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红楼大商人 > 第一零七章:态度

红楼大商人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零七章:态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随着小童的喊声,外面的士子一个个鱼贯而入,不一会儿门外就只剩下了贾环和甄宝玉,而这时小童把剩下的两张拜帖往地下一放,随即往门槛一退……

    “看来是玩了,这勋贵和士林间本就不和,我不该多想……只是要麻烦些了!”

    贾环脸上波澜不惊,抬步去拿地上的拜帖,但心里还是掠过一层淡淡的失望。

    而在这时,贾环突然看到那个比较出彩的年轻人,突然上前一步,按住了将要观上的门,急声问道:“沈学士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这人是谁呀?不只是哪位勋贵之家,这么心急火燎的……”

    贾环刚想到这里,就见小童双眼往上一翻,嘴巴一撇,说道:“你是甄宝玉是吧!不为什么,老爷说不喜欢你。”

    “原来他是甄宝玉,《红楼梦》中曾经写道他以前也和贾宝玉一样荒诞不经,但后来幡然醒悟,注重人情历练,改学经济文章,看他这幅迫切样,倒是真的!”

    贾环一边想着,一边向前想把拜帖捡起来,同时从礼貌的角度思虑是不是该和甄宝玉打个招呼。毕竟两家虽然世代交好,到了他们这个层次也是虽没见其面,却己闻其名。

    但是贾环还有一层顾虑,那就是他己不想与贾家有牵扯,所以与贾家有关的他也不想牵扯。

    实际上他知道甄家的结局,被抄家,很惨!所以他下意识的不想结交甄宝玉,怕以后殃及池鱼。

    但甄宝玉与贾宝玉相比,这种实际的态度又让他很赞赏——人不能一直生活在梦中!所以又想结识他,给他些提示。

    贾环正踌躇,而那小童见贾环上前,以为他也要问为什么,照例撇了撇嘴,说道:“你不用问了,老爷既不喜欢你,而且你也不够格!”

    “额?”贾环愕然。

    而小童则往地下甄宝玉的拜帖一指,口中‘嗤’了一声,说道:“你有学监里的举荐信吗?”

    顺着小童细细的手指一看,贾环才看到甄宝玉的拜帖里夹着薄薄的一张纸,估计就是什么举荐信。

    而这时小童继续说道:“连个生员都不是,充什么大瓣蒜,想滥竽充数,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小童口齿伶俐,牙尖嘴厉,贾环被说的灰头土脸,又不能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只得‘嘿嘿’了两声,弯腰拾起拜帖,就想赶紧离去——这样多少还能留些颜面。

    朱玉初美目流盼,明光溢彩,心中欢畅如云雀在天,一路高唱:“吃瘪了吧!他也有吃瘪的一天!咯咯……”

    见贾环已经转身,她暗暗给小童青松递了个眼色,表示满意。随后便跟了上去。

    见和贾宝玉同病相怜,贾环本来还想和甄宝玉相识一番的,但此刻被小童说道颜面全无,也就没了心思。

    “看来不能痴心妄想,还是要下一番功夫。哼,竟让一小童如此羞辱我,回头我定让你这老家伙坐不住!”

    贾环一边走,一边思忖着,他不认为一个小童能说出这样逻辑鲜明、言辞锋利的话,一定是沈士周在面授机宜。

    而就在这时,就换突然听到身后‘扑通’一声,“怎么回事?”贾环微微错愕,停下了脚步,转过了身子。

    随后贾环赫然看到甄宝玉竟然双手推着门,跪在了地上,接下来就听甄宝玉说道:“请转告沈学士,学生求学之心一片赤诚,如不能聆听教诲,当长跪不起。”

    贾环看到莪心里一颤,而朱玉初和晴雯也是愕然一愣,随即朱玉初说到:“没想到唐唐富家之子,求学之心倒是迫切,倒是可敬!”

    而在这时,那小童可能从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他伸出手,想扶甄宝玉起来,半途中,可能有感觉不合适,又缩了回去,同时口中支支吾吾着:“这个、那个,我,你等等……”

    小童手忙脚乱着,说完,转身跑了进去。

    “三爷,你……”见甄宝玉这招好像有效,晴雯急忙提醒了一句。

    “走吧!虽为学,但不能丢掉尊严!”贾环淡淡的说了句,转身就走。

    程门立雪、神秀断臂这些让人尊重,是因为这里面是纯真的向学之心,不含杂质的,他们的态度也是不卑不亢,而甄宝玉的下跪乞学,贾环从他低至极点的态度中,看到的却是浓浓的机心与势利之心,毕竟这区区一跪,得到的不仅是好学的名声,而且入了沈士周的门下,不仅意味着士林对他的接纳,也为以后平步青云,仕途通顺打下了基础。

    但这样的方式与态度却令贾环心生厌恶,原来的一点结识之心早已不翼而飞,心里所剩下的只是浓浓的厌恶。

    而听了贾环的话,朱玉初却是微微一愣,凤目中闪过一缕异彩,她没想到贾环平淡的外表下竟有如此铮铮风骨!随后她又‘哦’了一声,明白了贾环话里的意思,在回头看甄宝玉时,眼里已经到了些厌恶。

    可是在她心里却好奇贾环下一步会怎么做,这么多天,她已经隐约感觉到贾环要走科举之路。

    而晴雯同样的玲珑心窍,见此也就不再说话,心里却在为贾环发愁。

    ……

    随后贾环三个边走着马车回去了,这一趟可谓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而临行时,跪在地上的甄宝玉见自己已经示范在前,贾环尚且如此高姿态,心中对贾环不仅有些轻视,认为贾环虽然才名远播,但大丈夫难做非常事,以后成就有限。

    此时他自比韩信,却不知韩信手胯下之辱时,胸中已有兵甲,而他欠缺还没有真才实学。

    贾环来到棋盘街,先到茶店看了一下,见方从爵早已来到,而卖茶的也是三三两两的络绎不绝,于是便和方从爵说了声有事,随后便回了报社。

    再次回到书房,贾环茶洗了一下,随后晴雯泡了茶,贾环呷了两口,随后便铺开宣纸,拿起毛笔,蘸了墨,在上面写下了‘汉语拼音法’五个大字。

    虽然时隔多年,但脑中对于这初学却是记忆犹新,贾环依然记得这第一个字母a的图画标识十一张嘴巴,o是一个昂首啼鸣的大公鸡……

    “三爷你这是做什么?”

    在贾环的身后,看贾环回来头就奋笔疾书,但又不是写小说,却写了个‘环宇拼音法’古里古怪的东西,朱玉初不禁好奇的问了句。

    “钓鱼。”贾环头也不会的回了句。

    “哦,这,哪有用文章钓鱼的?你是……”愕然之后,朱玉初若有所思。

    “钓沈士周这样的文鱼,当然要用文章。”
红楼大商人》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