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光之月 > 第八章 未雨绸缪

无光之月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章 未雨绸缪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旁侍立的塔林娜修女脸上露出极为古怪的神色,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才忍住脸上肌肉的抽搐,她一度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暗月在上,自己一定是听错了,神官大人到底在想什么,才会找前来催债的债主借钱啊。

    不过,修女小姐只是保持着充满宗教意味的笑容站在一边,并不打算说什么不合时宜的话,这几年被修尔征服内心的不只是莉莎而已,至少还有她。

    自从萨默尔主教去世之后,莉莎主教年幼不能主事,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了塔林娜和另一名修女梅里亚肩上,只用了半年时间,两人就被压力逼的快要崩溃了。

    最艰难的时候,莉莎带着修尔出现了,四年的时间,两人亲眼目睹了那些快把她们逼疯的难题,是如何在修尔随手处理下一一解决的,两人可以明显感觉到,在修尔的引导下,教会正在慢慢向好的方向转变,事物也逐步走入正轨。

    两人早就下定决心了,无论修尔做出多难以理解的事,两人就算是不停的腹诽,也会全力配合,因为她俩已经明白了,有的时候,人和人能做到的事真的不一样。

    因此,塔林娜始终保持着沉默,用实际行动表示了对修尔的支持,不过内心里的想法……呵呵。

    找收账的债主再借一笔巨款?怎么说这也太扯了吧,对方除非脑子坏掉了,否则只会认为这是在戏弄他吧。

    修女小姐暗暗的翻了个白眼,偷偷看看莉莎大人,果然,莉莎大人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居然真的充满期待的看着债主。唉,莉莎大人您就醒醒吧,那可是出名的老狐狸侯爵,就算再过二三十年真的痴呆了,也不会答应这种过分的要求的。

    “行,六千金币。”鲁本侯爵目光一闪,连一秒的停顿都没有,就神色如常的点点头,“一会我让人送过来。”

    哈?答应了?仁慈的暗月啊,请用您的视外之光拥抱您的信徒,让我得以恢复清醒吧。修女小姐觉得一定有哪里出问题了,不是世界出问题了,就是自己出问题了。

    “这是借据。”修尔把刚刚一直在书写的纸张推到对面,“我已经签好名字了。”

    唰唰,侯爵先生匆匆一扫,毫不犹豫的盖上了自己的印鉴。

    “看,问题解决了。”没再向借据看上一眼,修尔随手就递给了塔林娜,“一会你接收一下金币,到时候别忘了把借据给人家。另外,我觉得你脸上的肌肉有点抽筋,这样吧,我允许你出去缓一缓情绪,顺便从库房左边第二个柜子,就是我专用的储物柜,从里面把一个木盒子拿过来,只有那么一个,一看就知道了。”

    打发走已经被现实逼疯的修女小姐,修尔拍拍莉莎的头:“看明白了吗?”

    “没有。”少女嘟着嘴摇摇头,“前面倒是看懂了,但是最后这两步……”

    “呵呵,我家莉莎果然是最聪明的孩子,前面看懂就够了。”掐掐少女带着婴儿肥的小脸,修尔显然心情大好,就连面对债主,都能露出发自内心的灿烂笑容了,“有段时间不见了,老侯爵,很高兴能再见面。”

    “真的很高兴吗?”老人捋着胡子笑的像只狐狸,“我怎么没看出来,你看到我的时候,我只感觉到了意外和心烦,可没感觉到高兴的心情。”

    “当然高兴了,不然我去找谁借钱?主说,善待帮助过你的人,要常怀感激之心。”修尔总是能从圣殿里随便扯出几句话当掩体,“不过,你说的也没错,发现你也是这些人中的一员,我确实很意外,而且头痛的要死。”

    “哦?为什么呢?”老人悠然自得的问道。

    “实话说,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我一直觉得,你这个麻烦的家伙才是幕后的主使者,意图就是把暗月神殿神属领地这个麻烦尽快解决掉,省了我们霸占着不放,其他教会还总惦记着。这几年,你恐怕隔几天就会被那些想要入城的神殿纠缠吧,如果我是你的话,早就把他们一锤一个砸烂,还能落个清静。”

    “这我可不敢。”

    这话不假,普通人就算是贵族,也不敢轻易挑衅高阶战职者,尤其这些战职者还是神灵的侍者,就算三个帝国的皇帝,面对高位圣职者的时候,也要保持足够的尊重,何况安德森只是个侯爵。

    反过来说,高阶战职者,就算是半只脚已经脱离了凡人领域的半神,也不愿轻易挑战世俗的权力,毕竟权力虽然不一定能威胁到他们的生命安全,却可以严重影响他们的正常生活,这是很麻烦的事。

    因此,战职者和世俗权力之间,往往保持着默契,彼此都留下足够的余地。很显然,修尔这么说,是在不着痕迹的提醒对方,两人身份之间很微妙的区别。

    “所以,直到进这间房间之前,我都把你当成幕后对手。”大家都是精明人,既然对方隐晦的做出示弱的表示,修尔也顺势转移话题,“一路走过来,我都一直考虑怎么应付你带来麻烦。”

    “那现在呢?”

