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148章 我爹王安石

北宋最强大少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8章 我爹王安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爹王安石!”

    王雱在穆桂英的保护兵临山寨城下时候,第一句话是这么说的。

    于是所有人都愣了。

    有个牛逼老爹的好处就在这里。王安石那么大名声,山寨这些人虽不是舒州地界的,却是淮西地界,距离舒州非常近,那还真有些人听过王青天名头。

    所以王雱的第一句话,就一定程度上继承了老爹的部分名声。

    城头上的“土匪临时工”只是少数,王雱估计连三十人都不到。其余的大多数就是苦人奴隶了,所以他们戾气或许有些,却没有规矩没有纪律。

    既然有人喊出了“我爹王安石”,先不管真假,城头上的几百人间,当即交头接耳的出现了许多议论声音。

    看到这个情景王雱更加放心。这也是一个证明他们是苦力而不是训练有素土匪的信号。

    若没出现这个“违反纪律”的局面,王雱铁定第一时间带着队伍逃跑,先去把卢方捉了宰了,再去考虑其他。

    这时候苦力松懈,当然不利于士气和守城,于是人群中有些人就开始拿着鞭子乱抽了,一边抽一边喝道:“没有纪律,不许议论,他要战便战。再有这种情况,汇报大当家杀你们家人!”

    就此一来,山寨上面的人被打的哭爹喊娘的,却是也真有效。这些家伙很快再次回到了岗位上了,纷纷拿起了石头,准备着把石头砸下去。

    王笑着问道:“穆桂英将军,刚刚动手打人的不多,你都记下是谁了吗?”

    “记住了,共计三十七人,我不会记错。”穆桂英淡淡的道。

    “那就好,破城的时候,老人妇女孩子不能杀。这三十七人可以杀,都记住了吗?”王雱道。

    咆哮!

    虎头营的流氓整齐回答声,直接把上面的乌合之众吓的够呛。

    王雱就此展开官文道:“首先我是王安石的儿子。其次,我等奉淮西帅司之命,出阵解放青柳山寨苦力奴隶。”

    王雱在胡乱解读官文。因为说“剿匪”肯定吓到这些人,那虽然是实话却不接地气,脱离群众。

    把剿匪替换为解放苦人奴隶意思差不多,怎么说只是王雱一张嘴巴而已,但他们听起来效果当然不同了。

    果然听说他是王安石的儿子又是来解放的,大家先不管真假,戾气已经不怎么重了,都怀有一些疑问的样子了。

    王雱接着蛊惑人心道:“兴许你们要疑问,我为何知道情况来解放?乃是因为枞阳镇的三娘亲自找本衙内报案,于是我辈侠之大者就火速赶来解救你们。你们只说,你们当中枞阳镇来的人吗?”

    当然是有的,虽然不多但的确有,并且他们都认识三娘。这下真信了,又开始松懈了纪律,放松了警惕。

    这个形势出现,当然那些土匪中的外门弟子又忙着去用鞭子仇人,而忽略了某些情况。

    王雱就有这么猥琐,扯犊子吸引他们注意力的同时,已经有“特种战术小组”开始暗度陈仓,用的正式卢方情报中的“地道”。地道可以让核心团伙逃离,当然也可以让王雱的战术小组秘密潜入。

    所以某个时候,上面那些苦力和临时工的情绪还没有平复。寨门处已经发生了呵斥声和打斗,少顷,寨门就被打开了。

    王雱一挥手道:“全线突击,穆桂英将军负责击杀黑名单上的三十七人。马金偲等虎头营全体迅速控制局势,不论妇女孩子老人,除了不能杀,先给老子一脚踹翻,把刀架在脖子上,让她家的壮年投鼠忌器。先控制了形势,本衙内再来讲道理,但凡不遵守命令瞎几把仁慈,造成群体失控者,我绝不轻饶!”

