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光之月 > 第四十九章 我收下了

无光之月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九章 我收下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他之前所有的叙述,都用它们指代你,唯独最后几段话,他特意用了它,而非它们,呵呵,你太聪明了,我实在怕你发现我看出了问题,所以故意没有装作没看懂的样子,怎么样,装的像吧。”

    “他很可能始终在怀疑你,才宁愿选择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也不愿意被你玩弄致死。”

    “所以,我不觉得老所长的最后两句,只是疏忽才写错的,那是一个明确的提示,也许是为了警示已经不可能存在的后来者,也许只是为了留下一线希望。他想提示后人,你并非复数,而是单一个体。”

    “这刚好和你的故事矛盾,相比之下,我选择了相信这位和蔼可亲的长者。”

    “我明白了。”原初体控制着莫瑞娅点了点头,“你是个很好玩的生物,这场游戏果然有趣。”

    “玩的尽兴了?可惜,再尽兴的游戏,也有结束的那天。”修尔的笑容变得狰狞,突然把微弱挣扎的莫瑞娅抱离地面,对着脱离点就冲了过去,“失败是要付出代价的,给我在空间壁垒的碾压下消失吧。”

    “你杀不死我的。”原初体大声喊道,“就算我的精神体粉碎了,我的身体还会诞生一个新的我,你什么也改变不了。”

    “白痴,你以为我要改变什么?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成了,我什么也不需要改变。只是被你戏弄了几天,让我非常非常不愉快,所以,你就尝尝意识被一点点磨碎的滋味吧,我保证你的新精神体会永远记得的,哈哈哈。”

    近乎癫狂的笑声,充满了报复性的快乐。

    “你是个疯子。”原初体难以掩饰从莫瑞娅脸上浮现的恐惧,刚刚虽然只有一瞬,但空间壁垒的挤压,让它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极度痛苦,它简直不敢想象承受这种痛苦至死的恐怖。

    “哈哈哈哈,再见了。”用力把莫瑞娅推进了脱离空间,修尔狰狞的大笑。

    “我才不和你一起发疯。”原初体只想玩游戏而已,可不希望自己死一次,虽然死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但实在太痛苦了,因此,它做了一件修尔断定他无法做到的事。

    它脱离了,精神体携带着凝聚到种子里的旺盛的生命力,以能量形式轻松从精灵态的莫瑞娅体内挣脱,迅速向本体的方向遁走,连头也不愿回。

    “白痴,和你废话了这么久,总算等到你滚出去了,哈,这个词我早就想用回你身上了。”

    “维持精灵形态,只是因为这样她的肉搏能力最弱,我控制她的身体比较容易而已,你刚才无法脱离是因为我神术的压制,你是有多蠢,才会相信我胡编的理由呀。”

    “我还真怕你死都不肯滚出去呢,那我就真的白忙一场了。”

    “不过现在嘛,谢谢你的大礼,我们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一边很恶毒的打击着对方,修尔一边迅速退入了脱离点,他可不像因为幼稚的报复,给对方留下什么制造麻烦的机会。不过,在从异界投影消失前,他还是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你就好好的呆在这里,等待十一天后这个空间湮灭,跟着空间一起化为虚无吧。杀不死你?呵呵呵,死亡已经注定了,你这个可怜的投影复制体。”

    什么大礼?什么复制体?刚刚回归本体的原初体惊魂未定,就听到植物们传回来的声音。

    到底是什么意思?而且,空间湮灭?化为虚无?这又是什么意思?我会死?

    恐慌在原初体的意识中蔓延,然而,他注定无法找到答案,只有和青蛙人们一样,在迷茫和恐惧中走向死亡。

    当然,只是投影空间而已,不会对源世界造成影响,更无法改变什么,但报复的愉悦感,修尔确确实实收到了。

    不过,修尔现在已经没心思去品尝报复的愉悦了,因为还有更多的麻烦在等着他。

    比如说,面前那些队友。

    从穿越屏障时各种纷乱感知中恢复,首先感受到的,就是扑面而来的烈风,风中夹杂着帕瓦帝加的味道。

    第一时间释放神术屏障防御四周,修尔迅速观察四周。

    逐影守则第十三条,请不要在家门前死掉。踏出脱离点的那一刻,有太多优秀的逐影者死在本土魔兽嘴里了,请不要为这个数字再添上一笔,它已经够大了。

    修尔当然不想现在就变成一个数字,所以他很谨慎,嗯,和队友们一样谨慎。

    四周的环境很正常,没有魔兽,没有敌人,足够安全。

    实际上,大家正身在一处峭壁边缘,几百米高的峭壁,让视野绝对开阔,背后也是一片平坦的岩石地面,不会有敌人隐藏。

    向下望去,几公里外,一座半圆形山城展现在大家面前,华美的宫殿坐落在山顶,蓝色的瓦片上反射着太阳神苏尔的光芒。高耸的魔法塔竖立在另一座山峰,魔法的能量奔流涌动,几公里外都能隐约感受到这股力量。

