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梦 > 第一百零二章 回忆

大宋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零二章 回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逃离,是一件非常痛快的事情。同时也是一件非常畅快的事情。只要是潇洒的,只要是自由自在的,有何不可能?

    没有人会告诉自己该怎么做,历史从来都是没有规律可言的,有其偶然性,更有其必然性。假如再次回到葫芦出现的那一刻,又该如何抉择呢?

    “我究竟是谁?”

    “这个时代的王者?”

    “还是梅笑寒?”

    梅笑寒拿出了那个葫芦,再次的仔细端详,这个承载着他们想和所有希望的葫芦,成败的关键,束缚着他的所有。

    梅笑寒把这个葫芦放在了桌子上,他想把他一刀劈开,或许这样所有的故事都会结束,他也不用再如此的纠葛。

    “太乱了!”

    时空、时间、早已经变得模模糊糊,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昨天为何会变成这样?明天又将变成怎样?

    现在手中握着权力,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每一次出行,周边都为拥着许许多多的人。

    梅笑寒主宰了他们的命运,而梅笑寒的命运又被他们所主宰。

    命运,实在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

    贝多芬在交响曲第一乐章的开头,写下一句引人深思的警语:“命运在敲门”,从而被引用为本交响曲具有吸引力的标题。作品的这一主题贯穿全曲,使人感受到一种无可言喻的感动与震撼。贝多芬在第三交响曲完成以前便已经有了创作此曲的灵感,一共花了五年的时间推敲、酝酿,才得以完成。乐曲体现了作者一生与命运搏斗的思想,“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它不能使我完全屈服”,这是一首英雄意志战胜宿命论、光明战胜黑暗的壮丽凯歌。恩格斯曾盛赞这部作品为最杰出的音乐作品。据说,歌德在听了这首曲子后便有了结交贝多芬的想法。

    袁了凡偶遇孔先生用皇极数为他算命,从官位几品、俸禄几何,到有无子女、何时寿终,大事小情非常详细。前面几条后来被袁了凡一一证实,从此淡然无求。本书主旨在于“命由我作,福自己求”,从而改造命运,立下四训:立命,改过,积善,谦德。了凡四训属于那种佛教与传统民俗信仰结合起来的书籍,类似的还有玉历宝钞等。玉历宝钞、太上感应篇这种书不可过度沉迷,真伪有待鉴别。了凡四训稍微好一点。因果报应,因果报应,在民间的朴素信仰中,因果后面总是跟着报应二字。但是佛教的因果理论意蕴极其深刻,绝非某些模棱两可的所谓善书中描写的那样浅白。万事万物都在因果之内,佛陀也不能违背因果。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现在的境遇,是在过去埋下的种子,这是一定的。但命运以何种面目出现,并非完全算定,每一秒都在成为过去,每一秒都在埋下新的种子,这都会对未来的果报产生影响。

    明朝的袁了凡是江南吴江人,童年时父亲就去逝了,母亲要他放弃学业,不走仕途而改学医,并对他说:学医可以赚钱活命,也可以救济别人。

    有一次袁了凡在慈云寺结识了一位孔姓老先生。孔老先生曾得到宋朝邵雍先生真传皇极数,精通命数推算。他替袁了凡推算命里所注定的数,说:在你没有取得功名做童生时,县考应该考第十四名,府考应该考第七十一名,提学考应该考第九名。到了第二年,袁了凡果然三处的考试,所考的名次与孔先生所推算的完全相符。

    孔先生又替袁了凡推算终生的吉凶祸福:哪一年考取第几名,哪一年应当补廪生,哪一年应当做贡生,等到贡生出贡后,在某一年,应当选为四川省的一个县长,做县长三年半后,便该辞职回乡。到了五十三岁那年八月十四日的丑时,就应该寿终正寝,可惜命中没有儿子。

    这些话袁了凡都一一记录起来,牢记心中。此后的经历,无论考试名次,官职升迁等等无不一一应验。于是袁了凡认定何时生,何时死,何时得意,何时失意都有定数,一切都无法改变,也就对人生淡然无求了。

    后来机缘巧合,袁了凡在栖霞山结识了云谷禅师,云谷说:“命由已作,相由心生,福祸无门,惟人自召”。禅师问他:“你认为自己应该得功名?应该有儿子吗?”了凡说:“官场的人都有福相,而我的相貌轻薄,又未能积德以造福,加以不耐烦重,度量狭窄,纵情任性,轻言妄谈,自尊自大,等等等等”云谷说:“只要能了解自己的因素,是造就人生吉凶祸福的关键,将不好的习性尽量改掉。化吝啬为施舍;偏激为平和;虚伪为虔诚;浮躁为沉稳;骄傲为谦虚;懒散为勤奋;残忍为仁慈;刻薄为宽容;尽量积德,尽量自爱。你只要将本来就有的道德天性扩充起来,尽量多做一些善事,多积一些阴德,这是你自己所造的福,别人要抢也抢不去,那有可能享受不到呢?”

    袁了凡相信云谷禅师的话,向他拜谢,接受他的指教;同时把从前所做的错事,所犯的罪恶,不论大小轻重,到佛前去全部说出来,发誓要做三千件善事,来报答天地祖先生我的大恩大德。他从以前的糊涂随便、无拘无束,变得小心谨慎、戒慎恭敬,即使是在暗室无人的地方,他也警惕自己不要做错事而获罪于天。碰到别人讨厌他、毁谤他,他也能够淡然处之,不与计较。

    第二年,到礼部去考科举,按孔先生算的命,他应该考第三名,哪知居然考了第一,孔先生的话开始不灵了。孔先生没算出他会考中举人,哪知到了秋天乡试,他竟然考中了举人,这都不是他命里注定的。

    从此,袁了凡对自己要求更加严格,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努力自省改过,尽力修身积德行善。结果真是“断恶修善,灾消福来”。袁了凡于辛巳年有了儿子,取名叫天启。后来他还高中进士,官位追增到尚宝司卿。五十三岁那年并无灾病,享寿七十四岁。

    袁了凡六十九岁时,为了教戒儿子袁天启认识命运的真相,明辨善恶的标准,改过迁善的方法,以及行善积德谦虚种种的美德,以他自己改变命数的经验来“现身说法”,完成了后来广传于世的《了凡四训》。

    梅笑寒多次的自问,自问自己是否该相信命运。在不同的时空,所存在的不同世界,人类永远无法知晓的那些神秘的诡异的离奇的世界。

    或许,放下内心所有的纠葛挣扎,不要去想,这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芸芸众生,哪怕是曾经的王侯将相,在历史的风风雨雨之中,渺小如尘埃。

    紧握手中的拳头,想要一拳击出,闯荡出一个郎朗乾坤。

    内心不再纠葛,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
大宋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