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梦 > 第十九章 葫芦馆

大宋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九章 葫芦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整个云州府有三十万人口,流民和荒民有数万人,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

    发放粮食的第一天,梅笑寒找来了云州府内最有威望的三个老头。

    这三个老头分别称为一大爷、二大爷和三大爷,这三个大爷是整个云州府民间最有威望的三个大爷。

    有了这三个老爷子镇场子,梅笑寒有了不少底气,然而这一天梅笑寒自己也打算拿出一些能够震的住人的东西。

    “火神枪!”

    这是梅笑寒给起的新名字,一把绑着红绳子的经典m1911手枪,而梅笑寒现在把它改名叫“火神枪!”

    以前杀一只鸡都会哆嗦的梅笑寒决定今天要杀一个人,但是他杀的人不是平民老百姓,而是一个被擒拿住的异国细作,也就是间谍。

    这个间谍虽然知道自己将必死无疑,但却显然不明白梅笑寒为什么举着一根奇怪的棍子模样的东西瞄着自己。

    把所有人召集来以后,梅笑寒才说明了缘由,今天要杀细作放粮食。

    许多来看热闹的人憋着尿排队等着分粮食,也有专门来看杀人的。大多数人不明白,杀人不用刀却用奇怪的棍子,这让他们不能理解。

    梅笑寒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高调的示威,是有意味着,虽然他不喜欢出风头,但是有些事情不作秀达不到效果。

    一大爷道:“梅公子今天在云州府放粮,实在是功德一件,我一大爷没有理由不来!”

    “这是件大好事呀!”

    “梅公子是我们的恩人啊!”

    “今天杀贼祭天,大快人心啊!”

    二大爷和三大爷也纷纷表态,表示支持梅公子的善举。

    饥肠辘辘的流民,手里拿着碗,眼睛瞪得大大的,极力的想要往里面挤进去。

    有的拉长了脖子,有的在相互拖桑着,为的就是能够排上号。

    “云州府来了大善人了,免费放粮!”

    “听说还要杀细作祭天呢!”

    “这梅公子太威风了吧!”

    “听说还是一个英雄少年呢!”

    大家正讨论议论纷纷时,随着一声“喷!”的巨响,数个围观流民被吓得屁滚尿流,直哆嗦。

    而那被绑在“葫芦馆”搭的木台上面的细作瞬间被击毙,台下在宁静了数秒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又一种嘈杂的喧嚣。

    “乖乖呀!”

    “梅笑寒可真是什么事情都敢干!”

    “不狠...在乱世还怎么活啊?”

    “真没想到他是这样的梅笑寒!”

    二大爷被这突然的一声巨响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半天不能反应过来。

    梅笑寒擦了擦枪口自言自语道:“看来...今天这场戏不会白演了!”

    此事已在云州府传开,且是神乎其神,梅笑寒被惊呼为天人!甚至还有云州府第一奇公子的称呼传出。

    赵德州端着一杯茶,一边喝着,一边点头道:“此人乃是我结拜兄弟呀!”

    赵广道:“看来,梅公子确实非同凡人,不一般呀!”

    随后便是摇号,分粮食,所有的程序都进行的很顺利,虽说不能让所有人满意,但却非常的公平公正。让人难以挑出来有什么可以说闲话的地方。

    从第二天开始,摇号放粮便渐渐的成了一种常态,就算没有摇到号的无粮流民也没有闹事的。

    因为,大家都信命,命中无有不强求。

    一个连续三天没摇着号的流民,拄着拐支撑着身体站立着,在“葫芦馆”门口站立着,来回徘徊。

    少年连续几天的行为引起了张云的注意,于是便上前询问。

    “你是谁家的孩子...”

    “我不是孩子。”

    “我是来领取粮食的,也许是我勇气一向太坏!”

    “糟糕的人生,不佳的运气。”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没有名字!”少年似乎并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说完这话,少年转身离开,也不再多嘴。

    张云摇了摇头,望着少年离去,突然又追了上去,道:“你真的没有名字吗?比如...你的小名叫什么?”

    “我...我不记得了。”少年摇了摇头,出于礼貌的笑了一下。

    暖风吹得人有些醉,可怜三月风光美,只是无人独自影。

    “哎!”

    张云倒是先叹了一口气。

    “你又为何叹气呢?莫非你也在为肚子而愁?”

    少年之间的莫名烦恼,又岂是三言两语的话岂能说的清楚的。

    见着了他人的惆怅,勾起了自己的思念,不免愁上心头。

    “明日还放粮...你明天还来吗?”

    “算了吧!这都是命,没有用的...没用的!”少年道。

    “这样吧!你至少也要留下一个名字呀!我好和管事的人说一下这个事情!”

    “这个...”

    少年面露难色,本来这不该这样的为难,却不知道为何变得吞吞吐吐。

    “实在不行,叫我狗子也行...”

    “狗子?”

    张云不解,为何古代人取名这样的随意。

    “这个...你就没有其他的名字吗?”张云问道。

    风突然吹起,卷起阵阵的清波,阳光是那样的温馨,让人不觉有些飘飘自在。

    天下可怜的苦儿,自然是有各种的理由。天下的苦主,也自然也有苦的道理。

    靠天吃饭,一旦遇上不好的天气,便会招灾遭难,好似屋漏偏逢连夜雨。人在不走运的时候,似乎什么样的坏运气都会跟着来。

    连续几天的抽号放粮,已经成为了一种惯例,云州府的百姓都知道了如何去遵守这个规矩,就算没有摇到号码的人也不会有任何的怨言。

    从第二天开始,梅笑寒便不再亲自去参加摇号放粮,而是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刘斯念和刘斯豪两兄弟。

    这样做的原因便是为了培养出几个真正能做点事情的人,这个人...不练不成器,特别是像这种什么事都不懂的中学生。

    缺少社会经验,不懂人际关系,这一点和某一个时代并没有太大的关联,却和人生经验有很大的关系。

    赵德州和赵广现在者被安排去做家丁的招募,实际上却是梅笑寒在计划着打造一支神秘之师。

    之所以把这个如此重要的工作交给赵德州和赵广,是因为他们对于百姓和这个时代的了解。

    以招募家丁的方式,在荒年募家丁同时也能减轻政府负担。

    在未来的一年局势将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手中无兵马难免会处处受制于人。

    发粮是为了笼络民心,募兵丁是为了壮大实力。

    梅笑寒认为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着急着赚钱,有些事情需要等到局势平稳以后,才能正式开始。

    当梅笑寒从张云口中听到狗子两个字的时候,也是很诧异的摇了摇头道:“这个名字听着熟...下次此人再来,一定把他留下!”
大宋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