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光之月 > 第五章 花海

无光之月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章 花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穿越投影之门是种什么感觉?

    无数文学作品都对穿越投影之门这一题材津津乐道,文学家们也都在幻想着跨越时的感觉。

    当然,只是幻想,自己真去尝试是会死人的。

    也不是没人试图像逐影者们询问过他们的感受,然而这些人从没得到过答案,因为跨越投影之门,或者说跨越空间壁垒薄弱点时的感觉,实在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首先是视觉,眼中看到的,是无数光怪陆离的景象。

    上一刻还是黑暗的空间中璀璨光芒突然爆发,帕瓦帝加凭空出现在虚空里,下一刻,就是帕瓦帝加星球周围,数不清的神国闪烁着星光,围绕着帕瓦帝加缓缓转动。也许前一秒,你还在为一秒内看尽了一个不认识的人从出生一直到腐烂为灰烬的全过程而讶异,说不定后一秒,你就会看到楼宇倒塌山崩地裂,看到神灵陨落神国寂灭。

    视觉看到的一切,都是空间壁垒上留下的影像,记录了帕瓦帝加世界每分每秒发生过的一切,在穿越壁垒时,被人的视觉捕获到了而已。

    除了视觉,还有听觉。

    或低或高,或急或缓,或柔或刚,无数的声音掺杂在一起,在耳边回响。

    难以理解的是,在正常情况下,大量声音纠缠在一起时,很难分辨他们,听到的只有毫无意义的嗡嗡声,但是现在却不同,无数声音萦绕在耳边,却能把每一个声音分辨的清清楚楚。

    不,仔细想想,这根本不是视觉和听觉,即使闭上眼,即使堵住耳朵,依然可以看到听到这一切,就像它们直接映射在脑海里一样。

    的确,其实就是直接映射,这是在碰触空间壁垒时,壁垒上某块记录的碎片,直接映射进意识里的结果。

    这种难以描述,又不是一般人能够体验的感觉,令很多逐影者为之着迷,有些富有的逐影者,冒着死亡的风险穿梭在投影与现实之间,就是为了追寻进出空间壁垒时那一瞬间的快乐。

    不过,修尔一点也不喜欢这种感觉,确切说,是非常讨厌。

    就算这种难以描述的感觉再让人神往,作为一个四年前被空间壁垒的斥异性排斥,躯体和灵魂都差一点被碾碎成虚无的受害者,他当然不可能喜欢的起来,不过为了心里一步步的计划,该做的事还是要做下去的。

    跨越投影之门,其实只是一步的事,然而在投影之门里,时间似乎已经失去了意义。一步跨出,谁也不知道跨了多久,也许是一秒,也许是亿万年,当脚步终于落地,所有的光怪陆离,从感知中瞬间消失,视力听力又恢复正常,眼中所见耳中所听,就是异界投影里的景象了。

    没有看,没有听,异象消失的瞬间,屏住呼吸灌下一瓶可以停止呼吸十五分钟的屏息药剂,与此同时,早已准备好的范围性高阶治疗术直接放出,可以治疗周围所有没有敌意的目标。

    第一步支援打头阵的队友,第二步自然就是防护自身,暗月圣典无风自动,里面存储好的神术月光屏障瞬发施放,透明的光幕保护了半径二十米的范围,这当然不能提供绝对安全的防御,但起码可以争取足够的时间,让里面的人做出反应了。

    修尔的一切动作,都是在本能的驱使下完成的,直到做完了这一切,他才有空去观察周围的情况,才有时间去思考。

    对于逐影者来说,这个过程是逐影时的第一个危机,穿越投影之门时,如果因为异象而精神恍惚,不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就有极大可能遭到异界生物的突袭,甚至被比自己弱小很多的生物杀死,这样的例子已经很多了,修尔一点也不想成为其中之一。

    不过,情况还是很乐观的,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修尔眼前看到的,当然是钢铁一样防御在自己面前的矮人莫巴克,此时两人所在的位置,则是一片宁静的花海。

    视野的尽头,是环形的群山,群山包裹着这片一望无际的花海。

    绿草成荫,繁花似锦,各种颜色的鲜花交错生长着,彼此点缀着。清淡的,浓郁的,刺激的,柔和的,不同味道的香气被微风相送,从四面八方涌来,混杂着青草与泥土的气息,让人心情变得宁静平和。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没有恐怖的地火天雷,没有凶残的巨大魔兽,没有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没有难以理解的战争机械,只有鲜花、绿草、微风、夕阳,一派平和安宁的景象。

