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149章 决策系统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9章 决策系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青柳山寨行营内部。

    各部军士正在紧急调整自身,进行适当的配给和整编。

    而王雱亦在看着军事区域图,研究下一步具体细则。

    把目前几乎所有的情况拟合在一起统计后,王雱正在划线,画一条属于自己系统里的“趋势线”。

    目下的趋势仍旧是很强劲的“多头”氛围,并没有出现任何“止损止盈”信号。

    这些散乱的图形和线条,能让马金偲和穆桂英不明觉厉。然而在王雱自己的系统里,这当然是一门精细的学问,设计了统计、概率、自然规律、人类行为等等繁杂的学科,全都拟合到了王雱的系统模型里参与决策。所以他的脑壳的确是个打算盘,特别穿越之后思维变得更快了些。

    最终,王雱一拳砸在桌子上道:“没有出现其他信号,那就是最强劲的牛趋势,所以我决定加仓下注。就在青柳山,一举吃掉来势汹汹的无为军主力。”

    全部人不禁半张着嘴巴。

    原以为主要是来抢钱的,意料不到不良少年胃口又扩大了?假设这次是无为军主力是倾巢而出,那么这一战就面临着以一百多第五营的乌合之众,加上虎头营不到两百五十精锐,对决无为军近两千精锐了。

    是的王雱就有这么狠,在已经认定无为军腐化了、其高层出问题的现在,不想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想一举把无为军这个编制从大宋体制里抹掉。

    “吃掉他们,一个不留。”王雱神经兮兮的道,“尽管我是一款很强的杀毒软件。然而在实力如此悬殊的情况下,我也没有把握把他们缴械,清除他们内部的病毒。那就安全模式下粗暴的格式化!”

    穆桂英和马金偲一起傻掉了,问道:“这是什么?”

    “这叫重启!”王雱也懒得和他们解释了,他们又不是朝廷的政治家。现在是打仗,他们是军人,于是执行命令就行。

    那么既然决定了格式化无为军的战术,王雱就开始部署了。

    虎头营所部充当参与突袭的特种部队,由密道潜伏出山寨埋伏,在适合的时刻有心算无心,从后方战术突袭无为军。

    至于原第五营则留在山寨内,带领着几百个苦力“守城”,等他们吸引了无为军火力进入白热化的时候,就是突击战术展开的时候。

    王雱认为这样是打得赢的。突袭的目的并非要一次吃掉无为军全部。第一波猛猛的把他们打怂,有心算无心之下造成他们一成左右的战损,士气军心大幅下降的时候,虎头营就可以逃跑。而山寨内部继续坚守消耗。

    打一枪换个地方,以论持久战理论,就在这青柳山脉之中,通过三至四次手术,最终在对方意志崩溃后,把他们全体埋在这里做肥料。

    那么这样一来,拖延这么久,动静这么大,青柳山的金库就不属于王雱了。会被闻到腥味赶来的无为军推司与展昭查封。

    但是不重要,在王雱的决策系统里青柳山的财富只是九牛一毛,不要被那庞大的钱堆所迷惑,其实那最多有个十几万贯。青柳山就是某高层的手套,所以真正的财富在无为县某高层的家里。那才是主体宝藏。这里只是掩人耳目的“假宝藏”。

    那么王雱设想的就是,在青柳山脉彻底吃掉无为军后,用这个烂摊子把展昭和刘推司那两没见过世面的家伙栓在这里动弹不得。而与此同时在卢方的怂恿下,无为县的那个幕后高层被那群悍匪抢光了。

    王雱最终会依据卢方这个内线,黄雀字啊后,彻底解决掉那群悍匪且吃下全部的财富。

    大抵的主线思路就是这样的。

    当然不仅仅是想,以王雱的执行力而言,决定了也就不是带着钱跑路了,视而不见,紧急开始部署青柳山战役的细节。

    时间很紧,要快……

    无为军的行军效率比王雱预想的低很多。至少晚了半日后他们才进入了青柳山脉。

    带虎头营埋伏在特定伏击点的王雱并不知道是无为军来了,但是看到山林中飞起来的乌鸦和鸟比平时明显多了一个量级。那么这就是一个信号:他们来了。

    但这只是一个小信号。

    小趋势通常服从大趋势主导。

    所以王雱并没有被这个小信号“诱多”,仍旧在皱着眉头迟疑:无为军比预想的晚了半日才到青柳山!

