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光之月 > 终幕 暗月之殇(老样子,终幕,算是两章合一吧,今天只有这一更了)

无光之月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终幕 暗月之殇(老样子,终幕,算是两章合一吧,今天只有这一更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燃烧的火焰,陨落的夜星,流淌的鲜血,哀鸣的灵魂。

    一切,都在诠释着终结的含义。

    夜空中,早已不复曾经群星满天的旧貌。

    无光的暗月悬挂在苍穹之上,一如既往的和夜色融为一体,连轮廓都无法用肉眼观测,数十颗光芒暗淡的星围绕在暗月的周围,像是在拱卫着它的存在。

    更远一些的天幕上,群星闪耀,数百上千颗夜星,密密麻麻的聚集在一起,把暗月和她周围星群紧紧包围在中央,灿烂的星光汇集在一起,充满了压迫力,一点一点蚕食着暗月周围的夜幕。

    今夜的夜空注定是喧嚣的,转眼间,又一颗流星从群星中陨落,划过夜幕,消失在天空的尽头。这颗流星并非开始,也不是终结,随着它的陨落,群星更加灿烂,而暗月周围的光辉更加黯淡了。

    相应的,地面上发生的一切,一点也不比天空逊色。

    恢弘的暗月神殿,以实体的形式立于地面上,在它的周围,四十多个神殿半虚半实的投影紧凑的排列在一起,把暗月神殿守卫的密不透风。

    今夜之前,四十多个神殿里,至少汇聚了两千名各神殿的护教武士和忠实的战斗职业者信徒,这些忠诚的战士们自从聚集到这里,就早已为今晚做好了心里准备。

    殉道的心理准备。

    是的,强大的战士们早已准备好了在今夜战死,因为他们的战斗力虽然相当可观,但是敌人更加强大。

    敌人是整个世界。

    来自六十三个国家和九百七十二座神殿的战士们聚集在一起,仅仅高阶战职者的数量就超过了三万,还有不计其数的普通战职者,可以说,整个世界的战职者,至少有百分之七十聚集到了这里,他们的到来,只为了今夜这一幕的上演。

    几天前,这数万战士就已经对暗月神殿和它周边的神殿投影群隐隐形成了包围的姿态,几天来双方发生过多次摩擦,但一直没有发生全面战争,直到今夜的到来。

    今夜是战争之夜。

    沾染了鲜血的剑与盾在夜色中挥舞,带走一个个哀嚎的灵魂;魔法在人群中咆哮,彰显着自己的力量;神术的光辉闪动,让神灵的力量降临世间。来自幻界的召唤物和行走的死灵混杂在一起,各自在自己的召唤者指挥下冲锋向前,阴影中的盗贼舔舐着黑色的匕首,随时准备着刺出无声的一击,天空中飞过的,是猎手们射出的致命利箭,地面上缠绕的,是德鲁伊们召唤出的植物根茎。

    战争越来越激烈,每个人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战斗,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无关仇恨,无关善恶,一切,都只是为了这个世界的存亡。

    防守一方的战士们,收缩在神殿群投影的覆盖范围内,一步也不肯踏出。守卫在自己神灵的领域里,让战士们的实力有了惊人的飞跃,也让他们拥有了近乎无穷无尽的体力,如同不知疲倦一样死战不退,然而很可惜,实力的差距就像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死死的挡在战士们面前。

    总体实力远高于己方,人数上又有超过十倍的差距,防守的战士们即使再怎么英勇,也难以逃过死亡的终结。

    作为这场战争的总指挥,暗月女神的战斗神官修尔·莱特是唯一没有加入战斗的守方战士,即便那些在神殿做杂工的虔诚的普通人信徒都已经充上了前线,用生命捍卫女神的时刻,他依然没有加入战斗。

    披着崭新的神官袍,腰间挂着银色的神圣钉锤,修尔走在战场上唯一一座实体神殿——暗月圣殿里,穿过大门,穿过祈祷厅,穿过布道厅,慢慢推开了神殿核心——暗月圣厅的大门。

    厅内灯光暗淡,只有女神高大的神像矗立在圣厅正中,无声的注视着凡世的一切。

    神像前,金发少女身穿主教袍,头戴月之冠冕,背对着大门跪在地上,双手十指交叉在面前紧握,垂着头,口中不断吟唱着神圣的音符。

    少女仿佛已经和神像融为了一体,无形的神力由神像发出,以少女为枢纽向周围发散,和周围那些神殿虚影中散发的神力纠缠在一起,组成了这片保护着防守方战士们的神圣领域。

    实际上,不只是少女一人,周围每一座神殿虚影,在它本体的圣厅内,代表着该教会神灵在凡世代行者的大主教,都和少女一样,一直在神像前吟唱,把诸神的圣域连接在一起,守卫那些为信仰而战的勇士们。

