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荡群魔 > 第六十五章花神旧事

剑荡群魔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五章花神旧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龙奥天一直暗中观察,见牡丹三人果然没有对乔飞宇不利之举,也自放心了,最后见乔飞宇居然拉着牡丹的手,暗道,这小子女人缘不错,长大后只怕是个多情种子。

    天色渐明,牡丹等人毕竟还只能借物化形,没有完全化成人形,还不能长时间在阳光底下活动,便各自道声再会,隐身不见了。

    从此以后,乔飞宇便过起了神仙般的日子,白天游山戏水,龙奥天也趁机教他一些法术,晚上修炼之后有三个美女陪伴,喝花茶,赏琴韵,倒也逍遥自在。

    和牡丹几人完全熟悉之后,乔飞宇更加无所顾忌了,与牡丹她们姐弟相称,姐弟四人几乎无话不谈,而乔飞宇困了经常会趴在她们身上便睡着了,感觉自然比巨石之上柔软舒适的多。

    牡丹等人自从多了这个小弟弟以后,也觉得生活丰富多彩了。

    很快到了月底,天上没有月光,乔飞宇无需修炼,天刚黑便踏水过来。

    芍药早已准备好花茶,却迟迟不见牡丹出来,乔飞宇有些纳闷。

    “公子,姐姐身子有些不适,要晚点出来。”

    “怎么啦?”乔飞宇一惊,难道神仙还会感上风寒?

    “没事,她只是心里有事,每到月底就会有些伤感。”

    “芍药,别乱讲,我哪有什么伤感。”身后忽然传来牡丹的声音,芍药急忙回头。

    乔飞宇马上跑过去拉着牡丹的手道:“牡丹姐姐,你怎么啦?”

    “姐姐没事,飞宇不用担心,坐好喝茶。”

    “姐姐今天兴致不高,不如奴婢跳个舞给姐姐解解闷。”罂粟此时恰好过来,提议道。

    “不错不错,我吹玉箫,这里没有编钟,不如请姐姐敲一下玉杯调下步调,罂粟妹妹你抱着琵琶跳一段琵琶舞。”芍药拍手道。

    乔飞宇便品着花茶,见有歌舞相伴,不由眉开眼笑。

    “你们这几个家伙,就不会消停一下吗?”牡丹佯嗔道。

    随着牡丹一支发簪在玉杯上敲响,罂粟犹抱琵琶半遮面,翩翩起舞。

    牡丹一遍敲起玉盏,一遍低声唱了一曲《良辰美景》。

    芍药也不甘示弱,掏出一只洁白的玉箫,素手清扬,霎时鸟语莺啼,箫琴如诉,玉盏声动,罂粟更是如迎风摆柳,全身柔若无骨,婀娜多姿。

    一曲之后,四人围成一桌,各自品着香茗,牡丹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

    乔飞宇忽然记起过年时,四叔吕清流即兴作过一首五言排律,当时和现在的情形也有几分相似,便突然站起身道:“几位姐姐多才多艺,飞宇吟诗一首,为各位姐姐助兴。”

    牡丹三人惊诧的看着乔飞宇,不到十一岁的孩子,竟然敢即兴吟诗?

    其实乔飞宇也是一时兴起,把吕清流作的一首诗稍微改动了一下,自己觉得比较合时宜而已。

    修炼太阴诀之后,乔飞宇不光悟性过人,而且记忆力也超乎常人,基本上过目不忘,刚才记起吕清流的诗在心里修改之后,便已铭记于心,站起身缓缓吟道:

    “一盏天心露,

    瑶台共此宵。

    茶香留两颊,

    月影动三娇。

    琴韵牵酥手,

    歌声醉柳腰。

    光阴皆自惜,

    岁月漫称饶。

    诗价凭君赏,

    榆钱似梦飘。

    纤纤调玉磬,

    款款弄琼箫。

    夜静罂花野,

    更深芍药妖。

    牡丹当此际,

    雅绪总难描。”

    乔飞宇踱着方步,边走边吟,吟完之后,竟然沉浸在诗意之中,思绪万千。

    芍药和罂粟则惊讶于乔飞宇的才气,不敢出声。

    四下一片死寂。

    忽然,乔飞宇听到一声抽泣声,回头一看,牡丹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牡丹姐姐,怎么啦?”

    飞宇见一首诗竟然把牡丹给吟哭了,也不知所措,忙走过去,替他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无助的看着芍药和罂粟。

    “姐姐没事,姐姐是想起了一件往事。”

    “什么事?姐姐说出来听听,说出来就好受了。”

    牡丹品了一口香茗,抬头看向碧空中的满天星斗。

    乔飞宇痴痴的看着牡丹的眼睛,发现牡丹的眼睛遥望着远方,仿佛穿透了时空,呈现出一片苍茫。

    牡丹轻启朱唇,声音好像来自遥远的星空:

    “唉,那还是两千多年前,凡间的事啊........”
剑荡群魔》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