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三国之封疆万里 > 第114章 层层揭开

三国之封疆万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4章 层层揭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就因如此,子威将军便要将吾羁押至此,日后斩杀于阵前以免父亲将那些城池兵将皆传授与我?”曹植显是对刘封此言有些气愤,登时便站起在刘封面前,面上满是怒气道。

    “子建若是如此想来,在封心中便有负各地盛传之财名,恕封直言,若是以对手而论,将来子建之兄长曹丕,比子建更加难以对付十倍有余,不知子建是否承认?”

    刘封此言一出,曹植显然是颇有些羞愧,年少之时曹植与其兄曹丕尚且能够玩耍在一处,但随着二人年龄的增长,尤其是曹操愈发显露出对曹植更为青睐之时,二人关系便开始不复以往。

    到如今更是几乎势如水火一般不能相容,这些在曹操阵中早已不是秘密,曹丕暗中收买曹真与司马家族等一干人,而曹植亦是培养了些许势力,以求能够与曹丕抗衡。

    故此刘封这番话说到了曹植心坎之上,虽因曹操偏爱,曹植在许昌与邺城几乎并无反对之人,但曹军将领私下盛传曹植若是治国理政必然不如曹丕这等言论,却是不时能够传入曹植耳中,虽对治国理政的确无甚兴致,但曹植却也心知此事已然是势成骑虎,一旦教曹丕继承了曹操大业,则其性命多半不能保全。

    “那子威将军岂不是抓了植这等无用之人?若是此番便教植死在这里,待兄长继承了父亲基业,子威将便算得上是给刘皇叔平白多找了许多麻烦?”

    曹植此时不免心中生出一分颓废之气,在刘封面前自嘲了起来,在他想来,此番既然到了刘封手中,多半便已然并无生还之可能,想到曹操身后之位多半会传与曹丕,心中又闪过了一个娇媚的身影,面上不由得现出了一阵苦笑。

    “子建真可谓是手眼通透之人,正因如此,封才并未将子建交由父亲与诸葛军师处置,而是请命将子建留在江陵,曹丞相有百年,封之父亲与曹丞相年岁相差无几,是故封亦如同子建一般,该当有所思虑,据元直之言,子建乃是一性情中人,是故封便不与子建顾左右而言他,直奔主题了,不知子建是否能听得封话中要领?”

    刘封因在徐庶口中已然对曹植有了不少了解,加之心知曹植虽得了曹操宠爱,但在曹丕重压之下,多半终日心中十分恐慌,惟恐曹操忽有一日仙去,登时便会成为曹丕刀下亡魂。

    于是刘封并未含糊其辞,直接便切入了此番主题,果然如他所料,曹植听闻刘封此言之后,惊得双目圆睁,半晌也未能闭上,他虽是性情中人,但对刘封此等想法,却也是颇有些始料未及,刘备尚且年富力强,刘封却在曹植身侧公然谈论其身后之事,此乃是大逆不道之举,曹植虽知刘封胆识过人,但却并未料到其心中亦是有如此深远之用心。

    “莫非子威将军能对植在与兄长之争中有所易助?恕植眼拙,子威将军虽十分勇猛,但总不至于到时带领刘皇叔麾下军马前来相助吾对抗吾之兄长。”

    曹植显然思维亦是极为敏锐,见其对刘封多半是有所用途,当下便将话说得滴水不漏,以便试探刘封之后到底有何打算,在曹植心中,若是能借由此次被抓,既将曹操之心进一步握在手中,又能与刘封在未来互通有无,对其亦是有所易助之事。

    但曹植自然是不能如此快便与刘封一拍即合,在其想来,若是能装得高冷一些,便可能在刘封手中获取更多好处。

    “若是封所获消息无错,子建虽尚且年少,但身侧亦是有高人指点,此人便是前朝太尉杨彪之子,杨修,杨修此人,虽比子建年长十余岁,却亦如子建一般少有才名,思维十分敏捷,但依封之所见,若是子建再唯此人之命是从,则距离败给曹丕之日亦是不远。”

    “德祖乃是不世之材,子威将军未曾得见德祖,为何口出此言,依子威将军之见,德祖之言,有何听不得?”曹植最为倚仗之人便是杨修,杨修此时就如同曹植老师一般,事事为其详尽谋划,曹植按照杨修之计策,每每能在大小事宜上讨得曹操欢心,故此其对杨修十分倚重,此时刘封竟然口出此言,曹植自然不能信服。

    刘封只是微微一笑,心知若不能让曹植心服口服,认识到其在曹操阵中已然是全无优势可言,其不然不会甘心与刘封合作,于是沉声道:“杨修少有才名,又持才傲物,除却子建之外,极少能够瞧得上曹丞相麾下他人,长此以往,子建周围除去杨修之外,便再无他人可用,此乃其一;杨修此人,虽才思敏锐,但为人处世却是尖酸刻薄,不够圆滑且锋芒毕露,其所出计策,想来多半亦是如此,曹丞相虽对子建十分宠信,对此种计策心中多半却会不喜,倘若有朝一日发觉子建之计策皆出自杨修,则杨修之命便不久矣,此乃其二。子建没了杨修,又如何能敌得了已然蛰伏多年的曹丕……”

    “这……”显然,刘封之言句句如同刀锋一般割裂了曹植心中诸多幻想,但此番言论却又是有理有据,就像刘封每每亲眼在旁观摩杨修与曹植定计一般,让曹植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但刘封见曹植如此,却并无停下之意,继续言道:“若是依照常理,曹丕本就为长,子建为幼,汝等二人又是一母同胞,一同长大,本不应有如此大之嫌隙,就算曹丕得以继承曹丞相之位,子建亦是能够当个逍遥王爷,这本是快事一件,于子建心性亦是十分吻合。”

    “那又如何?”曹植心知刘封不会就此言毕,只得面色铁青的问道,他心中并不相信刘封远在荆州之地,竟能够对其诸多私密之事知之甚详,单只徐庶相告,刘封断然不会推断到如此深刻之境地。

    “这原本的好事,怕是因子建这年少风流的习性,已然再无可能!”
三国之封疆万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