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光之月 > 第二章 暗月圣物

无光之月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章 暗月圣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根细细的短杆上下一样粗细,顶端固定着一颗拳头大小的圆形球体,看上去像是短手杖一样。这根构造简单的手杖,不知由什么材质制造,通体漆黑如墨,黑的深邃,看一眼就很难移开目光,仿佛连灵魂都被吸了进去一样。

    手杖被平放在桌子上,几盏晶能灯照着,却没有反光,黑色的手杖就像是个吞噬光线的黑洞,让一切光线都无法逃脱。

    “啧啧,就是它。”修尔背着手,绕着桌子细细观察,许久之后才满意的点点头,“还是伯爵先生有本事,那么难对付的人,我连接触都不想接触,没想到被你这么轻松就解决了。”

    “呵呵,咱们各自接触的领域不同嘛。我这个圈子里,想要拿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其实也不算难,只要足够了解对方就可以了。很巧,那个守财奴我太了解了,所以对我来说,简单到只要说几句话,付出一点代价就足够了。”处理掉连修尔也觉得棘手的事,崔恩却一点也不在意,“就像在你的领域里,你想拿到一具藏品,其实只是工作之余顺手的事,但是对我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说的也对。”看着桌上的手杖,修尔嘴角的笑容始终没有消失过,“所以说,咱们合作是双赢啊。”’

    “哈哈哈哈,当然了。”崔恩把手杖推到修尔面前,笑吟吟的说道,“说起来,还是我占了便宜,我付出的只是两件我根本不在乎的藏品而已,价值也没多高,但是得到的这个嘛,哈哈哈。”

    “各取所需而已。”修尔对尸体的方向稍稍示意,“那么,交易达成?”

    “交易达成。”两只手握在一起,修尔和崔恩各自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拿起手杖在手中把玩,手感温润光滑仿佛玉石,却又带着隐隐的暖意,比于是摸起来更舒服。轻飘飘的重量,质地却相当坚硬,弹几下,可以听到清脆的回音。

    “果然没错,呵呵呵,总算到手了。”轻轻抚摸着手杖,修尔温柔的笑着低声自语,“莉莎会高兴的不知所措了吧,呵呵,你也会高兴才对吧,如果你有高兴这种情绪的话。”

    “呃,虽然这不合规矩,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满足我的好奇心。”对于修尔的反应,这位双山城的城主颇为感兴趣,“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啊?”

    “其实没什么。”修尔耸耸肩,轻描淡写的说道,“暗月圣物之一而已。”

    “哦,暗月圣物啊。”崔恩根本没反应过来,隔了几秒才差点蹦起来,“你说这是什么?暗月圣物?你们惨的连圣物都丢掉了?而且居然还这么淡定?”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哪个教会没丢过几件圣物啊。”

    不,其实这已经很奇怪了,帕瓦帝加的人都知道,圣物对于教会到底有多重要。

    除去圣物的实际功效不谈,仅仅在意义上,神灵赐下圣物就代表对教会的接受,说明这是被神灵认可的真神教会,如果失去圣物,就算神灵不降罪,信徒们也难免会产生疑虑。

    “等等,你刚才说‘丢过几件’?”崔恩最擅长发现细节问题,“意思是你们丢了还不止这一件?你们到底丢了多少啊?”

    “全丢了呀,怎么了?很惊讶吗?”

    “嗯,很惊讶。”伯爵大人呆呆的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修尔,“你们暗月圣殿真厉害。”

    “嗯,我也这么认为。”

    “我没有在夸你。”崔恩觉得很头痛。其实这并不关他的事,或者说,不关世俗权利的事。但是一来暗月教会总部就在科拉王国,虽然据说信徒的数量已经只有几十个了,但毕竟算是王国公开支持的信仰之一,如果最后真的神灵沉睡教会解体,对科拉王国并没有什么好处。二来修尔怎么说也算是他比较聊得来的朋友,他虽然是贵族,但没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下,还是不愿意看着朋友陷入麻烦的。

    “不用这副表情,事情在好转。”反倒是修尔在安慰他,“你想象中的情况不会发生的,至少有我在圣殿一天,就绝不会发生。”

    “好吧,到底怎么回事?”

