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光之月 > 终幕 无光之月(两章合一,今天一更)

无光之月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终幕 无光之月(两章合一,今天一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咔哒,咔哒”,规律的脚步声,空荡荡的走廊上。

    长长的走廊,木质墙壁古老而陈旧,布满了岁月斑驳的痕迹,铜制油灯嵌在墙壁上,在昏黄的灯火映照下,泛着青绿色的光泽,油灯一盏一盏的排列着,沿着走廊向后延伸,直至视线尽头的黑暗之中。

    木质地板和墙壁一样古老,油漆已经在时间的消磨下不再有光泽,但表面还是被擦拭的一尘不染,轻轻踩上去,响起的吱呀吱呀得声音,在无窗的走廊里回响,反而更加衬托出四周的寂静。

    修尔正走在这条走廊上,始终保持着均匀的频率,每一步都迈出相同的距离,从始至终,都保持着波澜不惊的从容。

    “咔哒,吱呀。”

    长长的走廊终于到了尽头,修尔毫无停顿的推开了走廊尽头的黑色木门,木门推开的一瞬间,眼前豁然开朗。

    门后是一个极为宽敞的正方形大厅,甚至足以容纳数百人在里面翩翩起舞。大厅的一面并不是木墙,而是一整扇落地窗,数十米宽的落地窗,让窗外的景物可以尽收眼底。

    窗外是黑夜,是一望无际的夜空,而就在窗前的夜空正中,一轮巨大的暗红色的明月高悬着,为大厅里的一切,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猩红。

    “这个世界上,想必只有在这里,凡人才能看到暗月的真容吧,当然,凡人也没什么机会来罢了。”仰望着空中的暗月,修尔仿佛已迷醉在猩红的月光之中,“无论看多少次,原本无光的暗月,在发光时永远都是这么美。”

    修尔当然不是自言自语,大厅里除了他之外,还有另一个人存在,至少,外形是人。

    巨大的大厅空空荡荡的,几乎没有任何陈设,只有在落地窗前,摆着一张精致的白色茶桌和两张相对的座椅,茶桌上,透明的茶壶里,泡着浓浓的红茶,暗红色的茶水散发出浓郁的红茶香气,即便站在门口相隔很远,也能飘进修尔的鼻子里。

    茶桌的一侧,坐着一个女人,一身黑色的洋装衬托出她窈窕的身材,精巧的双脚裸露着,犹如象牙般白皙,一头黑色的长发犹如瀑布般披散而下,一直拖到洁净的地面上,发丝乌黑浓密,仿佛丝绸般顺滑。

    看不清她的脸,因为她正背对着修尔仰望天空,似乎已经入迷了,以至于一直一动不动,就像一个精致的娃娃一样。

    “能再次目睹如此惊人的美丽,我是不是该表示荣幸才对?”修尔很绅士的为女士倒满了红茶,模棱两可的形容,不知是指天空,还是指面前的存在,“不过,我记得自己应该是被你的代行者缠到半夜,好不容易才成功睡着才对吧,身为高高在上的神明,难道无聊到喜欢在梦中把信徒拉进自己的神国吗,伟大的暗月女士,露娜大人?”

    女人没有回答,就像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一直凝望着天空的暗月。

    “好吧,不管怎么说,多谢你了,暗月大人。”闭起眼品尝着红茶,许久之后,修尔才轻轻叹了口气,低声说道,“那个世界才有的建筑风格,故乡独特工艺加工过的上好红茶,包括这扇熟悉的落地窗,想带给我家乡感觉的这份好意我收下了。”

    “谢谢你。”暗月女士第一次开口了,声音清冷,一如夜空的月光。

    “哦?我还以为第二次拉我进来,是为了骂我一顿呢,谢我什么?”修尔端着茶杯的手一顿,“谢我替莉莎和水之神殿结盟了?还是谢我在不违背你教义的前提下,把暗月教会的名望扩大了?”

    “谢谢你照顾好了那个孩子,我虽然眷顾者她,但如果没有你的照顾,她恐怕……”人性化的摇摇头,清冷的女神轻声道,“还有阿尼卡的事,也该谢谢你,不过你要小心阿尼卡,她要你做的那件事,比你想象的更难,千百年来,连神灵都无能为力的事,却想交给一个凡人,她这次有些过分了。”

    “原来这件事你也知道。”修尔目光一缩,这事他原本并没有打算现在就向女神回报,“看来你的消息比我想象中还要灵通啊。”

    “神明,是无所不知的。”露娜轻叹道,“这并不只是一句空话。”

    “呵,是这样吗?”修尔温和的笑了笑,然而说出的话,却远没有那么温和,“那么不如咱们来讨论一下,关于异界投影和大裂隙这几年为什么会越来越频繁的出现的事?或者讨论一下,众神殿为什么会突然建立,你们到底在担心什么?”

