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光之月 > 第三十六章 见证人

无光之月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十六章 见证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修尔说的是另一个角落,那里的沙发上围坐着八个人,八个人有男有女,大部分都带着帽子,而且帽檐压得很低,只有两个一看就是战职者的人露出了面孔,一点也不担心被人看到。

    其中一个坐在正面,手里拿着一个奇怪的金属方盒,一边把几样不同物品放进盒子里,一边向其他七个人小声解说着什么,另外七人很专注的听着,甚至时不时还拿笔记录下来。

    不仅是那七个人,一旁还站着一名侍者打扮的服务生,也在专心听着讲解,就像他也对这件物品有兴趣一样。

    “不是像,他就是对这个物品有兴趣。”修尔轻声解释道,“这里的老板也喜欢买下一些便宜的异界物品,用来装饰这家酒馆。你看周围的环境,是不是觉得这个酒馆很怪?”

    “嗯,从没见过的风格。”莉莎点头道,“哥哥知道是哪里的?”

    “我也没亲眼见过,不过听说,在某个异界投影里,酒馆就是类似的风格。”修尔的目光从墙壁的挂画上扫过,轻叹道,“逐影者们其实很喜欢不同世界风格的酒馆,所以类似的场所,大多装饰成其他世界的样子。这家是你看到的这样,而蔷薇之都那边的逐影者之家,里面被弄成了一个奇怪的花园,中间还有喷水池和假山,包间都是木质的,以回廊相连。小鹿,你们麦卡森林那边也差不多吧。”

    “那边是树屋,把巨树的树干内部掏空以后建成的。”莫瑞娅点头表示赞同,“很有精灵风格,甚至有人怀疑,在其他世界也有精灵存在。”

    “嗯,这就对了,逐影者之家总是不遗余力的布置成异界投影里的样子,用的大多也是从投影里带回来的战利品。比如你刚才盯着看了半天的那个乐器,我们叫它黑白键琴,四十多年前出现的。当然了,原来的样本肯定没带出来,那东西太大了,不太可能带出来,不过设计思路带出来了,然后花了十多年才做出样品来,被这里的老板高价买回去了。”

    “四十多年前?那为什么我没在外面见过?”莉莎好奇的追问。

    “因为推广失败,这个乐器的音色和帕瓦帝加本土的乐器不太一样,因此很难被大众接受,在坚持了几年之后,投资的商人破产了,黑白键琴也就不再生产,现在你看到的,应该就是为数不多的产品之一了。”

    “除了这些物品,就连酒,我们也喜欢投影世界里的酒水,你看调酒师背后的酒柜,里面至少有五分之一来自异界投影,各种味道各种浓度都有。我甚至尝过一杯视觉上无色透明,入口极为辛辣的烈酒,从浓度上绝对稳压帕瓦帝加本土的酒精饮料。还有玻璃杯的摆放,是不是感觉这点和帕瓦帝加没什么区别?那就对了,因为这么摆放的确很方便,所以大家都跟风,就变成这样了。”

    “真有趣。”莉莎盯着侍者看了半天,“我也想尝尝。”

    “没成年,想都别想。”敲敲莉莎胡思乱想的头,“不过,咱们过去看看倒是没问题,反正也要过去的。”

    说做就做,四人很快接近了吧台,正低头擦盘子的侍者抬头就看到一群人站在自己面前,被吓了一跳,知道看到修尔才算放下心来。

    “我还以为又是那些跑进来探秘的家伙呢。”等四人走进,侍者苦着脸对修尔牢骚道,“自从上次财富神殿的霍利菲尔德跑过来一趟之后,周围的邻居们越来越好奇了,经常想办法溜进来看个新鲜,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那么大好奇心。”

    “主说,好奇心是诸神赐予智慧生物最宝贵的财富,只有拥有好奇心,世界才有继续发展的可能。”修尔一脸圣洁的说道,“所以不要去责怪他们的好奇,因为那是每个活着的人都不可缺少的。反正他们也不会带来太大影响,过段时间好奇心自然褪去,你就别担心了。”

    “诶?真的吗?”莫瑞娅习惯性的抖抖毛,两眼发亮的说道,“那我……”

    “你是例外。”修尔翻了个白眼,“你那不叫好奇心,那叫好奇心过盛。”

    “呵呵,不愧是圣职者,您还是这么会安慰人。”吧台里的侍者点头道,“好久不见了,莱特先生,很高兴能又一次看到您。”

    “蒙主赐福,我将无所畏惧,今后见面的机会还会有很多的,卡弗莱老板,奉主之名赐福于你,诚实与信誉的追求者。”

