄身着明黄色寝衣,外面也只是披了件外衫,忙说道:“是这几天偶感风寒,所以朕就没让她出来,也怕其他人不小心感染了她,对身子不好,所以就让她一直都待在寝宫,待病好了再出来。”

    他淡然地瞥了眼旁边遂然变色的沁雯:“德贵妃穿得也不多,还是早点儿回去加点儿衣服吧。”

    太后笑了笑,忙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哀家也就不进去了,你也早点儿回去歇息吧,刚出来身子还凉,别直接就碰她,明白了吗?”

    墨离暄忙躬身说道:“儿臣明白,恭送母后。”

    望着太后的凤辇渐行渐远,天幕阴沉,有点点繁星点缀着寂寥的夜空,墨离暄抬起头来望着夜空,旁边的人忙躬身说道:“皇上,要不要摆驾回去。”

    墨离暄侧首望着殿中灯火通明的房间,他默然摇头:“不用了,今晚就留在这儿吧。”

    身边的人忙躬身退到旁边去,他含笑着望着手中的同心结,拿到鼻尖嗅了下,还能隐隐地闻到淡淡的清香。

    这是她用两个人的头发编织而成的,今天下午交给他的时候,他就一直都放在身上。

    转身朝着殿中走去,身后跟着的陆通紧跟着,“皇上,要不要奴才找个人来暖床?”

    淡漠地转过身来,墨离暄怒视着他,吓得陆通忙躬身退到一边:“是,奴才多嘴,皇上恕罪。”

    “若是有人问起珍贵妃的话,就按朕今天说的,懂了吗?”墨离暄淡漠地说道,他的眸中有清冷绝然的寒芒,吓得陆通背上冒出汗水,忙点头说道:“奴才明白,明白。”

    沁雯跟在太后的身侧,太后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只是淡然地望着前方,沁雯本想开口,但是都被身边的绿画给扯着衣袖,不敢让她在这时候乱说。

    毕竟皇上摆明了是要帮着珍贵妃打掩护的,即便所有人都知道珍贵妃不在皇宫,但是也没有办法去撕破皇上的脸。

    “母后,我……”沁雯抬起眼睑,本想开口解释什么,但是还没说出口,就听到太后说了声:“不必多说,哀家心里很清楚,这件事就这样了,不必再提起,明白了吗?”

    “可是,臣妾当真是……”她又想张口辩解什么,只是太后侧首瞪了她一眼:“难道之前的沁雯也是这样不懂礼数的吗?”

    沁雯脸色遂变,她的唇色苍白无色,忙低垂着头:“臣妾失言,还望母后恕罪。”

    太后淡然地说了声:“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不要再提起,哀家也累了,你也回宫去吧。”

    沁雯忙躬身行礼,“恭送母后。”

    望着太后的凤辇渐行渐远,她转过身去,紧握着手指,旁边的绿画忙上前一步,小声说道:“娘娘,太后好像不相信我们啊!”

    “闭嘴!”沁雯漠然地瞟了她一眼,抬起头来望着天上的点点繁星,她淡笑:“太后岂会是没看出来,只是不想和皇上撕破脸罢了。”

    太后方才说的话已经很明显了,她明知道朱霜霜不在宫中,但是还是碍着皇上的面子,什么都没说。

    “娘娘,若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太后也不站在我们这边了吗?”绿画惊惶地望着沁雯,担忧地望着她。

    伸手望着自己鲜亮粉嫩的十指蔻丹,沁雯淡笑着说道:“这事恐怕还真是说不定,太后既然已经知道了,而且方才的态度,难道你都没看出来吗?”

    绿画实在没有看懂,清风轻柔地拂过,沁雯腰间的丝绦迎风飘舞,走过之处,香风徐徐。

    她淡然地转头:“若是太后当真什么都不在意的话,那怎会生气?她如今既然已经确定朱霜霜不在宫中,那就证明本宫说的都是真的,混乱皇室血脉的事……太后会把它当做小事吗?”

    恍然回过神来,绿画轻轻一笑,眸中闪过一丝阴鸷的光芒:“娘娘果然高明,如此太后对她腹中的孩子也不会看得太重,反而会怀疑究竟是不是皇上的孩子,是吗?”

