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回宫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六十三章 回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胡太医搭脉诊治了一番,他抬起头来望着墨离暄:“皇上,您是否和娘娘说了什么,她才会这样的脉象不稳,动了胎气。”

    香儿吓得脸色惨白,生怕朱霜霜会有事,而墨离暄也忙说道:“这些都别再管了,赶快给她熬药,千万不要出事!”

    “臣明白,臣遵旨。”胡太医忙从地上站起,转过身来望着香儿:“随我到厨房来。”

    香儿愣怔了下,忙转身陪着胡太医出去。

    他就守在她的床边,静静地望着她的面容,秋水剪了般的瞳,如蝶翼一般的轻颤着,他伸手抚摸着她如玉的脸颊。

    不知过了多久,她缓缓地睁开眼睑,望着他,深吸口气,她伸手想要触碰他如墨般的发丝。

    他趴着微微动了下,忙抬起头来,看到她醒来,他紧抓着她的手:“雪儿,现在身体有没有好一些?”

    她的羽睫微微颤抖,不过片刻,已经濡湿了一片,像是雨水打在了蝶翼上一般,“你还在怪我吗?”

    他温柔一笑,伸手捋着她鬓角的碎发,轻声说道:“没有了,朕不会怪你的,你若出墙的话……朕就将你在的墙都后退百里,这样可以吗?”

    愣怔了下,她轻轻一笑,唇角绽出一抹欣喜的笑容,伸手勾着他的脖颈,她将他的脸凑到面前,轻轻吻了一下:“但是我不会出墙的,我只是你一个人的,一直都是。”

    他忙将她拥在怀中,笑着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永远都不要离开朕的身边了,好吗?”

    内心挣扎着,她抬起眼睑望着他,房间并没有放铜镜,因为她怕不经意地看到自己的面容,紧抿着唇,她点头:“我知道的。”

    陈国清宁宫,吴妃静静地坐在梳妆镜前,她伸手抚弄着自己的云鬓,侧首望着旁边站着的灵儿:“皇上回宫了吗?”

    灵儿本来正在打盹,听到她说话,身子微微一震,忙说道:“回宫了,而且听说待会儿就会来看娘娘的。”

    铜鹤烛台上的红烛已经燃尽了一半,她站起身来,用簪子将烛芯挑亮,突然爆出“噼啪”的烛花声,她身子一震,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到外面有尖细而高亢的声音传来:“皇上驾到——”

    吴妃忍不住就轻咳两声,忙转身用衣袖挡在唇边,跪在地上:“臣妾……咳,见过皇上。”

    韦广晖上前两步,伸手将她扶起,她含泪抬起头来,温柔地凝望着他,“皇上,您终于回来了。”

    “爱妃身子还没好吗?”韦广晖揽臂将她拥着她的香肩,担忧地说道,扶着她到了床边坐下,韦广晖忙接过灵儿递过来的茶水,亲自喂到梓茜的面前:“朕不在的这些日子,爱妃怎么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子?”

    他伸手为她拭去眼角的泪水,含笑着摇头:“放心,若是以后有事的话,朕一定会陪在你的身边的。”

    吃惊地望着韦广晖,说不清楚是为什么,梓茜总是觉得,他这次回来,和之前很不一样。

    “皇上,要不要去看看维丽,她如今一个人待在寝宫,经常想念皇上的。”梓茜含笑着望着他,韦广晖淡然摇头,“如今你大病初愈,还是要多多静养,你先休息吧,朕还有事要处理。”

    说着,就转身站起来,朝着外殿走去。

    灵儿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转头瞅着坐起身来的梓茜:“娘娘,您怎么能让皇上到丽妃娘娘那儿去呢,他好不容易才来我们这儿的。”

    简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冲动,梓茜在寝宫盼了皇帝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盼回来了,却是这样容易就让皇上走了。

    一滴清泪倏然滑落脸颊,滴在梓茜的手背上,她黯然垂目,凄然一笑:“他哪里是因为我说的话才离开的……”分明就是因为想到维丽是让皇贵妃离开的凶手,所以一时间想起了皇贵妃,才这样恼怒的离开了。

    韦广晖没有经常到后宫里来,平日里只是让张丰送些赏赐到清宁宫来,梓茜刚开始的时候不习惯,后来赏赐的多了,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张丰笑着说道:“娘娘,如今您才是宠冠六宫的佼佼者,奴才们以后还指望着您呢。”

    说完,他哈腰忙转身就退出去。

    梓茜忙出声唤了句:“公公,皇上如今下榻何处,这些赏赐……”梓茜说着,就从托盘中拿了件上好的玉镯放在张丰的手中:“这个只是小意思,还望公公能笑纳。”

    忙将玉镯装进衣袖中,张丰轻笑着说道:“皇上这些日子都在寝宫,没有到任何娘娘那儿去,吴妃娘娘若是想抓住皇上的心,还是要趁早的好啊!”

    她已经明白了这里面的意思,忙说道:“既然是这样,那就劳烦公公多帮忙了,不送。”

    哈腰笑了笑,张丰转身就带着身边的小太监离开了清宁宫。

    “娘娘,如今皇上心中只有你一个人,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灵儿笑着走上前来,望着那些丰厚的赏赐,忍不住就赞叹道。

    只是梓茜的笑容总是有些牵强,她点头:“既然都赏赐了,那就收下吧。”

    此时的秦岳王朝后宫,还是像往常一样的静,但是人的内心却都是不平静的。

    钟粹宫,沁雯淡笑着坐在软榻上,她伸手捻了颗鲜红欲滴的草莓,漫不经心地抬起眼睑,“她如今还是那样,是吗?”

