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光之月 > 第三十九章 第一本日记

无光之月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十九章 第一本日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们是人类的罪人。”这是记录里开篇的第一句话。

    由萨芙帮着切开金属门,几人闯入了研究所最重要部门之一的所长室。

    和其他房间不同,所长室里没那么多机械,也没那么多研究设备,反而充斥着一股书卷气。环形的墙壁内侧布满了书架,书架被各种书籍塞得满满的,有不少甚至要摞在其他书上,可见数目之多了。

    房间正中,被书架环绕着的位置,是一张宽大的书桌,完全可以想象,多年前,看起来相当爱书的所长,带着黑框眼镜坐在这里,享受着被无数书籍环绕着的幸福,是何等惬意的一件事,恐怕会惬意到不愿轻易离开这里的地步吧。

    事实上,研究所的所长也的确是这样做的,他现在就坐在书桌后面,就像多年前的每一天一样。

    确切的说,是他的尸体。

    是的,研究所的所长就死在自己的书桌前,和自己最爱的书籍死在了一起。

    所长的头骨被掀飞了一半,一支小型枪械含在嘴里,干瘪的手指还扣在扳机上,保持着临死前最后的姿势。

    死亡是恐怖的,然而表情相当安详,嗯,至少对青蛙的外表来说相当安详,带着一种终于能逃离噩梦的解脱感,甚至能感受到他最后时刻的喜悦。

    面前的书桌上,一本硬皮日记本摊开摆在桌面,造型奇怪的钢笔就压在日记本上,旁边还放着打开的墨水瓶。

    “呼。”修尔轻轻叹了口气,摘下圣职者长袍的套头兜帽,单手抚胸对着尸体深深鞠躬。这样主动选择死也要死在自己热爱的岗位上的人,无论是不是同一个物种,总是值得尊敬的,更何况,他还为后来者留下了信息。

    “他临死前恐怕处于相当慌乱的状态。”修尔低头看着尸体说道,“不过让他慌乱的应该不是死亡,他死的很决绝,绝没有一点犹豫。”

    “墨水瓶和钢笔吗?”冷漠的米娅,其实是修尔之外最心细的一个,“的确很慌乱,看他的桌子收拾的情况,应该是个很有条理的人,但他临死前,墨水瓶没有盖上,钢笔也没有套上笔套,这显然不符合他的习性。”

    “他在桌前坐下来的时候,应该还保持着冷静。这里,桌上的文具盒是盖好的,存放墨水瓶的玻璃盖也是合拢的,说明他取出文具的时候,还保持和以前一样的习惯,也就是说……”

    几人的视线同时落在日记本上,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大家已经都明白了,这人是写着写着,才开始越来越慌乱和绝望的,为什么会这样?他到底写了什么?

    “啧,手写体,你为什么不用印刷体写字呢?”拿起日记本,修尔第一时间发出了纠结的感叹。青蛙人的字母怪异复杂,阅读手写体文字,对新解除这种文字的修尔来说,简直像噩梦一样。

    “我看看,日记上说了什么,你们到底遭遇了什么?”从后往前翻,找到最后一次记录的开端,修尔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行字。

    “我们是人类的罪人,这里每一个人都是。”

    “人类这个词是他们的自称。”修尔突然停下阅读解释道,“我习惯就这么翻译了,你们其他种族的自己脑内调整吧。”

    “我们犯下了无法挽回的罪责,因为我们亲手打开了呱呱呱之盒,放出了最恐怖的恶魔。”

    “呱呱呱是什么?”米娅嘴角抽了抽,斜眼瞪着修尔。

    “看不懂,应该是一个名字。”

    “类似于绝望之盒?”修尔背后探出了半张脸,萨芙小心翼翼的猜测,“最后只有希望被封闭在内的灾难之源?”

    “破译文字最大的要点,就是遇到无法理解的地方,全凭脑补。”一本正经的说着要向全世界的文字破译者道歉的歪理,修尔继续读了下去。

    “最初,建造这个科研站的时候,我们只想要研究本地生物的xx,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研究领域,前人早就做过无数次了,我们从未想过,这会带来毁灭世界的灾难。”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说,这是上天对我们把神灵认定为虚幻的惩罚?”