    “一百五十年前的旧账了。”修尔轻轻叹了口气,“这就不用我解释了吧。”

    的确不用了,身为科拉王国的成员,崔恩很清楚一百五十年前发过什么,那绝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毕竟那一次科拉王国差一点走向覆灭的结局。

    自从混乱纪元结束,众神殿建立之后这一千年来,帕瓦帝加虽然战乱不断,但很少发生真正意义上的大规模战争,六十三个国家这个数量始终没有改变过,战乱大多只是各个领地之间的局部战役。

    唯一的例外,就是一百五十年前。

    当年,科拉王国的女王年幼,又恰逢大裂隙连续出现在王国内部,导致王国一片混乱。南部七领趁机举起叛旗,叛乱席卷了整个王国,甚至几乎攻陷了国都,如果不是终于王室的领主们主动支援王都,恐怕王国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战乱期间,虽然由于对神灵的敬畏和所有教会一贯保持中立的原因,双方交战有意避开了各个神殿,但那毕竟是战争,陷入绝望的败军已经接近疯狂,以至还是有不少神殿受到了影响,看来,暗月教会就是其中之一了。

    “当时圣殿已经没落了,一共也没多少个圣职者,再加上又刚好赶上暗月巡礼,大主教带着仅有的几个正式牧师出行,圣殿里只有两三个神甫和修女留守,结果就被溃军洗劫了,人倒是没事,东西基本上没剩下什么。不过本来就没什么东西了,抢也抢不走什么,最后就把圣物都抢走了。”

    修尔说的绘声绘色,简直像是讲故事一样,如果不是确认他是暗月圣典真正的战斗神官,崔恩恐怕都会觉得他在幸灾乐祸。

    “然后你们就这么跟没事一样过了一百多年?”

    “不然呢?都自杀殉教?”修尔撇撇嘴,“信徒,越来越少,圣职者,去世一个少一个,钱,哈哈哈。这种情况,连追寻圣物下落都做不到,还能怎么样?”

    “再加上,我们暗月大人又不怎么在意这些事,所以这三代大主教干脆就暂时把圣物的事放到一边,先勉强把教会维系下去,毕竟这才是他们心里的重点。”

    “行,他们真了不起。”崔恩已经懒得惊讶了,“那你呢?你现在怎么有心思找回圣物了?”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他们能做到的事我做不到,但是我能做到的事,他们也做不到。”

    “就像复兴吾主的荣光,传播暗月的威仪这种事,再给他们一千年也没用。吾主的神权和神性,注定了用一般方式无法复兴教会,只能领走他路,比如说,用我的方法。”

    崔恩早就习惯了修尔的自信,也就只有这样有自信有能力的人,才有资格被他视为朋友。因此,他也不打算继续追问下去了,大家各自保留自己的隐秘,这才是他们这样的人的相处方式。

    不过……

    “你们暗月大人的神权和神性到底是什么啊?”帕瓦帝加的众神殿里九百多个神灵,谁也不可能全背下来,所有人都是只了解自己信仰的神灵,对于其他诸神,最多也就是听过名字,知道他们象征什么,至于其他的,没那么好的脑子,实在记不住啊。

    “你想信仰吾主?”

    “当然不是。”崔恩用力摇头,他还没打算扩大自己的信仰。

    “那我为什么要费力和你解释。”修尔翻了个白眼,继续研究手里的圣物。

    “喂喂,你真是圣职者吗?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很积极的对我布道,争取把我发展成信徒吗?懒得费力是怎么回事?”

    实际上,不是修尔懒得解释,而是解释了也没用。

    沉默的付出,无言的守护,不为人知的爱。

    暗月的神性,就像她的本体一样,每时每刻都守护在人们身边,却又永远游离于人们的观测之外。正统的传教、布道这种手段,从实质上就背离了暗月的本性,没什么太大意义,这让修尔开始的时候也很苦恼。总的来说,暗月女神露娜能撑到今天还没有沉睡,已经很出乎他的意料了。

    “好吧,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这么别扭,但是连圣物都丢了,啧啧……”崔恩摇摇头,“也难怪你们连王都神殿区的那块神属领地也要卖掉了,我听说……”

    “等等。”修尔突然停止把玩手里的圣物,“这件事我怎么不知道?我们的莉莎主教也不知道。”

    “嗯?没有吗?”崔恩无所谓的说道,“那也许是谣言吧,我就说嘛,再怎么衰败,也不太可能出售神属领地啊。”

    “是啊,肯定是谣言……吧。”修尔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手指轻轻敲打着黑色的圣物,似笑非笑的表情像是想到了什么。

    “啧啧,看来有人嫌我们过的太安逸了。”沉默了一阵,修尔突然站了起来,“看来我需要马上赶回去了,伯爵先生……刚才我一不小心,就让公共马车自己先回去了,看来只能麻烦你帮忙准备辆车了。”

    “呵……你哪次没不小心过?”
无光之月》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