    王雱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这就是一个意外,这个信号出现,背后一定有原因。

    “衙内,咱们必须跟进了,依照计划,隐藏移动进入最佳伏击突袭地点。”马金偲和穆桂英低声道。

    “慢……”王雱背着手踱步起来,喃喃道:“很不幸,现在出现了一个我没看懂的信号,且不是小信号。再等我想想?”

    “你不会又要变卦吧?山寨里有几百苦人,以及第五营兄弟。他们生存全靠咱们的既定战术?”穆桂英急了。

    “不,局部战术一定为了整体战略服务。我们的最终战略是保持主体作战能力,且打赢整个淮西战役。而不是遇到变故之后无脑救援救不起来的部队。那叫空手接刀,或者叫套牢!”

    王雱很猥琐的嘀咕着。

    早前对无为军行军速度的预估,来自于早期被剿灭了的两个死士营的素质。然而现在无为军主力急着来灭口擦屁股,倘若他们真是那两个死士营的素质和心态,当然不会无故耽搁,那就会在王雱的预估时间里到达。

    统计上可以允许误差,但误差仅仅是误差,也就是说王雱技术体系里,极限是允许他们晚到或者早到一个时辰。不过误差太大的时候那就不叫误差了,那一定是出现了王雱所不知道的情况。

    于是王雱就推测:假设把行军时间计算为军队素质,那么这只无为军主力的素质明显低于那两刺客营。

    按道理说指头的确有长短,一只军队里的多个营的确有好坏之分,但绝不能反常规的差距这么大?

    到此王雱停下脚步喃喃自语:“那就存在一种可能:无为军没全腐。他们被区别对待了,某高层的真正心腹精锐是咱们歼灭的那两个刺客营。至于其他仍旧是没心没肺的大宋军伍尿性,他们只是蒙在鼓里接受了命令。于是就有了出工不出力的心态,导致行军速度严重出现误差!”

    穆桂英和马金偲仍旧不知道他的逻辑所在。但也基本听懂了,他不是个刽子手,假设这些无为军没有腐,那么他就不打算歼灭这只无为军了。

    “衙内宅心仁厚让我佩服。”穆桂英摸摸他的脑袋却道:“但你有否想过,万一你判断错了,不但错过歼灭叛军的机会,还可能把咱们部署在山寨中的人牺牲。若这真是一只叛军而留了下来,将后来会对朝廷,以及淮西的百姓造成无法估量的伤害。”

    “事出反常必有妖。”王雱道,“我不是害怕杀错人。而是既然在事实上出现了偏离我决策系统的信号,我就不会打这一战。我最怕的是能救淮西百姓的作战主力虎头营被人用计一锅闷了。假设我错了,打仗就得有牺牲。但只要虎头营不出事,老子们看懂情况后迟早杀出来给大家报仇,帮大家把公道拿回来,把丢了的面子找回来。不过虎头营也跪了,那就所有人都哭瞎了。”

    最后,王雱道:“我负责的说,以当今官僚的尿性,以朝廷的尿性,除了我和虎头营外,没人可以解决淮西问题。存活就是前提,保存作战主力就是一切。”

    全体立正!

    “马金偲。”王雱道。

    “有!”老马低喝一声。

    “放弃一切突袭计划,放弃青柳山寨,进行战术撤退,迅速脱离青柳山战区,最快行军至无为县。战术改变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突袭那只走脱的悍匪。”

    王雱详细解释道,“既然出现了我没看懂的信号就一定有问题。不是我小人之心度人,现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卢方方面出了问题的可能性。假设真是卢方出了问题,他们几方试图合谋算计我部于青柳山,那么在他们的系统里,我们现在就应该在青柳山陷入苦战。所以若咱们能于这个时间赶到无为县,就是出其不意。明白我的核心思想了没有?”

    “明白!”全体立正。

    “哼哼,若他们是在算计我,那他们还得更努力些,否则指不定到底谁收拾谁。”王雱一挥手道:“出发无为县。”

    于是黑暗袭来前,虎头营放弃了一切战术,再次进行机动。

    此时山寨里的第五营和苦力百姓们,还眼巴巴等着虎头营全歼坏人呢。他们谁也不知道已经被卖了,就像诸葛丞相忽悠大家有十万精锐守城、实际却没有后援了。

    这就是成王败寇,若是王雱错了那是有责任要被戳脊梁骨的,但若不幸正确,那就是战神的英明决策。

    这也是历史。只要王雱最终能赢,将后来会有无数粉丝想尽办法为王雱的此番“背信弃义洗地”……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