    从两座山顶向下,远远的只能看到数量众多的建筑轮廓,气势恢宏的神殿群,富丽堂皇的珠宝商行,浓烟滚滚的铁匠工坊,庄严肃穆的市政大厅。

    再向下,一片密密麻麻的小屋,那是城市居民的住所,小屋之间,错落有致的种植着不少植物,即便是在山间,植物也能蓬勃生长。

    最下面的平地上,围墙保护着最繁华的商业区,纵横交错的几条街,涵盖了所有商业中心。

    围墙之外,农田放射性向外延伸,各种不同的农作物已经接近成熟了,作物不同的颜色,为大地盖上了一层缤纷的装饰。

    农田更远一点的地方,十几座哨塔树在旷野边缘,哨塔旁的兵站里,几个士兵进进出出,这些城市的卫士们每天驻守在这里,警惕着来自荒野上的威胁。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这里大家都来过。

    背后几十公里外,就是出发时的石岩镇,大家所在的这道绝壁,就是有名的龙之壁,传说中万年前巨龙之首赛格里斯向战神发起挑战的地方。

    至于悬崖下的巨大城市,大家就更熟悉了,双山城,人族科拉王国第四大城市,几天前大家准备逐影的时候,就是在这里进行准备的,怎么可能会觉得陌生。

    “龙之壁啊,那算是低危险区域,看来咱们运气不错,正常警戒状态即可。”

    修尔松了口气,注意力从环境上收了回来,这才发现大家虽然在警戒,但是表情都很怪。

    “怎么了?”问题还没出口,修尔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痛苦,从身体的每个角落袭来。

    那不是简单的疼痛,酸、麻、痛、热,各种各样的感觉纠结在一起,皮肤、肌肉、骨骼、内脏,每一处身体都在哀鸣。

    痛苦并不剧烈,但始终持续着,在最难以忍受的地方肆虐着,就像背后总是无法挠到的瘙痒一样令人疯狂。

    “嘶”,吸了口凉气,修尔皱眉苦笑,“想都不需要想了,这绝对是被寄生的后遗症了。”

    “太可怕了。”连精灵法师也无法保持冷漠了疏离了,咬着嘴唇呻·吟道,“居然会这么难受。”

    “无知的平胸,你懂个屁,这是典型的神经受损的表现之一,看来那些植物们,是在咱们的神经上做了手脚。”蜜莉蒂不知是感知比较迟钝,还是忍耐力较强,神情还算正常,“修尔啊,你就辛苦一点吧。”

    这种深层次的损伤并没有伤口,想要治愈是最麻烦的,需要全身性的治疗神术,而且一次就要连放七个,就算是高阶圣职者,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承受的。

    “神说,爱你的同伴,爱你的朋友,尽力握住每一只寻求帮助的手。”手指画圆,圣光闪动,七道光辉从暗月的方向降下,洒在每个人身上。

    脸上纠结和痛苦的表情逐渐消失,逐影者们总算恢复了正常。

    “哈哈哈哈,让那群愚蠢的植物去死吧,矮人大爷又回来啦。”

    懒得搭理开始发疯的矮人,修尔拍拍手:“各位,维持低级警戒状态,不要得意忘形。”

    笑声马上消失了,队长的命令还是最管用的。

    “马卡杰伦,找你的物品,神赐金属被你最后带走了,现在应该还在你那里。我希望不要听到你忘在里面了这种话。”

    “怎么可能,头儿,我可不像那边那个白痴一样大意,我脱离前特意检查过了。”半身人眼睛里闪着金光,激动的舔舔嘴唇,从背包里把神赐金属抽出一小截,马上又塞了回去,“可惜,那些诅咒金属是没机会拿了。”

    “有命回来就不错了。”扫了一眼萨芙和莫瑞娅,两个女人回以微笑,确认两人平安无恙,修尔总算彻底放心了。

    “很好,这次非常顺利,不过还要走完最后一程,有始有终。”修尔指了指下方的城市,嘴角翘起,“一小时之后,我希望可以坐在跳舞的猫的包房里喝酒,有人反对吗?”

    当然没有,怎么可能有,虽然警戒状态不好大声喧闹,但兴致勃勃的眼神已经出卖了大家的心情。

    因为每当此时,都意味着将发生一件事。

    丰收,逐影的丰收。
无光之月》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