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光之月 > 第九章 我回来了

无光之月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章 我回来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看到木盒长短大小的那一刻,鲁本侯爵的脸色就变了,脸上苍白的皮肤瞬间涨的通红,嘴角肌肉剧烈的颤抖着,双手青筋暴起,用力抠在桌面上,连着努力了几次都没能成功的站起身来,最后捂着胸大口大口喘息着,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渗出,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吓得修尔直接一个治疗术丢了过去,免得这个重要人物过于激动死在神殿里。

    还好,鲁本侯爵身体不错,总算是挺过来了。

    几乎是粗暴的从修女手里抢过木盒,老侯爵哆哆嗦嗦的尝试打开木盒,其实只是最普通的盒子,随便一个木工店里都有,但老侯爵还是连续失败了好几次,才成功的把盒盖掀开。

    缩在哥哥身边,莉莎偷偷朝盒子里看去,结果大失所望。

    盒子里只有一把很普通的单手剑。

    虽然从样式和外观上能看出,这把剑的历史应该已经很久了,保养的还算可以,是件不错的古董,但也就仅此而已,以鲁本侯爵的眼界,就算每天在他面前摆上一排古董让他敲着玩,也不至于如此失态,肯定是有其他原因。

    当然有其他原因,老侯爵抚摸着长剑,几滴泪水从满是皱纹的眼角流下。

    这的确是把很普通的单手剑,至少在一千一百年前是这样的。

    那还是战乱不止的混乱时代,鲁本家族的创始人诺兰·鲁本,那时候还是个年轻侍从,追随在第三代蔷薇侯爵身边,陪他一起冲锋陷阵。

    这支剑就是当年蔷薇侯爵亲手所赐,伴随了诺兰一生。

    残酷的战场上,挡在侯爵面前割断敌人喉咙的,是这把剑;荣誉爵士的册封仪式上,搭在诺兰肩上的,是这把剑;候爵领爆发叛乱时诛杀叛军首领的,是这把剑,四代继承人内战,斩断逆子野心的,也是这把剑。

    诺兰一生对这把剑珍爱有加,即便是去世之前的最后一晚,还在轻抚着长剑,追忆过去和蔷薇血脉的羁绊。

    在他死后,诺兰之剑就成为鲁本家族最贵重的宝物之一,和后来的翼狮纹章盾一起,一代代传了下来,几乎成为了鲁本家族的象征。

    然而一百五十年前,家族的象征丢了。

    内战受害的不仅是暗月神殿,还有鲁本家族。

    追随蔷薇的脚步,鲁本家族全军出击,为守护女王而战。然而谁也没想到,被击溃的败军居然想办法绕到了后面,对包括鲁本家族封底在内的蔷薇领发起袭击。

    大量财物被抢走,不少乱兵带着抢到的财宝逃到偏远的国家活了下来,而且依靠在黑市上出售赃物的收获,后半生居然活的还不错,至于那些被处理的赃物,一小部分被原主或买或抢夺了回来,但更多的从此下落不明。

    诺兰之剑也在此列。

    因为遗失了家族象征,那一代鲁本侯爵在家族墓地,在祖先面前当场自尽谢罪,之后每一代鲁本侯爵,都把找回诺兰之剑视为最重要的任务,从未停止过搜寻。

    可惜一无所获。

    一百多年的家族执念,就这么一代一代传了下来,一直传到了安德森·鲁本身上,一直传到了今天。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是它。”老侯爵温柔的轻抚长剑,就像抚摸爱人沉睡中的脸颊,“看到盒子的大小我就知道了,你拿出来的一定是它。难怪,也就只有它,才能让你这么有把握了,别说债务问题了,就算你让我用命来换,恐怕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吧。”

    “这可不像一个老牌贵族该说的话呦。”修尔很体贴的没有打扰老侯爵享受这一刻的幸福感,只是在莉莎背后轻轻捅了一下。

    伟大的莉莎大人当然知道该怎么配合哥哥!

    少女眼珠一转,啪嗒啪嗒的跑到老人身边,像个天真的孩子一样仰头看着老侯爵,欠起脚尖替老人擦去眼角的泪水,稚嫩的声音听起来如此温柔神圣:“主说,凡失去的,必将复得,凡渴求的,必将收获,是你们几代人的努力感动了命运,哥哥才能把它送还到你面前。所以不要哭啦,这时应该开心才对。”

    唰,塔林娜严厉的目光打在修尔脸上,无声的谴责着修尔,可惜被谴责的人只是惫懒的耸耸肩,一副我什么都没做的样子。

    暗月之主当然没说过这种话,这是修尔说的,看来随便篡改圣言这种习惯,也顺利的传承了下去,这很好。

    “谢谢你。”被柔软的小手在脸上擦拭,老侯爵连声音都温柔了不少,摸着少女的头微笑道,“我没事了,放心吧。”

