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男女都喜欢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五十八章 男女都喜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朱霜霜心中突然一沉,随即眼眶中有氤氲的雾气浮起,她深吸口气,笑着说道:“皇上希望臣妾给你生个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墨离暄本来唇角有一丝笑容,听到她的这句话时,却愣住了,他蹙眉,过了一会儿突然像孩子一样的笑了:“这个朕还真是没想过,不过雪儿生的孩子,无论男孩儿还是女孩儿,朕都喜欢。”

    “原来是这样啊!”她微微撅着嘴,好像有些不满意,他马上挠挠头,笑着说道:“若是生个男孩儿就是太子,生个女孩儿就是长公主。”

    她蹙眉,突然有些不悦:“皇上,这个万万使不得。”

    “怎么了?”他倒是觉得她的反应有些奇怪,忙问了声,谁料朱霜霜马上说道:“臣妾只想孩子能平安就是了,不让做太子,而且皇上也是知道,臣妾的身份……”

    “西凉国的公主身份吗?”没想到他丝毫都没有避讳,直接就开口说道,她点头:“臣妾是亡国公主的身份,若是你册封臣妾为后,而臣妾的孩子又是太子的话,朝堂势必要震动,若是这样的话,那不是臣妾和孩子的罪过了吗?”

    墨离暄听到她这样的话,非但没有生气,相反是深深的感动,只是他开口却说道:“朕只是不想让你们母子受委屈,之前你失去的,朕都想给你补偿回来。”

    “若是臣妾只想要皇上的爱呢?”她想也没想就说道,说出来后,却突然含羞地转过头去,墨离暄情难自禁地伸手握着她的手,感动的说道:“朕自然会一辈子都疼爱雪儿的。”

    强逼着朱霜霜用了晚膳,墨离暄见她的身子不舒服,于是就将政务先放在一边,早早地陪着她休息。

    没想到翌日一早醒来,墨离暄睁开眼睑,本要去亲吻朱霜霜的脸颊,只是他的眸子瞬间睁大,差点儿喊出声来,而此时在纱帐外等候的香儿也撩开纱帐,吃惊地睁大了眸子,差点儿将手中的托盘给扔在地上。

    “皇上——”香儿震惊地捂着嘴,轻声说道,墨离暄望着面前右脸颊有零星灰色斑点的朱霜霜,他忙挥手,让香儿退出去。

    “娘娘她怎么会……”香儿跪在地上,泪流满面,墨离暄紧蹙眉心,他忙问道:“昨日可有人来探望过珍贵妃?”

    香儿吓得浑身哆嗦,忙说道:“太后娘娘来过,但是娘娘她没怎样啊,当时还很正常啊!”

    只是刚说完,她突然睁大了眸子,墨离暄忙问道:“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吓得忙跪在地上,香儿哆嗦着不敢抬起头来:“奴婢……不知道什么,什么都不知道。”

    墨离暄无奈地长叹一声,他转头看了眼内室,轻声说道:“你们主子醒了以后,先稳住她,别让看镜子,明白了吗?”

    含着泪点点头,香儿目送墨离暄离开,心里却怎么都静不下来,按理说太后是没有机会加害朱霜霜的,而昨天朱霜霜吃的东西里,也就是香儿在去御膳房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在给沁雯煎药的绿画,两个人还发生了些口角。

    身子猛地一震,香儿大惊地捂着嘴,“难道……”

    难道是她和绿画争执的时候,其他人将她拉出了御膳房门劝慰,后来她才回来,就看到绿画得意的离开了。

    她正在想着,却听到内室有声音传出,她忙站起身来,将眼角的泪痕给擦拭干,迈着碎步走了进来,却看到朱霜霜坐起身来,含笑着问道:“皇上呢,上朝去了吗?”

    她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接着看看自己松动的发髻,她笑着说道:“给本宫更衣吧,昨天晚上睡得太沉了,竟然没在意这些。”

    香儿低垂着头,她虽然努力地笑着,但还是给朱霜霜发现了,忙问道:“这是怎么了,怎么大清早的就哭成这样了,跟本宫说,是谁欺负你了,本宫一定为你主持公道。”

    “没……没人欺负奴婢。”香儿侧低着头,听她这样说,心里更是难受,朱霜霜笑着看着她:“你个傻孩子,还不和本宫说呢,好了,去准备一下,给本宫更衣吧。”

    香儿忙转身就要出去,只是朱霜霜见她今天如此奇怪,就忍不住叫住了她:“你直接让她们进来不就行了吗,怎么还要自己出去……”

    “奴婢跟她们说一下,娘娘该穿什么才合适,她们都不是很清楚呢。”香儿强笑着说道,朱霜霜倒是没觉得奇怪,就笑着点头。

    过了一会儿,有三个宫女端着托盘进来,只是几个人看到她的时候,都是愣了一下,朱霜霜站起身来要走到镜奁前,但香儿马上就说道:“娘娘,奴婢听说啊,妊娠之妇不能经常看镜子的,不然会对孩子不好的呢。”

    朱霜霜蹙眉,她笑着问道:“你是从哪儿听来的歪道理,本宫从不信这个。”只是其他几个宫女也忙附和着点头:“对的娘娘,奴婢没进宫前也听老人说了,如果这样看的话,那以后生出来的孩子可能就没父母好看了。”

    “哦?竟然是这样……”朱霜霜听几个人都这样说,于是止住了脚步,她转过身来坐在窗前,“那就这样梳吧,本宫不看就是了。”

    她坐在窗前,含笑着望着窗外,身后的几个宫人都是深深吸气,看得出来都不是很对劲儿,朱霜霜侧首看了身后的香儿一眼,香儿笑着为她梳着头发:“娘娘,今天是戴皇上前天赏赐的碧玉簪,还是之前您最喜欢的凤凰簪啊?”

