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153章 巅峰思维即是奥义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3章 巅峰思维即是奥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主体财富入手后,接下来就是封锁犯罪现场,正式等待官府介入调查了。

    此番王雱是受到淮西帅司委任出阵的,理论上他们有管辖权,但因为司马光不在,且帅司又主要负责军事方面,于是也有可能会是无为军推司介入调查。

    这就要看刘推官和陈建明这两官僚之间如何扯犊子了。

    不过不重要,不论他们谁负责这个案子,王雱和虎头营的功劳都无法被抹杀。

    成王败寇,王雱部一路冲锋陷阵到此并且赢了,在京中有王安石和张方平坐镇的现在,没人可以否定王雱所部,这就是定理。也是政治。

    当然如果王雱丧心病狂的把包括青柳山和这里的财富全部吃掉,又把无为军整体剿灭的话,那么所有人都会追着王雱戳脊梁骨,那个时候就算王雱没错也要政治不正确了。

    所以大雱拨打了几下小算盘,计算出:此番做的不算最完美,不过总体上的节奏控制差不多,于是会皆大欢喜。

    反正叶家完蛋了,政治上是否把他们定为幕后黑手也不在重要。这就要看刘推官和陈建明的能耐了,如果他有胆子在包拯怂恿下,把叶良辰的黑幕层层撕开也行,只是在汴京的政治上还会混乱那么一阵子而已。

    封库后,全部人走了出来。

    紧跟着,某大侠又犹如走太空步一般、飞在空中大喊道:“刀下留人!”

    卧槽。

    听到这个口号就知道展昭来了,这只猫就这德行,就会这么喊。就像老廖对即将亲嘴的王雱喊住口一样的无脑。

    然而这也是一个不好的信号,王雱觉得又出幺蛾子了,这时候展昭居然放弃了青柳山事宜,在他已经被陈总管解除职务的时候,他敢带着刀来王雱面前装逼。那么只有一种解释:他携带了无为军推司“抓捕王雱”的命令。

    是的,部署在青柳山的探子早已经赶来汇报王雱了:青柳山没有出事,推司和展昭介入了。

    王雱当即判断:如果被展昭把话说出来,把推司的“逮捕令”拿出来后,少爷我就真的栽了。

    虽然仍旧有功劳,当然必然被展昭这孙子侮辱,然后放在身上的几十万贯就损失了。这是行百里者半九十。

    “妈的真是阴魂不散!穆桂英将军听令,为锁定我部浴血奋战的果实,要阻止展昭开口,誓死都不能让他把逮捕令正式亮出来。因为一但亮出来后咱们就无法反抗,一反抗,此番的正义性就将被彻底否定。”

    说时迟那时快,展昭还身在空中,王雱已经考虑了往后几步且飞快下达了命令。

    “看我把这只猫打死!”

    穆桂英拿着玄铁棍,一脚踩在马金偲的肩膀上临空而起,朝天一棍的顶了上去。

    穆桂英出手声势何等惊人,棍未至,那比杀气更杀气的“枪意”直接朝展昭席卷了过去。

    以至于,单手握刀的展昭打算把针对王雱的逮捕令拿出来,却没机会,被这股“枪意”席卷就感受到了他今身前所未见的威胁感。

    只得放弃亮出逮捕令了,连开口说话都不能。

    蹭——

    展昭的刀出鞘。

    居高临下的直劈,一刀断流水的意境出现。

    短兵相接后气浪席卷。

    展昭被暴力一击后反弹飞的更高了,穆桂英则是加速直线垂落下来。

    卢方及时出手,飞身起来,在垂落下来的穆桂英腿上顶了一下。

    于是朝天一棍,穆桂英再次上去了。

    展昭简直头皮发麻,觉得这群流氓真的已经无法无天了,却就是没办法。王雱这孙子就是有能力把这么多的人洗脑了。

    卢方之所以敢参与进来对抗展昭。那是因为王雱已经告诉卢方,展昭被皇城司停止审查了。于是诉棍卢方也觉得收拾展昭的机会到了,在他拿出推司的文书来之前,先把这孙子以“违法持有管制兵器、闯入军事行动阵地”为由吊起来再说。

