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光之月 > 第四十八章 一场骗局

无光之月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八章 一场骗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莫瑞娅在用力挣扎,就像疯了一样,但是修尔有力的双臂紧紧锁住她的身体,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

    “怎么了呢?是不是发现自己的精神体在崩溃?是不是发现自己就要彻底溃散消亡?真可惜呀,明明马上就可以成功了,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失败呢?”

    “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她没有恢复之前那种半人半动物的形态,反而一直保持着和我们类似的人形?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意识无法离开这个身体?呵呵,你以为,她维持类人形态只是闲得无聊吗?精灵态刚好可以封锁你的出路啊,让你进的来,出不去。”

    “呵呵呵,亲爱的原初体,爱着父亲的原初体,保护人类的原初体,谢谢你刚才给我们讲了一段感人的故事,为了表示感谢,不如就由我来回报你一段故事如何?一段只有几天跨度的小故事。”

    莫瑞娅的挣扎停了下来,眼睛里闪着奇怪的绿光,死死盯着修尔的笑脸。

    “某个世界,诞生了某种集群性的生命体,当然了,虽然是人造的。”

    “集群性生命体的意识是连接在一起的,所有思维共享,从来不存在单独个体的意识,它们没有你、我、他之分,它们的意识里,只有‘我们’这一个个体,每一株线红花,都可以代表这个生命体。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知道这些?因为我问过萨芙了,她看过那本书,上面有详细的研究过程。”

    “突然有某一天,也许是几天前,也许是几个月前,总之不会太久,某群线红花的集合意识突然发现自己从群体中独立出来了,或者确切一点说,它发现失去了和外界所有同类的意识连接,甚至连思维能力也减弱了太多。”

    “它们,不,它很奇怪,尝试了各种办法想重建连接,但是发现自己所在区域被隔绝了。他甚至可能派出了受控制的死亡青蛙人去外面联系,但是,那些死体一去不回,联系也始终没有建立。”

    “当然了,这不是重点,只是故事的开端而已,不过,能不能向你请教一下,我猜的对吗?”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莫瑞娅发音极为生硬,语法也很凌乱,但勉强能听懂她的意思,“难道这些都是你们做的?”

    “谢谢了,你看,这样合作还是很愉快的。”修尔笑眯眯搂着熟悉的躯体,“至于这里的事,绝对不是我们做的,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一切都是世界的错。”

    “不过,连接重建与否对它来说无所谓,连接断开前,它是它,断开后,它还是它,再重新连接,它依然是它,分离还是回归,并不能影响这种集群性生命体的性质,它当然不会在乎了。其实它已经没什么在乎的事了,整个世界都被它掌控,还有什么可在乎的呢?”

    “但是,有的。”

    “就在某一天,一群奇怪的生物,突然出现在它的世界里。它太聪明了,比那群人聪明百倍,瞬间就看穿了,那些人不属于这个世界,而且从那些人的出现方式,就猜到那些人可以用同样的方法回去。”

    “这它就不能不在乎了,把种族的覆盖范围传播的更广,无限提升自己的思维能力,这恐怕是它灵魂深处刻下的目标,而这些人的出现,恰好让它看到了种族扩张的希望,只要,能跟着那些人一起回去。”

    “于是,它第一时间对那些人发起了试探,而且结果很巧,那群人里刚好有一个具备植物特性,非常非常适合承载它的种子和精神体,于是,一个很有趣的计划就此诞生了。”

    “一切都是欺骗啊,亲爱的原初体,就像那些可怜的青蛙人们一样。”

    “呵呵,想必它们到死也想不到,攻击他们的敌人,和守护他们的守护者,其实一直是同一个个体,从来没分出过彼此。”

    “是你为他们创造了渺茫的希望,哪怕微乎其微,也给他们带来了坚持下去的勇气,直到他们被彻底杀死。你显然不是为了帮助他们,会这么做,只是因为这场游戏你还没有玩够呢,就像自己和自己下棋一样,就算已经露出败象,也要用尽一切手段垂死挣扎,否则就失去了游戏的意义。”

    “真是有趣的游戏啊,对不对,原初体。”修尔依然在笑,但是笑容却充满了寒意,“我接触过很多很多人,很多很多生物,但从未有哪一个,会把这种行为视为游戏的。”

    “不会?是吗?”莫瑞娅,不,该说是原初体借莫瑞娅的身体冷笑道,“用食物引诱两种虫子的族群混战,这是它们的幼苗最喜欢的游戏之一,养殖蜥蜴让它们相互搏斗,这是它们成体的赌博方式,本质上有区别吗?”

