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梦 > 第三十二章 杂牌军

大宋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十二章 杂牌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倒下的人是军中的一个军需官,他并不没有中弹倒地,而是因为巨大的撞击力,致使他滑倒。

    子弹击穿了他手中的刀,弹到了他的右胸之上,被震的连连后退,胸口被擦伤,鲜血瞬间染红了一大块。

    “算你命大,这一枪没有打死你!”

    梅笑寒倒也不客气,乱世求生存,要的就是一个狠字。

    将军一脸懵样,不知发生了什么,呆呆的看着梅笑寒。

    “大侠饶命!”

    狗血的剧情再现,这也是梅笑寒没有预料到的事情,知道他们软,却没有想到这些的软。

    一个动不动就下跪的人,想必也不会有太大的出息。

    “大侠!别...杀我!”

    将军带头下跪为求保命,实在是有些滑稽可笑。说起来这支杂牌军队倒也是挺可笑的。

    这是一支由流民组成的杂牌军队,领头的也是一个流民,好死不如赖活着。于是便拉起来了一支队伍,所以组成这支队伍的人的素质参差不齐。

    他们的水平高高低低,大多都是为了有一口吃的而加入,趁着局势乱,想要浑水摸鱼。

    所以他们的衣着不整,毫无斗志精神,更谈不上有什么目标和计划。他们只想趁火打劫,却不想在这个时候碰上了爱较真的梅笑寒。

    这或许是梅笑寒见过的最可笑的一支军队,所谓的将军也毫无将军该有的威严。

    他们所使用的武器装备也不够统一,都是拼凑而起的。

    “我不是什么大侠,但也并非是可以任人宰割的。”

    梅笑寒手中的武器,是他们从未见过的,杀伤力如此之大,已经超过了他们所能想象到的范畴。

    梅笑寒眼前的这只杂牌军,是扬州城内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像这样的杂牌军还有不少。

    老百姓为了生存,便采取了一些非常规的手段。或许有一点出格,又或许有一点可笑滑稽。但不得不说,这是某一部分人,所作出的一种抗争,以及不甘心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

    然而对于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下手,这是任何一个正义之士都不能容忍的事情。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梅笑寒道:“你们想要把这方圆五里之内的居民全部赶走,这恐怕不妥吧!”

    望着梅笑寒手中握着的怪东西,这个不靠谱的将军道:“大侠!遇到了...你会算我们倒霉,只是我们横竖是活不下去了,还是劝你高抬贵手,不要管的太多了!”

    “否则,我们人多势众,就算你有神奇的武器,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梅笑寒道:“都是为了讨生活,大家都不容易!”

    看着这些人面黄肌瘦的样子,梅笑寒明白他们是长时间营养不良所致的,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有充足的食物,是不愿意这样子做的。

    “你们想要粮食我可以给你们,但是你们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局势一乱!粮食便成为最珍贵的东西。有钱也未必能买的到,梅笑寒说出这样的话来,让这支杂牌军的人没有不感到惊讶的。

    “你是说你手中有粮食?”将军疑惑道。

    “不错!”

    “我手中确实有不少粮食。”

    “那粮食现在在何处?”

    “这似乎与你们没有关系吧!”梅笑寒故意吊他们的胃口。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可以不相信我,我也没有打算要让你相信。”

    梅笑寒明白,现在在整个扬州城,也只有他能够提供大量的粮食。想要找出第二个和他一样有如此大手笔的人,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粮食!”

    有人开始舔了舔嘴,肚子十分饥饿,吃了上顿未必还有下顿。这样的生活过的浑浑噩噩,要是不做乱,不去偷不去抢,更是难以活下去。

    “粮食!”

    所有的荣辱与所谓的道德,在某些时候,特别是在生命面前都是那样的不值一提。

    当一个人长年的处于饥荒和战乱之中,当血淋淋的现实摆在他的面前之时,当他体验过人世间最惨烈的一幕又一幕之时,当他的精神信仰崩塌之时。

    当他不再相信世间的任何一切时,总之,当所有的一切都被认为不可靠时。

    只有最实在的东西,只有最能把握住的东西,只有能够让它存活下去的东西,所有人都拼命想要得到的东西。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梅笑寒曾无数次听过这句话,有时是在书中,有时是在电视剧中,然而,曾经所听到的那句话对他来说是那样的遥远。

    “若不是因为发生了战乱,谁又愿意这样子呢?”

    只要把别人踩在脚底下,一步又一步地往上爬。当所有的尸体累积成足够的高度之时,当爬上这些尸体之时,站在高高之上,才有一种安稳的感觉。

    “世界上的事情,你管得过来吗?”

    “我劝你还是不要插手。”

    “人生何不及时行乐?”

    所有的话语一句又一句,如荆棘般刺入梅笑寒的耳朵,他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觉得无可辩驳。

    是做一个该死的烂好人,还是对眼前的一切不管不顾。

    每一个人都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在生活,这种生活方式无所谓对与错,只不过是评判的标准不同而已。

    所谓的善良也好,所谓的邪恶也罢。总有人站在不同的角度去评判,有人手握着道德制高点权,于是他说的话便成为了一种准则。

    梅笑寒手中现在并无一兵一卒,对于眼前的这些杂牌军来说并没有实际的东西。

    单凭一个人的力量,想要改变未免太难,想要改革更加的不容易。

    什么样的土壤孕育出什么样的生命,在整个大环境之下,想要做出改变就更加的难,就算能够有所改变,也只是沧海一粟。

    梅笑寒笑了笑,他并不是服软,而是没有那样的信心,因为他并不能拿出一个彻底的解决方案。

    因为他并不能让所有人都信福,武力虽然能暂时的制止主暴力,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然而他所看到的这支杂牌军,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启发,只要手中有足够的粮食和足够的武器,招募一支军队并不难。

    杂牌军就杂牌军吧,不论黑猫白猫,能够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不论杂牌军还是正规军,拥有超强的实力才是王道。
大宋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