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光之月 > 第二十八章 壁画

无光之月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八章 壁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你的表述有问题。”米娅反驳道,“不是货物不见了,是换了个位置,而且种类也不一样了。”

    “嗯,很明显的区别。”修尔点点头,“开始是用方形物体指代的,但是到这幅图,所有货物都特意换成了圆形。”

    “贸易交换。”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说出了心中的结论,“活的蜥蜴人,在和风中的亡灵进行贸易。”

    一时间,大家都有些发愣,这绝对是颠覆性的结论。

    进行贸易,说明双方至少都拥有自我意识,但按照帕瓦帝加的理论,亡灵,尤其是骸骨类亡灵,是不可能有自我意识的,它们只是一些受本能驱使的骸骨而已。

    哪怕是蜜莉蒂随身携带的颅骨赛伦,也是她在赛伦认可下,把他的一部分灵魂封入颅骨,才勉强保住了他残缺的意识,既便如此,一旦她解开封锁,塞伦的灵魂就会消散,只剩下一颗普通的头骨。

    然而,如果壁画里描述的情景是真实的,那这些乘着沙暴穿梭的亡灵,就肯定有自己的意识,很可能还有属于亡灵的文明,关键是生灵和亡灵之间居然彼此认可,不但会相互贸易,甚至还把贸易的日子视为节日来庆祝。

    “有趣,很有意思的故事。”修尔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个世界的亡灵,真的有智慧吗?看起来不像啊。”

    “的确不像。”米娅表情阴沉的说道,“咱们这几天遇到的,不管是风中的那些,还是跟着这个神殿钻出来的哪些,完全不能算是有自我意识。”

    的确,这些天遇到的所有亡灵,很明显都是在凭着本能行动,就算在广场上激战的对手,也没有脱离被本能驱使的范畴。它们的表现,除了会在沙暴里飞来飞去之外,和帕瓦帝加的亡灵没有任何区别,所以逐影者们才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的特殊之处,直到此时看了壁画才发现异常。

    “萨芙,你们……好吧,我问错人了,知识之书和智慧之脑是绝对中立的,凯丽,你们水之教会,会把自己和奥夫瑞根大人的信徒做交易的故事,刻在神殿里吗?”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要被刻在那么邪恶的地方。”凯丽还没回答,莫巴克就已经开始习惯性的抱怨了,“被他们刻上去,简直就是耻辱……好吧队长,我这就闭嘴。”

    “我们不会的。”凯丽认真的考虑了一阵,才轻轻摇头道,“虽然现在已经停战了,但记录这种事,实在是……”

    “但是,现在蜥蜴人的教会就记录了这一场景,而且是在神殿里正式刻下来的,说明和他们贸易的亡灵至少不是异类,不是异教徒,甚至说,很可能也信仰这四位神灵。”

    “可没那么简单吧。”蜜莉蒂也插入了讨论,“别忘了,所有亡灵的能量来源,全是黑石和黑沙提供的,至少咱们现在见到的亡灵都是这样。相比之下,这些被大地驱动,又乘着风在空中飞行的亡灵,比蜥蜴人距离神灵更近才对。”

    “神灵的使者?见鬼了,这可不是什么贸易啊。”修尔喃喃的说道,“这完全是一场献祭才对。”

    虽然在故乡世界从未接触过这些,但四年多以来的经历,让修尔对神学知识了解的非常透彻,一眼就看穿了蜥蜴人行为的本质。

    不错,这就是一场非同寻常的献祭。

    信徒们向神灵献上自己的祭品,由神灵派遣使者收取,神灵当然不白白接受信徒的供奉,也会赐下足以让信徒满意的礼物。

    看似是一场神灵和凡人间的贸易,但本质却还是献祭,只不过献祭的过程中多了神灵使者这一载体而已。

    “呦呦,这里的神灵比母亲差远了。”在凡人献上的成堆祭品上拍了拍,莫瑞娅不满的说道,“母亲就不会让我们献上这么多没用的东西,最多也就是向我们要几件新奇的玩具而已。”

    向自己孩子索要玩具的母亲是有多幼稚啊,修尔暗暗翻了个白眼。这话他只敢在心里想想,可不敢说出来,否则阿尼卡未必会和他一般见识,但肯定有人会让他非常头痛的。

    不过,小鹿这话说的,似乎哪里有问题啊。

    “神灵要那么多凡人的东西做什么?”修尔终于反应过来了,“一点用处也没有吧。”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神灵早已脱离了凡人的理解范畴,是由纯粹的法则之力形成的存在,就算他们有的曾经是凡世生物,就算他们以智慧生物的形象示人,但从成神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不再是人了,凡世的物品对他们来说毫无价值。