    平和安宁个屁。

    这是修尔和莫巴克心里空前一致的看法。

    的确,这里什么异常都没有,甚至连空气都没有毒性,哪怕一个普通人,就算一辈子生活在这里都没什么影响,可以说非常安全了。

    然而谁敢说这里平和安宁,修尔和莫巴克就想掐死谁,因为两人,尤其是修尔,心里正在疯狂的预警。

    “回报。”修尔心里想的很多,但做出的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沉稳姿态,简明扼要的说道,“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在月光屏障的保护下,矮人莫巴克放下金属方盾,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进来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已经让这个大大咧咧满嘴抱怨的矮人紧张的出汗了。终于把修尔盼来了,矮人总算可以将思考的责任抛给领袖,松了一口气说道,“我进来的时候就这样。”

    “详细一点。”修尔面无表情。

    “从我进来到现在,周围没有任何变化,但是,我一直感觉周围有恶意存在,嗯,我都能感觉到的恶意。”

    莫巴克不需要详细解释,两人彼此很熟悉了,充分了解对方的优缺点。矮人对恶意和杀机的感知并不敏感,甚至可以说比较迟钝,就连他都能察觉到的恶意,可想而知有多明显了。

    “我在想这是不是我的错觉,因为你也看到了,周围……嗯,没有任何异常。”

    “错觉?呵呵。”修尔干笑两声,眼角肌肉微微抽搐着说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我现在根本没施放侦测敌意这个神术,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我只要一施放,脑子估计就要爆炸,来源处根本数不清的敌意,会在我大脑里持续不断的发出预警,停都停不下来。错觉?呵,你猜你那是不是错觉?”

    “这……这……”莫巴克下意识的又把盾牌抄了起来,用身体护在修尔面前,头也不回的说道,“到底怎么回事?”

    “啪嗒”。

    身后的脚步声,说明第三个成员加入了。

    和修尔的反应一样,蜜莉蒂第一时间喝下屏息药剂,不过,倒是没有发动魔法。她相信,有最优秀的壁垒和最优秀的战斗神官在这里,如果敌人还能把两人压制的连为她争取几秒的反应时间都没有的话,那她做什么防御都是白费,反过来如果不能的话,那她防御也是浪费时间。

    所以喝完药剂,她摘下腰上挂的那颗光滑惨白的颅骨攥在左手,右手把脊椎样式的骨质法杖迎空一抖,椎骨的所有关节散开,被椎管里的石犀牛筋连着,形成一根骨鞭,不少白骨尖刺从顶端的椎孔里探出,让骨鞭看起来格外狰狞。

    “见鬼了。”做完这一切,也感应到了异常,蜜莉蒂脸色大变,身上冒出一层冷汗,“敌人在哪?”

    “冷静。”修尔寒声道,“你想死吗?”

    危机四伏的陌生世界,不能保持冷静就只有死路一条,就算要死也该在冷静中死亡,这是逐影者的铁律之一。

    “抱歉。”平日始终保持强势的亡灵法师点点头,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掏出一颗蕴含着黑色雾气的水晶按进胸前的挂坠空处。

    “毛骨悚然,有人在盯着咱们。”女人对坏人的视线总是很敏感的,哪怕刚刚进入的萨芙这样害羞的女人也不例外,当然,坏男人的视线不包括在内。

    “我知道。”修尔眯着眼睛说道,“你把采血针给我。”

    “居然这么严重?”萨芙并不是在质疑,行动中团队里是不允许有质疑声音的,所以女孩快速掏出一根很粗的针递了过去。

    “米娅,显影术。”收起采血针,修尔对第五个进入的精灵法师说道。

    “唰”的一声,修尔的余音还没散去,一道球型的光幕,就以大家的位置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散去。很显然,绝对遵从指令,没有一秒迟疑。

    然而,一切毫无变化,显影术没收到一点效果。

    “咦,这是什么光。”刚进来的半身人被显影术吓了一跳,但马上就顾不上这些了,“风之赛洛在上,咱们是在跟一支军队作战吗?不对啊,什么都没有,怎么会这样?”

    “先不用紧张,只是恶意,没有行动。”修尔的眉越锁越紧,语速开始变慢。

    这是一种很有趣的领导技巧,通过缓慢降低语速,来无形中安抚队伍成员紧张的情绪。

    “没有直接攻击,感知里也没有对方发动攻击的预警,至少我的感知里没有,你们的呢?”

    大家都摇了摇头。

    “莫瑞亚,你呢,你是队伍里最敏感的。”

    还有半句话修尔吞进了肚子里,情商只能靠敏感来弥补了。

    “我?我也不知道呀。”莫瑞亚烦躁的用四只蹄子在地面上刨着,原地转了几圈,突然皱着眉说道,“不过,我大概猜到问题所在了,很麻烦。”
无光之月》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