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152章 无为县之战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2章 无为县之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无为县防御空虚,甚至就没有防御。

    黎明刚刚过去,无为县城之中便浓烟滚滚,那是来自于叶家庄的大火。

    大头百姓们躲在家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敢去管。

    事实上早在之前百姓们就发现了不对,整个兵荒马乱的情景,大面积的军伍调动。所以早有防备的各家都不出门,关紧了门窗。

    依照百姓们的想法,也依照大宋的规矩,万一真有乱民或者土匪在空虚的时候攻打县城,那么百姓只要不出门就不会有太大问题,那些土匪人数不会太多,只会集中精力骚扰大户,而没有功夫骚扰百姓。

    叶家的浓烟从黎明一直持续到了上午时分。就算护院家丁人数不少,也不乏高手,但终究抵御不住来自青柳山的几十悍匪的进攻,最终被攻入了庄园之内。

    血流成河,悍匪们见人就杀,妇老孩子都不放过。

    叶家在这里也实在没有什么口碑,不得人心,大难临头各自飞,县城被攻破之后各家自扫门前雪,几乎没有别人来参与叶家的联防。所以大势去了后,卢方是亲眼看着叶知军杀了自己的老妻后,自尽了。

    老头还是有些枭雄风范的,兴许他不想亲眼看着家破人亡,于是提前一步走了。

    现在这个地方简直变成炼狱,无奈卢方却阻止不了。

    在这些丧心病狂的悍匪眼睛里一切都是浮云,人命从来就是猪狗命。

    其实依照卢方提供的计划,攻入庄子后,控制了形势就无需做无用功了,最快找到叶家的财富,然后带着离开才是王道。

    结果这些杀红眼睛的贼人耽搁了很多时间来个所谓的“斩草除根”,那么在卢方眼睛里,这些不执行既定战术的人,一定会栽在更加丧心病狂的王雱手里的。

    这是天数,恶人自有恶人磨。那个不良少年不是好人,但绝对是这些悍匪的克星。

    杀杀杀杀——

    一片血光,无数哭喊着的丫鬟仆人家眷什么的,兵荒马乱的都倒在了血泊中,卢方不想露馅,却仍旧忍不住的红着眼睛偏开了头。

    龙无形不是一个真蠢的人,早前隐隐约约的觉得卢方有些不对,而此时龙头领发现从攻入叶家后,卢方看似在行动,实际一个人都没有杀死。

    于是杀光了每一个活口之后,龙当家微微一使眼色,全部浑身是血的悍匪缓步靠向了卢方,最终围困了起来。

    “卢方啊!你总算露出了马脚!”龙无形狞笑着。

    却在这个时刻,嘟嘟嘟嘟嘟——

    庄子外面忽然出现了又刺耳,又土到掉渣的军号声。

    “杀光烧光抢光!光天化日之下无法无天,血洗知军大人家里就是造反!杀贼即是正义,给我冲!”

    穆桂英一马当先提着玄铁棍子,带着悍勇的虎头营冲了进来。

    武艺不弱的龙无形最先反应,飞身而起打算最先逃走。距离最近的卢方却如同能让他得逞,后发先至,跃起拖了一下龙无形的后腿,让龙当家在空中失去了平衡。

    啪——

    龙无形的脑壳直接被穆桂英一棍子爆了。

    到此,悍匪内部军心大乱!

    卧槽!

    紧跟着卢方直接就地卧倒,急忙滚开。

    因为王雱的命令不是血拼,震慑住他们后为了避免伤亡,当然是用神臂弩围杀。

    就这样,穆桂英亲自压阵捉拿漏网之鱼,而几十个悍匪在一片血光之中,抵在墙壁的死角里,就被虎头营的神臂弩排队枪毙了。

    神臂弩威力何其大,基本都是被射穿还不止,被死死定在了墙壁上,人没及时死的,处于在哭喊中,迎接虎头营的第二轮排队枪毙……第三轮,第四轮……

    不到半刻钟,零伤亡代价全歼青柳山悍匪,就是此役的结果。

    尴尬的在于大舅子卢方险些被误伤了,好在他够机智。

    然后,全部人都被这里的血腥震慑住了。

    王雱铁青着脸到处走动巡视,所过之处,却连一个活口都没找到。

    发生了这个局面,那当然代表了叶知军是幕后黑手。

    不过这真不是王雱想看到的场面。这群悍匪简直作死,正确打开方式难道不是杀了叶知军人,最快速度拿了财富就跑吗?王雱的最先设想是,让卢方把他们便聪明一些,带着财富跑了之后,虎头营追踪上去在野外和悍匪决战,那就能做到伤亡最小了。