    冲啊——

    两百个特种流氓突击进入了山寨,到处上蹿下跳,简直犹如蝗虫一样见人就打

    穆桂英正在定点清除那一小撮“临时工”。或许可以不杀,然而这是王雱的战术,大家都没有办法。

    跟在后方摇旗呐喊的第五营真是看的眼冒金星,这些人真的太猥琐了,进去后还效率奇高,打的一地鸡毛,几乎没有抵抗。

    但是节操就掉了一地,因为根据王雱的命令,虎头营专打妇女孩子,都是一脚踹翻后刀架在脖子上,然后,她们那一家就安分了。

    虽然粗暴似乎也很简单。把全部孩子妇女打哭后刀架在脖子上,剩下的近三百个壮年就楞了,眼泪汪汪的全部放下石头木棍什么的,跪地投降了。

    在后备队第五营的保护下,王雱在外面如同小猴子似的目测了一下,形势控制住了,这才一挥手道:“进去,关门放狗。”

    全部人马快速开入了山寨,关闭了寨们。

    然后王雱金鸡独立的站在穆桂英的肩膀上,开始对俘虏们演讲。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讲的,主要就是说明一下刚刚殴打妇女和孩子是误会什么的。

    “我大雱是好人,权益之际你们不要怪我。我不是来杀人的,真是来解放的,证据就是:现在刀架在脖子上可以杀你们,对于我人头就是功劳,但是你们却一个没死,简不简单?”王雱道。

    苦力们面面相视一番,少数一些人点头了,其余人继续担心着。

    王雱又道:“至于被穆桂英将军干掉的那几个,相信无需我说,你们也知道他们什么人。别一副不明觉厉的样子不承认,这种群体情况下杀人一定会大乱的,但是杀了三十几人你们的情绪却在可控范围,我就知道我做对了,因为你们的内心就想那三十几个平时用鞭子抽你们的家伙被杀了对不对。”

    “衙内威武!”

    来自枞阳镇的那些人已经开始信任了,便开始喊口号了。于是有人带动,这些家伙的戒心又放下了一些。

    但是很显然,王雱派“特种部队”殴打他们婆娘孩子的劣迹仍旧记在心里。

    根据他们的神色,王雱又展开了一番自我批评。

    汗,或许言不由衷,不过高贵的衙内也都愿意对没人权的苦力逃户认错了,效果当然总是有些的。

    “衙内威武!”现在信任王雱的又多了一小撮。

    接下来马金偲忽然过来猥琐的一点头,那表示他找到山寨的金库了。并且看他的手势表示金库前所未有的大,铺天盖地都是铜钱。

    接下来,王雱继续在穆桂英的肩膀上金鸡独立着,像个影帝一样的道:“说一千道一万都没有什么卵用。你们遭遇了这种待遇,变成这个样子,官府难辞其咎。既然我是王安石的儿子,我代表官府,我就不会推卸,我会尽力解决你们的问题。你们在这里受苦,你们理应要有补偿对不对?”

    “对的……”现在这些混蛋就整齐了,纷纷大喊。

    “没问题,既然你们做苦力是官府的责任。那我除了干掉剥削你们的人外,还买下你们这段时期的劳动力。”王雱道。

    全部人就此面面相视了起来。

    王雱道:“还愣着干什么,去拿钱,不论男女老幼都有权进金库,能拿多少拿多少。只要你拿得动,拿得下,那些钱就是本衙内买下你们这段时期汗水的补偿。”

    大家都蒙了,一个都不敢相信。

    “去啊,这是有时效限制的,不去的表示你们自愿在这里免费劳动,那我就不管了,记住每人都可以上阵拿钱,但只能进出金库一次。拿多少不论。”王雱道。

    抢啊!

    这下虎头营都被他们挤的人仰马翻,再次陷入了兵荒马乱的场景。

    到处是哭着喊着的妇女和小萝莉奔走拿钱情景。没有背箩,他们纷纷把外套脱下来,包钱。

    虽然都是私铸钱,但也可以用。

    其实也没多少,平均下来一家人也就能弄的七八十贯的样子,算购买力也就是后世几万块。

    这笔钱对于一些人不算钱,但是对于他们真是一笔钱,真能解决不少问题。

    差不多的时候就封库了。想拿两次也不行,那不算,王雱猥琐的地方在于,为防止这些家伙贪得无厌就下达了“你可以尽量拿,在你身上的就是你的,但掉在地上的就是我的”命令。

    最后,就是一堆嘴巴笑歪的苦力带着满满当当的钱站在场中的模样。

    叮铃叮铃——

    一个妇女用衣服抱着一大堆钱,尽管很谨慎,还是漏了十多个掉在地上,她急忙如临大敌的样子道:“强儿快些捡起来,这是咱们的钱。”

    那个小屁孩也抱着钱,却身子灵巧的想去捡。

    王雱如临大敌的指着道:“放下!掉在地上就是我的!”

