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光之月 > 第四十四章 灾难根源

无光之月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四章 灾难根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后来者,这大概是我,红湾共和国东南行省省立植物观测站站长,省立东港野生植物研究学院院长,共和国一级教授哈马,最后一次留下文字了。

    “啧,扑面而来的官僚气息啊,和那个自杀的所长差别太大了。而且你不是只会呱呱呱吗,这个名字怎么能翻译出来了?”

    “嘘嘘嘘,莫瑞娅你别捣乱了。”趴在鹿背上,萨芙揪着林精鹿身上的绒毛,“修尔翻译文字需要专注啊。”

    “好心疼啊,是不是,诶诶诶,别拔我毛,你都快把我拔秃了。”林静笑嘻嘻的躲开萨芙的手指,“行了行了,不闹了。”

    “上次那个莫名其妙的名字应该是古语,没法音译,这个可以。”工作中,修尔不再嬉笑,很专注的翻译了下去,“虽然不知道共和国是什么,但这个院长的职位应该不低,看来他已经估计到自己要死了,才留下这份记录,嗯,和那个所长差不多。”

    距离线红花的昆虫xx嵌入成功已经过去九年了,九年的时间里,我们成功将东港半岛这块荒芜的土地改造成现在的绿色岛屿,并且把改造后的线红花推广到了世界的每个角落,为共和国赢得了无尽的荣耀。

    xx改造后的线红花,可以通过植物信息素(小声嘀咕:这是什么?)的散播,影响周边区域内的一切植物,大幅增强它们的环境适应性和生长速度,让其他植物可以在非常恶劣的环境里大面积快速生长。

    也就是说,只要种下一株线红花,植被覆盖面积就会以天为单位改变,可惜的是,一旦线红花死亡,周边植物很快就会恢复原本的特性,以至于想要恢复植被,就要大批量大范围种植线红花。但既便如此,这一改造也是有着划时代意义的,后来者,你恐怕永远无法理解,这一成功对咱们的世界有多重要,只有它,才能挽救世界性的植物匮乏。

    至少,最初全世界都是这么认为的,可惜大家都错了。

    随后在全世界范围诞生的几十万名线红花科研学者都错了,谁也没有想到,我们寄以厚望的环境救星,其实酝酿着毁灭世界的阴谋。

    “诶?我怎么觉得他在试图推卸责任?”莫瑞娅又露出呆呆的表情,“好像一直在说,错的不是我,是世界。”

    “他就是在推卸责任,毁灭世界的责任不是每个人都能背负的起的。”修尔撇撇嘴,继续读了下去。

    线红花本身具极其微弱的智慧,和绝大多数植物水平相当,试验成功后也没有明显的变化,以至于大家都忽略了一个事实,它不仅能影响周围的植物,也会受植物们的影响。

    它们可以和周边的植物共同组成一张思考的网,就像xx的线程(这又是什么?)一样,把思考的工作平均分配给每株植物,周边的植物越多,它们的思考能力就越强,智力也就越高。

    不仅如此,它们彼此之间也可以相互关联,由他们为节点组成另一张网,进行更高等的思考。全世界数以亿计的线红花连接起来,它们的智慧早已超越了我们,成为星球上最高等的生物。

    “嘶,信息量有点大。”修尔皱眉道,“看来不是所有植物都出问题了,出问题的只是这种叫线红花的东西。”

    “修尔,修尔。”萨芙拽拽修尔的衣角,弱弱的说道,“这个名字让我有一种不太好的联想,刚才里面那盆花……好像就是红色的。”

    “呵呵,呵呵,我知道。”瞟了一眼重新关起的密室,修尔干笑几声摇了摇头,“一会再说。”

    它们任由人类培育散播,配合人类恢复星球的生态,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也算是个双赢的结局。

    然而,没有人知道哪里出问题了,没有任何人知道。所有的线红花,都对我们极度仇视,它们从始至终都在谋划着对人类的反攻,它们一直想要毁掉人类。

    但是,它们居然一直在隐忍,把自己伪装成没有智力的样子来迷惑人类,而实际上,它们利用这些年,做着和我们相同的工作,影响周边的各种植物,把植物变成恐怖的寄生杀手。

    九年的时间,它们遍及全球,受影响的植物也遍及全球,它们始终在悄无声息的行动,一切都毫无征兆,人类始终不知道,其实,自己早已被那些恐怖的杀手寄生了,每一个人都没有例外。

    “呵,原来如此,每一个人都早已被寄生了。”三人相互对视,若有所思。

    “看来,一切比想象中发生的更早,对他们来说是这样,对咱们想必也一样。”修尔慢慢的颔首,“恐怕咱们刚一进来,就已经走进寄生陷阱了吧。”

    “完全没有发现,难怪这些青蛙人被打的措手不及呢。”莫瑞娅苦着脸抱怨道,“我可是植物啊,我是它们一边的,为什么连我也要攻击,太没道德了。”

    “喂,这就变节了?你的节操呢?”

