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淹死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五十七章 淹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伸手捂着自己的侧脸,沁雯淡然一笑,她转过头来,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神色:“是臣妾错了,还望母后不要动怒。”

    “皇帝就算当真要封她为后,哀家这边肯定不会答应下来的,但是你派人到她的寝宫盯着,这不是完全无视哀家了吗?”太后坐在桌前,很是生气的说道。

    不敢再冲撞了太后,沁雯忙跪在地上,一直不停地认错,眸中恳切真挚:“臣妾再也不敢了,希望母后不要生气。”

    太后没有再多说什么,刚要站起身来离开,谁料沁雯伸手擦拭了下泪水,她抬起头来说道:“其实臣妾也是想为母后分忧,若是珍贵妃当真被封为皇后,那秦岳王朝可就要出大事了呀!”

    听到她这样说,太后无奈地长叹一声,让她站起:“这件事你不要再插手了,哀家知道你心里还是向着哀家的,你也好好休息吧,看这天也快亮了,多睡会儿吧。”

    目送太后离开,沁雯躺在床上,却是怎样都睡不着,没想到太后居然这样小心,看来她也从来没把沁雯给当做是自己人。

    原本躺在床上刚睡下没多久,却听到有人急匆匆跑进来,她猛然惊醒,却是绿画惨白了脸站在纱帐外,颤声说道:“娘娘,浣……浣花她死了!”

    沁雯猛然坐直了身子,她撩开纱帐,眸子睁大望着绿画:“你说什么?怎么死的?”

    绿画低头,吞吞吐吐地说道:“淹……淹死的,今儿早上在御花园的荷花池发现的,已经送到景仁宫去了,娘娘放心,和咱们扯不上关系的。”

    虽然她是这样说,但是沁雯却隐约觉得有些不妥,昨天晚上太后亲自来到这里,还警告了她一番,如今浣花出事,想来是太后派人给她的警告。

    姜到底还是老得辣,没想到太后居然下手这么狠!

    沁雯面色略显苍白,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忙抬起头来看着绿画:“那景仁宫那边还有什么动静没,皇上今天早朝有没有说什么?”

    绿画低垂着头,不敢乱说。沁雯直接就从床上站起身来,她斜睨着绿画:“难道你还想有事瞒着本宫不成?”

    见到她这样冷淡,绿画吓得跪在地上,颤抖着说道:“听说皇上今日早朝……提了要立景仁宫主子为后,但……但是朝臣反对,后来皇上很生气!”

    “什么?”沁雯甩袖转过身来,她居高临下的看着绿画,眸中充斥着怒火,吓得绿画忙抬起头来轻声说道:“娘娘若是有什么打算的话,还是尽早做准备,不然恐怕就晚了呀!”

    她这句话刚出口,就把沁雯给震慑的差点儿朝后面躺去,她如今身子并没有恢复,没想到会接二连三的被皇帝给打击。

    想了想,她说道:“你先出去吧,有事的话本宫会叫你进来,但是这段时间别让任何人进来,明白了吗?”

    忙从地上爬起,绿画躬身退下,不敢再进来一次。

    和风送暖,景仁宫。

    朱霜霜伸出纤白的素手撩拨琴弦,有悠扬动听的琴声从指尖飞出,只是她的眉头一直都是紧锁着,没有半点儿的愉悦。

    香儿端着茶盏站在她的面前,却怎么也不敢上前去,方才娘娘从殿外回来就一直没说话,看来皇上确实没听娘娘的劝告,惹娘娘生气了。

    门外有人走了进来,她却没有抬起头来,撩开纱帐走到她的身边,她没有抬起头,更不想去问什么。

    从香儿的手中接过茶盏,男子看着她,温柔的笑道:“难道你不想做那个位置吗?”

    指尖骤然一颤,朱霜霜惊异地抬起头来,她看着他,眉头舒展开来:“王爷怎会到本宫这里来,香儿快给王爷看座。”

    说着,她就要站起身来,墨暄玉无奈地叹了声,顺应着她的话坐在桌前,她则坐在了旁边的软榻上,身边自然是不能少了宫女的,不然肯定会被人给乱传出去。

    “你该知道的,我对那个位置不感兴趣。”朱霜霜笑了笑,只是笑容却有些苦涩,香儿忙给她端来了汤药来:“娘娘,该喝药了。”

    她本想让香儿放在旁边,只是想到太医的嘱托,若是药凉了对孩子不好,她就忙端起来直接给灌了下去。

    墨暄玉看着她,目光平静和柔和:“你是怕皇上为难,你一早就猜到了会有今日的结果,所以即便想坐,但是也要为他考虑。”

    不知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见,她突然发现墨暄玉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放荡不羁的墨暄玉,如今变得越发的沉稳了。

    “无论我怎样想都是次要的,关键是现在后宫这样的形势,有些事容不得我做主,他也有为难的时候。”她喝了口茶水,却还是按捺不住心底的话,直接就脱口而出。

    谁料听到她的话,墨暄玉没有震惊,相反是更加钦佩的目光望着她:“没想到当年那个调皮天真的朱霜霜,如今也懂得这么多道理了。”