    “比想象中还严重啊,看来灾难的范围,不止这个岛。”修尔叹了口气,“整个世界都毁灭了,至少他认为这样。”

    “唔,后面这几篇,我看不太懂,大概就是一些忏悔和自哀自怨的话,没有什么实际内容。”

    “那就挑有用的说呗。”每个人的好奇心已经无法克制了。

    “嗯,到这里。”修尔连续翻过几页,才指着日记念道,“谁会想到,它们比我们想象的更聪明。”

    “它们比人类更有耐心,可以隐忍几年,十几年,直到它们有把握毁灭一切,才在全世界范围内,同时发动最后的袭击。”

    “他们会寄生在人体内,通过影响神经中枢控制人体,无论目标是死是活都无所谓,只有毁掉神经中枢,才有解脱的可能。”

    “实在太可怕了,你无法想象,昨天还一起说笑的朋友、爱人,突然就变成了最凶残的恶魔,毫不犹豫的撕开你的身体,踢断你的脖子。”

    “xxx的隐蔽性太强,根本无法提前防御,即便再坚实的壁垒,也会被轻易从内部突破,研究站也只有依靠封死所有出入口,彻底断绝和外部的联系,才得到一点点喘息的余地。”

    “最后一次得到外面的消息,xx和xxxx已经覆灭,只有x和xxx还在顽强抵抗,但失去了其他城市的支援,毁灭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不过,我们已经没必要替他们担忧了,因为我们自己也覆灭在即。它们的宿主已经遍布了这座城市,控制范围正在迅速扩大。”

    “广播里站长下令,所有人员,无论文职还是军职,都向最下层集中,进行最后的反抗。不过我是不会去的,我已经老了,去那里只是拖累而已,而且这里才是我的战场,这是我的研究所,我要和研究所共存亡。”

    “何况,就算反抗了,其实也没有任何意义,人类已经彻底完了,毁灭在自己的手里,希望,终究不复存在了。”

    “总算读完了。”长出一口气,修尔把手指从日记上拿开,怏怏的说道,“虽然具体细节还不知道,但是发生了什么,大概已经知道了。”

    “就是一群人,在不懈努力下,终于把自己全族连带所有动物一起都玩死了。”米娅冷着脸说道,“而且是直到临死前,才知道灾难已经降临。”

    “嗯,基本意思就是这些,虽然对解决咱们现在的困境毫无帮助,但至少可以确定我之前的猜测了。”

    “居然真有可以寄生在人体上的植物,而且还能反过来控制人体的行动。”蜜莉蒂觉得自己过去学到的知识受到了极大挑战,“理论上寄生生物是无法控制宿主的,只是依赖于宿主生存而已。”

    “其实应该算是早有预兆吧。”修尔摇头道,“咱们刚进来的时候,它们已经尝试过通过控制情绪来控制咱们的行为了,只是没有完全成功而已。”

    “我倒是很奇怪一件事呀。”莫瑞娅好奇的翻着看不懂的日记,“这上面说,灾难是突然爆发的对吧。”

    “嗯。”

    “而且还说,彻底封死了出入口,断绝了内外联系,以此防止外面的植物向内渗透,虽然最终还是失败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奇怪入口那些明显是为了供人出入的陷阱设置是怎么回事。”修尔叹息道,“这个答案我给不出,也许是灾难爆发前就设计好的吧。”

    “不可能。”米娅打断了修尔的解释,“那棵树说得对,门口那些陷阱,显然就是针对外面的植物。日记上也说了,原本这里只是个很普通的研究站,有警卫很正常,但见限于常规警卫。那些喷火的洒水的东西,根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特别是会客室,咱们都看到了,会客室里也有自动武器,这已经超出了常规警戒的程度了。而到灾难爆发之后,出入断绝,已经没必要再设置这些了。”

    “我也知道这不太正常啊,问题是除了灾难爆发前就设计好的之外,还有什么合理的解释呢?”修尔无奈的说道,“你总不会想说,是那些植物控制着青蛙人的尸体,闲的没事自己建起来防备自己的吧,呵呵呵呵,这太夸张了。”

    修尔在笑,但谁都听得出来,他一点笑意也没有。这个说法虽然很无稽,但深入的想一想,却让人不寒而栗。

    “这个问题就先不考虑了,又不是什么重点,等回去再慢慢研究吧。”修尔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叩击,这是他思考时习惯性的动作,只是这一次,叩击的节奏稍稍有些特殊。

    听到这个节奏奇怪的声音,每个人的心里都是一紧。

    这是约定中代表最严重事态的暗号,意义就是无论修尔说什么做什么,所有队员都必须无条件配合。既然修尔使用暗号的方式传达信息,恐怕就意味着……

    每个人都强忍着观察四周的意愿,努力调节自己的心态。
无光之月》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