    “嗯嗯。”开心的点点头,莉莎跑回哥哥身边,挽起修尔的手,贴着他的胳膊露出半张脸,对老人露出单纯的甜甜笑容。

    “一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消息。”重新面对修尔,鲁本侯爵又恢复成平时那只老狐狸,但来自少女的安慰,让他目光温柔了很多,连声音都软了下来,“塞洛斯联邦国的一个没有继承人的小贵族去世了,他的亲族在整理他藏品准备拍卖,结果其中就有这把剑,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剑,只打算当成普通古董来拍卖。真没想到,一百多年,它居然流落到上万公里之外的国家去了。”

    “我派出大量人手过去,不计任何代价的买回它,也从盗贼工会下达了委托,买不回来也要抢回来。但是传回来的消息让我失望至极,在拍卖之前,剑就被人偷走了,我又一次失去了找回它的机会。”

    “嗯,我亲手偷的。”修尔毫无愧疚的承认了,故乡时潜入敌人老巢刺杀敌人重要任务这种危险的事都能很轻松的完成,何况只是随手偷点东西了,“我也一直委托朋友从盗贼工会打探这把剑的消息,他先告诉的我,然后才上报盗贼工会完成的委托。”

    “别这么看我,珍贵的消息卖双份,这不是盗贼的基本素养嘛,习惯就好了。其实我知道的比你更早,不过有你在我肯定买不起,干脆就提前偷走了。反正我把起拍金放在他们库房里了,也不算占他们便宜。”

    “我记得这种不好股价的古董,都是一金币起拍吧。”老侯爵斜眼盯着修尔。

    “对呀,所以我放了一个金币,为此还心疼了好几天呢。”修尔充分诠释了无耻的定义。

    “我该谢谢你吗?”老侯爵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的确,是修尔把诺兰之剑送到了鲁本侯爵面前,但是如果不是他从中作梗,说不定一年前,老侯爵就已经拿到它了。

    “谢不谢全看你自己了。”修尔的笑容意味深长。

    “从私人感情来说,我确实该谢谢你。”很多事不能看如果,只能看事实,事实就是修尔帮他找回了诺兰之剑,除此之外,没有如果。

    “只是公事而已,一切与私人无关。”

    “我明白了,看来你从至少一年多以前,就在做准备了。”鲁本侯爵若有所思的说道,“你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了?”

    “怎么可能,我又不会预言术。”修尔摇头道,“不过,想要让暗月教会顺利的延续下去,你这个执行官是绕不开的。像你这么麻烦的人,一旦做了对手,手里不握着几张底牌,我可没把握解决掉你啊。既然如此,不如早点准备底牌的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到呢,你看,现在就用上了。”

    “几张?”

    “呵呵呵呵。”

    “好吧,这局我认输了,你赢得漂亮。”两人心照不宣的低笑了几声,老侯爵叹了口气,放下烟斗脱帽行礼,“不管过程如何,非常感谢你把它送还鲁本家族,你将得到鲁本家族……”

    “我说过了,只是公事而已,一切与私人无关。”

    沉默片刻,老侯爵点点头:“那么,感谢暗月教会送还这把珍贵的遗物,所谓债务只是玩笑的小事,我希望可以做些什么,补偿贵教的慷慨和仁慈。”

    “主说,神爱世人,凡我之信仰者,当心怀仁慈,视他人苦难,如己饥己渴。凡我之信仰者,仁慈之心当不求回报,谨守无言之爱。”

    “呵,我懂了。”老侯爵沉思片刻,叹息道,“你是个很贪心的人啊,呵呵,那么,暗月教会将收获鲁本家族长久的友谊,至少三代人之内,家族不会忘记暗月教会的恩情。”

    “那就恭喜鲁本侯爵取回家族遗物,可以告慰祖辈了。”修尔带着圣洁的笑容,手指在胸前画圆。

    “也恭喜暗月圣殿又解决了一次债务危机,祝你们不会再遇到下一次吧,哈哈哈。”托着木盒,鲁本侯爵大笑着离去,就像修尔说的,老人终于可以洗刷家族的耻辱,让祖先安息了。

    “真是麻烦的一天。”目送着老侯爵离去,修尔吁了口气,“不过,总算都解决了,莉莎,我回……”

    说到一半,刚想转身给妹妹一个重逢的拥抱,背后就传来一阵风声。

    少女柔软的身体扑到修尔背上,腿夹着腰,双手揪着他的头发,用力左右摇晃。

    “混蛋哥哥,你终于回来了!让你抛下我自己去玩,让你偷偷吃好吃的东西,让你和两个坏女人**,我揪我揪我揪。”

    “喂喂喂,你疯了吗,快下来快下来,塔林娜,快来救命啊,你家大主教要谋杀信徒啦。”
无光之月》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