    “现在?哈,现在更麻烦了。”修尔撇撇嘴说道,“本该在幕后的人突然跳到台前,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更麻烦的人站在幕后。”

    “能让你出面冲锋在前的凡人,蔷薇之都,不,应该说整个科拉王国,加起来都不会超过三个。而这三个人里,无关紧要的事还好说,但这种很可能引发一个甚至几个真神教会敌视的事都能让你出面,能做到的人选,也就只剩下了唯一一个。除了蔷薇大公之外,我想不出还有谁能让你听命行事了。”

    “所以说,你觉得是埃里克斯指使的我喽?”

    “不,绝不会是蔷薇公爵。”修尔肯定的摇头。

    “为什么?因为第六代蔷薇公爵是暗月的信徒吗?”

    “别开玩笑了,一千年前的事,谁还会在乎啊。”修尔撇撇嘴,隔了十几代人,别说是感情相对淡漠的贵族世家,就算只是普通人,也不会因为某个祖先的信仰而受到影响,“蔷薇公爵不会干预这件事,完全是因为你。”

    “公爵知道,你拒绝了所有实权职务,只接受了一个费力又往往两面不讨好的闲职,一方面是为了避嫌,更主要是为了压制自己的家族势力,给下代和下下代的蔷薇幼苗们的成长让出充足的养料,他始终觉得亏欠了你,却又的确需要你这么做。”

    “为了弥补心里的亏欠,他绝不会对你负责的事务指手画脚,也不允许其他人这么做,这是他唯一能补偿你的方式了。”

    “埃里克斯就是总想的太多,其实他已经做的足够了。”鲁本侯爵有些怅然,侧面承认了修尔的猜测,“但是,如果不是埃里克斯的话,不是和你的判断矛盾了吗?”

    “不矛盾,因为我想到了一个问题。”修尔悠然的说道,“你也是个人啊。”

    “谢谢你的肯定。”老侯爵无喜无怒。

    “不不,你误会了,我是说,你也是人,你也有自己的信仰,毕竟无信者这种生物还是不多见的。”无信者的确不多见,不仅常被孤立,而且死后连灵魂都无处可去,只能在冥界的大门外承受无尽痛苦,直到彻底消散,“所以,虽然凡人里除了蔷薇大公之外没人能让你出面,但是牵扯到神灵的领域就不同了。如果某个你虔诚信仰的神灵的教会像你求助,希望你能出面对我们施压,我想你不会拒绝的。”

    “说起来,我还没查到,哪位神灵才是侯爵大人最虔诚的信仰呢?”

    “呵呵呵。”老侯爵一言不发的抽着烟斗,只是低声轻笑。这种话他当然不会回答,回答就等于出卖了身后的神殿,他可没有放弃信仰的打算。

    “不过无所谓,再大的麻烦也不是不能解决的,至少现在看,你代表谁已经不重要了。”修尔把桌上的另外两张写好的纸也推了过去,“来,把这份契约也签了吧。”

    “嗯?”瞟了一眼,老侯爵就皱起了眉,契约写的很简单,但是也很吓人,大概意思只有一个,就是包含今天借贷的六千金币在内,凡是契约签订前,暗月圣殿在鲁本家族成员名下的债务一律免除,借据的处理将在随后进行。

    捻着胡子沉思了一阵,鲁本侯爵果断的盖上了印章。

    “你还真敢签啊。”修尔轻轻咂舌,感到拉着自己手的小手变得潮乎乎的,而且在轻轻颤抖。

    莉莎虽然不了解具体数额,但知道肯定是很大一笔债务,五千?八千?难道是一万?少女连做梦都没梦到过这么多金币,也难怪会如此激动了。

    “为什么不敢?别忘了,我一直观察着神圣领域的事务,来蔷薇之都四年,你做过什么别人也许不知道,但我最清楚你的能力。”叼着烟斗,老侯爵很坦然的说道,“你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岁,但是你真的这么年轻吗?我是一直不太信的,呵呵,不管你嘴里怎么说,但你真正做事时的风格和手段,和我不少老朋友很相似,这可是伪装不出来的东西。”

    “以你的风格,既然写出来让我签,就一定有足以逼我签字的底牌,否则你不会写出来受辱的。既然这样,与其拖到最后还是要签字,不如赶快签完字,让你早点掀开底牌。”

    “呃,你这么痛快我是很满意啦,问题是,签的太快了,底牌还没拿过来啊,我觉得你是故意在为难我。”修尔苦恼的挠挠头,引来老人一阵低笑,毫无疑问,他已经想到修尔让塔林娜去取得就是底牌了,所以才赶在拿过来之前签字让修尔难堪,也算是个小小的报复。

    “当当当。”还好,塔林娜的敲门声化解了修尔的苦恼,修女小姐捧着一个长条形的木盒走了进来。

    于是,老侯爵差一点当场暴毙。
无光之月》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