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梦 > 第四十四章 历史的阁楼

大宋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四章 历史的阁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出了“葫芦馆”,梅笑寒突然有些茫然了。竟然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里。

    就像历史前进的脚步,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人的心情也是一样,有时候见景生情,看到梦窈的那一刻,他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一个有些傻傻的女孩,一个单纯的女孩,一个既古典又不失个性的女孩。

    在凛冽的寒风之中,梅笑寒独自一人在街上走着,眼前的一栋栋建筑在她的眼前浮过,就像一幅幅画面一样流逝。

    过去的东西不再有,过去的记忆不再有,时间执着的流逝着,就像历史,从不带着任何的感**彩,每一个字的记录都是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记录这段故事的人,或许已经不在。

    而,那阵从风中拂过的声音,却总是在回荡着。

    每一个人都坚强的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着,演绎着,挣扎着,所有的这些鲜活的生命最终变成一个又一个文字。

    “沉睡在悠悠岁月之中...”

    风呼啸着吹着,令梅笑寒觉得有些冷冰冰,此刻...说不出来是凌乱,还是孤独。

    在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座二层阁楼,似曾相识,仿佛是多年的老友。

    曾经无数次徘徊,也不知道是何缘故?从未有想要登上去的冲动。或是命中注定无缘,或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就算跨越千年之久,你就有如此熟识的景物。

    梅笑寒忽觉得有些恍恍惚惚,不知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之中。若是在梦中,这个梦是在是太怪了。若是在现实之中,这一趟旅行,又实在是太过离奇。

    这一栋阁楼,究竟在哪里见过,实在是记不起来了,可却看起来又明明非常的熟悉。

    胸口似乎憋着一口闷气,想要吐纳,看着眼前这熟悉的阁楼。这一次终于有了一种想要上去看一看的冲动。

    人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好奇心,当这种好奇心足以打动他时,他便会毫不犹豫的去为了这个“谜”而付出所有的一切,为了得到想要的答案...

    一步又一步,登上了这阁楼,在凛冽的风中随意的摇摆,越来的越似梦幻。

    风呼啸而过,那挂在阁楼四角的铃铛摇曳,且发出叮叮叮叮之声。

    就像招魂之音,令人觉得非常的凄凉。

    落叶飘飞,寒冬更加的威严。

    登上了二层阁楼,风迷蒙了双眼,突然有一些睁不开。

    站在二层阁楼的瞭望台上,向四处远望,却是迷雾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犹如在仙境的阁楼上一般。

    “这是什么地方?”

    “好生的冷啊!”

    于是,梅笑寒转身看着那古老的阁楼木门发呆,有一种呆住的感觉。他的手触摸到了那一扇斑驳的木门,门“吱”的一声被推开了。

    一阵烟雾迅速向他袭击而来,但到了眼前却都散了。

    阳光从镂空的门窗投射进去,雾气渐渐消散而去,这阁楼却一眼的望不到尽头。

    每往前走一步,每一幅景象都在眼前浮现,就那样的悬在半空之中,令人捉摸不透。

    那一幅幅景象是悬浮着的,不知是真还是幻,但却历历在目。用手一撮,却又都散了。

    好似人生的一幕幕,多少悲歌欢喜,都淹没在岁月之中。滚滚红尘,再也难寻往日的辉煌与欢乐。

    每一幕,都是历史...每一幕,都难以用言语述说,似乎见过,却又陌生。

    似乎见证了无数段的历史,无数个故事,冥冥之中上天的安排,才走到了这里。而这一段路,已经走过了千年的风风雨雨。

    正在徘徊之际,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突然出现了。

    “你...是...葫芦仙人?”

    “不错!正是我!”

    “人生何处不相逢,我们又见面了!”

    “怎么又是你?”

    “这是什么地方?”

    “仙境阁楼!”

    梅笑寒道:“我怎么会到这里来?”

    葫芦仙人道:“这还要问你自己,你如何会到这里来!”