    “快快,快翻译,后面发生了什么,节操什么的就让它消失吧。”好奇心战胜了一切,包括林精的羞耻心。

    人类已经被荷叶遮住了视线,只看到眼前的利益,忽略了来自水面上的危险(小声嘀咕:这是什么比喻?好吧,是青蛙的比喻),当我们发现问题的时候,一切都太迟了,我们已经失去了阻止它们的能力,甚至连减慢灭亡的速度这种事,也根本做不到。

    首先爆发的,是大规模的自杀潮,每一天,都有数以万计的人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社会学学者把问题归结为过大的工作压力,医学学者把问题归结为现代生活方式导致的精神脆弱,天文学者把问题归结为潮汐力的影响,没有人想到,问题的根源,其实是我们身旁的每一颗植物。

    当人们发现的时候,全世界已经损失了四分之一的人口,剩余的人们终于醒悟过来,打算大规模清除线红花。可惜这根本是妄想,因为自杀潮只是灾难的开端而已。

    活着的人始终不知道那些受害者为什么会选择自杀,后来他们知道了,至少在死前知道了,因为那些受害者,都早已沉浸在了幻觉之中。

    它们会影响人类的五感,你看到的,你听到的,你闻到的,你碰触到的,一切都是寄生体想要你感知到的。每一个受害者,其实都经历过彻底的绝望,在绝望中走向死亡,只是这样的经历都是虚幻的,只有他自己知道而已。

    “这真是……”虽然之前马卡杰伦的表现让大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此时还是感觉毛骨悚然。

    “还是很难想像,终日生活在幻觉里到底是什么感觉。”萨芙的身体有些发抖,她没敢把想到的事说出来,但心里始终在反复思考,如果是自己呢?如果亲眼看到修尔和莫瑞娅相继惨死在面前,自己真的能撑下去吗?答案恐怕并不乐观。

    “啧,恐怕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修尔咂舌道,“不出意外的话,青蛙人死定了,还真是可怕的手段。”

    “诶?他们不是已经都死了吗。”

    “好吧,我有点入戏了。”没有解释自己想到了什么才这么说,因为后面的内容已经做出了解释。

    那时候谁也没有想到,植物能做到的,不仅是诱导人类自杀,或者有人已经想到了,但不敢说出来,毕竟那是另人绝望的事实。

    自杀潮过后,就是全世界范围的动荡和杀戮,每个人都在杀人,每个人也都在被杀。

    被身边的人攻击了,不得不躲避,不得不反击,然而,真的有人在攻击你吗?被你反击杀死的人,真的不是无辜的路人吗?

    每一个你信任的人,都可能毫无征兆的对你发动袭击,即便你什么也没有做,但你永远不知道,在他眼里你做了什么。为了自保,你没有选择,只能一个人躲起来,杀死每个出现在身边的人,只有这样,才能让你活的久一点,虽然只有一点而已。

    数十亿人陷入了惨烈的自相残杀之中,社会完全崩溃,信任不复存在,所有城市都被硝烟和死亡充斥,每个人的手上都沾满了鲜血。

    “果然,青蛙人死定了,换成任何种族都死定了。”天性快乐的林精,居然很悲伤的叹了口气,“基石已经断裂了,没救了。”

    “呵。”修尔木然的笑了笑,脸色有些难看,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信任这种东西的奇妙,可以让人生,也可以让人死。

    “啪”,一只手忽然握上了修尔的手,只凭握力就可以猜到,那是萨芙的手。

    两只手十指交扣,女剑士咬着嘴唇什么也没说,就这么手握着手,手心传来的热度,让修尔紧绷的嘴角渐渐露出了笑意。

    “我是很感谢你的安慰啦,而且也觉得手感不错,挺软的,不过萨萨呀,你这样拽着我,我没法翻页了啊。”

    “欺负人欺负人。”标准的修尔式调戏,让害羞的少女头顶冒烟脸上滚烫,然后……

    “咚咚咚”。有时候拳头捶打后背的声音,和重锤拆墙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差不多,当然,这种情况不能频繁发生,否则是会死人。

    “噗,我吐血了。”
无光之月》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