    叮铃叮铃——

    那边又有人掉钱了。

    王雱看都不看又大叫道:“放下,那也是我的。”

    全部人就惊悚了,却是他们也都更加小心的抱好自家的钱。

    说来也奇怪,正因为王雱这么抠门,相反更让这些苦力更加信任他了。没什么原因,大家更具这个局面,更相信抱在手里的这些钱属于自己了。

    王雱从大婶的肩膀上跳下来,开始顺着顺着的找,看看到底有多少钱掉在地上。

    “我的,我的,我的。”

    每次路过发现之后,王雱就指着这么说道。

    发现一个大叔站的姿态有些诡异,王雱便吩咐马金偲:“把这家伙拉开。”

    马金偲后脑勺一掌把猥琐大叔打退后了,发现原来是大叔脚下踩着十多个铜钱。王雱便指着道:“这是我的,谁再敢踩着就等于抢我的钱。”

    大叔一阵郁闷,然后大叔的婆娘白他几十眼,寻思钱都能拿掉了你到底干什么吃的?你要是再掉你试试看?

    把但凡在地上的钱,画圈圈,圈起来成为王雱的以后,王雱又爬到穆桂英的肩膀上站着道:“信任就是这样开始的,协议就是这样达成的,简不简单?”

    简单个蛋啊,大家只想着什么时候能走,便有胆子大的人询问道:“衙内开恩,能让咱们走了吗?”

    “并不能。”

    王雱道,“你们需要看好你们手里的钱,我承诺是你们的就一定是你们的。但你们大部分是逃户,被某些官僚默认为了土匪,现在正有一只军伍朝这边行军,目的是剿灭你们,灭口。别问为什么,总之我就是知道,总之你们现在若出去就享受不到手里的钱,会被当做土匪杀死。你们信我也好不信也好,那并不重要,注意我的口型,现在不许走。等一日后,我一定给你们个说法,给你们享受手里钱财的机会,给你们落实家园。”

    马金偲凑近担心的道:“留他们在寨子里,会不会引发不安分?”

    王雱想也不想的低声道:“妈的你以为我那么好,我让他们抱着钱,就是给他们希望给他们画饼。让他们没有机会抱石头砸老子们,懂了吗?然后他们还是此役的重要人证,必须在我们手里。”

    马金偲去旁边画圈圈去了,瀑布汗,衙内竟是以这个理由分钱给他们?也是醉了。

    “对了衙内,您突击时候专门打妇女和孩子,能不能额外赔偿医药费?”有两个胆子大的妇女试着问道。

    “没门,你们是悍匪控制下的奴隶,每天都被虐待,我读书多你们蒙不了我,你们身上的伤是土匪弄的,这锅我小老王不背。”王雱手舞足蹈的大叫。

    于是他们又消停了。

    不过王雱又道:“然而,在我摆平无为军区的幺蛾子前,愿意相信我,愿意安分的,我会默认为‘不添乱就是功劳’,对这些骨骼惊奇的家伙我有奖励。即黑户的,我帮你们重新弄到户口。你们抱在手里的钱似乎不够置家过日子,但是没问题,只要你们愿意干我会教你们赚钱,我教你们养鸡。不愿意干个体的,愿意劳动的也没问题,我王安石的儿子给你们合约,成为我的长工干活,然后你们把你们的工资和闲钱存来给我,我再给你们利息。”

    这些大头苦力们又面面相视了起来。高兴的有,迟疑的有,紧张的也有。

    当然不会全部信任王雱,但是没关系,一定也会有信的。那么这一群除了是劳动力外,也是将来王雱银行起步的火种……
北宋最强大少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