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光之月 > 第四十一章 委托成立

无光之月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一章 委托成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也是无奈之举。”在下达逐影委托之前,肯定会详细了解逐影者的具体情况,包括他们的特点、喜好、习惯、禁忌等各方各面的信息,因此就算没和太多逐影者打过交道,本身也从未进入过异界投影,但这些逐影者们忌讳什么,波妮塔是一清二楚的。因此,她也知道自己理亏,在修尔的逼视下露出尴尬的笑容,勉强解释道,“除了这样,实在没其他办法了。”

    “其实也不是没有可能吧,过去曾经有过两次成功从异界投影里获取神圣之心的先例呀,神圣之心这种东西,都需要神灵指定的牧师携带圣物亲自去获取,那两次成功的先例,都是逐影团队带着牧师进入异界投影了,我觉得再来一次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

    “呵呵,成功了两次。”修尔冷笑着说道,“一千七百年前,风神赛洛大人的祭祀委托菲欧娜的团队获取了和风之心,九百八十四年前,晨曦女神卡罗尔的牧师委托修斯的团队获取了朝雾之心,两千三百年的逐影史里,一共就这两个成功的例子。”

    “不错,他们的确是活着出来了,但与其用他们参考,不如对比一下另外三次。一千一百年前的罗兰德,七百八十年前的安卡那,还有三百一十二年前的瑞贝卡,这三个人都是那个时代逐影者里的佼佼者,他们的团队举世瞩目,其中安卡那甚至还是传奇阶的逐影者,然而他们的结局,就是在异界投影里全灭,甚至连他们怎么死的都没人知道。”

    “那几个教会的保密工作做得不错,在此之前,我都不知道他们三支队伍为什么会失陷,只认为是有神圣之心的投影世界格外危险才导致的团灭,现在才明白原来是带着外人进去了,难怪那么强的队伍都会死在里面。”

    “波妮塔女士,你觉得我会为了一点眼前的利益,就把队友们送入必死的环境中吗?还是说,你觉得为了温蒂大人的需要,就可以随便让我们去送死?”

    “莱特先生,你先冷静一下。”发现修尔不像是为了再提高报酬故作姿态,而是真生气了,波妮塔也有点不快,皱着眉说道,“水之神殿没有想让你们送死的意思,而且我认为,只要条件合适,所有的事都有讨论的余地。就像带凯丽进入异界投影,我觉得并非没有可能。的确,你们逐影者确实很忌讳外人加入,但是我提到那两次成功的例子就是想说明,像他们那么成熟的团队,在这个问题上也不是没得商量。”

    “那是因为他们有自信,认为自己足够强,可以掌控一切。”修尔嗤笑道,“然后有三队人就被事实重重的扇了一巴掌。”

    “我可没他们那么自信,我们就是一群黄金阶的小人物而已,从来不认为自己有多强大,更没有勇气违反前人用生命为代价总结出的经验,所以对不起,朱蒂大人那边,我会亲自上门赔罪,如果你们愿意,我也可以给你们介绍几个有实力的团队,不过他们接不接受我不敢保证。至于我们,实在抱歉,我们没这个能力,委托只能拒绝了。”

    波妮塔沉默了,她没想到修尔会拒绝的如此坚决,不止是她,就连她背后的大主教也没想到。水之神殿开出的价码已经不低了,而且刚才她也已经隐晦的提醒了,只要能接受任务,条件还可以再讨论。这样优厚的条件,按理说这些为了财富和刺激出生入死的逐影者们很难拒绝,所以她们谁也没想到,居然在这个问题上彻底谈僵了。

    “不是报酬的问题,波妮塔女士。”修尔也不愿意把双方的关系彻底弄僵,就算这次的委托谈不成,以后说不定也有合作的机会,还是留一点余地比较好。因此,看出了对方心里的不解,修尔叹了口气解释道,“还是那句话,如果只是我自己,拼了命我也会去,但是我需要为团队负责。你们开出的报酬,对我们团队其他人来说没有那么高的吸引力,毕竟只是金钱而已,和他们冒的巨大风险并不对等,我也不认为你们能拿出对等的报酬来,所以我作为队伍的领导者不能接受。”

    “我不太懂。”发现双方越谈越僵,眼看就没有希望了,一直被勒令不许说话的另一位圣职者凯丽突然开口了,“你们一直在说风险巨大,但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只是我跟着你们而已,会有什么风险?”