    但是没办法,这个时代的“好汉”们就这德行,施耐庵已经用《水浒》大体描述了他们的作为。说起来武松其实也和他们是一样的,或许武松真是个快意恩仇的好汉,但是他也的的确确在鸳鸯楼把全部人杀了,丫鬟在内的一十九口都杀了。

    武松就那德行,他当时只是一个人。所以青柳山这一群等同十个武松,于是数了下来,叶家上下一百九十几口不论老小,都已经被杀了。

    没有什么惊喜,这就是一个强化版的“鸳鸯楼”。

    “都给我看看,都体会一下这个血的场面。”

    小屁孩背着手走来走去的样子道,“此番我部剿匪军征战自此,基本告了一个段落。咱们有兄弟牺牲了,咱们也不是神,没能把事件做到完美。我想说的是,咱们都是好样的,是一只过硬的队伍。虎头营的建立之初就是要敢打硬仗,不怕死不怕苦。淮西地界群魔乱舞之际我们没有袖手旁观,没有知难而退。这是洗练,是进化,是虎头营血统的升华。咱们避免了更多平民百姓的妻儿老小受到迫害,这就是此番的答卷!是军人的职责,当兵就要杀贼,就是这样的简单。”

    “不忘初心!”全体立正。

    原本想责问他“乱开枪扫射”的卢方也来不及说什么了,也有点被感染了,不明觉厉的认为这个场面十分震撼。

    不过接下来王雱原形毕露了,喝道:“那还愣着干嘛,赶紧的,你们都是经验丰富的流氓,急忙去把叶家隐藏的财富找出来。”

    虎头营就开始分散行动了。

    “你你!我就知道你会显形的?”对此卢方气的跳脚。

    如果就做到此处,那此番淮西战役堪称完美,虎头营、穆桂英,王雱,卢方都是大功。然而卢方双眼发黑,他居然又开支线任务了。妈的我老卢身受王安石大人监督衙内的命令,看来又要失职,又要被拖下水了。

    然而绝世高手穆桂英和彪悍的虎头营压阵,卢方真的做了什么。否则肯定被当众吊起来。

    很快就有了突破,找到了地下的密室。

    然后封锁现场,穆桂英和王雱亲自进入了密室中,见到了铺天盖地的财富,有金银珠宝,然后铜钱占据了一大半,堆满了整个库房。

    因为珠宝和黄金的比例不好判断,所以价值暂时不好衡量,不过怎么的也在四十万贯以上。

    于是王雱觉得不可能这么少,再次寻找。

    最后又被雁过拔毛的王雱,在密室中的某个暗格里发现了一个盒子,打开后是各种房契天契,以及各个大宋有名商号开据的交子。

    对的,这才是叶家的主体财富。

    房契田契什么的,没有淮西和无为军的主政官僚配合很难吞下去,所以王雱也不心黑,这些房契田契虽然占据了最大财富比例,但是就留下交给官府好了。

    既然王雱打赢了淮西剿匪战役,也要让贫穷的官府有点肉吃,他们高兴了有了交代,他们也才会帮助王雱定论淮西剿匪的正义性。这就是不吃独食的重要性。

    否则会被戳脊梁骨的。

    至于交子的总额非常牛逼,大约在五十三万贯左右。来自各家大商号,有些是记名的,有些是不记名的。

    不记名的可以直接吞。就算是记名的这部分,有京城里手眼通天的叶庆华帮忙,也可以转化出来,无非是要如同洗钱一般损耗个两三成左右。这个完全可以接受。

    于是除了房契田契外,金银珠宝也全部留下给官府处理。

    大雱只是把价值五十万的交子亲自收在了怀里。

    穆桂英倒是不反对,因为吃下去的东西目测也不到此番总财富的一半。

    说起来就算换穆桂英的老公杨文广、或者狄青来主持这场战役,打赢了也会撸走一半的。这几乎是大宋的规矩了。就算遇到了大脑壳张方平去查水表抓个正着,也不会要求他们全部吐出来,通行规矩三层还是会默许的。

    换个角度,民间赏金猎人破案之后,仍旧是要依照涉及金额分层的。那至少也是两成半到三成。

    那么考虑到这些,加之早先王雱圣人模式开启,答应了要安置青柳山那六百多个苦人,在穆桂英的眼睛里当然也是需要成本的。

    所以此番小算盘尽管拿了不少,穆桂英也能接受。

    “真是个好孩子。”穆桂英是越来越喜欢这犊子了,情不自禁的以母性心态摸摸大雱的脑袋。

    眼睁睁看着的卢方再次摔倒在地。妈的如此丧心病狂的贪污,竟是被表扬为好孩子了?看起来,如果我老卢过后去枢密院找王安石举报的话,虽然王雱会被他老爹吊起来,但我卢方绝对会被穆桂英打死了。

    “暗无天日啊。”卢方在旁边气的抓墙。

    但也没人理会他。人家大雱早就定论卢方废了。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