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梦 > 第三十三章 如此凌乱

大宋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十三章 如此凌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此刻梅笑寒如此凌乱,以至于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些什么。然而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事情是:

    “如何生存”,虽然这个问题很可笑。但却非常的实际,也确实是这样子。

    当扬州城认乱成一团之时,投机倒把的商贩们是最高兴。因为在有的时候,决定一个人是否成败,最最关键的因素不取决于他的聪明才干,也不取决于环境如何如何。

    而是“战争!”

    虽然这很残酷,但却非常的实际。战争是发财的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当然这只是相对于有些人来说的。

    有些人把战争当作发财机器,通过战争一夜暴富。

    此刻梅笑寒陷入了凌乱之中,他不知该何去何从,更不知道下一步该去做什么,怎么去做,没有人引导他。

    没有人告诉他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神奇的小葫芦,变成了酒葫芦,实际上它与一个酒葫芦并无什么区别。

    梅笑寒喝了一口酒,迎面吹来的是江南清爽的春风,风虽然很温和,却带着淡淡的忧伤。

    笑了一声,背着手。前方的路又变得模糊起来。

    “赵匡胤!”

    “不知老赵此时又在做什么?”

    掐指算了一算,后周世宗离死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这个短命的皇帝,本该造就一世的辉煌,千古流芳,却在北伐中英年早逝。

    不知是命运的安排,还是难逃的天运。

    别人的生死,虽然与自己无关,但毕竟遁入滚滚红尘之中,又岂能置之不理。

    当天下的归属已成一种定论,结果便变得不重要,它的过程反而变得更加的能够令人玩味。

    或许人生应该换一种活法,不必要要规规矩矩。规矩的人生未免太过无聊。本来穿越一次就不容易,做一个老实本分的穿越者,又有何意义和价值。

    经过了内心的痛苦纠葛,梅笑寒决定享受一段一种玩味人生的活法,时光匆匆,青春匆匆,少年匆匆。

    梅笑寒既不想逃离扬州,也不想被卷入战火之中,更不想在所谓的正义与邪恶之中做出抉择。

    保护自己的第一要义是“武装!”哪怕是一支最微不足道的部队,它也是一股力量。

    此刻扬州城正被撕裂成几块,各个军阀之间都在拼命的掠夺资源。集天下资源之广,补己之短。

    “葫芦军!”

    虽然这个名字很奇怪,但是给出的待遇却非常的高,也非常的优厚。

    但“葫芦军”并非所有的人都招募,虽然在战乱之时,但是对于人品的考核却非常的严格。

    “葫芦军”在扬州城里横空出世,惊艳四方。谁也不能料到,小小的扬州城居然卧虎藏龙,有如此之大的财力支撑起一支“葫芦军”。

    梅笑寒想要做一回老爷,那种不论是站着还是坐着都有人伺候的老爷。

    可以任意的打骂下人,或许那样的生活才是古代老爷该有的生活。

    做好人似乎总是没有什么好下场,坏人长寿,好人短命,生活是一个难以破掉的局。

    可笑,可笑的人生并不可笑。

    只要能够改变,一切都不是问题。

    神奇的葫芦所散发出来的魅力越来越大,它的储存空间现在不仅仅只是几千吨之巨。

    这个葫芦,张开了一张贪婪的大嘴,啃噬着它所能吞噬的一切。就算如此,还远远的不够。

    或许,梅笑寒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神奇的葫芦比他所想的还要更加的神奇。

    云州城此刻显然是回不去了,赵大将军此刻又不见其身影。

    “去他娘的友情!”

    “狗急了也会乱咬人。”

    一间破败的院子里,典雅的江南院落。也难以逃脱岁月风雨的侵蚀,它的兴盛与衰败,又岂是一句感慨所能表达。

    很快梅笑寒便拉上了一只三十多人的队伍,此刻他们选择梅笑寒的意图非常的简单,那便是各取所需。

    梅笑寒想要取得一种生理上的快感,手握权力的感觉。而他们只是想活着,活着,活着...

    就算是活着,活着,活着。活着与活着,活着却总是不同的。

    “梅公子...”

    “叫我梅老爷。”

    “梅老爷!”

    “你别看这处院子破败,却曾经是一个大商人的住宅,只是如今,人去院空。才有如此凄凉之感,莫非是战乱的原因,恐怕还...”

    “简直是混账的东西!”

    “莫非是说我专挑别人不要的东西?”

    说话的这人是扬州通,而了解他的人却说他是三姓家奴。而他却不像是吕布,根本就没有吕布的英勇。

    乱世之中能够活下来的人都不容易,尊严是不存在的,有尊严的人并不一定能够活下来。而只有活下来才能挽回尊严。

    一路上,看到太多的流民,也听到过太多的故事。今天遇到的人,第二天或许那个人便离开了这个世界。

    下达命令以后,院子很快被收拾干净,能工巧匠也及时的跟进,对这栋破败的院子进行修缮。

    并不是因为梅笑寒多么的有个人魅力,而是因为现在能开出高价的,在整个扬州城也找不到第二个人。

    当人们在忙着逃命之时,梅笑寒却在一栋一栋的购进院子。房子这种东西,不论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都是绝对的保值产品。

    当然这些院子,梅笑寒并不是用银子购买的,而是易货交易。

    当生命都可以被任意践踏之时,一栋房子的价格就可想而知了。

    风凌乱的吹着,落叶飘飘扬扬,挥舞的像雪花一般,然而这雪花却是五颜六色的。

    一栋楼如梦境般的阁楼,充满了诗情画意,据闻它是一个非常有名的词人的老宅。

    文人的东西,哪是普通人所能看得懂。普普通通的二层阁楼,如今已经破败不堪。

    或许,在无数个日夜里。并没有人在意过它,但毕竟它见证过一段又一段的历史。

    老东西总是有老东西的好处,很老很老的东西,用鼻子都能闻的出来,用手去触摸总是有一种苍凉的历史感,这是再高明的能工巧匠也难以仿造出来的。

    当梅笑寒站在阁楼下仰望这栋阁楼之时,他的身边多了几个守卫,阁楼也被团团地围住。

    此刻,这些下人和守卫正等候者梅笑寒发号施令。
大宋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