    跪在地上的侍卫忙说道:“是的,娘娘,奴才这次失手,还请娘娘恕罪,珍贵妃她……容貌没有任何的变化。”

    “若是再失手的话,本宫决不轻饶,明白了吗?”她慵懒地半睁着眼睑,缓缓地说道,那侍卫抬起头来,谄媚地一笑:“娘娘厚恩,奴才没齿难忘。”

    刚说完,她就蹙眉,状似不经意地问起:“你说回来的时候,看到有一队人马朝着寺庙方向去,是吗?”

    那侍卫忙点头,想了想,说道:“确实是的,娘娘,而且看着他们的来头,应该是不小,奴才还冒险回去查探了一番,好像是珍贵妃搬来的救兵。”

    手中的草莓倏然落地,沁雯身子猛地一震,坐直了身子,望着地上跪着的侍卫:“你看清楚了吗?”

    那侍卫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忙点头:“奴才看清楚了,珍贵妃娘娘还和他有过一番交谈,看着他的装扮,应该是个有来头的人。”

    “好了,本宫知道了,你下去吧。”沁雯双眸微沉,面色不悦,那侍卫见状,忙躬身退了出去。

    整理了裙衫站起身来,她黝黑的长睫在烛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妖媚,一袭冰蓝色的碎花百合曳地裙衫紧裹着她婀娜的娇躯,她的凤目半眯着,转过身来,望着案几上正燃着的紫色宝鼎,袅袅的轻烟缭绕的升起,飘过她淡笑的面容,唤道:“绿画。”

    正在挑着烛芯的绿画听到她是唤声,忙放下簪子来到她的面前,垂首道:“娘娘……”

    沁雯的唇角衔着一抹轻笑,伸手整理了下自己宽大的衣袖,斜睨了绿画一眼:“太后如今还没休息吧?”

    绿画诧异地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随即望了眼窗外,忙躬身道:“应该刚用过晚膳不久,想来如今……该是在礼佛。”

    “礼佛?”沁雯淡然的面容上闪过一丝惊愕,随即唇角又勾起一抹淡笑,挺了挺胸,她得意地笑道:“没想到母后为这个小皇子还真是费心不小,我们还不快去向母后汇报最新情况?”

    绿画原本惊愕的面容上很快变得轻笑,“是,娘娘。”

    永寿宫,烛火通明。

    纱帐轻垂,宫娥井然有序地垂首侍立着,侧躺在软榻上,单手拄在耳边,清丽端庄的盛装中年女人半眯着眼睛,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旁边的侍女跪在脚踏上,双手轻握成拳,轻轻地为她捶腿,“太后,这样的可以吗?”

    太后慵懒地睁开眼睑,微微点头,很快就闭合着眼睑,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小太监迈着小碎步跑进了大殿,忙跪在地上,刚要通传,却见在太后旁边的侍女给使个眼色,他蹙眉,忙要躬身退下。

    只是刚站起身来,却听到太后幽幽地说了声:“怎么了,说吧。”

    小太监忙躬身回道:“德贵妃在外求见。”

    淡淡地点下头,太后说道:“让她进来吧。”

    说话间,就见身着冰蓝色裙衫的盛装女子款步走了进来,她穿过三丛纱帐,娇柔一笑,垂首说道:“臣妾见过母后。”

    太后随手指了下旁边的位置,沁雯忙含笑坐下,“这几日没来母后这里,臣妾当真是想念母后。”

    唇角衔着一抹恬静的笑容,太后瞥目望着她,“倒是你费心了,其他人却连哀家这里都很少来,更别提这几日了。”

    垂首微微一笑,沁雯忙端着面前的茶盏,递给太后:“母后要不要喝一些,臣妾以后天天都来母后这里陪着,好吗?”

    太后脸上的笑容一直都保持着,但是凤目却一直都半眯着,沁雯低头迟疑了下,吞吞吐吐地问道:“母后……听说您常常礼佛是吗?”

    身子微微动了下,太后端坐在软榻上,喝了口茶水,道:“是啊,之前宫中接二连三的出事,如今好不容易珍贵妃也怀孕了……就算哀家再不喜欢她,毕竟腹中的孩子还是皇帝的亲生骨肉。”

    手指微微一颤,沁雯没想到太后表面上虽然对朱霜霜很不满意,但是还是如此在意她腹中的孩子,为了墨离暄……她这次应该是下苦心了。

    “母后这几日也没见到珍贵妃吗?”沁雯故作惊诧地睁大了眸子,她的羽睫微微颤抖,太后饶有兴味地转头看着她:“哀家见不到她很正常,又不是她寝宫的人……”

    “可是宫中这些日子都有流言,今日臣妾也才听到,本来想向母后求证一下的……”沁雯垂首,眉心拧紧,很是疑惑地望着面前的青竹茶盏,太后秀眉微蹙:“什么流言,说来哀家也听听。”

    “这个……”沁雯迟疑地望着太后,她讪讪一笑,太后淡然地挥手让所有人退下,略为不耐地说了声:“可以说了。”

    沁雯身子微微前倾,微蹙着眉心说道:“听说珍贵妃突染恶疾,少时就曾染上怪病,如今又有这样的病症,已经毁容了,皇上让太医闭口不言,甚至珍贵妃如今已不在宫中。”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