    面无表情的修尔慢慢走到少女背后,一言不发的伸出手按在少女头顶,轻轻地抚摸着少女柔顺的金发,虔诚的主教少女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只是眼角有一滴泪珠渗出。

    “看你的表情,应该是来不及了。”修尔的神情异常平静,声音也一如既往的从容,“一步之差,对吗?”

    少女一言不发,轻轻地点了点头,眼角的泪珠终于滑落脸颊。

    “我明白了。”修尔仰起头,望着高耸的神像。

    神像和往常一样,表情柔和目光悲悯的回望着,一如暗月女神露娜的神职,沉默的付出,无言的奉献,不为人知的爱。

    一声轻叹,修尔走到神像边,慢慢的单膝跪在神像面前,第一次低下头,深情的亲吻神像的脚尖,动作轻柔而舒缓,仿佛"qing ren"般的温柔。

    “我明白了。”重复着之前的话,修尔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向了来时的路,在走出圣厅的那一刻,修尔突然停下脚步,低头沉默了片刻才说道,“这些年,谢谢你,谢谢你们,还有,我失败了,对不起。”

    圣厅的大门,悄无声息的重新关闭,神像前的少女,脸上再次有泪滴划过。

    也许因为大门关闭时带起的风,圣厅的烛光跳动,闪动的光映照在神像的脸上,神像的眼角明灭变幻,就如同也闪烁着泪光。

    沿着来时的路,穿过布道厅,穿过祈祷厅,穿过神殿的大门,修尔第一次亲手关闭了神殿的正门,站在高高的阶梯上方,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下方的杀戮。

    战争,始终在继续。

    战士们一个又一个倒下,攻方的,守方的,今夜的生命如此脆弱,对双方来说都是如此。

    又一颗夜星陨落,又一座神殿的虚影崩塌,然而战士们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了,唯一充斥他们意识的,就是战斗,再战斗。

    眼中尽是满天飞溅的暗红,鼻中充斥的是尸体灼烧的焦臭,耳中回荡的是魔法的轰鸣和武器碰撞的铿锵,口中回味的是鲜血的腥甜,主导今夜的,是死亡,是战争。

    没有人后退,没有人逃跑,对于双方来说,都已经失去了退路,唯一有意义的,就只有战胜敌人。

    战线在一点点推进,守方的战士越来越少,防御圈也越来越薄弱,越来越多的攻方战士撕开敌人的防御圈突入内部,让阻挠了他们半个晚上的防御圈变得七零八落。

    然而即便如此,防守的战士们也依然拼死抵抗,不断给攻方带来巨大压力,尤其是暗月神殿正前方那道防线,又硬生生拖住了攻方半小时的时间,等到攻方终于肃清了道路,主攻部队登上阶梯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依然面无表情的把守在神殿门口的修尔,和这块巨大平台上散落着的上百具强者的尸体。

    曾经并肩战斗过的强者们,平时一起谈笑甚欢的强者们,过去无所不能的强者们,一个个在修尔面前倒下了,而修尔依然站着,站在暗月神殿的门口,仿佛永远不会倒下。

    强者们的牺牲是有意义的,他们做到了希望做到的事。

    修尔在喘息,剧烈的喘息,身上七十七处伤口一齐发出火辣辣的疼痛,告诉他自己的身体已经走到了崩溃的边缘,精神力早已消耗殆尽,就连最简单的低级治愈术都放不出来了,只能任由灼热的鲜血顺着伤口流淌,带走剩余的活力。

    浑身的力量已经被抽空,就连用家乡秘法消耗大量生命力临时激发的潜力也荡然无存,但修尔依然紧握钉锤,笔直的站在神殿的入口,一改往日在朋友们眼中形象,就像一座永远不会倒下的雕像。

    在他对面,半人半鹿的黑发林精手握着猎弓,戴着眼镜的柔弱少女肩扛半人高的双手重剑,满脸胡须的矮人挥舞着沉重的战斧,阴沉的精灵法师指尖跳动着闪电的光辉,身材**的死灵法师背后黑气缭绕,矮小的半身人在阴影里时隐时现,他们后面,还有数不清的强大战士蠢蠢欲动。

    “修尔,为什么。”美丽的林精树精少女的猎弓引而不发,神色充满了悲伤,“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步?”