    机不可失,现在的展昭没有司法和政治护甲,撸他就是最好的时机。

    于是卢方和穆桂英配合下,展大侠苦不堪言,撤退又不甘心,不撤退的话,完全被压制得岌岌可危。

    展昭不甘心的认为,王雱胆子大到了阻止“检察官”执法的地步,那么他身上一定有重大猫腻了,捉到他就是机会,而这个现场一但让他溜走,此番淮西战场就是王雱大获全胜了,就变为我展昭、司马光、包府“多管闲事”。

    这虽然也可以但是太丢面子了。所谓邪不压正,怎能让这些无法无天的流氓,把名满天下的包公党给压住?

    书到用时方恨少。

    其实武功也一样,大成以来的展昭从来没觉得武力不够用,除了今天。

    一边郁闷的寻思着一边苦苦周旋,展昭又双眼发黑的发现,王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在这个院子里了,那个流氓营的指挥使马金偲也消失了。

    不用想,展昭知道或许王雱没走远,但他身上的猫腻已经抓不到了。那也就是说此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又做了无用功。

    念及此展昭不在固执,否则拖延下去真要栽在这个地方。不但逮捕令没机会拿出来,完全有可能被这些流氓捉了以“闯入军事重地、非法持有管制兵器”的理由先打一顿。

    打一顿当然不会死,但名满天下的展昭丢不起这个脸,扛不住这样的侮辱。

    “此番算你们狠,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往后走着瞧。”

    抛下这句场面话后,借助穆桂英又一次强大的反击力量,展昭借力几个后空翻,远去了。

    “狗日的……”

    卢方狠狠一跺脚,作为老鼠卢方只要不遇到猫是没戾气的,却就是和展昭不对付。好容易逮到一个机会,有可能扭转劣势把他抓起来吊打,却就这么的放弃了。

    于是卢方不怀好意的看着穆桂英。卢方也是高手,当然看得出来展昭能脱身,那是穆桂英放水了。

    但来不及出口责怪,只见穆桂英脸色惨白,在展昭彻底消失后,她笔直的身形也摇晃了起来,最终压制不住胸口郁闷,一口血喷了出来,然后朝着卢方倒了过去。

    我@#¥

    卢方却是也一阵惊悚。

    那么穆桂英大娘倒过来的时候,卢方的处理方式和王雱是一样的,急忙躲开跑的远远的。

    于是噗的一下,大娘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

    所谓男女授受不亲,这可是当朝名将杨文广的老婆。加之卢方这种老奸巨猾的家伙,跟着王雱亲眼目的了叶姑娘摔倒时候王雱跑开了,跟什么人学什么人,卢方这老混蛋下意识就这么处理了。

    “穆帅!”

    一群虎头营的大头兵围了过来查看,“您怎么了?”

    穆桂英又喷了一口血出来后,相反胸口顺畅了些,于是微微摇头道:“没事,扶我起来,另外把卢方抓起来。”

    “可这不关我的事。”卢方在远处摊手道。

    虎头大兵想行动的时候,卢方又狞笑道:“你们给本大爷放明白些,我老卢不是走狗,而是直接受命签枢密院事王安石相公。”

    于是只得全部洗洗睡了,妈的这个自来不被衙内待见的家伙“叛变”了,连衙内都拿他没有办法。因为他真是受命大魔王来监督衙内的。

    几个大头兵把穆桂英搀扶起来后,担心的道:“还说没事,都吐血了。原本看起来展昭落在下风,不是穆帅对手,怎么会这样?”

    穆桂英喘息了少顷,喃喃道:“我那是强撑着故意把展昭吓走。老娘功力未复,如何能抗住天下无敌的展昭?他修为已至化劲巅峰,举手投足间无需刻意而为,那无孔不入的‘刀意’能直接破防入侵五脏六腑。算好本将到过巅峰,才能不被这种意境吓死。换卢方那个老混蛋的话,他能被展昭的气场压制的动不了。”