    “当然有,它们抛出的是诱饵,引诱的是欲·望,做出选择的还是受引诱者自身,但你们连它们的自身选择权都剥夺了,它们面对的一切都是假象。”修尔摇头道,“不过,这种事任何一个个体都有自己的想法,彼此说服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不用管它,故事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它从最开始,就打定利用那些人入侵的主意,它也知道那些人不可能同意,但是这对它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欺骗生物,它太有经验了。”

    “每一株植物,都是它的眼睛,那些人始终无法摆脱它的观察,它知道那些人的一举一动,然后做出应对。”

    “放出敌意,想办法把他们逼到这里来,制造各种假象,让他们认为城市里还是安全的,因此放心进入,让大批死体围攻那些人,让他们产生危机感,甚至故意让他们联想到寄生,以此恐吓他们,逼他们尽快离去。”

    “那些人就像是提线木偶,你知道提线木偶是什么吧,那就好,呵呵,他们的所有决定,都是按照它的希望做出的。”

    “但是,怎么能让那些人就这么走了,要知道,它还没有跟上去呢。”

    “它控制的那些植物,有些对动物体有寄生性,但是它本身可没有,青蛙人们不会蠢到推广可以寄生动物体的植物。不过虽然不能寄生动物,但它可以控制植物体,让植物体接纳它供它寄生。昨晚莫瑞娅,哦,就是他控制的那个人,她身上长草,就是他做的实验吧。”

    “试验成功了,他的最后一步也开始了。刚好,两天的观察,让他已经掌握了那些人的语言,感官控制终于可以投入使用了。”

    “于是,它控制着他们中的一员,把目标引诱到它身边,借用沟通的机会,成功的进入了目标的体内。”

    “它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失败,因为它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为了保证成功,它甚至在沟通中把自己的精神体偷偷渗透进了目标的体内,保证出现问题的时候,自己能直接操控目标。”

    “可惜,最后它还是失败了。呵呵,怎么样,你觉得我的故事有趣吗?”

    “除了最后的结局之外,还是很有趣的,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些的?”原初体即便智力再高,也无法想通这个问题

    “当你引诱我们开始朝寄生体方面想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不对了,有的时候,一件事发生的太过自然,反而是一种违和,不过我还是顺着正常思路,决定尽快离开。”

    “当晚我想了很多,越来越觉得,一切的背后都有联系,很可能是有东西想偷偷跟着我们一起回去,而且鉴于莫瑞娅的特性,目标很可能是她。说真的,我简直求之不得,因为这么做你是自寻死路,那种感觉,刚才你已经体会过了吧。可是,我又不敢让你知道实情,否则,一旦你知道这个结果,我们就失去了利用价值,你还会轻易放我们离开吗?呵呵,青蛙人的遭遇已经告诉我们答案了。”

    “当然了,那时候我还不能确定,但是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我也要做好准备,所以我隐晦的征求了莫瑞娅的意见,确定下来让她做好这个诱饵。”

    “马卡杰伦的失踪的确出乎我的意料,毕竟我没想到你的手段是致幻,还以为出问题的应该是莫瑞娅呢。不过这无关大局,对吧,按照你的剧本走就可以了。”

    “你凭一个猜测,就做出了这些决定?”原初体难以置信。

    “不然你觉得呢?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就是我们抓住发疯的半身人,然后立刻启程回家,这本来就是我们的目的呀。”修尔抱着莫瑞娅的躯体转了个圈,悠然的说道,“而且也不仅是猜测,和你见过面以后,我就已经确定了。”

    “为什么?”

    “你的故事很感人,很有迷惑性,我差一点就信了,真的就差一点。”修尔的语气带着几分嘲弄,“可惜,这里的老所长在死前留下了一条信息,让我在最后明白了一切。”

    “不可能,我看过所有的文字了。”

    “因为你忽略了呀。”修尔和原初体面对面,额头顶着额头,亲密的就像恋人一样,笑眯眯的说道,“他说,它来了。”
无光之月》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