    “唉,凯丽女士,事先说明,我并非针对你,希望你不要有什么想法。”

    “嗯,我不会有想法的。”

    “呵,呵。”修尔嘴角抽了抽,懒得和这个连客气话都听不懂的家伙计较,耐心地解释道,“第一就是配合的问题了,进入异界投影,等于用一只小队的力量,去对抗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咨询和实力都严重的不对等,这种情况下只要有一步走错,很可能就会诱发连锁反应,最后谁也活不下来。”

    “因此,遇到状况的时候,每个人都必须有足够的默契,只看队友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有什么需求,甚至连眼神和动作都不用,就能明白自己该做什么,这点你能做到吗?”

    “做不到。”

    “做不到的结果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自己犯的错误自己负责,谁也不会管你,然后你死在突发状况下。二是我们替你弥补错误,然而这样做的代价,很可能就是我们的生命。”修尔指了指萨芙和莫瑞娅,“我们三个,曾经经历过一次毫无准备的逐影,那次是跟着一支三十多人的中型临时队伍完成佣兵任务的过程中,误入的投影世界。”

    “三十多人,绝大多数都是经验丰富的老佣兵,只是彼此间缺乏默契而已,想知道结果吗?结果就是只回来了八个人。连老手都会这样,何况你连佣兵经验都没有呢。”

    “第二就是信任的问题了,我也不绕圈子,就和你直说了吧。”说的委婉了你也听不懂啊,修尔暗中腹诽,“我们不信任你,你做什么我们都要时刻防备着,只防备你了,哪还有精力去防备外界的危险?”

    “卡弗莱先生,您也是内行人,我说的这些,没有一点夸张的成分吧。”

    “莱特先生说的句句属实。”作为见证人的卡弗莱也很苦恼,水之神殿的这两个圣职者之前连他也瞒过了,如果他能早些知道的话,也许还能想出折中的办法解决问题,但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他也只能谨守中立,“两位这个要求……的确很让人为难。”

    “配合问题的话,真犯了错误,你们就当我不存在就好了,不用考虑我的死活。”明明在说关乎自己生死的话题,但凯丽居然还是毫无感情变化,“如果在找到水之心之前,我就已经死在路上了,那你们就直接回来,哦,别忘了把圣物也带回来,委托算你们完成。如果拿到之后我才死,那你们只要把水之心和圣物一起带回来就行了。”

    “你们完全可以把我当做一次性消耗品,我的死活不影响你们的任务。水之神殿的治疗法术比你们暗月圣殿的治疗法术强的多,毕竟我们是治疗专精,有我在,你们相当于有了一个随时可以舍弃的大型治疗仪,这样,应该可以弥补我对配合带来的影响了吧。”

    狂信徒。

    修尔终于可以给凯丽定性了,这绝对是湖泊与河流之主的狂信徒,一切以神灵的意志为准,为此可以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这种人方法得当的话,的确像她说的那样,是个非常好用的工具,但是从某些方面来说,这种人也很可怕,一个连自己生命都不在乎的人,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如果她的神灵温蒂给她指派了些不可告人的其他任务,她做起来绝不会犹豫,即便是以死亡为代价。

    该怎么拒绝才好?

    后面这个顾虑修尔不可能说出来,那等于当面亵渎对方的神灵,说出来就等着两个神殿开战吧。

    皱着眉,敲打着自己的大腿,修尔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至于你说的第二个问题,关于信任方面的,其实也不是不能解决。”没有在意修尔的沉默,凯丽自顾自的说道,“只是……”

    “抱歉,打断一下。”莉莎突然站了起来,带着歉意朝凯丽笑了笑,“哥哥,哥哥,有件事要跟你说。”

    少女凑到修尔的耳边,低声嘀咕了一阵,随着少女的低声软语,修尔的脸色不断变化,最终定格为一个若有所悟的微笑。

    “奉主之名,致敬湖泊与河流之主,愿奔流之水永葆清澈。”单手抚胸,起身对着虚空处深深鞠躬,修尔重新面对凯丽和波妮塔,似笑非笑的说道,“看来,温蒂大人对这枚水之心志在必得啊,难怪你说信任方面可以解决。”

    “主的意志,即为我等的意志。”

    “既然这样,我再拒绝的话就有点过分了。”修尔叹了口气,点头道,“卡弗莱大人,我们双方都没意见了,委托成立,麻烦您主持签约吧。”
无光之月》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