    美食,美酒,奢侈品,神灵倒是也能享受,然而他们享受的是这些东西的象征意义,而非这些凡物本身,以美酒为例,献上一杯、一桶还是一水池,对神灵来说没有任何区别。

    因此,献给神灵的祭品往往只是象征性的一点就够了,这代表着信徒的感恩之心,而不是一箱一箱的献给神灵。就像在暗月圣殿里,每天吃饭的时候,修尔都会在圣像前摆上一杯葡萄酒和一块面包,这就是暗月信徒的心意,虽然每次随后就被他吃掉喝掉,而且有时候还会偷偷用红藻水冒充葡萄酒,但至少心意到了嘛,细节问题一点也不重要。

    “祭品真的是给神灵的吗?还是神灵默许使者们以他们的名义征收祭品?他们回赠的又是什么?为什么活着的蜥蜴人都欣然接受?”

    一个又一个问题,从大家的脑海里不断冒出,不过没人问出口,谁也不知道答案的问题,问了也没有意义。

    离开记录了献祭过程的壁画,越向前走,描述祭司或者贵族的壁画就越多,壁画里,这些圣职者都是同样的打扮,面具长袍就是他们和普通蜥蜴人最大的区别,无论他们出现在哪里,都是前呼后拥,接受无数人的跪拜。

    “嗡”,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逐影者们对壁画的研究,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被修尔随身携带的圣礼之物,那柄血祭用的石斧,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发出淡淡的光芒。

    “不会吧,又来?”有过一次被幻象影响的经历,莫巴克习惯性的发出了抱怨,这次没人谴责他,因为他说出了大家的想法,如果在这种未知的环境里陷入幻境,那实在是太危险了。

    还好,大家担心的事并未变成现实,石斧只是发光和微微抖动而已,更像是一种能量的共鸣,这也给大家提了个醒,看来,关键的位置已经不远了。

    长长的甬道并不是直来直去的,两侧也经过了好几扇大门,不过逐影者们无论如何尝试,都无法打开任何一扇门,马卡杰伦和米娅都确认过,这些门上没有机械锁和魔法锁,但大门就是打不开,想来是这里的主人并不欢迎他们随意参观吧。

    倒也不是不能强行破门,石质的建筑,有莫巴克对石质的了解,加上元素法师米娅的破坏力,再厚的门也能炸开,但是炸开之后神殿会有什么反应,谁也没法确定,这种可能激怒对方的事,还是不做为好。

    既然不能随便探索,也就只有一条路走到底了,受到石斧的催促,逐影者们忍痛放弃了包含无数信息的壁画,让注意力回到甬道里。

    已经很难分辨在甬道里走了多久了,空气依然清新,温度一成不变,就连墙壁上的油灯都一模一样,彼此之间的间距也分毫不差,如果不是壁画一直在变化的话,大家甚至会怀疑自己从来没有前进过。

    “就要到目的地了。”握着石斧,修尔可以感到石斧的震动在不断加剧,这是和它共鸣的能量源越来越近的证明,他可不认为石斧共鸣是偶然现象,能让圣礼之物共鸣,又置身于神殿,具体会是什么修尔已经能想象到了。

    “队长,前面没路了。”顶在最前面的莫巴克停下了脚步,“只有一扇门。”

    “嗯,我看到了。”修尔深深吸了口气,“一直让大家低警戒等级行军,现在精神状态应该都恢复了吧?”

    “没问题。”

    “那就进入战斗状态,不过有一点注意,我不明确下令,严禁发动攻击,一旦我下令了,就不要保存体力,力求以最快速度消灭敌人。”修尔和在门口的时候判若两人,表情非常严肃,“咱们的对手,很可能是某个神灵意志在凡世的延伸,虽然不可能有神灵的实力,但也不会容易对付,大家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刚才在外面就做好了,和神灵有关的事从来没那么简单。”米娅冷笑着说道,“而且看你在门口那么放松我就知道不对,你不会是担心我们吓得走不动路了吧。”

    “咳咳,总之小心一点,特别是你,凯丽。”修尔尴尬的回避了米娅尖锐的言辞,“你拉着那只蠢狼,不要离开米娅和蜜莉蒂身边。”

    “哦,知道了。”女牧师还是那么平静。

    “莫巴克,推门,不用担心打不开,让我看看,到底是谁在邀请咱们进来。”
无光之月》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