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梦 > 第十一章 赵德州

大宋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一章 赵德州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赵德州连连摇头表示不可思议,他不明白为为什么梅笑寒他能拿出来这么高品质的食用盐来。

    赵德州现在对梅笑寒的身份有了新的怀疑,赵德州不相信他们只是普通的客商!但是赵德州却没有把自己的质疑说出来。

    “你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

    赵德州不想惹上耐烦,却又不想为了赏金而出卖梅笑寒他们,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他们离开。

    “这三头羊你们可以牵走,换这一袋子盐。”

    按照现在的物价,那一袋子盐不过几块钱,而此一时彼一时,若是古代拥有这么一袋子高品质的盐,是非常难得的。

    梅笑寒穿越而来,对当地的一切还都不够了解,带着三只羊更加的不方便,于是便谢绝了赵德州。

    “羊...你还是自己留着吧!这一袋子盐算我送给你的礼物!”

    赵德州道:“你我不过是萍水相逢,为何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这让我无论如何也不敢接受!”

    虽然知道盐在古代价格很高,但是梅笑寒还是没有想到会这样的夸张,一袋子盐便能换到三只羊,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江湖路远四处行走,带着羊不像话,岂不是成了羊贩子了!

    赵德州见梅笑寒面露难色,打了自己一巴掌道:“看我这话说的,几位都是做大生意的人,怎么可能带着三只羊上路呢!”

    赵德州这话一说,反倒是让梅笑寒不好意思,道:“赵兄此话真的让我左右为难啊!”

    赵德州虽然自家养了三只羊,但是却都是为了卖钱而养的,现在为了感谢梅笑寒给了他一大袋盐便决定杀一只羊来报答。

    在赵德州看来一袋盐远远的要比一只羊要值钱不少,别说是杀一只羊,就是杀三只羊他也不会觉得心疼。

    古代杀羊,杀猪有专门的师傅,且有一套完备的程序。

    羊在古代中国还有别的意义,古代诸侯国王见面商订条约的时候,都要宰一只羊,代表与神灵立约,遵守自己的诺言。

    《墨子?明鬼下》中的一个故事更证明了这点:从前的齐庄君有两个臣子,一个叫王里国,一个叫中里徼,他们两人闹纠纷,狱讼达三年之久。齐庄君考虑:要是把他们两人都杀掉,恐怕殃及无辜;

    要是把两人都释放了,又恐怕会使真正有罪的人逃脱。于是让他们两人共同选中一只羊,到神社中斋戒盟誓。二人承诺,到了神社就割了羊脖子,洒血于地,然后宣读誓词。先读王里国的誓词,顺利终了;接着读中里徼的誓词,还没有过半,羊一跃而起,冲过来抵触他,把他的脚折断了。

    这个故事表达的是“中里徼”撒谎,所以神灵借羊撞断他的腿惩罚了他。

    羊在中国古代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杀羊祭天,义结金兰。

    以羊来代表自己是一个讲义气,重规矩的人。

    赵德州道:“我要与兄弟结为异姓兄弟,不知如何?”

    梅笑寒道:“我们是外乡人,人生地不熟,能够结识赵兄弟也算是一种缘分!”

    “既然兄弟不嫌弃我是一个穷苦农民,愿意与我结交,我赵德州非常感激!”

    所谓是多一个朋友多一条出路,赵德州本就贫苦,平日里与他往来的皆是穷的响叮当的朋友。

    正当赵德州商议着与梅笑寒等结拜之时,屋外进来了一个老人。此人穿着破烂,手提着一个酒壶,饮了一口酒,踉踉跄跄走了进来,一推那木门,手指一指,道:“狗娃!没听说过你家里有什么亲戚呀?”

    “怎么今天家里来了这么多的人?”

    此人面带凶相,满身的酒气,走起路来颤颤巍巍,一边走着还一边往嘴巴里面倒着酒!

    “怎么...原来是二大爷呀!你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

    梅笑寒一时有些纳闷,想要追问,却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便道:“若有不方便的地方,我与兄弟几个便到屋外去了!”

    赵德州拦了一下,道:“无妨!你是我的客人,何必如此拘谨又这般客气呢?”

    “好小子,你还准备要杀羊了啊?”

    看着被捆绑的死死的山羊,老人道:“今日你真的要杀羊?”

    赵德州把梅笑寒拉到一边,低声嘀咕道:“此人自称我的一个远房表叔,原本八辈都打不上关系,却在一个灾荒之年突然找上了门来,此后便...”

    “此后有事没事的便找上门来...”

    梅笑寒点了点头道:“赵兄不必再说了,此事我已经知晓,不过...此事乃是你的家事,我只是一个外人,不便多问。”

    老者吼道:“狗娃!你在嘀咕什么呢?没看到我来了吗?”

    “这几位是谁?为何从未听你提过他们呢?”

    赵德州道:“他们是我的几位...几位朋友!”

    “朋友?哼!”

    老者道:“你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在隐瞒我,我要你和我说实话!”

    赵德州道:“你为何如此大动怒火,莫非我是有哪里做的让你不满意的地方?”

    老者道:“莫非你现在开始厌恶我这个老头子了,怪是我拖累了你?”

    “不不不...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凡事都要看场合,叔叔这样做未免有些太过...”

    “你是怪我给你丢面子了?”

    “哼!简直岂有此理...”

    “我要吃羊!”老者显得非常的不高兴道:“吃羊也不叫我!”

    赵德州一脸无奈道:“叔叔呀,我求求你了,可别在胡闹了,羊已经不是侄儿的了!”

    梅笑寒道:“老人家,今日赵德州兄杀羊全因我梅笑寒而起,多有冒昧之处,还望不要生气。”

    “你是梅笑寒孙儿?”

    老者道:“我是你爷爷啊!”

    赵德州见老者又开始胡闹,叹道:“不可乱叫人孙儿啊!”

    梅笑寒笑了一声道:“无妨,只要老人家高兴,这样叫我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梅笑寒觉得眼前的老者分明比自己年长好多,叫自己孙儿也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这样也反倒是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老者道:“你真的愿意认我?”

    梅笑寒道:“不错,你比我年长许多,我觉得叫我孙儿没有什么不妥!”

    赵德州看着梅笑寒道:“这样,岂不是乱了辈分了呀!”

    “这样还怎么结拜啊!”

    刘关张三兄弟,一个忠肝义胆,一个义薄云天,另一个为人仁义。

    这才有了那一段如梦幻般传奇的三国悲歌,有了一段传颂千年的悠悠故事...
大宋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