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三国之封疆万里 > 第153章 诏命

三国之封疆万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3章 诏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此后,刘封又是嘱托了一番徐庶关注那交州之事,刘封听闻孙权派遣了鲁肃前去襄阳b便已料定,孙权得不到荆州之时若是再想扩张,在北方被曹操牢牢把持之下唯有经由交州谋夺益州与汉中之地,故刘封断定,少则一月,多则数月,孙权对交州必有动作,而吴巨又与刘备交好,唯一可图者,便是士夑。

    此事徐庶自然也是不敢怠慢,经由荆州境内前往交趾之路上全部给徐庶派遣了精兵扮作游侠等候,一旦有江东人士经过,徐庶即刻便会得报,于是徐庶向刘封保证,定然不会教江东在此事上占了先机。

    刘封此来,将诸多事宜都加快了进度,并且又让徐庶知晓了其有分化周瑜与孙权之心,徐庶心中亦是倍感压力,这件件皆是大事,且不能教诸葛亮察觉分毫,但其心中也是明了,日后一旦发生变故,这些皆是刘封逐鹿天下的资本。

    当刘封星夜回到江陵城中之时,事先得报的庞统自然在刘封府中等候,一见面,庞统便有言,刘封离开这数日只见,襄阳发生了两件大事,虽刘备并未扩散,但亦是让庞统探知。

    其一便是鲁肃携着当初刘备与孙权所签盟书前来讨要荆州之地,直言为此番抗击曹操,江东损失精兵不少,更兼在阵前折了猛将太史慈,故而讨要荆州南方零陵与桂阳两郡之地。

    虽盟书之中有言,若是得了荆州刘备当与孙权分之,但诸葛亮却是以江夏郡已有部分归了江东,并且刘备如今并无立足之地为由,只是向鲁肃承诺待得刘备经由荆州取了益州与汉中,将大部人马迁走之后方能与江东商谈分荆州之事。

    鲁肃虽心中愤恨,但自然是说不过诸葛亮那三寸不烂之舌,当下只能是又请刘备写下约定,待其得了益州,汉中之时,须得将荆州数郡归还孙权,那毫无踪影之事,刘备自然是并未拒绝,当下签了了那约定之后,便将鲁肃打发回了柴桑复命。

    而这其二,却是刘封并未能想到之事,曹操败走归了许昌后,竟以天子之名,将刘表长子刘琦任命为荆州牧之职,并未提及刘备分毫,并将那任命诏书送往了襄阳与夏口,虽此事刘琦领了诏书之后并未有何动作,但却让刘备颇为尴尬。

    刘封细细分析此事,方知曹操此人实是智计多出之辈,荆州牧本就是刘表之位,如今刘表已然亡故,刘琮又早在曹操驾临之时便横死荆州,将这荆州牧之位赐予刘琦,乃是实至名归之举,然刘备坐拥荆州,已是事实,刘琦一旦领了这诏命,也就相当于向世人展示了刘备乃是不仁不义之徒,刘表好心将其收留,到头来却落得个鸠占鹊巢,刘备这仁义之名,经由此事也便难以保全了。

    庞统将这两件事向刘封说了一番,而后又是言道:“昨日刘琦公子已然亲自到了襄阳向刘皇叔陈明其无心领受荆州牧之职,事了之后,特来江陵拜会子威,今日方才入了城,子威若再不归来,统便要遣人前去催促了。”

    刘琦能够来此,倒是有些出乎刘封意料,前次在新野之时,正是刘封出了计策,才让刘琦躲过一劫,如今刘琦自襄阳直接到了江陵,虽说是与刘封叙旧,但刘封想来多半乃是因刘琦怕有杀身之祸,这才又来请教刘封,左右刘封已然救过刘琦一次,断不至于坑害于他。

    “明日一早便面见刘琦……”刘封眼中精光一闪,并未多言,庞统一见便知刘封既然有此决定,那这刘琦定是大有用处,只因此时刘琦定然是被刘备视作眼中钉一般,恨不得刘琦即刻消失,刘封依旧敢冒风险与其相见。

    次日一早,刘琦便被请入了刘封府中,此时刘封已然是换上一副清闲样貌,仿佛这些时日便在家中未曾离开一般。

    刘琦一进屋中,刚与刘封相对而坐,见刘封将旁人全部遣散出了屋中,竟然直接就跪拜在地,几乎瞬间便是声泪俱下,口中言道:“子威此番能与琦相见,足见子威仁义,琦如今命悬一线,子威若真如之前所言一般视琦为友,是否能再救琦一命?”

    刘封见此情形,眉头便是一皱,连忙将刘琦扶起,低声道:“曹操那厮将公子封为荆州牧之事封已然听闻,但公子在襄阳已然与父亲解释清楚,又何来命悬一线之说?公子并无争名夺利之心,在夏口安稳度日即可,何人又想取了公子性命?”

    刘封想到刘琦此来乃是问计,但却未曾念及事情已然是到了如此地步,刘琦此人亦是自幼饱读诗书,对这乱世之中生存法则极为熟知,且颇能隐忍,刘封知其若非真是走投无路,断然不会有如此一番表现。

    “刘皇叔初得荆州之事,琦便已无相争之心,只求在夏口聊以度日便罢,将麾下军马全部与了云长将军镇守夏口,虽云长将军甚为轻慢,琦也并未与其相争,然就在曹操遣使者到了夏口,将其任为荆州牧后,关将军便愈发视琦为敌人一般,数日之前更是借机将琦贴身护卫处死,琦心知若在夏口滞留,则不日必会遭了不测!”

    刘封一听此事便知,关羽此人虽万分高傲,但行事却也不是全无顾忌之人,竟能将刘琦护卫处死,多半是不知得了何人默许方才如此行事。

    “公子到了襄阳之时,父亲与诸葛军师是如何讲来?”刘封一边问道,一边心中暗自权衡。

    “琦不敢直言云长将军之所为,只是表明琦并无领受荆州牧之心,荆州万事皆凭刘皇叔做主,并恳请刘皇叔将琦调离夏口,到一偏僻之所,但诸葛军师却着琦暂且留在夏口,刘皇叔亦是默许此事,琦恐一旦回了夏口,多半便会死在城中……故此才前来请教。”

    刘琦虽未言明,但刘封一听便知,刘琦多半已感觉到刘备不能再容于他,刘备若要在稳坐荆州,这正统的荆州牧,又如何能在荆州碍眼?
三国之封疆万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