    “神爱世人,追随着神灵的指引,我也爱这个世界。”修尔倒退几步,靠在大门上,板着的脸终于有了表情,那是属于多年前的,朋友们早已见惯的,却让朋友们格外心安的笑容,“一切,只为了这个美好的世界。”

    “所以,这就是你想要的?”精灵法师回头眺望,仿佛已经看到了目光不可及的远方的场景,那里,亿万个扭曲梦魇在大地上游荡,所过之处,大地龟裂,人畜绝迹。崩溃的大地,喷发的火山,汹涌的海啸,世界末日的景象也不过如此。法师收回了目光,沉着脸问道,“你应该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状况,你想看到这些?”

    “当然知道。”修尔疲惫的笑了笑,平静的说道,“六十三个国家已经有三分之一沦陷,死亡和绝望无处不在。问题是,谁想看到这些呢?这些又是谁的错呢?”

    “修尔,你阻挠了最后的仪式,才有了今天的结果。”柔弱的女剑士泪眼朦胧,声音哽咽泣不成声,“为什么干扰仪式,为什么又要执意做这件事。”

    “呵呵,因为我是对的,你们才是错的。”修尔的语气就像陈述一段验证过的事实,“你们做的一切,只能让事情变得更糟,只有我们的选择,才是帕瓦帝加的唯一希望。”

    “那也不该强行打断仪式,更不该执意做出现在的选择。”黑发林精带着隐隐的愤怒,“三千名圣职者因你的打断而死,你不觉得愧疚吗?有什么事不能说出来大家商量,为什么一定要隐瞒到最后?”

    “因为我做的一切,才是为了你们好,为了帕瓦帝加好,而你们是不会理解的,你们的眼睛已经被关心蒙蔽了,所以你们永远找不到最好的选择。只有我,我并不在乎这个世界,我在乎的只有你们,所以,我才能看到真实。”修尔收起笑容,重新站直身体,“你看,今夜的结果已经证明,即使到了现在,你们还是无法理解我的苦心,也许不久之后你们就会知道,是你们的选择,把帕瓦帝加送上了绝路。”

    “又是这句话,又是用所谓的为了我们来掩盖你的猜疑。”林精极度失望的摇着头,“这么多年了,你似乎一直在改变,其实本质却从未真正改变过。你始终不知道什么叫信任,你从没有真正信任过我们,你从没有相信过,我们可以理解你的心思,接受你的想法,和你共同患难。”

    “呵,也许吧。”愣了愣,修尔自嘲的笑了,摇着头叹道,“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剩下的,也就只有最后一条路了。”

    “是啊,说到最后,还是要靠战斗来决定对错。”林精紧紧咬着嘴唇,用力拉满了猎弓,“修尔,这是最后一次告诉你,我们爱你,真心爱你。”

    “我也爱你们,莫瑞娅,还有萨芙,我的爱从未改变过。”修尔举起钉锤,声音像第一次见面一样温暖,“再见了,亲爱的。”

    人影冲出,箭矢破空,巨剑挥舞,血花飞溅。

    最后一刻仰望天空,修尔的目光中,群星的光芒突然亮到极致,无形的暗月在感知中一阵剧烈震颤,彻底失去了过去温柔的气息,留下的只有一片死寂。

    背后,神殿轰然崩塌,一切过去,都随着崩塌的神殿埋葬。

    “呼,这是什么鬼梦。”修尔身体一震,从床上猛地坐起来,茫然的向四周看了半天,才想起自己身在何处。

    跳舞的猫,看来自己又喝醉了,还做了个噩梦啊,果然饮酒不能过量。

    “预知?警告?还是单纯的做梦?”推开窗仰望夜空,修尔喃喃自语,“是你让我看到这个梦的吗?你又想告诉我什么呢?”

    群星满天,宁静祥和。

    银月如钩,远在天边,暗月无光,无法观测,却高高挂在天幕正中,温柔的暗月注视着喧嚣的凡世,默默地把独特的能量不为人知的撒播向世间,滋润着世间万物的生长。

    “还好只是一场梦,可惜,梦还是会醒的,帕瓦帝加,呵呵。”

    窗外,暗月高悬。
无光之月》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