    卢方也反驳不了。因为这东西真的存在,就像一头小老虎战力肯定不如狗,但气场是真有的,那是一种血统自带的“巅峰意识”。

    卢方是满状态也无法和展昭全面交手。但到过巅峰的穆桂英在意识上,残血也能和展昭硬顶,而不至于在气场上被压制。

    然而想明白也没用,卢方已经定型了,今生被定死在准一线高手位置不会再有突破。

    呼噜——

    从某个角落中,大雱很猥琐的探出半个脑袋来观察了一下,发现安全了,大娘也受伤了。

    于是急忙跑过来,抱着大娘的屁屁,头靠在三角区域。

    老规矩,又被穆桂英揪着耳朵拉开了。

    “穆大娘你还好吗?”王雱不知道穆桂英现在的真实状态。

    穆桂英感触了一下自身状态后道:“短期不太好,不过长远来说,我觉得更好。早前你提供的九阴真经理论是对的,我现在的身体的确不一样了。但始终感觉有个槛,就是过不去。现在我明白了,当时破而后立的锤炼方式还不够激进,强度不够,没能把内体全部洗牌。所以虽然路子走对了却不完美。就像骨骼勉强愈合后有点歪,那就要狠心再次敲断,正位后再重新让骨骼愈合。此番我因祸得福了,那‘长歪了的锻造’,在展昭的威压下重新打散了。所以这是最后一次洗练,恢复后应该会一切水到渠成。”

    “!”

    王雱也不知道她说真的还是假的。不过这还真是王雱编造出来的九阴真经的理论方向。所以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看起来衙内绝世秘籍很多的样子?”卢方凑过来很有兴趣的样子。

    “这些东西,普通人我都不教他的。”王雱摇头道。

    “难道我是普通人?”卢方一阵郁闷。

    “不敢和猫正面刚的老鼠,就不是特种鼠,而是普通鼠。难道我说错了?”王雱嘿嘿笑道,“我早说了剑圣是一种精神而不是武力值。大舅子你就是练到天下第一,你也不会是剑圣。你没有穆桂英将军能抗,你不会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虎头军风格。你也没有白玉棠‘唯能极于情故能极于剑’的超极限思维。更没有我大雱贯通古今的全局意识。所以你定型了,今生技止于此。”

    王雱再道:“有些境界,努力和汗水就能获得。而有些境界还要加上天赋。至于终极境界,是一种极限思维和神识的有效结合,惟其如此,才能把真实能力刻画入骨髓中,成为一种自动率,你们江湖人物管这叫化境巅峰,而我大雱把这叫做——道。”

    卢方不禁微微一愣,却不能说他错。

    以往他们四兄弟还真是武学中的“技术派”,曾经通过观察,分析,以及和展昭无数次交手的白玉棠口述,把展昭所有特点和能力都列出来加以针对性分析。

    结论是,如果纯计算战力的话卢方什么都不输展昭,甚至还能略胜一筹。

    但有个卵用,真实交手起来打不过就是打不过,甚至是未开战就有打不赢的下意识。这就是神的范畴。也就是所谓的“巅峰思想”。

    没有巅峰思想就没有“领袖”的概念。

    政治上没有领袖的话,国家各部机构间的内部损耗就会很严重,做不到万众一心。而身体没有领袖思维的话,就没有奥义。会导致每个肌群,每一股内力的统筹结合方面有大幅的损耗和瑕疵。

    所以这就是王雱的武学理论。

    卢方就算所有指数都练到超越了展昭,但除非能有量级上的差异,否则他就是打不过展昭。

    这就是“领袖”。江湖人物管这叫——化境巅峰。

    后世的朝鲜战场上,要计算后勤力火力以及战士的各项能力等等,天下无敌的美军那真是甩开志愿军好几个身位的,但就是打不下来。

    后世中国曾经有只n连冠的女排。全世界排球界科学统计了无数中国女排队的特点,技术,实力,加以分析后,组合了一只最强的世界明星队来较量。若要计算战斗力,全体都是“梅西”的明星队当然比中国女排强的多,但交锋时候就被中国队吊起来打了。

    没有什么秘诀,明星队没有巅峰意识。中国女排对战“血条”更长的明星队时候,其实就是半血的穆桂英逼走展昭的场面。

    YY到这里的时候,大雱不禁觉着:哥真是太聪明了,这也是作为一种自动率刻画在骨髓中的元素了,所以猥琐和机智变通方面大雱也化境巅峰了……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