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大兴寺上香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大兴寺上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难道……”她紧咬着唇,难道是他让人给她收走了吗?

    他没过一会儿就回来了,看到她还坐在软榻上,忙上前来拉着她的手,说道:“已经让人去煎药了,你一定要放宽心,朕一定帮你治好的。”

    看着他眸中没有半点的愉悦,她知道结果是怎样的,只是笑着点点头:“我知道的,谢谢皇上。”

    他刚要说些什么,没想到她突然说道:“臣妾之前就很想去一个地方,但是一直都没有机会去,臣妾想……大兴寺那样清净,可能很适合臣妾养身体呢?”

    她如今已经怀有身孕,他自然是舍不得的,但是看着她这样,他就点头:“可以的,雪儿若是哪日想去,朕亲自送你过去。”

    “不用的,皇上日理万机,还是处理好国事要紧,臣妾只是出去散心,没什么大事。”她说着,站起身来,松开了他的手,走到床边坐下。

    墨离暄无声地叹了口气,虽然他知道朱霜霜的毒确实很难解,但是也都要试试才知道。

    翌日一早,珍贵妃就以出宫进香为名,带着贴身宫人到了大兴寺,一路有御前侍卫护驾,无人敢上前进犯。

    到了大兴寺,就已经有方丈帮她安排了住处,她本想让那些侍卫返回宫中,但是几个人都跪下回禀,是皇帝让专门陪着来的。

    她也没想再多劝,毕竟若是经常提起的话,墨离暄那边说不定就会前来,她现在确实没有勇气天天面对他,只想清静一段时间。

    陈国,清宁宫。

    身着一袭湖青色金菊曳地裙衫的女子站在窗前,她本想走近前面负手而立的男子,但是想了想,还是停了下来。

    “皇上还是在想她,是吗?”梓茜凄然一笑,她将手中端着的茶盏递给面前的男子,只是他没有接过,淡漠地瞧了那茶盏一眼,他走到桌前坐下:“难道你也和他们一样,认为她是秦岳王朝的珍贵妃,而且还是西凉国的亡国公主,朕就不应该关心她了吗?”

    “可以关心,但是皇上给她的不只是关心,更多的……是爱。”梓茜低垂着眼睑,她款步走到桌前,将茶盏放在他的面前,敛裙坐下。

    韦广晖抬起眼睑,他的眸中有愤然的火焰,怒视着梓茜,他紧咬着牙:“难道朕宠爱她不对吗,她值得,朕无悔!”

    身子猛地一震,梓茜唇色立时吓得惨白,她的心里凉透了一片,他居然说他不后悔,那蓝妃雪……不,是朱霜霜离开的这些日子,他这样伤心,甚至变得冷血无情,都是因为她吗?

    “那皇上之前为什么不去找她,现在又为何……”梓茜前胸一直不停地起伏着,虽然她不想这样,但是还是忍不住,这是她一生最爱的男人,但是心里只有那个女人,丝毫都没有看到过她。

    “之前朕知道她过得很好,那个皇帝还很宠爱她,甚至不允许她出现任何的意外,但是现在呢?”韦广晖气得拍案而起,他的手指扶着桌沿,目光狠戾地望着梓茜,但是眸中却是伤痛至极,她已经很久没见到这样的目光了,上次也就是朱霜霜昏睡不醒,他在她的床前守了几天几夜,那次他就是这样的难过。

    “那皇上打算去帮她找解药了,是吗?”梓茜没有多说别的,直接就开门见山的说道,韦广晖淡笑:“吴妃说的没错,朕就是打算给她找解药,而且已经派人在找了,常百草那里应该就有解药才对。”

    “那臣妾就先代皇贵妃谢谢皇上了。”梓茜垂首恭敬地说道,听到皇贵妃这几个字,当真是很久都没听到了,自从她离开以后,宫中的皇贵妃就一直缺席,没有人知道她到哪里去了,他也只是说她在静养,但是一直都没有人见过。

    “她在时,就一直说让朕好好待你,看来你和她的感情还是极好的。”韦广晖看着梓茜,突然好像看到了之前那个纯美动人的女子一般,他轻柔的笑,梓茜一个恍惚,愣怔地看着他,“皇上……”

    他突然缓过神来,转身说道:“朕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儿休息吧。”

    说完,抬脚就离开了她的房间。

    见他离开后,有小宫女走了进来,轻声问道:“娘娘,为何不让皇上留下来,他好不容易来我们这里……”

    “他的心都不在这里,我留他的人有何用。”梓茜望着他离开的地方,垂目默然流泪。

    独自一个人躺在床上,她静静地望着床幔,轻启朱唇,双眸含泪:“朱霜霜……你比我幸福得多,我拼尽了一切想得到他的爱,到头来还是一场空,你不在他身边……却一直住在他的心里,没有一刻离开过。”

    “皇上,微臣已经派人去山中寻访常百草,他如今已被带到宫中,只是他这个人脾气很怪,不愿为外人瞧病。”跪在地上的兵部侍郎吓得双腿直打颤,看着坐在御座上的韦广晖面色不悦,不敢高声说话。

    听到他这样说,韦广晖的唇角绽出一抹笑容:“快把他给朕带过来,不愿为外人瞧病,朕自会说服。”

    兵部侍郎迟疑了下,他转过头来,扬声说道:“把常百草带进来!”