    露娜没有回答修尔这个内涵非常尖锐的问题,只是转过身,端起修尔奉上的红茶,像他一样浅浅抿了一口。

    虽然已经转回了身,但依然看不清她的面容,视线中只有模糊一片。凡人,永远无法直视神的荣光,即使受到神灵眷顾的人也不例外。

    “呵,抱歉,我失态了。”修尔微微欠身,歉然说道,“其实你不需要谢我,上次见面我就说过了,我这条命是你给的,为你效力理所当然,就算把命还给你也没什么,何况只是这点小事。如果为了这点小事就谢我的话,你当初也就不需要救我了,不是吗?”

    “你确实应该道歉。”露娜站起身,慢慢走到窗前,再次仰望天空的暗月,“不是因为你失态了,而是因为你从没有真正相信过我。”

    “嗯?”修尔对着女神的背影挑了挑眉,“你是说……”

    “你从没有相信过,我当初救下你,根本没有任何附加要求。”露娜缓缓的说道,“救了就是救了,没有什么需要还是不需要。”

    “没有?”脸上的笑容一僵,修尔皱皱眉,音调稍稍上挑,“你是说,当初你救我,其实对我没有任何要求,也没想让我做任何事?”

    “是的,没有。”女神始终没有回身,肯定的应道,“确切的说,我也只有一个要求,就是照顾好那孩子,但是这个要求我早就已经不需要提了,你是不可能割舍掉和那个孩子的羁绊的,不用我要求,你也会让她健康快乐的成长,为她安排好今后的生活。所以,我对你已经没有任何要求了,你可以随意去做你想做的事。”

    “呵,呵,呵,这真是一件有趣的事。”面对神灵,修尔终于无法维持自己一贯的从容了,脸色带着微微的阴沉,低声说道,“让我们来估算一下你的现状吧,算算你在沉睡前还能支撑多久?十年?二十年?这几年,你的状况起伏不定,这一点你瞒得过莉莎,但是瞒不过我。呵呵,你已经到了沉睡的边缘,不,不止是沉睡,等你沉睡之后,过不了多少年,等最后一个记得你名字的人消失,你连存在都会被抹去,你的真名,就会从此在众神殿里消散了。”

    “然而你做了什么?四年前那一次,你消耗了大量最宝贵的神力,把我从投影世界里拉了过来,这可是对抗空间壁垒啊,这一行为,足以加速你的沉睡。”

    “面对这种现状,你想要让我相信,你四年前做那些事没有目的,你对我没有要求?你告诉我,可以随便做我想做的事?你真觉得,凡人是可以随意欺骗的吗?”

    “向神灵倾泻怒火,这可是很危险的行为,你确定你做好了承受代价的准备?”女神的声音淡淡的,不仅一点也没有被修尔突如其来的爆发吓到,反而带上了一丝暖意。

    “呼,抱歉,我的世界是物质化的。”清冷的声音让修尔突如其来的火气消散了一大半,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对于只在传说中存在的神灵,我们充满尊敬,但保持距离。”

    “原来你们那个世界,表示尊敬的方法就是当面责骂和威胁吗?”露娜始终凝视着窗外的红月,“还真是独特的习惯呢。”

    “咳咳,你知道的,风俗习惯总有些不同嘛,偶尔会用这种方式表达尊敬啦。”

    “呵呵,你知道,那孩子每次对我祈祷的时候都在说,哥哥有多善良,多关心她,多可靠,就是每当表达心里感情的时候,就要用胡说八道来掩饰。”露娜悠悠的说道,“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突然爆发的怒火是因为在为我担心,生气我不在乎自己的存在,而你那些违背本性的刻薄话语,只是为了掩饰自己这份担心呢?”

    “咳咳咳,我可没那么闲。”修尔不着痕迹的用茶杯挡住自己的视线,发出一串干咳,在故意用缓慢的动作喝下半杯红茶之后,才恢复了原本的优雅从容,平静的说道,“平心而论,你对我很好。当初是你护住了我的灵魂,让我的灵魂不至于因为位面排斥力而被撕碎。又通过莉莎的手,修补了我的躯体和灵魂,这些对你所剩不多的神力来说,是严重的消耗。而且这几年,你又在我并不能全心信仰你的情况下,用交易的形式,让我可以使用你的神力,成为你的圣职者,可以说,你为我做的已经足够多了。”

    “我很感激你,当并不意味着我相信你说的一切,至少你刚才说的那些,我根本不信。你付出代价救了我,却什么也不需要我做?换成你是我,你会相信吗?”

    “我会。”一句话就把修尔后续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哑口无言的修尔,让清冷的女神居然发出一阵低低的轻笑,“给你一个测试吧,我的神官,我的核心教义,我的特性,你应该还记得吧,这可是信徒的基本知识。”

    “呵,无言的付出,沉默的奉献,不为人知的爱。”修尔叹息道,“所以我不能真的信仰你,因为我实在不相信这种毫无理由的付出。”

    “不能信仰我,你确定吗?你以为神灵就可以随便违反规则,像交易一样让凡人借用自己的神力?帕瓦帝加从来没有过这种事,因为有些规则,即使是神灵也要遵守。”露娜重新坐下,看着修尔像个绅士一样的为自己再次斟满茶杯,清冷的声音里多了几分柔和,“如果你真觉得自己的内心深处并不能接受我的教义的话,我希望你能回答一个问题。”

    “四年前救下那个孩子的时候,你确定你能赢过那些人?你确定自己不会死?如果你不能确定的话,当做没看见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冲上去救人呢?而且,最后你浑身伤痕累累虚弱垂死,那孩子却一点伤都没受,这又是为什么呢?”