    梅笑寒也不知道为何会走到了这里,在不知不觉间便到了这里。或许这便是人生,总是会有许多的意外,和不可思议。

    对于这个神奇且高深莫测的葫芦仙人,梅笑寒至今也不明白他到底有什么企图,或者有什么目的。

    梅笑寒似乎一直在按照这一条被要早已经算定好的路在走,而这个人正是葫芦仙人,一个奇怪的半人半仙。

    生活本就是乏味的,理想又有什么有趣的调料。若是再没有一点新奇的东西,活着实在是没有意思。来来回回的倒腾历史,把历史当做是戏剧。

    演员和导演都还没就位!刚才的一切不过是试镜,好戏还没有上场。

    真正的生存之道,人生的悲欢离合,才是最真实的生活。有人孤独,有人寂寞有人烦恼,有人忧愁。

    这是一场戏剧,它马上要拉开帷幕,它的演绎方式与以往你们所听的故事完全不同。

    没有颠覆的勇气,就不能达到创新的高度。只有足够的孤独,才能体会到欢乐的美好。

    每一副画面的背后,都是一段故事,而每一段故事的背后都是一段不能用言语诉说的历史。

    “我不明白!”

    梅笑寒说出了一句话,说出了一句他往日从未说过的话。

    “我一点也不明白!”

    梅笑寒的生活,原本虽然不够的如意,但却是安宁自在的,现在却又被拖入着滚滚红尘之中,难免有一些不适应。

    “你不会是在故弄玄虚吧!”

    “这可一点都不好玩。”

    人生,对于有些人来说就是一场游戏。而制定游戏规则的那个人,永远高深莫测。

    再走了几步,又是一副画卷从眼前过。

    “时光阁!”

    每走一步,都是一段历史。每走一步,都非常神秘。

    “你口中所谓的演员和导演又究竟是谁?”

    葫芦仙人退出了几步,道:“此乃天机!不可泄露!”

    “不论你今天是仙还是鬼,我都要问个明明白白!”

    葫芦仙人道:“人生从来就是如此,你又如何知道什么是真什么又是假?又如何去说什么真什么假?”

    “呸!”

    “满嘴的胡说八道!老不正经!”

    葫芦仙人道:“世人说话,但是正经的不少,只可惜是阴奉阳违的多!”

    “你这话倒是说的实在!”

    “老头!快告诉我,这就竟是什么地方?”

    “时光阁究竟是什么?”

    葫芦仙人道:“梅公子不怒火如此之大,且听我慢慢道来!”

    “你又要给我耍什么花样?有话快便说,莫要再弄什么手段!”

    梅笑寒的躁动与不安被彻底点燃了,正想要发泄。

    “大宋梦!葫芦仙人道。

    “大宋梦?”

    “大宋梦是什么?”

    葫芦仙人又退了几步,梅笑寒又走上前去几步。

    眼前的画卷一副一副的飘过,历史就这样快速的在梅笑寒的眼前闪过。

    再要往前走却移不动了,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阻挡着他,让他不能前行。

    葫芦仙人站在他的右边,却似乎隔着一道天河。短短的距离,却无法企及。

    隔着的不是距离,而是时空。

    这是一种让人非常心碎的距离,明明很近,却没有一点办法。

    此刻,他突然想起了他的那个家...双眼突然湿润了。

    “我想...我想回家了!”

    不知是在自问,还是向葫芦仙人倾述心中的苦闷。

    如果当初不捡起那个葫芦,如果当初一切都没有发生,如果还是当初那个迷蒙的学生。

    少年不知愁滋味,少年时代已经逐渐的远去,留下伤痕累累的模糊记忆。

    “你有过梦想吗?”葫芦仙人像一个老师那样问道。

    “我的梦想都见了鬼了!”梅笑寒有些生气,有些愤慨,有些不安。

    一个坚强的人,有时却有着一颗不安的心,因为对于未知的恐惧和迷茫,并非不是因为做不好某些事情,而是害怕面对某些事情。

    世间坚强的心的背后,是无数段痛苦和挣扎的岁月。每一个日日夜夜,每一段往事。或是已被历史尘封,或是已经斑驳不堪。

    经历的多了,有时会感觉到非常的厌倦,日复一日的工作,对生活的趣味荡然无存。

    脚底下每挪动一步,都是一段历史,跨越着千年。

    “你有心魔!”葫芦仙人直言道。

    “是你在设局害我?”

    葫芦仙人道:“梅公子何出此言?”

    “没有证据可不要随便陷害人哟!”

    做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顾此失彼,选择一样东西便会失去令一样东西。

    “一切都是梅公子自己做出的选择,这怎么能责怪本仙人呢?”

    梅笑寒本想撒泼耍赖,但是为了顾及面子却没有那样做,道:“你所说的导演和演员究竟是什么?”

    葫芦仙人嘿嘿道:“梅公子?这就是你的不对的。”

    “向人请教问题也不是你这样的!”

    “你这个德性,永远改不了,还是那个样子...”
大宋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