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梦 > 第五十一章 外放官职

大宋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一章 外放官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有这样一块土地,它富饶且肥沃,有这样一块土地,它沃土千里,充满着生机。

    我有一个梦想,一个小小的梦想。

    “我想在这块土地上面,耕耘劳作,流自己的汗,做自己的事。”

    “这是朕的天下!这是朕的子民!”

    赵匡胤发表了一个演讲“我有一个梦想!”

    所有的听众都是他的部下,所有的听众都是他的亲信。

    侍卫马步军都虞侯韩令坤升为都指挥使,侍卫司的原最高领导李重进,升至中书令,留守扬州。

    范质、王普溥、魏仁浦原宰相的位置没有什变化。

    秦、汉以丞相或相国为宰相,御史大夫为副职。

    哀帝改丞相为大司徒,东汉由司徒、司空、太尉共同执政。献帝建安中,复置丞相,由曹操担任。魏初以汉之尚书权大,将原魏王所属的秘书令改为中书监、令。

    魏、晋遂以中书令监、令为宰相,而相国、丞相变为赠官,或为权臣篡夺之阶。吴始终设丞相;

    蜀汉初设丞相,后改以大将军录尚书事主国政。

    南北朝制度多变,皇帝所与议论政事或委以机密者,即是宰相,官名有中书监、中书令、侍中、尚书令、仆射或将军。其位最尊、权最大者则为录尚书事。隋朝整理旧制,定三省制,三高官官内史省的内史令、门下省的纳言、尚书省的尚书令都是宰相。

    唐改内史省为中书省,内史令为中书令,纳言为侍中。

    宰相与皇帝议事,都是坐着的。

    但是这样的格局被打破了,让你们坐着?和皇帝坐在一起?

    “别人行...我赵匡胤不行。”

    这三个宰相突然发现,在朝堂上转了几圈,也没有发现自己的椅子。

    梅笑寒倒是认为,没有必要给宰相们预留一张椅子,既然大家都站着,就没有必要区别对待。

    但是梅笑寒却突然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自己似乎并没有被授予任何的职位,这不免让他有些尴尬。

    不管怎么说梅笑寒现在也是一个拥有着数千人马的统帅。

    接下来,赵匡胤的语气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首先是说话的语气:

    “梅爱卿啊!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土地...女人和银子?”

    梅笑寒已经明白了赵匡胤的意思,京城这个地方已经不适应呆了,他必须马上离开。

    但是有些话,总是不能自己说出来的,一旦从自己嘴里说出来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南边有一块地,现在还没有主人,不知道梅卿是否愿意去驻守呢?”

    不论赵匡胤说什么,梅笑寒都一一答应下来,在外面总比呆在京城里面舒服,也比呆在京城要舒服自在。

    赵匡胤说的这个地方,属扬州的一部分,最早为周之番邑,属楚东境。周敬王十六年「前504」,吴伐楚取番,属吴。

    周元王三年「前473」,越灭吴,属越。周显王三十六年「前333」,楚灭越,复属楚。秦设郡县制时主属九江郡,汉属豫章郡。

    三国吴至隋主属鄱阳郡,梁承圣二年「553」改鄱阳郡为吴州,时区境主要属吴州,次属金华、新安、建安3郡,陈光大二年「568」罢吴州,复为鄱阳郡。

    隋初改金华郡为婺州,并定阳县入信安县。

    开皇九年「589」,改鄱阳郡为饶州,改新安郡为歙州。

    大业三年「607」复饶州为鄱阳郡,复婺州为金华郡,复歙州为新安郡。

    唐时改郡为州,贞观元年「627」分天下为十道,区境属江南道。

    乾元元年「758年」始设信州,其时市境主属饶、信二州,其次分属歙、抚二州,均属江南西道。五代,区境初属杨吴,后属南唐,都归镇南军节度管辖。杨吴时,区境仍分属饶、信、歙、抚四州。升元元年「937」改饶州为永平军。

    诏令下的那一刻开始,这一块地已经属于梅笑寒了,不管怎么样,梅笑寒有了可以施展拳脚的地方了。

    “梅爱卿啊!你不会怪朕吧?”赵匡胤诡异的问道。

    梅笑寒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怪他。天天见到这个演技高超的将军,早就有些烦了。

    现在应该要换一个称呼了,毕竟是一国之君了,做事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鲁莽,说话也比较谨慎起来。

    改变的地方在于,赵匡胤突然发现,每天都开始有人给自己写讲话稿了,这说明...讲话真的不能那么随便了。

    随后赵匡胤便很关切的询问梅笑寒,还有什么要求,毕竟在面对救命恩人的时候,赵匡胤还是有些觉得亏欠。

    梅笑寒并没有想好,想要什么,治理一座城,最重要的是绝对的权利,不受限制的发挥自己的才能,让自己的才能不至于被埋没。

    后来发生的“杯酒释兵权”的故事,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这让梅笑寒不得不谨慎起来。

    “留兵不留人...留人不留兵!”

    然而已经带来的兵,怎么能轻易的交出去呢?这...决对不可能!

    于是梅笑寒便哇哇大哭起来,哭的伤心时竟然抱住了赵匡胤的大腿,令赵匡胤怎么甩也甩不掉。

    于是很有意思的对话便出现了:

    “梅爱卿...为何如此伤心呀?”

    梅笑寒道:“我...我害怕!”

    赵匡胤哈哈笑道:“现在整个天下都是我的了,你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实际上,赵匡胤吹了一个大牛,如今的天下...天下之大,军阀之多,局势之乱,远远不是他说的那样。

    “我舍不得我的那些将士们啊!”

    梅笑寒的话让赵匡胤更加的疑惑了,此时的赵匡胤正沉浸在当皇帝的喜悦之中,对于其它的事情还并未有考虑的太多。

    赵匡胤道:“既然你舍不得...便全部带走啊!”

    听到赵匡胤说出这句话后,梅笑突然从地上起来,道:“此话当真?”

    “当然当真,君无戏言!”

    梅笑寒道:“你要留下凭证!”

    赵匡胤此时心情正好,便道:“留凭证就留凭证!”

    于是赵匡胤便命令赵普写下了对于梅笑寒的承诺,对于梅笑寒的部队不加以任何的限制。

    就这还不够,梅笑寒又伸出手来索要“续命铁片!”
大宋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