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梦 > 第二十二章 立威

大宋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二章 立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牢里面关押的大多都是一些莽夫,按照犯罪心里学来说他们都是一些非常容易冲动的人。

    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轻者致残,重者便夺人性命。

    梅笑寒叫刘斯念和刘斯豪两兄弟抬来了一大缸子的白酒,并让张云、钟杰豪给这些人每个都发了一个碗。

    “今天我请你们来喝酒,端起你们的碗来,愿意跟着我的人便喝下这一碗酒…”

    “若是不愿意的,我也不强求!”

    “来...给他们倒满酒!”

    梅笑寒下令给每个死囚都倒上了满满的一碗白酒,自己却倒上了满满一碗的白酒之后掉了包,把白酒换成了白开水。

    风缓缓的吹着,暖春的风本不该令人觉得压抑,而是应该得意,可这样的场面却有那么一些令人尴尬。

    梅笑寒自觉得刚才的开枪杀人的行为确实有那么一些的冲动,可事情已经做,已经不可挽回。

    然而这些死囚却并没有因此而感觉到有什么不满,反而变得更加的老实,呆呆的端着碗。

    “我先干了!”

    梅笑寒一仰头把整整一碗白开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虽然只是一碗白开水,却也差点让他呛着。

    刘斯念、刘斯豪、钟杰豪、向明、张云等人也是直楞楞的看着梅笑寒,也纷纷端起来一仰头往肚子里面就灌。

    死囚们一个个也不再敢多言,端起酒来就直接往肚子里面灌,可酒一到嘴边有好几个人便吐了出来。

    梅笑寒特意选了高达63度的“草原猎鹰”白酒,他想要看一看这些好汉喝下这一碗酒以后的反应。

    从古至今从不缺少爱喝酒的人,其中不乏有大文豪。

    唐朝杜甫在《饮中八仙歌》这样写到: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

    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麹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

    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世贤。

    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

    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

    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辨惊四筵。

    在唐代文献中,烧酒、蒸酒之名已有出现。

    李肇写的《国史补》中的:“酒则有剑南之烧春”「唐代普遍称酒为“春”」;

    雍陶诗云:“自到成都烧酒热,不思身更入长安。”可见在唐代,烧酒之名已广泛流传了。

    田锡写的《曲本草》中说:“暹罗酒以烧酒复烧二次,入珍贵异香,其坛每个以檀香十数斤的烟熏令如漆,然后入酒,腊封,埋土中二三年绝去烧气,取出用之。

    古代的水酒一般都是曲酿发酵酒,也就是醪糟酒,度数比较低,9到18度。

    后来的蒸馏烧酒,大概接近50度,在《本草纲目》的记载里烧酒在是元朝时出现的,烧酒非古法也。

    自元时始创其法,近时惟以糯米或粳米或黍或秫或大麦蒸熟,和麴酿瓮中七日,以甑蒸取。其清如水,味极浓烈,盖酒露也。

    白居易又有句诗写到:荔枝新熟鸡冠色,烧酒初开琥珀香。民间的烧酒早在唐朝时就已经出现。

    这些个死囚,本以为可以大口痛快的饮上一碗了,却没有想到喝到肚子以后却像是有火在烧一样。

    好似喝下去的不是酒,而是一团火。但见梅笑寒已经喝下去了,倒不敢不喝,生怕又被他结果了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性命。

    有几个死囚喝下整整一碗白酒以后,起初还能稀里糊涂的说上几句话,后来便开始意识不清起来。

    “梅公子....这究竟是什么酒啊!怎么烧的如此厉害啊!”

    喝完这整整一碗酒以后,不少人走起路来有了些踉踉跄跄,步子不稳。

    见到这些喝的东倒西歪的死囚,梅笑寒故意擦了擦嘴巴道:“诸位英雄好汉...我这酒味道还不错吧?”

    “这...这酒的味道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为何烧的如此厉害。”

    “这酒...也太烈了,实在是受不了!”

    “酒已喝毕,想必方才不愿走的人是已经同意留下了?”

    “这是自然...既然我们已经答应了梅公子又怎么会反悔呢!”

    “只是...只是我们想念我们的大哥呀!”

    “哦...不不不...不该说,不该说!”

    “你又说什么胡话,还想不想活命了!”

    “喝了点酒就开始胡说八道,还不快向梅公子磕头赔罪!”

    不断有人提到这个被关押在大狱之内的大哥,让梅笑寒不得不警觉起来,对这个神秘的大哥有了些兴趣。

    “等等!你们说的那个大哥究竟是何人?”

    人群中一个声音传来:“梅公子何必明智故问呢?”

    此话一说,梅笑寒更加疑惑,道:“这位兄弟,不知为何这样说呀?”

    “就是那一位值三千石粮食的李俊!只是梅公子嫌他太贵了,就没有买了。”

    此人这话一说,让梅笑寒颇为尴尬。

    “不知这位兄弟叫什么名字,这位大哥与你又是什么关系呢?”

    说话的这人名叫李江,是李俊的表弟,因为李俊的事情而被牵连。实际上李江并没有做过足以判处死刑的罪名,却时运不济而受到牵连。

    “天下那么多的死囚,我哪里救的过来!”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梅笑寒自觉得自己并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救那么多的人。

    “我叫李江,他们口中所说的大哥就是李俊!”

    也不知道是谁把三千石粮食,可换李俊人头的事情传扬出来,现在让梅笑寒骑虎难下。

    “请梅公子救我们的大哥!”

    “请梅公子救我们的大哥!”

    “求梅公子了!”

    春风吹来异常舒爽,被人跪地求拜的感觉难以描述,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快感。这种感觉是来自心理上的,就像爬到了云层顶端一般。

    梅笑寒并非是不想就出李俊,只是不想轻易的让步,一旦让步,以后与云州府做交易的筹码便不多了。

    但见到这么多人都在为李俊而说话,却又有一些纠葛。

    或许李俊对他们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或许李俊已经成为了他们的精神支柱。

    梅笑寒认为李俊对他们来说是什么,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能为自己所用。虽然这很残酷,但却很实际。

    “若梅公子不愿救大哥,我们便去劫狱!”

    “我们也不愿苟活于人世!”

    “对...我们要救大哥!”

    不知是酒劲的作用,还是对于大哥的忠诚,这些死囚一个个表现的非常亢奋。但是梅笑寒明白,单凭这些人想要闯入大牢救人,无异于去送死。

    “你们既然要去救大哥,那便去吧!只是...你们不怕连累了我吗?”

    “不...我们绝不会供出梅公子的!”

    “一人做事一人当!”

    “笑话!你当那些当官的是傻的吗?你们是梅公子所救出来的,现在又放你们回去,他们自然会来找梅公子!”说话的是一个老者,他突然出现在人群之中。

    “不知我能否向梅公子讨上一碗酒喝!”

    不请自来的老者,看着众人诧异的目光,笑道:“你们不信我说的话?”

    “你这老头,胡说八道些什么!”

    云州府来了一个梅公子,这已经成为了人人皆知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可说的。

    梅笑寒道:“看来,我太过高调了,这以后得改改这样的坏毛病了!”

    老者笑了笑道:“梅公子真的不打算把那李俊救出来吗?”

    “你究竟是来讨酒喝的,还是来为李俊求情的?”

    老者道:“先喝酒!其它事情先放一放!”
大宋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