    很快就有两个侍卫押着一个花白胡须的老头走了进来,看着那老头骨瘦如柴,而且胡子一半是黑的,一半是白的,看起来很诡异。

    韦广晖蹙眉,他厉声问道:“是谁让给常大夫捆绑的,快给松开!”

    两个侍卫相互对视一眼,忙不迭将绳子给他解开,常百草并没有说话,只是瞥了眼韦广晖,转头看向别处,韦广晖瞪了眼跪在地上的兵部侍郎,转眸看着常百草,他笑着说道:“方才多有得罪,还望常大夫见谅。”

    诧异地转头看了他一眼,常百草伸手捋着胡须,他的眉目间有些笑容,韦广晖忙说道:“之所以请常大夫来,是想让常大夫为一个人看病,希望……常大夫能出手相救。”

    “皇上,虽然说我应该尊重你,但是你的手下这样五花大绑将我绑来,我实在难以忍受。”常百草淡然地蹙眉,心里还是有怨气的。

    跪在地上的兵部侍郎吓得忙跪向常百草,拼命地磕头:“神医请见谅,下官有眼不识泰山,还望神医见谅。”

    “神医,朕也希望你能原谅朕没有交代清楚,所以才让酿成今日的祸端!”韦广晖垂首郑重地说道,见到他这样,常百草抬起头来,看着他:“皇上不必如此,老夫虽然是山野匹夫,但对皇上还是有些佩服的。”

    “那神医能否出手相救,救我爱妻。”韦广晖的眸中有惊异的光芒,他欣喜地看着常百草,出言说道。

    深深吸口气,常百草淡然说道:“皇上有所不知,其实老夫两个月之前,就已经知道会有今日之事……”

    “哦?如何得知?”韦广晖见到他这样说,更加诧异,谁料常百草朗声大笑:“之前有位老夫很尊重的道兄到我的茅屋中来,就已经述说过此事,如果没说错的话……皇上是要为一位红颜知己治面上之疾吧?”

    惊怔地睁大了眸子,韦广晖惊诧地点头,没想到他居然猜的这样准,“既然如此,那敢问神医可否能治?”

    常百草有些佩服的看着他,“原本以为皇上听到老夫说这位道兄,皇上会感兴趣,没想到还是如此关心这位女子,看来皇上确是性情中人。”

    无奈地摇摇头,韦广晖说道:“她对朕太重要,朕不允许她受到半点的伤害。”

    忙敛衣摆跪在地上,常百草恭敬地说道:“老夫愿为皇上效犬马之力,恳请皇上带老夫亲自见一下她。”

    韦广晖欣喜地将他扶起,“朕这就带神医去见她!”

    刚和常百草踏出大殿的房门,就听到身后有女子的轻唤声:“皇上这是要到哪儿去?”

    他猝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站在走廊中的梓茜,郑重的说道:“自然要救雪儿,朕说过……她无可替代!”

    说完,他直接抬脚就离去,没有丝毫的犹豫。

    凄清的月光照在她娇美的面容上,她深吸口气,泪水还是不争气地顺着眼眶流了下来,旁边的宫娥忙上前劝慰:“娘娘,我们还是回宫吧?”

    “不,本宫要看着他……”泪眼朦胧地望着已经远走的背影,他知道的,她一直都在等着他,但是他当真没有转身,直至身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都没有回过头来。

    “娘娘……”宫娥在旁边小声唤道,她却凄然一笑,伸手将脸颊上的晶莹泪水擦拭掉:“他终究是……只把她一个人放在心上。”

    哒哒的马蹄声深夜奔驰在大道上,没有人知道这个队伍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深夜赶路,而且速度如此之快,就连马车都是飞驰的很快。

    坐在马车里的常百草忙将药箱中带着的药丸给吃了一颗,若不是这样,他当真会晕眩得很,而且受不了的。

    “皇上,我们这样赶路,您会吃不消的。”在旁边的侍卫忙出声劝道,呼啸的寒风奔驰而过,刮得脸生疼,但是旁边骑马的俊美男子却丝毫都没有停下来,他只是望着前方,过了许久,才出声说了句:“她等不了,朕不能停下来!”

    身边的侍卫并不知道皇上说的是什么人,但是知道这个人对皇帝很重要,之前虽然宫中一直传闻皇贵妃已经仙去,但是没人敢在皇帝的面前提起,皇帝经常到皇贵妃的寝宫探望,而且听说皇贵妃的寝宫还保持着原来的模样,就连宫中的侍女都没有换过。

    深夜一个人坐在窗前,盛装女子的黑眸很是澄净,恍若是海水一样让人心中荡漾,只是她的脸上蒙着面纱,寺中的人无人见过她的真容,只是听说她就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女人,绝色无双。

    身后站着的侍女等了好久,都没见她动半分,忙上前说道:“娘娘,奴婢给您披上披风吧,要不要喝点儿热水,要不……”

    “不用的。”她柔声打断了侍女的话,侧转过头看着小侍女,轻声问道:“我这样做对吗?”

    “娘娘,您千万不要乱想,皇上他一定会帮您恢复容貌的,而且现在您的身子不方便,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腹中的小皇子想想啊。”香儿跪在地上,忍不住就抽噎出声来。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