    朱霜霜含笑着点头:“都行的,你看着办就行。”香儿笑着点头,她却在准备回头的瞬间,眸中闪过一个丑陋的面容,她的身子猛地一震,吓得香儿忙问道:“娘娘,怎么了,是不是奴婢弄疼你了。”

    “没……没事的。”朱霜霜拼命地绽出一抹笑容,她战战兢兢地侧首看去,分明看到对面菱花镜中的那个模糊面容,右脸颊上有零星的灰色斑点,她深深吸气,紧咬着唇,终于知道为什么香儿要这样了,竟然是想不让她发现。

    等梳妆好以后,她就让其他人都退下,香儿生怕她想不开,就一直都陪在身边,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软榻上,眸中有氤氲的雾气浮起,香儿刚想上前询问,没想到她直接就说了声:“去本宫的衣柜里,把里面放着的一个锦盒拿来,红色的。”

    香儿有些狐疑地看着她,见她抬起头来,忙躬身前去,看到确实有个红色的锦盒,慌忙拿了过来,她打开来,里面却是一个雪色的面纱,和一个香囊。

    惊惧地看着她,香儿上前来,忙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朱霜霜却含笑着摇摇头,她伸手将那雪色面纱给戴上,伸手摸着香儿的头:“别哭了,傻孩子,本宫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不怪你。”

    “娘娘,都是奴婢不好,是奴婢没有照顾好您。”香儿哭得浑身颤抖,她泪眼婆娑地抬起头来看着朱霜霜,却是朱霜霜一直都眸中带着笑容,只是摇头:“没事的,这是命,我不怪任何人。”

    一直在软榻上坐着,她也想了很多,如果没猜错的话,肯定不会是太后的,因为太后来之前,她就有些身体不适,若是真的是这样,那应该就是沁雯下的手,沁雯心中的怒气一直都没有散出来,所以做这些事是能想到的。

    两个人正说着,却看到门外有一身影闪进来,朱霜霜侧首看去,却见墨离暄含笑着走了进来,看到她蒙着面纱时,他震怒地转头瞪着跪在地上的香儿,吓得香儿浑身剧颤,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皇上……”空灵而清越的声音响彻在内室,朱霜霜眸中含着笑意,她看着墨离暄:“不怪香儿,是我自己发现的,皇上不该瞒着我的。”

    墨离暄听到她这样说,忙让香儿退下,他坐在她的面前,抱着她:“朕是怕你看到后难过,所以才……”

    “皇上看到臣妾如今这样,会不会嫌弃我?”朱霜霜略带哀伤地看着他,墨离暄忙揽臂将她搂在怀中,轻柔地说道:“你是朕今生的唯一,自然是不会嫌弃,你在朕的心里,永远是冰清玉洁,绝色动人的。”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竟然情难自禁地流下泪来,她抬起头来看着墨离暄:“有皇上这句话,臣妾真的心满意足了。”

    墨离暄侧首扬声喊了声:“传太医马上到景仁宫来,全部都来。”

    外面的人忙焦急地跑走了,墨离暄看着她:“雪儿放心,朕一定会帮你治愈的。”

    她重重地点下头:“嗯。”

    明媚的阳光照在内室里,窗前放着的海棠花还在盛放着,只是坐在窗前软榻上的女子,却是紧蹙着眉心,她的手指紧紧抓着旁边俊美男子的手,手心里直冒汗。是的,她害怕,没有人会对自己的容貌立时变得丑陋而无动于衷,只是她想刻意的掩饰,却还是瞒不过他的眼睛。

    他侧首看着她,目光中满是宠溺和温柔:“别怕,你不会有事的。”

    她紧咬着唇,看着太医紧皱着眉头,胸前噗通噗通起伏,墨离暄转过头来看着胡太医,胡太医转头和几个太医对视了一眼,几个人都是摇头。

    “皇上,娘娘这病……”胡太医吓得跪在地上,不敢抬起头来:“臣等……”

    还没等他说完,墨离暄直接开口打断了他的话:“既然已经查出了病因,那香儿就带着去写方子吧,朕要陪珍贵妃一会儿。”

    太医抬起头来,见墨离暄半眯着眼,马上明白他的意思,几个人忙站起身来,胡太医忙说道:“微臣这就去写方子。”

    香儿见状,忙引路出了内室,朱霜霜含笑着转头看着墨离暄:“皇上也跟出去看看吧,臣妾一个人在这儿就行。”

    她推着他让站起身来,他忙笑了笑,说道:“那朕去去就来。”

    看着他的背影,她的眸中有淡淡的雾气,忙深吸口气,她将旁边放着的面纱给戴上,侧低下头,不敢直视前面。

    但是过了一会儿,当她抬起头来想要去看前面时,却莫名地发现,之前镜奁前放着的铜镜突然不在了。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