    两个人相互对视一眼,突然发现,原来所有的事都在慢慢地变,更容不得他们不长大。

    “是皇上让你来这儿的吗?”朱霜霜深吸口气,看着他,她嫣然一笑,装作什么都不在乎一样。

    轻轻摇下头,墨暄玉说道:“不是,是我自己要来的,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做皇后,因为……也算是了却我的一桩心愿吧。”

    她听得迷迷糊糊,他却不愿多解释,两个人没聊多久,他就要离开。朱霜霜明白,皇帝马上就要来了,若是撞见可能会有不必要的误会,所以也没多留,就让香儿送他离开了。

    墨暄玉离开景仁宫,他转头看着她寝宫的牌匾,他很想告诉她,若是她做了皇后,对他会是很大的安慰,因为当年他没能坐上龙椅已是遗憾,若是她能做上皇后,对他也是一种补偿,若是他做皇帝的话,他一定也会像墨离暄一样,力排众议立她为后的。

    “娘娘,您是想睡了吗?”看到朱霜霜伸手撑着额头,香儿忙上前来问道。

    她摇了摇头:“没事,可能是因为喝了药的原因,总是有些困,过一会儿应该就没事了。”

    香儿狐疑地看着她,但是总觉得她的脸色不是很好,正想要出去请太医过来,却没想听到一声尖细的通传声:“太后驾到——”

    忙让香儿扶着她站起身来,只是刚要行礼,太后就已经走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斜睨着她:“既然已经有了身孕,就不必行礼了。”

    她浅浅一笑,旁边站着的香儿忙把她扶起来,太后坐在她之前坐的位置上,看着她:“听说皇上要封珍贵妃为后了,不知道珍贵妃可曾听说,哀家来告诉你一声。”

    “母后,臣妾没有想做皇后的意愿,还请母后出面,帮臣妾向皇上说一下,毕竟……皇上他听母后的话。”朱霜霜低垂着头,诚恳的说道,太后微微愣怔了下,没想到她会这样说,但表面上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唇角勾起一抹笑容:“既然珍贵妃是这样想的,倒是让哀家有些为难,毕竟皇帝的心思,哀家还是很难改变的。”

    朱霜霜自然看得出来,太后是在有意推辞,其实心里已经很高兴了,她抚着略微隆起的小腹,太后见她身子有些不便,忙让她坐在旁边,朱霜霜笑着说道:“母后,皇上如今也只是在兴头上,过些时日……可能就会作罢了,而且臣妾也向他表明心迹,不愿为后的。”

    “没想到珍贵妃如此谦逊,当真是让哀家深感欣慰啊!”太后说着,她伸手端着婢女刚给端来的茶盏,轻抿了一口茶水,“既然珍贵妃的身子不便,那哀家也就不在这儿多待了,改日让人送来些补药,之前良妃和德贵妃的孩子都没能保住,你这个孩子……可一定要保护好啊!”

    听到太后这样说,她忙故作含羞地低垂下头,轻点点头说道:“母后放心,臣妾一定会照顾好腹中的孩子的。”

    也没多留,太后随即就离开了她的寝宫。香儿送太后离开宫门后,就忙转回来,看着朱霜霜半躺在软榻上,她的脸色略显苍白,羽睫轻颤着,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浸出。

    香儿忙走上前来,站在她的身边,轻声问道:“娘娘,您怎么了?”

    伸手轻轻地晃了晃,朱霜霜无力地说道:“不知道……只是觉得有些累。”

    听到她这样说,虽然是有些怀疑,但是香儿想了想,好像妊娠妇人都是容易困的,于是忙搀扶着她到床上躺着去,谁料刚躺在床上,朱霜霜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一直到黄昏时分,墨离暄才从崇德殿来到景仁宫,刚进门他就笑着说道:“雪儿,你知道吗?”

    香儿吓得忙从旁边站出来,垂首跪在地上:“皇上小点儿声,娘娘她睡着了。”

    “哦?”墨离暄停下脚步,蹙眉,有些疑惑地看着她,随即问道:“怎么会睡这么早,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见到他的眸中有担忧的神色,香儿忙说道:“可能不是的,娘娘自己也说了,应该是正常反应,太医交代过……娘娘容易困的话,是正常的。”

    倒是她抬起头来狐疑地看着皇帝,怎么发现皇上虽然是已经有过嫔妃怀孕,但是他好像什么都不懂。

    墨离暄恍然地点头,他转身就进了内室,但是看到她躺在床上一直都没有动,他就担心地坐在床前,伸手抚摸着她的额头,过了好一会儿,才见床上躺着的如玉女子睁开眼睑,却是什么疲累的看着他:“皇上,你来了……”

    见到她醒来,墨离暄忙说道:“既然累了,就好好休息,朕应该多来陪陪你的。”

    她含笑着摇头:“臣妾没事,就是有些困,所以才睡下的。”

    “若是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不要硬撑着。”墨离暄担忧地伸手摸摸她的额头,见并没有发烧,才算放心下来,谁料朱霜霜虚弱地一笑,她的唇色略显苍白,但是笑容却依然明媚动人:“皇上又不是没做过父亲的人,难道不明白这是妊娠之妇的正常反应吗?”

    谁料他想也没想,直接就脱口说道:“之前朕都没在意过,这不是咱们的第一个孩子吗,哪会去在意别人的孩子,你真是说笑。”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