    吧台里的侍者,也就是酒馆老板卡弗莱说的不完全是客套话,实际上,并不是每次都有机会再见到同一位逐影者的。陌生的异界投影里,状况瞬息万变,再强的人也有可能死的莫名其妙,就像修尔的团队上一次的遭遇那样。因此,能再次见面,也算是双方的福气了。

    “这几位是您的队友吧,莱特先生,次见面,很荣幸见到三位美丽的女士,希望三位能在我的酒馆里找到自己的乐趣。”熟练的调出三杯多彩的饮料,一一递到三位女士面前,“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希望三位不要拒绝。”

    跃跃欲试的看着杯子里漂亮的酒,莉莎偷偷观察修尔的脸色。

    “呵,没事,喝吧。”揉乱了少女的金发,修尔笑眯眯的说道,“卡弗莱先生是个很细致的人,给你的这杯肯定是果汁。”

    “还是莱特先生了解我。”卡弗莱满意的一阵低笑,“您这次花费五个金币入场费再度光临,应该是又要有什么动作了吧,需要我提供帮助吗?”

    “朋友介绍了一笔生意。”修尔慢悠悠的溜达到告示板前看了看,摘下一张纸回来说道,“应该就是这个了。”

    “唔,原来是她,神灵侍者之间的事,何必还要通过我这里解决呢,两位在神殿直接交涉不就好了?”

    “呵呵,卡弗莱先生这样说可不像个合格的商人啊。”修尔抖了抖手里的钱袋,“我们通过你这里交易,你至少可以从两边各抽取五十金币的佣金,哪个商人会像你一样,把上门的生意往外推呀。”

    “我可不是什么商人,我只是个对投影世界充满好奇,却又不可能亲自参与,只能在一旁羡慕的可怜人而已。”卡弗莱低声叹道,“其实我自己都觉得,百分之三的佣金太高了,不过既然规则已经建立,也就不好更改了。”

    “高的确是高了一些,不过,有个契约之神的外围圣职者作为见证人,对我们双方都是个心理安慰,至少不用彼此怀疑了。”

    是的,酒馆的老板卡弗莱并不是酒神的信徒。他的祖先世代都信仰酒神,但是到他这一代,却改为信仰契约之神,成为了契约之神的外围圣职者。

    实际上,逐影者之家的经营者大多都是契约之神的外围圣职者,也只有这种身份,才能得到敏感又多疑的逐影者们的信任。

    契约之神是非人格化的神灵,是契约的维护者,他的圣职者,无论是身居神殿的核心圣职者,还是身在民间的外围圣职者,都可以作为见证人,代表契约之神见证契约。有了他的见证,在强大的人,也不敢随便违背契约,的确算是个很可靠的保险。

    不过,再怎么说,五十金币也太多了,三位女士都能听到修尔内心的哭声了。

    “那位女士之前也这么说的,既然莱特先生执意如此,那我就不再推脱了。”卡弗莱带着矜持的微笑,顺水推舟的点点头,“请把这份契约签一下。”

    薄薄的契约只有几行字而已,但修尔却读的格外认真,故乡的经历,让他很清楚如何在契约上设下陷阱,因此绝不会放过七月上任何一个词。

    契约写的很简单,无非就是修尔委托卡弗莱作为交易的见证人,如果交易谈妥并且顺利完成,卡弗莱可以获得交易总报酬百分之三、最高不高于二百,最低不低于五十金币的佣金,如果交易失败或者部分失败,则以实际收入计算比例,同样不低于五十金币,如果交易根本没有谈妥,则不需要支付佣金。

    反复读了几遍,修尔终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签好的一瞬间,一个印鉴的虚影在契约上空浮现,砸在契约上,留下了无形的烙印。

    “多谢惠顾。”卡弗莱卷起契约递给了修尔,“那么,委托成立,从现在开始,我就是见证人了。”

    “这是二百金币的佣金。”修尔依依不舍的把钱袋推了过去换回了契约,“如果多了可要退啊。”

    “莱特神官。”卡弗莱表情古怪的说道,“以你的脾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一百九十五枚金币吧。”

    “咳咳咳,是这样吗?哈哈哈,对了,我忘了刚才取出五金币缴纳入场费了。”修尔左顾右盼,干笑着说道,“没关系,就先记录一百九十五枚金币好了,多退少补,多退少补。”

    “好吧,如你所愿。”卡弗莱似笑非笑的说道,“我已经帮你联系委托人了,请在这里稍后,她就在众神殿,一会就过来了。”
无光之月》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