    “慢慢看着好戏上演就是了,急什么?”沁雯淡笑着说道,她已经能想象到朱霜霜跪在地上,下身流着血迹的场景。

    这件事虽然没有闹得很大,但是在宫中不知道为什么,还是给传开了,一时间众说纷纭,很多人都会讨论,如今珍贵妃到底是在宫中,还是像传说中的那样,已经和其他男人私奔了,而她腹中的孩子,根本就不是皇帝的。

    “茹儿,这件事……你怎么看?”太后本来不想提起这件事的,但是对于身边一直都陪着的侍女来说,她还是不想隐瞒什么。

    茹儿之前一直都被太后安排到浣衣局去做掌事姑姑,如今太后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于是就让她又回到了永寿宫。

    躬身想了想,茹儿微微蹙眉:“太后,这件事还是静观其变,若是我们这边动手查起来,肯定会引起宫中的**。”

    “可是如今宫中传得沸沸扬扬,而皇帝又不让珍贵妃现身,哀家……”太后无奈地叹了声,心里万分的苦恼,本来这些年来她就一直都对皇帝很放心了,虽然说不是亲生的,但是骨子里已经当做是自己的儿子对待,但是如今朱霜霜和他有了孩子,她本来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接受了,如今又传出这样的消息,实在让她放心不下。

    “太后,若是当真要查探的话,奴婢认为不该在宫中彻查……”茹儿望着太后,紧蹙着眉心,随即抬起头来:“之前珍贵妃在宫外那么长时间,若是当真出事的话,也肯定是在宫外认识了什么人,只要调查清楚这段时间有没有和其他男人有牵扯,其实就够了。”

    “此言有理。”太后恍然,含笑着点点头:“还是茹儿懂得哀家的心思,其他人啊,都是想从哀家这儿,为她们自己找利益,可哀家如今身子快不行了,怎能再被她人利用。”

    “太后自来都是宫中的强者,无人能驾驭太后的想法,更不能对太后有什么企图。”茹儿笑着说道。

    太后含笑着点头,对于之前沁雯说的话,虽然她也考虑过,但是这件事毕竟只是传言,不能就作为证据。

    墨离暄派人来到寺庙中,此时的朱霜霜正在庭院中散步,如今她的身子已经没有之前那样方便,她笑着坐在池塘边:“香儿,看这荷花多美啊!”

    香儿忙走过来,轻声笑道:“娘娘,若是喜欢的话,奴婢就让她们给您摘来,好吗?”

    “摘来怎么会好看呢?”朱霜霜默然站起身来,走到房门口,刚要进去,就听到身后的人跪下,忙说道:“娘娘,皇上让奴才来告知娘娘,明天皇上就要来这里。”

    “发生什么事了吗?”朱霜霜侧首,狐疑地问道,那侍卫摇头,说道:“这个……奴才不知。”

    “好了,本宫知道了,你退下吧。”朱霜霜抬脚走到房间里,心里总是隐隐有些不安,觉得宫中应该是有事发生才对,不然墨离暄不会突然来到这里,之前她都已经交代过他,不要经常出宫。

    半旧的青色纱幔无风自舞,铜鹤烛台上的红烛摇曳,一滴滴烛泪滴下,慢慢又凝固成一块儿。

    烛光透过纱帐照进床里,躺在床上的女子紧抱着被子,微卷的羽睫轻颤,却怎么都睡不着。

    “你配拥有这么多人的爱吗?”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她的身子猛地一震,背后立马就被汗水浸湿,她紧蹙秀眉,睁大眸子望着纱幔外的那一抹黑影,烛火猝然被风吹灭,那黑影像是鬼魅一般,冷笑着望着她。

    “两个高高在上的皇帝,一个俊逸非凡的王爷,你消受得起吗?”那个女人的声音如鬼魅一般,滟染妖娆地冷笑着:“不必惊慌,我不是来取你的性命的!”

    “你到底是谁?”朱霜霜的心跳猝然加快,她紧张地望着这个女人,除了能看清她穿着黑色的披风和那妖艳的笑容,其他的竟然什么都看不清楚。

    那女子漠然冷笑,唇角的笑容一直都未敛去:“不必知道我是谁,你知道清楚……你是怎样一个女人就行了,是我把你带来的,你不会忘记自己本来的容貌吧?”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