    修尔再次用茶杯挡住自己的视线,闭着嘴一言不发。

    “当时如果你马上为自己治疗的话,虽然活下来的几率不是百分之百,但也有很大的幸存可能,这点你不能否认吧。然而虽然那孩子的叙述乱七八糟,你根本没弄清状况,但是你还是勉强得出了她继续呆在那里会有生命危险的结论。然后你用特殊的方法强行让伤口止血,对,就是一个月前你用过的那种方法,拖着残躯一夜跑了将近二百公里,把她及时带到了出口的位置,以至于自己的伤势恶化,再没有治愈的希望,你帮我解释一下,你希望她满足你什么要求呢?”

    “好茶。”修尔板着脸,像是沉浸在红茶的香醇之中一样,“这杯红茶味道真不错。”

    “最后的脱离过程中,你抱着那孩子,灵魂已经受到排斥力的冲击了吧,但是你不知道那孩子作为这个位面的住民,不会遭到排斥,所以,你担心她自己应付不了,就抱着她一直向前,灵魂都开始破碎了也没停下来,这时候你又想要求什么呢?”

    “我睡得够久了。”修尔突然站起身,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觉得我该起床了,再见。”

    “呵,也好,你也确实该回去了。”露娜端庄的坐在椅子上,捧着还冒着热气的茶杯,“我这次找你来,除了道谢之外,主要是想告诉你,下午我并非想要干涉你的行为。”

    “我能猜到。”就像刚才和神灵争执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修尔若无其事的说道,“她只是太希望得到那颗水之心,所以直接找上你了,应该还立誓了吧。”

    “嗯。”女神朦胧的影子点点头,“温蒂是可以相信的,她的信徒是否可信你自己判断。阿尼卡并不可信,她并不邪恶,也从不说谎,但心思难测,和她接触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我可以把这看作神灵对凡人的关心吗?”

    “不,神灵只是在担心,凡人出事了的话,没人去完成她的要求了。”没人能想到,一向清冷的暗月女士,偶尔也有开玩笑的雅兴。

    “很好,我睡醒了。”确信自己嘴上的战斗也占不到便宜,修尔转头就走,绝不拖泥带水,不过刚刚打开门,突然停了下来,按着木门站了很久,才垂着头问道,“你们神灵,都是这么狡猾的吗?”

    “恩?”露娜模糊的影像歪了歪头。

    “你说你救我没目的,不需要我做什么,我差一点就信了。不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进入投影世界,但我想,我应该不会是首例。这千万年来,总会有几个倒霉的家伙,和我一样被投影进帕瓦帝加的异界投影里吧。”

    “你被牵扯进来,只是因为在你故乡的投影空间形成的那一瞬间,你刚好踏入投影空间的边界,早一刻投影空间形成失败,晚一刻投影空间成型,你就进不去了。”露娜点头道,“条件非常苛刻,但你的确不是第一个。”

    “这就好。”修尔苦笑着说道,“那么,这些人都获救了吗?神灵们都会不惜耗费自己的神力,去救援他们吗?不说其他神灵,你这么做过吗?”

    这次换成露娜一言不发。

    “你的确对我没有任何要求,这次我终于相信了。”修尔叹息道,“从我对莉莎的行为,你已经算准了我会主动去做你希望的事,你根本不需要提什么要求。无言的付出,呵呵,这是教义的另一面吧。”

    “好茶。”露娜完全重复了刚才修尔的动作。

    “关键是,就算我已经想到了这些,偏偏还会继续做下去,而且是心甘情愿的。”修尔推开门,最后留下了一句自嘲,“凡人和神灵的差距,果然难以逾越啊,起码在远见上。”

    “呵,其实你还是想错了。”独自留在空荡荡的大厅内,露娜像个人类一样细细的品味着红茶,不知过了多久,才幽幽的自语,“我承认我对你其实有要求,但根本不是你现在做的这些事,不,确切的说,我对你的要求,就是随着你的心意去做你想做的事,不是为我,而是为了……所有人。沉默的爱从来没有另一面。你只是站在个体的角度去看,所以无法感受,可是你忽略了,我可没有说过,我的爱只针对个体和种族而已。”

    站起身,随着露娜的动作,大厅从远端边缘开始,一点一点被虚空吞噬,桌椅,茶杯,渐渐消于无形。迈着平缓的步伐,露娜走到尚未消失的落地窗前,这次没有仰望自己的暗月,而是低头向下俯视。

    落地窗的下方不是实地,而是一片深邃的虚空,虚空中,一颗水蓝色的星球安静的悬浮着,代表神国的无数星球,正在围绕着它无声的转动。

    凝望着蓝色的星球,露娜身上散发出的,是浓浓的温柔。
无光之月》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