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光之月 > 第四十一章 独角戏

无光之月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一章 独角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相比第一层,第四层这里干净整洁的多。

    看来第一本日记里记载的内容的确是真相,绝望中的青蛙人们在最下层集结,为了生存而奋战。

    他们的结局毫无悬念,那被净化的数百具尸体已经说明一切了,只是逐影者们心里还有很多解不开的疑惑,却始终无法找到答案。

    他们最后一刻到底在和谁战斗?不可能是和真正的植物,只能是和那些被植物控制着的青蛙人。然而,植物们明明可以直接控制所有的人,为什么偏要用围攻的方式解决剩下的青蛙人呢?

    没人能回答,就算是第一本日记的主人,研究所的所长,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恐怕只有那些现在看不到摸不到,却始终不离众人左右的植物们可以回答了。

    当然,整洁只是相对一层而言的,实际上第四层也相当凌乱。

    路边时而可见被丢弃的鞋子,也许是撤离时留下的,路中心还没完全腐朽的破布片按,那或许是慌乱中抛下的杂物,地上早已干涸的几滩血迹,应该是仓促跑动中自己伤到了自己,至于那具脑袋被踩扁,肚子被剖开,内脏都被掏空的尸体……

    “不行,我编不下去了。”修尔手捧圣典,手指按在尸体被踩扁的额头上,微光闪过,尸体化作一片光点飘散。

    “嘘。”萨芙从刚才起,就已经摘了眼镜,现在一直被修尔牵着手引导着,就像个真正的盲人一样。

    常年来大量阅读,在积累了丰富知识的同时,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女剑士必须时刻佩戴着厚厚的眼镜,否则和盲人已经没有太大区别了。

    不过,有时候失去也未必是坏事,视力越来越差,她的听力反而越来越好,以至于就连最敏锐的猎人,在听力上也无法和她相比。花开,雪落,她完全可以用听力去感受这个世界。

    “别说话,东偏北三十一度,一百三十七米外,刚才有一声响动。不确定是他,还是建材自身膨胀的声音。”

    “一百三十七米,走。”修尔一把搂住萨芙的腰,顺手把她举到莫瑞娅背上坐好。小鹿愤愤的在他膝盖上踹上一蹄子,这才直接窜上围墙顶端,沿着金属围墙一路小跑。

    “你是鹿啊,不是山羊,不用这么高难度的动作吧。”一身布袍的修尔在房顶和墙壁上窜来窜去,脚下比其他人都要平稳。实际上依靠故乡时代的苦练,他对躯体的控制力在所有队友里是最强的,这种程度的平衡控制,在他看来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咔哒”,几米之外,蹄子踩在金属地面上,清脆的撞击声在寂静的空间内回响。

    落在地面的莫瑞娅弯下腰,脸凑在地面上,手指在地板的痕迹上轻轻抚摸。

    “他没有经过这条路。”林精最后把手指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几下,摇头道,“这些是很古老的痕迹,肯定和他无关。”

    “等等,不对,他经过了,刚才的声音就是他。”没过一秒,莫瑞娅就毫不犹豫的推翻了自己的判断,“踪迹隐藏的很好,但是气味瞒不过我,他绝对踩过这处地面。”

    “这里?”修尔指着林精刚才摸过的地方。

    “嗯,就是这。”

    “嗅嗅嗅。”萨芙学着莫瑞娅的样子,趴在地上闻了闻,眯着眼睛努力想要看清好友的位置,“没闻到什么特殊味道呀。”

    “萨萨别捣乱。”用力拍拍萨芙的头,让她像只受了委屈的猫一样缩在一边,修尔手指按在林精所指的位置,另一只手指在身旁的地面上缓缓移动,勾勒出一个圆形。

    “无光之月永驻夜空,暗月之下,世间万物无所遁形,颂吾主露娜之圣名,赐吾以月之凝视。”祈祷结束,地面的圆形同时勾勒完毕,手指划过的范围内,突然泛起阵阵波纹,当波纹平息时,圆形内出现了一道光屏,上面显示着周围的景象。影像比较模糊,但还是可以勉强看清的。

    月之凝视,暗月一系的高阶神术,与无光之月建立联系,把某个人不久前经历的一切显示出来。

    和所有的高阶神术一样,月之凝视消耗巨大,限制性也很强,不仅需要这个人碰触到的东西,而且碰触时间不能超过三分钟,同时目标人物的位阶不能高于施术者。很有局限性的神术,但用在这里刚刚好。

    很快,光屏上就映出了马卡杰伦的影像。

    “诶?怎么这么模糊。”莫瑞娅趴在地上托着下巴,不满的伸手指在光屏上戳戳,“以前明明很清楚的。”

    “啪。”毫不留情的打落了捣乱的手,修尔翻着白眼,没好气的说道,“这里可是异界投影,隔着空间壁垒呢,能生效就不错了,画面肯定有干扰。如果不是萨萨以前说这里本质还是帕瓦帝加,这类神术也可以渗透进来,我都不打算浪费精神力。”

    “你们两个笨蛋别斗嘴了。”女剑士弱弱的发出了抗议,“快看画面。”

    “嗯?”两人挑挑眉,同时用危险的目光瞟了瞟萨芙,“好,我们给你记住了,等回去以后,嘿嘿嘿嘿。”

    “啊啊啊啊,你们太讨厌了,不许调戏我!赶快看画面啊,他在做什么?”

