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红楼大商人 > 第一一零章:喂饵

红楼大商人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一零章:喂饵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汉语拼音法被贾环放在了头面头版,,第二天印刷出来后,贾环特地安排让多留了两张。

    吃过早餐,贾环来到书房时,报纸已经被摆在了书桌上,贾环拿起来一看,原来这时还没有彩色印刷术,上面的图画全部是墨染,但宝钗工笔细致,加上韩山调刻细心,墨色深浅之间,错落有致,倒也生动形象。

    见此贾环很是满意,随后他随手把报纸整齐的叠好,放在了书架上——这张报纸他是要亲自送到沈士周府上的,只不过在时间上,贾环定在了下午,沈士周从朝中回家之后。

    没过一阵子,朱玉初、黛玉、宝钗陆续到来,三春到没有来,毕竟她们心存顾忌,不敢像黛玉、宝钗那么随意。

    “环兄弟,不知今天要画什么花儿?”

    见朱玉初离贾环很近,宝钗一边说着,一边不着痕迹的插在了贾环和朱玉初之间,而黛玉也像和宝钗有默契似得,顺着宝钗的位置吧朱玉初微微一挤,同时笑道:“宝姐姐辛劳,我给你磨墨,环哥哥,昨天鸡呀、鱼呀的,今天再画什么?”

    黛玉的话音像是代贾环慰问,她是时刻提醒着宝钗的。

    但这种小女孩细腻的心思,估计只有当事人才能弄清楚,就好比三国征战地盘,但‘地盘’对于被征战却没有什么感觉,因此,贾环笑嘻嘻的说道:“这次真的是麻烦宝姐姐了,这次需要多话几幅!”

    贾环的欢声里,朱玉初独立一旁,脸色如寒冬之雪……

    其后方从爵和孙四方又来拜访,他俩倒是没什么事,方从爵主要是来看红茶的销售情况,他毕竟不像贾环这么心里有底,而来拜访贾环,也只是礼节性的问候。

    而孙四方则是作陪,或许其他人在孙四方身上看到的是趋炎附势,但贾环在上世也是久历商场,看到的却是纯商人的尴尬与无奈——地位低下,不得不长袖善舞,攀高枝儿,求得庇护。

    这时,方从爵已经知道贾环平时很忙,所以闲谈了一会儿,就和孙四方一起告辞了。

    ……

    三春虽然没来,但到了下午将近傍晚时分,焦大却过来了,对贾环说倪二求见。

    贾环听了一愣,不知倪二在搞什么名堂,但还想探个明白,所以接见了倪二。

    倪二此刻依然一瘸一拐,太阳穴上依然贴了两块膏药,贾环看了心里暗地好笑,但脸上却冷冷淡淡,随意的让了坐。

    倪二见了贾环,不禁又想起那一嘴猪毛,两条拐腿不由得又打了个哆嗦,此刻他只想远离瘟神,把事说完好走,哪里敢坐,因此他‘嗯嗯’了两声,张口说道:“三爷,听说赖大被你家大老爷派到并州公干去了,你看……”

    “这是跑出去避风头了!他倒是机灵!”

    贾环微微一愣,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但随即明白了,这可能是赖大家的又去找探春,探春把他的意思告诉了赖大家的,赖大别无选择,只好脚下开溜。

    同时他也明白了倪二的意思,于是说道:“既然他走了,你就不要去他家了。”说了贾环端了下茶杯。

    倪二见了,如遇大赦,口中‘嗯嗯’着,倒退了两步,拐瘸而去。

    到了傍晚时分,贾环才喊了焦大,上了马车,而朱玉初却上了轿子,令轿夫悄悄尾随着。

    一路无话,当马车到了沈士周的门口,贾环下了马车,却赫然看到甄宝玉正跪在沈士周门口。但除了甄宝玉,周围并没有其他人。

    “这人都有股子狠劲呀!脸皮也厚!”

    贾环嘀咕着,心中不耻甄宝玉所为,也就懒得搭理;另外‘引鱼上钩’当然要主动些,因此他径直走到红朱门前,伸手抓着兽首衔环,使劲的拍了拍。

    “他昨天不是和我一样来求学的吗,怎么这么粗鲁大胆?!”

    衣冠如雪,跪在地上,甄宝玉正在使‘苦肉计’,见到贾环如此胆大妄为,不按规矩,简直让他匪夷所思。

    而贾环只是敲了两下,门就‘吱’的一声开了,随即青松靠着门边探出了小小的头颅。

    “你是贾环是吧,你干什么,懂不懂规矩,我家老爷只在休沐日见客。”

    青松仰着小脸,圆溜溜的大眼翻了翻,冷冷的说着,神态颇为不爽——他还没见过谁敢在沈士周的门的呢,那个摆放的恶补是毕恭毕敬的等在外面,现在还有个跪在外面的活生生的例子!

    即使有不懂规矩的,在沈四周的大名之下,哪个敲门时,又不是如呵护珍宝般,只是用门环轻叩两下。

    但贾环从昨日甄宝玉下跪时,已经看出青松少不经事,没见过多少场面,而且事情重要,与其求或哄,倒不如吓唬他,养他害怕,好乖乖从事。

    因此青松话音刚落,贾环就把脸一沉,厉声说道:“少废话,这纸上有一篇文章,关系未来千万学子,你赶紧给沈学士送去,要是丢了,小心你的皮!”

    说着,贾环把报纸往轻松手里一塞,转身就走。

    青松年纪幼小,倒真的被贾环的话给吓呆了,醒来之后,随即想到沈士周早上出门时让他注意下贾环,“看来真的是有事”,所以他立刻恍然大悟,一个转身,迈开小短腿哧溜溜的就往里跑。

    其实这里面也有沈士周对贾环的钓饵起了好奇心的缘故,贾环即使不这么说,青松也会把报纸递上去,但贾环这么一说,倒也加快了速度。

    而见到这一幕,甄宝玉则差点把眼珠子惊掉——他跪在地上,而贾环则出言威胁,这差距何其大也!

    “这家伙一定是疯了!还求学,求个屁!不知他那话是什么意思?”甄宝玉心里震撼而疑惑。

    而躲在墙角,望着远去的贾环,朱玉初则不可思议的而睁大了眼睛,“他怎么不再等等,哎哟,看不到他受辱的场面了!他这钓饵也没什么呀?他怎么这么宽心?”

    ……

    轻松一口气跑到后宅书房,喘了口气,这才在外面喊道:“老爷,那贾环送东西来了,说很重要。”

    “哦,进来。”

    听到青松的喊声沈士周回了一声,同事奇怪是什么东西很重要。但他人来成精,略微一沉思,便感觉出贾环是在故弄玄虚,吓唬小孩子,顿时心中对贾环的厌恶又多了一层。

    青松推门而入,把报纸递了上去,沈士周一边接过,一边怜爱的在青松头上摸了一把——青松是他来京路上捡来的孩子,一直半子半孙的养着,聊解膝下寂寞。

    随后沈士周取开报纸抖了抖。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见天色暗淡,秋月急忙点了烛。
红楼大商人》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