    “笨蛋,我们一直在看。”修尔又在女剑士后面拍了一巴掌,让女孩的头顶几乎要冒出蒸汽了。不过他说的倒是没错,他的确一直在看,因为马卡杰伦的反应实在不太正常。

    半身人像是在演一场独角戏。

    明明是空无一人的环境,他却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背后追赶一样,沿着街道飞快的逃离。

    如果只是逃跑还好解释,但他的动作可不仅仅是逃跑那么简单。

    躲闪,回避,翻滚,跳跃,如同有种看不到的东西一直在攻击他一样,在逃跑的过程中,他不断做出各种动作,以求避开这些看不到的攻击。

    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他在做这些动作之余,偶尔还笑着朝无人的身侧说几句话,简直就像是还有队友跟在他身边,和他一起躲避敌人一样。也许在他的感知里,自己正在和队友一起战略转移,尝试摆脱敌人的追击找到脱离点。

    “啪”,光屏猛地一闪,最终归于暗淡,地面恢复了原样,但看到这一幕的人,心情可没那么容易平复。

    “他……看到了什么?”萨芙的脸色有些发白,半身人诡异的状态,甚至让她从心底产生了一丝恐惧。

    “不知道,也许是我们,恐怕在他眼里,现在还和咱们在一起呢。”修尔叹了口气,“能做到这种地步,这些植物的能力比我想象中的更难缠啊,我还以为它们只能强行控制活人的躯体,没想到,居然可以通过影响活人感知的方式,让受控者主动按它们的命令去做,这可比强行控制厉害多了。”

    的确,被寄生者是那些青蛙还好说,如果被寄生者是逐影者,很多能力是植物强行控制时根本无法使用的,但现在就不同了,现在受控者马卡杰伦,完全可以发挥出自身全部实力。一个敌对的黄金阶盗贼,对任何一个队友都是严重的威胁,特别是万一爆发战斗,对他还要手下留情,实在是让人很头痛的麻烦。

    “我们……我们……会不会现在都和马卡杰伦一样?”萨芙紧紧攥着双手剑剑柄,仿佛武器可以给她带来足够的勇气,“会不会咱们早就都分开了,看到的一切都是植物给咱们制造的幻觉,其实现在修尔和莫瑞娅,你俩根本不在这里,我也像马卡杰伦那样面对一团空气在表演?”

    萨芙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的嘴被堵住了。

    唇边温热的触感,鼻中熟悉的气味,束缚心灵的拥抱,一切都一如从前。

    “现在呢?还觉得是幻觉吗?”戏谑的声音在耳边回荡,这可恶的,却又温暖的声音,让她永远也无法忘记。

    “混蛋,修尔是个混蛋。”脑子里弱弱的咒骂着,女孩的心里却被甜蜜充斥,就算是幻觉也不错呀,能一直在他身边的话,哪怕是幻觉又怎么样呢?

    “呦呦,呦呦,我是一只鹿,呦呦呦,我什么也没看见。”

    这绝对不是幻觉,时而鹿鸣,时而人言的林精让女孩咬着牙接受了现实。只有那个笨蛋莫瑞娅才能说出让人恨的牙根痒痒的话来,那些植物可做不出这种讨厌事,所以说,这绝不是幻觉!

    “莫瑞娅!”萨芙捂着脸发出惨叫,一头撞到林精的鹿背上,趴在柔软的绒毛里不抬头了。

    “奉神圣之名,加护神圣之力。”修尔突然从圣典上撕下了一页,扬手抛到空中,飘在空中的书页转眼间化作无数光点迅速渗透进每个人的体内。

    每一本圣典,都是由圣职者在沟通神灵状态亲手抄录的,凝聚了圣职者的信仰之力的同时,也沾染了神灵的力量。撕下圣典,就相当于真正意义上直接借用了神灵的力量,和单纯的释放神术效果截然不同。

    “这样你就不用担心了吧,萨萨,我就不信,它们还能突破神性的力量。呵呵,现在就让咱们一起见识见识这些躲在暗处的东西吧,看看它们还有什么伎俩。”

    有的,当然还有。

    就在修尔话音未落的时候,一道若有若无得刀光,从他背后划过。
无光之月》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